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信以为真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果然不出杨奉所料,当那名刺客“找了一个机会”逃回去向不平王汇报了他所见到的一切之后,不平王大喜,心道,杨奉小子果然奸诈,担心被我知dào

    了他身受重伤的消息,故yì

    装作没事的样子,可惜呀,你百密一疏,又怎能逃过刺客敏锐的双眼。既然杨奉伤口流出的血都是黑色的,看来秋雪与春蝉在匕首上下了毒药,没有半年的时间,杨奉的伤势也绝对不能痊愈。

    不平王也考lǜ

    过此乃杨奉之计,但很快便被他自己否定了,首先一点,这个刺客受到过不平王多年的培训,绝对可以说是刺客中佼佼者,其次,杨奉胸前确实中了秋雪和春蝉二人每人一刀,这两刀足以让杨奉致命。

    秋雪和春蝉二人在不平王送给静璇公主之前曾经过多年的训liàn

    ,本来是不平王为夺权之时用在阴不敬身上的杀着,没想到夺权十分顺利,不平王于是便想到了刺杀杨奉,及时杀之不死,至少也能让其重伤,军心大乱,不平王好趁机发难,联合挹娄国一举夺得高句丽和沃沮国之地,将杨奉赶出塞北。

    只是不平王百密一疏,忽略了两点,第一是杨奉本身武艺高强,当秋雪和春蝉二人在杨奉没有丝毫防备并且是这么近距离刺出那两刀*澳门网上博彩

    m.35zww.n

    e

    t*地时候,杨奉竟然能够在那一瞬间避开身体的要害部位。第二点便是杨奉的医术了,不平王没有对杨奉进行过多的探查,不知dào

    杨奉有一身高超的医术,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化解如此的剧毒。

    还有一个很重yào

    的因素,便是许褚的出手,跟随杨奉多年,负责保护杨奉的安危,使得许褚对进犯杨奉的刺客从不杀死,要么断其臂要么断其腕,为的就是留下活口,好查出刺客的幕后主使人,这才使得杨奉有机会在这个刺客身上用计。

    夫余国是塞北三国中唯一一个几乎可以和高句丽国相抗衡的国家,并且东部鲜卑虽然虎视眈眈塞北四国多年,却始终没有能够突pò

    夫余国和高句丽国的西部防线,由此可见夫余国的实力非同小可。

    阴不平立即派人给挹娄国王柯秋河送信,要求其马上发兵响应夫余国,趁着杨奉重伤之际两路大军同时南下,阴不平(就是不平王)率大军十万攻打吉林,柯秋河率军十万南下攻打原沃沮国的北部边塞延吉。

    在故yì

    放走刺客的第二天,杨奉便命令以静璇公主为帅,太史慈、张A、黄叙三人为将,率军八万(其中有高句丽国的军队三万)前往吉林,务必要将夫余国的大军挡在吉林城外,如果有可能静璇公主尽量策反夫余国的将领。

    为了让挹娄国的大军孤军深入,方便成廉三万大军突袭,杨奉故yì

    下达了让延吉守军在稍微进行一番抵挡之后,便放qì

    沃沮国北部的边塞重镇延吉的命令,给柯秋河一种杨奉将所有的大军全部用在了抵挡夫余国的大军的假相。

    为了不让阴不平起疑心,杨奉这次并没有随着静璇公主一齐出征,而是选择了留在惠山城,准bèi

    一边养伤,一边安抚沃沮国的民众。

    这一次,玉仙公主能够舍身为杨奉挡了那一刀,救了整个突氏一族。同时,这个结果也给杨奉帮了很大的忙,因为这一刀,使得杨奉原谅了玉仙公主,也饶恕了真格突氏一族,有了突氏一族的帮zhù

    ,对于将混乱中的沃沮国的民众安抚下去是很有必要的。

    沃沮国的局面很快便控zhì

    下来了,并且得到了一支十万人的军队,而且还有一个沃沮国的名将诺力拘。

    为了免生意wài

    ,在沃沮国的局势稳定下来之后,杨奉便派人将除了玉仙公主之外的突氏一族全部送到了冀州的邺城,在那里为他们开了一块三千亩的地,建造了一个相当豪华的大庄园。本来杨奉准bèi

    给突氏一族大量的财物,但突骨若那里敢要,更何况,突骨若二十多年来也搜刮了不少的民脂民膏,手头的钱绝对够花几辈子的。

    安置好了突氏一族,杨奉便放下心来,一面命令褚燕协助诺力拘训liàn

    这十万大军,一面命人将惠山城以北的民众全部迁到惠山城以南的地方,一面命人加固惠山城的防御力量,准bèi

    上演一出惠山城攻防战,所有的一切都布置好之后,杨奉便每日和玉仙公主下棋聊天,消磨时间并养伤。

    本来对于杨奉要将战场放在沃沮国内,诺力拘有点不太情愿,但诺力拘能够身为沃沮国第一大将的称号,也不是白叫的。因为在同时面对挹娄国和夫余国的二十万大军的进攻下,一边派静璇公主挡住夫余国的大军,一边将挹娄国的大军诱入内地,然后奇袭其后方,则其不战自乱,最后再两路夹攻,挹娄国必然会不堪一击,所以诺力拘也知dào

