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暗助张鲁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就在天下诸侯还没有从治帝身亡的兴奋中缓过劲来的时候,益州的争夺战也接近了尾声。

    张鲁的五斗米教在巴郡多年,影响甚深,巴郡中几乎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是五斗米教的教徒,好在益州的人口密度并不是很平均,巴郡虽然面积上几乎占了整个益州的一半,但是人口却只是整个益州的五分之一。所以,张鲁在兵力上并不占什么优势,但是,由于巴郡的百姓几乎个个都被张鲁洗了脑,是以张鲁也征集到了二十万大军,只不过缺乏训liàn

    ,在战斗力方面不如益州军。

    而张鲁此人呢,不能说是个饭桶,搞搞内政还可以,玩宗教更是子承父业,青出于蓝更胜于蓝,但是对于行军打仗却是不太在行的,好在张鲁也知dào

    自己不是这块料,便委派自己的弟弟张卫统领这二十万大军。

    张卫也不是什么将帅之才,只是颇有勇力,平素更是以为武力高强而傲视一切,当然在只是在巴郡之内,若是出了巴郡,在益州随便找几个人就能打的他满地找牙,更不要说其他诸侯手下的一群群猛将了。

    在执掌了这二十万大军之后,张卫更是自觉不出一*澳门网上博彩

    m.35zww.n

    e

    t*月必能打到雒县,活捉刘璋,报杀母之仇。但是,事情并不是张卫想象中的那样美好,益州的张任、严颜虽然早就被杨奉挖走了,但是益州依然还有冷苞、邓贤、李严三人,这三人虽然不如张任和严颜,但任一拉出来一人,也够张卫喝一壶的。在张卫统兵的一个月后,两军在遂宁大战一场,冷苞连用三计,直杀得张卫找不到东南西北,损兵三万余人。

    经lì

    了这一仗之后,张卫收起了轻蔑之心,全心与冷苞周旋。毕竟冷苞是西川第一名将,张卫这两把刷子怎能是冷苞的对手,何况还有邓贤和李严二人一旁辅佐,张卫虽然小心谨慎,奈何技不如人,再次数战数败,几乎从原来的攻方,慢慢转变成了守方了。

    如果战况一直这样发展下去,估计也只是一个月的时间,张卫必然兵败,刘璋收复巴郡,张鲁要么战死,要么仓皇逃向他处。但是,一直在观望这场战役的阎圃却不能让张鲁这么快就败下来,否则会影响杨奉轻取益州的计划。

    遂宁城内。

    冷苞笑着对邓贤和李严两人道:“没想到张鲁的这个弟弟张卫竟然是如此菜包,张鲁竟然将二十万大军交到他手里,这和将巴郡拱手相送有什么区别,看来用不了一个月,我等便可以站在江州的城墙之上了,哈哈哈哈。”

    李严脸色凝重,显然没有冷苞轻松,叹道:“将军所言甚是,只是张鲁在巴郡经营多年,其五斗米教在巴郡的势力相当庞大,即便我军能够打败张鲁、张卫,但若想将巴郡整盘拿下也是十分困难。”

    冷苞听了一愣,随即便明白过来,点了点头道:“正方所言甚是,却也毋须太过担忧,张鲁的五斗米教在巴郡虽然是无孔不入,但只要张鲁兄弟身死,五斗米教群龙无首,再也掀不起太大的风浪,只要我等趁机对这些民众加以安抚,许以厚利,巴郡不难平定。”

    李严若有所悟道:“将军之意是……”

    冷苞点了点头道:“巴郡虽然地广,然百姓稀少,土地略为贫瘠,百姓生活并不太富庶,如果主公能够答yīng

    减免巴郡百姓三年的赋税,巴郡百姓对主公自然是感激涕零,自然没有任何人会再去与我大军进行对抗。”

    李严深有同感,点了点头,却又眉头一皱道:“将军所言甚是,只是主公对于巴郡之人跟随张鲁造反,深恶痛绝,只怕不一定能够听进去将军的意见。”

    冷苞知dào

    李严说的一点不假,黯然摇了摇头,叹道:“不论主公如何决定,我等目前只要能够打败张鲁,取其首级向主公交差就可了。根据目前的战况,张卫已经由进攻转为了防守,我军再有一月必然能够打败张卫的军队,进逼江州。”

    但是,事情并不是冷苞想象中的那样顺利,而且就在冷苞认定张卫早已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忽然中了张卫的一次埋伏,虽然冷苞及时发xiàn

    ,果duàn

    命令大军撤tuì

    ,致使损兵不多,却也让冷苞暗暗戒心起来,难道这张卫是在扮猪吃象不成。

    其实,张卫确实是菜包一个,那里能够扮猪吃象了,只是汉中的张任和严颜两人加入了张卫的大军,名义上是帮zhù

    张鲁对抗刘璋。如此一来,有了张任和严颜两人的帮zhù

    ,张卫的大军确也能够与冷苞的大军相持起来,互有胜负,僵持不下。

    若说以张任和严颜的能耐,冷苞、邓贤、李严三人自然不敌,目前这个互有胜负,以至于僵持不下的局面自然是阎圃的授意,只有将冷苞的大军死死拖在遂宁,阎圃才能派徐荣和庞德两将率军趁机南下,直取雒县。

