第二百五十三章 是战是降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且说前方的消息传到雒县,刘璋一时之间失去了主张,不知该如何处理此事。

    张松却是大喜,心道,这可是劝刘璋投降、得一大功的大好机会,于是便趁机道:“主公,如今南坪、文县、宁强全部失陷,邓贤身死,李严、孟达和霍峻降敌,冷苞与张卫在遂宁相持,且我益州再也无将无兵可派,大势已去,不如举州投降,方保主公性命无忧。”

    刘璋本就生性懦弱,贪生怕死,听了张松之言,心中不由一动,正想开口,这时候张松的兄长张肃突然出列,对刘璋道:“主公万万不可,益州乃是先主公所留基业,岂能拱手送人,何况虽然邓贤身死、李严、孟达、霍峻等人降敌,但我西川仍有大将雷铜、杨怀,南方尚有大军五万,另外可令冷苞将军星夜撤军,与之合兵一起,死守雒县,或可一战。”

    张松没想到是他的兄长张肃出来反对投降,于是便道:“兄长怎的如此不明智,如今我西川已经陷落之地五分有四,无力再与汉中、巴郡抗争,现在唯有投降方是明智之举,万万不可再做抵抗,以免百姓生灵涂炭呀。再者,若是主公现在出降,定可保得性命无忧,若是战败被俘,便只有死路一条了。”

    *{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张肃大怒,指着张松的鼻子骂道:“我张氏一门忠烈,怎的出了你这一个卖主求荣的贼子,我今天要先杀了你这个出卖西川、败坏家风的浑球,然后再提兵与张任一决胜负。”说罢,张肃“唰”地一下抽出腰中宝剑,一剑刺向张松。

    两人站得相当近,而且张肃这一举动十分突然,张松没有丝毫的防备,怎能想到自己的兄长竟然说翻脸就翻脸,而且还真的举剑杀他。张肃的宝剑一下子刺进了张松的左胸,张松不可思议地看了看胸前地宝剑,然后抬起头茫然地看了看张肃,嘴巴张了张,终是没有说出话来,仰身倒在地上,脚蹬了两下,再无动静。

    张肃的这一举动使得整个朝堂哗然,谁都没想到张肃竟然在刘璋的跟前杀人,而且杀的人还是他的亲弟弟,以奇才著称的张松。法正的心中更是害pà

    ,以为张肃掌握了两人与汉中方面私通的证据,一时变得六神无主起来。

    刘璋从小生在王侯之家,长在温柔乡中,何曾见过这种血淋淋的场景,登时吓呆了,指着张肃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你……你……怎么杀……杀了……”

    张肃轻轻将宝剑放回鞘中,朝刘璋躬身道:“主公,请恕臣无状,眼下强敌当前,张松却在此祸扰人心,虽是臣之弟,也当斩也。如今之计,唯有如臣方才所说,集两处兵马于雒县,等待张任和张鲁火并,以收渔翁之利。”

    刘璋此时已经被吓傻了,心中更是没有了主张,不知dào

    该怎么办,将眼光向法正看来。

    法正刚才正在担心张肃拿出证据向自己发难,但是看到张肃并没有再找自己的茬,法正便知dào

    自己与张松通敌之事并不为外人所知,心中的大石也不禁安然放下,此刻又见到刘璋向自己看来,心中略一思索,便有了计较。

    法正大步出列,却不敢与张肃站得太近,大约有五步之遥,以免其穷途之时发难。法正道:“主公,张松乃是我益州之奇才,在此益州危难之时为主公出谋划策,即便有所不当,也不至落个身死之罪。而且,张肃在主公眼前杀人,完全未将主公放在眼中,此乃以下犯上之罪,所谓攘外必先安内,主公若是不除张肃,岂能显示主公之威严,让益州军民臣服呢?”

    张肃没想到法正还敢出来,大怒道:“法孝直,汝与吾弟张松向来交往过密,这通敌卖主之事莫非你也有份不成?”

    张肃的这句话原本是想吓唬吓唬法正,让其知难而退,没想到却被法正听出了弦外之音,心下明白张肃手中并没有二人私通张任的任何证据。这下子法正的底气便更足了,若是论起口才,张肃又怎能赶上法正。

    只见法正丝毫不理张肃,不紧不慢地对刘璋道:“主公,张肃左一口通敌卖主,又一口通敌卖主,不知张大人有何证据能够证明永年与臣的通敌卖主之嫌,若是张大人能够拿出,法正当自决于此,若是张大人拿不出证据,还请主公治他一个藐视主公、擅杀大臣之罪。”

    张肃那里会有什么证据,刚才只是因为张松劝刘璋投降,一时气愤,出手杀了张松,其实在杀了张松之后,张肃也后悔了,毕竟是自己的亲弟弟,而且在这种情况下,张松劝刘璋投降也没什么,并不能说是卖主。

