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铁关难破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就在骠骑大将军府中一片喜气洋洋的时候,太史慈所统帅的大军也在进行着一场场血战。

    沃沮国的实力在北方四国当中是最弱的,比挹娄国都要弱。但是,在二百年前,情况却不是这样,当时在北方四国之中,沃沮国是唯一一个能和高句丽抗衡的国家,所以,可以这样说,高句丽国和沃沮国是塞北四国中最强的两个国家,挹娄国和夫余国相对弱一些。

    由于二百年前沃沮国的一场内乱,老国王将王位传给了小儿子,使得沃沮国发生了内乱,国内势力一分为二,一派支持大王子,另一派支持小王子,最终使得沃沮国被分成了两个国家,北沃沮和东沃沮(也称南沃沮),两国以长白山为界,以北是北沃沮。以东是东沃沮。

    在一百八十年前,高句丽国为了称霸塞北,发动了一场战争,联合挹娄国两面夹攻,灭掉了北沃沮,平分其地。北沃沮的灭亡使得沃沮国合二为一的梦想彻底破碎了,东沃沮更是再无实力与高句丽在塞北争雄,这才造成了高句丽国一家独大的现状。

    沃沮国虽然实力最弱,却能够一直到现在依然存zài

    也并非全是偶然,〖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因为沃沮国有其独特的地理优势,其东和南都是大海,北有长白山脉,西有猿林山脉,两座山脉正好像一个天然的屏障一样将沃沮国包围起来。

    可能有的看官会说了,这样的话沃沮国的人不也出不去了吗?

    不是,可以出去,因为两座山脉虽然像一个天然的屏障一样将沃沮国包围起来,但是两个山脉并不是紧紧相连的,中间有一段长约十里的断口,这也是沃沮国在陆上与外界唯一可以联系的通道。

    为了防止高句丽的入侵,沃沮国花了很大的精力,模仿着中国的长城的样式,在这里修造了一个高五十米长十里的小长城,正好将两个山脉完整地连接起来,形成了一道完美无憾的坚固防线,这道防线在一百多年的考验中坚韧挺拔,后来便被塞北四国称作铁关。

    为了让这道铁关名副其实,更加巩固这道防线,沃沮国派了重兵驻守在此,也可以说是倾全国之兵的一半以上都驻守在了这里。

    现在,太史慈的大军就在这道被称作是塞北第一铁关之称的沃沮国的防线之下,而且已经在这里半个多月了。

    在这半个月当中,太史慈等人可谓是使出了浑身解数,集中优势兵力攻城,分散选点攻城,挖地道,撞城门,火烧城门,但是,不但毫无任何效果,更是损失了七千士兵,就连号称飞将的褚燕也在攻城战中负了伤,铁关却依然是高高巍耸,就连把守铁关的士兵也只有一千多人的伤亡。

    在田丰的劝说下,太史慈放qì

    了硬攻铁关的念头,准bèi

    查看铁关是否存有防守的漏洞。

    太史慈带着众将从铁关的北头查到了南头,又从南头查到了北头,来来回回几遍,足足花了两天的时间,也没有找出一处的漏洞。

    望着这道牢不可摧的铁关,太史慈等人只能是黯然地摇了摇头,大家也曾想过无数个攻城的方案,最终不是因为伤亡太大就是缥缈不可实现,太史慈他们也曾想过要绕开这道铁关,从长白山或者猿林山翻越过去,但是经过寻问当地人才得知,这两座山都是海拔在五千米之上,而且山顶终年都是积雪,别说是人了,就连鸟都飞不过去,太史慈也只得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一日,在太史慈的大帐当中,一个弯炉正向外面热气腾腾地冒出一股股的烟,原来是太史慈请田丰、张郃、典韦、褚燕、黄叙等人来吃火锅,名义是吃火锅,其实太史慈还是想与大家一起商量一下究竟怎样才能突pò

    这道坚固的城墙,同时也想借此一扫大伙半月以来的烦恼心情。

    “主公新得小主公,从此再没有无后之忧,此乃大喜之事,我等若是能够拿下沃沮国,更是为主公送上一份大大的贺礼,只是可叹这座铁关果如其名,牢不可摧,而且鸭绿江的水路也有沃沮国的重兵防守,水陆皆不同,我军只能在此望关兴叹了。”太史慈一面向锅里倒着生羊肉片,一边首先将自己心中的烦恼说了出来。