    张卫的大帐之内。

    “今次若非是两位将军及时来援,恐怕卫早就败退了,两位将军之恩,卫与我家兄长一定铭记在心,不敢忘怀。来来来,为了日后我们的合zuò

    ,让我们共饮此杯,卫在此先干为敬。”张卫对于这次转败为平的结果十分满yì

    ,对张任和严颜两人更是十分感激。

    “张将军言重了,即便我二人不在此处,张将军也必然能够大败冷苞,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张任圆滑,并没有顺着张卫的话向下说。

    张卫苦笑一声,将酒杯轻轻放在了桌子上,深叹一口气道:“张卫自己的本领自己自然知dào

    ,这冷苞、邓贤和李严乃是西川的三大名将,随便拉出来一个人便可轻轻松松胜我,何况三人同时掌军呢。卫早就对兄长说过,巴郡非是西川之敌,兄长就是不听,若非是两位将军及时来救,巴郡恐怕就守不住了。”

    张任和严颜对视一眼,心中皆想,这张卫为人还算是实诚,也颇有自知之明。其实张卫这句话并不是实话,当初刘璋虽然杀了张鲁全家,张鲁大恸之下,虽欲起兵报仇,却又担心不是刘璋的对手,心中颇为犹豫。但是张卫却夜郎自大,自以为天下之间少找敌手,便在张鲁跟前火上加薪,最终使得张鲁下定决心,起兵□□刘璋。但,张任和严颜又怎能知dào

    当时之情形。

    严颜道:“刘璋此人暗弱无能,不听忠言,残害将军老母,任谁人都是无法忍受,要起兵报仇的。只是张太守此次起兵过于仓促,准bèi

    不足,才有前败,倘若张太守能在出兵之前与我们联系,东北并发,西川则不难下也。”

    张卫点了点头道:“严将军所言不差,卫当初也是这样规劝兄长的,只是兄长为人多疑,加之又不知dào

    张太守与刘璋之关系,是以才没有冒然遣使求助,否则此刻我等必然已经在雒县之中开怀畅饮了。”张卫的这句话倒是实言,只是张鲁多疑,并没有听从。

    张任“呵呵”一笑道:“这有何难,刘璋残害张将军一家一百多口,早已闹得民怨载道,益州百姓皆同情张太守和张将军,刘璋已失益州民心也,此其一。张太守的五斗米教在巴郡根深蒂固,民心所向,老叟幼童皆愿从军为张太守报仇,此其二。我汉中尚有大军数万,若是我等能将冷苞的大军拖在此地,我汉中大军便可长驱直入,直取雒城,刘璋立可授首,此其三也。有此三点,刘璋岂能不亡?”

    张卫大喜道:“若真是如此,我两家可平分益州天下也,来,让我等满饮此杯。”

    待酒宴散去,张任和严颜离去之后,张卫不禁陷入了沉思。

    副将杨柏见状,上前道:“将军,此二人突然来助,必然不安好心,若是他们能够攻取雒县,恐怕下一个要对付的必然是我们了,将军不可不防呀,不如现在就将二人赶走或者……”杨柏做了一个砍头的手势。

    张卫叹了一口气道:“卫岂能看不出,只是此二人的能耐皆在卫之上,若是此时将此二人杀死,岂不是反而助了刘璋一臂之力,更是使我军自毁长城,将巴郡拱手送给刘璋哉,此举万万不可。”

    杨柏似乎没想这么多,一脸忧虑道:“但是,如果将军不早做防范,迟了,必然也会将益州拱手送与他人也。”

    张卫微微一笑道:“此时不图此二人,并非日后不图二人之性命。”

    杨柏若有所悟道:“将军莫非是要……”

    张卫点了点头道:“不错,此二人的兵法武艺,不但卫望背难及,就连冷苞、邓贤、李严三人也是非其敌手,此时不但不能加害此二人,反而更要对此二人大大倚重,以抵御冷苞的强猛进攻之势。待到汉中大军攻破雒县的消息传来之后,我等便可将此二人拘禁起来,那时候,即便没有了此二人的帮zhù

    ,冷苞的大军也会慌乱成一团,兵不从将,将不顾兵,我军若一鼓发难,定然可以大获全胜,说不定还能招降冷苞三人,以对付汉中大军。”

    杨柏听得使心服口服,对张卫佩服的五体投地,趁机谄媚道:“将军神算,末将拍马难及。有将军在此,刘璋小儿还不是手到擒来。”杨柏竟然口呼刘璋为小儿,忘记了论年龄,刘璋比他要大的多。

    张卫听了,也甚是得yì

    ,不禁咧开大嘴哈哈大笑起来。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