    这是最佳的方案,不好意思反对过激,好在杨奉明白诺力拘的难处,下了让北部百姓暂时南迁的命令。

    且说静璇公主挂帅之后,并没有马上命令大军立即开赴吉林,而是让张A、黄叙二人为先锋,先行赶到吉林城,加固城防,准bèi

    各类守城器械。因为张A善于守城,加上黄叙本部的三千神射营,吉林城原来便有守军八千人,这一万八千人坚守个三五日不成问题。

    而且这样小规模的活动不会引起阴不平的注意,反而会让阴不平更加以为杨奉是身受重伤,只能派出一万人马来阻止夫余国南下。否则的话,若是八万大军全部开往吉林,只是暴露出杨奉安然无恙,阴不平必然会加强自己的防守,更可能会为了自保,联合东部鲜卑共同抵御杨奉。

    静璇公主还派出诨奴带着自己的亲笔书信偷偷潜往夫余国内,暗中联络几个对阴不敬比较忠心的将领,以便当静璇公主和阴不平的大军在吉林相持的时候在国内发动叛乱,袭扰阴不平的后路。

    吉林是高句丽国的北部重镇,以前此地是属于夫余国所有,在一百年前两国争霸的一场战争中,夫余国战败,将吉林以南直到四平的地域割让给了高句丽。又过了五十年,卧薪尝胆的夫余国发动了对高句丽国的一次战争,准bèi

    将以前割让的土地夺过来,但是高句丽却联合了东北鲜卑,夫余国再次大败,四平以南直到辉南的地域也被高句丽夺走了,同时西面渔辽到双辽的地域也被东北鲜卑占据,夫余国从此一蹶不振,再无实力与高句丽国争霸,只得联合了挹娄国和沃沮国牵制高句丽国,倒也过了五十年的平静生活。期间高句丽也曾试着发动入侵夫余国的战争,但每一次因为挹娄国和沃沮国的联合出兵而不得不放qì

    入侵夫余国的打算。

    吉林位处松花河的南岸,城池高大,易守难攻,但是却有一个致命的缺点,松花河。为什么这样说呢,松花河是自西北向东南流向,夫余国正处在松花河的上游,高句丽出在松花河的下游,如果顺流而下,夫余国的军队很快便可到达高句丽的都城丸都城下,这也是高句丽为何一次又一次地要发动对夫余国地战争的根本原因,因为松花河的末端和鸭绿江相连,从鸭绿江向西便可一直到达丸都城下。

    后来因为夫余国的国力日衰,高句丽也就不再担心夫余国会做出顺江而下的计划,但为了保险起见,高句丽的国王还是增强了丸都的防御力量,以防不测。

    张A和黄叙率军到达吉林的三天后,阴不平亲率十万大军来到了吉林城下,这时候张A和黄叙刚刚完成了准bèi

    死守之前的所有工作。

    杨奉派兵一万来到吉林城的消息早就北阴不平获得,这在阴不平的意料之中,当初杨奉遇刺之后必然能够猜到夫余国不日便会大军压境。如果杨奉伤势不重的话,岂能只派这一万人马来援,必然会是杨奉亲统数万大军防守此地。

    张A来到吉林之后,先将松花河上的船只全部销毁,以防阴不平的大军沿江而下,绕到吉林的南面两路夹攻。

    阴不平似乎早就料到张A会有这样的举动,是以大军竟然随行带着大量的船只,看来阴不平是准bèi

    以人多的优势围攻吉林城了。

    阴不平的这种攻略正是张A所担心的,一万八千守军应对十万大军的攻城,若是集中起来只防守一面,还能支持个三五日。但是,若是阴不平命令大军四面围攻,那么究竟能够坚守几日,张A心里可就没谱了。

    就在张A一筹莫展的时候,黄叙道:“张将军,既然我军阻止不了夫余国的大军渡河夹攻之势,不如趁其渡河之际,设伏兵杀出,也好先挫挫阴不平大军的士气,将军以为如何?”

    张A先是点了点头,随后便轻轻摇了摇头道:“从此次出兵的章法上来看,阴不平此人并非平庸无能之辈,岂会想不到我军会趁其渡河一半一计突然杀出,若是其将计就计,我军便有全军覆没之危险。”

    黄叙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便不再提此事。过了一会,黄叙忽然想到什么事情,对张A道:“将军,叙还有一计,或许可能会成功。”

    张A问道:“何计?”

    黄叙满怀自信道:“将军可带领一大队人马时隐时现在江边,给阴不平一种准bèi

    伏击其渡河人马的假相,而叙则率领三千军士来到此江的上游地带,先行将此河堵住,带其渡河一半之时,突然放水,必然能够奇胜。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