    太史慈的烦恼正是众人的烦恼,这句话从太史慈嘴中跳了出来之后,众人一下子便失去了胃口,看着满锅香喷喷的羊肉,没有一个人去动筷子。

    张郃不愧是被杨奉称之为智勇双全大将的人才,拿着筷子搅了搅自己跟前的芝麻酱和蒜汁,首先建议道:“将军,以郃来看,我军能否调整一下作战的部署,先放过沃沮国,联合夫余国,夹攻挹娄国,若是能将挹娄国拿下,我军便可从北南下,这座铁关也就失去了它的作用了。”

    “俊义言之有理,既然这座铁关如此坚固,我军即便有如陷阵营这样强dà

    的攻城部队,若是强行攻城,不但会伤亡惨重,而且我军亦没有将此关攻下的把握,说不定还会因此将我数万大军葬送在此。”褚燕亲自参加过攻城战,更是因此受了不轻不重的伤,自然知dào

    这座铁关的厉害,第一个赞同张郃的观点。

    “可是我们派去让夫余国王出兵的使者已经去了差不多八天了,一直没有消息传来,莫不是夫余国中发生了什么变故不成?”太史慈两天前就对此事的蹊跷感到不可思议,杨奉和静璇公主的大婚已经过去好多天了,阴不敬在接到太史慈的书信之后,万万没有不出兵的道理。

    “嗯,此事丰也觉得颇为奇怪,主公与静璇公主喜结连理,也就表明着阴不敬已经暗示日后要将夫余国交给主公,但是这样一来,不但阴不敬的其他女婿会心怀怨恨,就连阴氏王族的其他人也不会任由一个外人掌管夫余国的政权的。”田丰从锅中夹了一块羊肉片,一边在料碗中搅了搅,一边说出了自己对夫余国的隐患的观点,然后一口将羊肉片吞到嘴里,用力嚼了嚼。

    黄叙的年龄是这几个人中最小的,但是自从痨病被杨奉治愈之后,黄叙便一直按照杨奉的要求和卞秉一起学习各种知识,多年下来,黄叙所得甚多,成了一员智勇双全的大将,在听到几人的话之后,黄叙也忍不住发表自己的意见:“以叙之见,夫余国很可能已经发生了政变,阴不敬也很有可能已经被人控zhì

    ,从北向南这一策略已经是不可能了,不如派人快马到辰州,请郝将军派兵兵分两路,一路从乐浪郡北上,同时另外一路从水路进攻,直捣沃沮国的后方,这样一来,沃沮国必然要从铁关中分出相当的兵力对对付郝将军的大军,我军便可趁此机会攻克此关。”

    田丰双目一亮,重重将筷子拍在桌子上,大喊一声:“照呀,述之此计甚妙,沃沮国素与挹娄为盟,北面必然不会设置重兵,沃沮最担心的国家便是高句丽,所以其国内的主要兵力肯定都在铁关布守,其余的兵力便被派到了与乐浪郡的边界,东面海岸必然不会有太多的兵力,若是伯道能够派出一支奇兵,突然在沃沮东部登陆,直捣其都城惠山,则铁关的守军必然要分兵去救惠山,我军真可从中取事。”

    太史慈点了点头,也同意道:“好,就以述之所言之计,请伯道派三万大军在沃沮国东面海岸登陆,直捣惠山,我军密切注意铁关守军的异常,一旦发xiàn

    其分兵去救惠山,立即全力攻城,这一次一定要将铁关拿下来。”

    典韦用力拍了拍黄叙的肩膀,呵呵笑道:“好小子,有出息呀,这次若是能够成功拿下铁关,你小子可是首功呀。等咱们拿下了沃沮国,从主公那里领了赏,你可是要大请一场。”

    黄叙一边揉着被典韦拍得有点痛的肩膀,一边不好意思地呵呵傻笑道:“哪有那么神奇,我这也是瞎想出来的,若没有俊义的绕过铁关的思路,我也是万万想不到这条计策的,要说功劳,就算是大家的功劳吧。”

    太史慈看到黄叙的窘样,也不禁乐了,对黄叙道:“述之果然不负主公多年的栽培教诲,此次若是能够拿下铁关,你小子的头功是跑不了了,就像子满方才所言,等灭了沃沮之后,你就等着请客吧,呵呵。”

    解决了这个让所有人都头疼的问题之后,众人的心情都是大快,一边说笑一边吃着火锅,只是由于是行军在外,营中没有酒水,否则的话这顿饭不知dào

    会吃到明天天亮。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