    张肃被法正将了一军,心中无话,想为自己辩解,却又觉得不知该怎样去说,只是瞪着法正,硬着头皮找理由道:“张松在此祸乱人心,本应当斩,肃大义灭亲,亲斩张松,岂能有罪,主公切莫听法正在此胡说。”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张肃已经转了身,对着了刘璋。

    法正“嘿嘿”一笑,依然是不搭理张肃,对刘璋道:“主公,张肃斩杀张松,一无真凭实据,二无主公您的命令,竟然还在此强词夺理。且张肃口口声声说通敌卖国,又没有真凭实据,这通敌卖主之人说不定便是张肃。”

    张肃心中猛然一惊,没想到法正将这个帽子反过来扣到了自己的头上,张肃知dào

    法正之才,尤其是口才,死人都可以说活,其既然敢这样说,下面必然还有话,弄不好今天会落个身败名裂,但张肃又不知该说什么,只能用手指着法正结结巴巴道:“你……你胡说胡说。”

    法正冷冷一笑,转向张肃,侃侃而谈道:“主公,如今强敌压境,冷苞将军在遂宁与张卫相持,乃是不胜不败之局,若是冷苞大军回退,岂非使得张卫的大军能够长驱直入,进逼雒县。另外,张任和张鲁既然先后起兵,定然是事先早有联系,岂能如你所说,两虎相斗,到时候必然是两军合围雒县,四面攻打,我军兵力单薄,岂能守得住雒县,到时候即便主公再想投诚也没有了机会,汝此举岂非是害了主公之性命。”

    张肃乃是文官,对于内政还算是在行,对于军事,自然是一窍不通,那里能够想到自己刚才的话竟然会有如此多的漏洞,顿时被法正一席话抢的说不出话来,只是右手指着法正,浑身颤抖。

    法正见此,丝毫不给张肃辩解的机会,继xù

    狂轰乱炸道:“而且,张肃乃是一文官,不懂打仗,竟然想率大军抗敌,微臣不知张肃会有何办法能够抵挡住两边的大军,又有何办法能够得保雒县不失,又有何办法能够收复益州全境。”

    法正看着目瞪口呆的张肃,心中好笑,更是大快,有一种为张松复仇的欣喜:“何况,益州势危,多人欲通敌求功,谁又能保证汝掌管兵权之后不会像李严、孟达、霍峻等人一样率军投降,以主公和雒县作为进献之礼。”

    法正的这一番话说的淋漓尽致、痛快之极,尽出了胸中一口恶气,但是张肃却受不了,向来以益州第一忠臣自居的他岂能受得了这样的诬蔑,何况法正的这一番话让张肃不知该怎样去辩解。

    张肃只觉得胸口忽然变得沉重起来,呼吸也变粗了,更觉得喘息都很困难,两只眼睛看着法正的身影也开始模糊起来。最后,张肃大叫一声:“气死我也。”便仰天倒地,正巧压在了张松的尸体上,就此死去。

    法正一愣,也没想到张肃竟然如此脆弱,被自己几句话给气死了,不禁暗暗摇了摇头。

    几句话气死一个人,这在大汉朝是从来没有过的现象,当张肃倒地的时候,整个殿上的人都惊呆了。

    良久,刘璋才颤颤抖抖地对身旁地太监道:“汝……汝去……去看看……张……张长史究竟……究竟何如了?”

    那太监领命而去,来到张肃的跟前用食指在其鼻前试了试,起身对刘璋道:“主公,张长史死了。”

    “啊”,虽然猜到张肃死了,但刘璋仍然是吃了一惊,颤颤巍巍站起身道:“死……死了?”

    法正趁机躬身对刘璋道:“主公,如今张氏兄弟皆亡,究竟是战是降,还请主公早做主张。”

    刘璋此时早已是心中一团乱麻,又怎有主张,只得问众人道:“众人以为如何?”

    张氏兄弟的下场所有的人都看在了眼中,法正的心思不问可知,又有谁敢去步张肃的后尘,于是齐声道:“主公,敌军势大,非我等可敌,还是出城投降方是上策,如此可保主公性命无忧。”

    刘璋听了,一屁股又坐到了椅子上,两眼无神,喃喃自语道:“好吧,就以众卿之言,出城投降。”

    忽然刘璋猛一站起道:“孤若是投降,是否能够得保性命?”

    法正看着刘璋的熊样,心中更是不屑,道:“主公,此事应该不难,张任所图乃是益州,并非主公之性命,况且,倘若杀了主公,对其日后接掌益州只会有阻碍。臣愿往敌营走上一早,旦凭三寸不烂之舌说服张任,保主公日后荣华富贵。但是,恐怕主公日后不能在益州待下去了。”

    刘璋急忙道:“无妨无妨,只要能够得保性命,在那里都是一样,孝直速速携带益州民册和一份重礼,前往张任处为孤游说。”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