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兄弟重逢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杨奉万万没有想到竟然在这个地方遇到当年劫后余生的赵寿,而且就是赵寿包庇了这个违反军纪的士兵,也不能算是士兵,从他的服饰上来看应该是一个屯长。

    赵寿这次被太史慈带过来见主公,自觉凶多吉少,心中正惴惴不安,但是见到主公竟然看着自己喊三哥,赵寿不觉一愣,随即便反应过来了,莫非眼前这个人便是当年因患病被父亲扔到野外却没有死的五弟杨喜不成,但是此人的相貌和当年的五弟差别太大了,找不出一丝一毫想像的地方。

    但是,对于赵寿来讲,这是唯一的一个生还的机会,岂能不抓住。赵寿张了张嘴,试着喊了一声:“五弟,你是五弟?”

    杨奉心中大喜,果然是赵寿,想不到他真的没死。

    杨奉急忙跨出几步,来到赵寿的跟前,拉住赵寿的手,激动道:“是,三哥,我是杨喜,当初我听褚兰说村里遭了山贼的袭击,家里所有的人都死了,只有你下落不明,我也曾多方打探你的消息,却是始终未果,没想到今日我兄弟二人竟然在此相会。”

     〖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赵寿再无疑虑,眼前之人正是自己的五弟杨喜,赵寿也忍耐不住,一把搂过杨奉,失声痛哭起来,这哭声一半是因为兄弟二人多年之后的再次重逢,另一半则是赵寿知dào

    自己的性命算是保住了,没想到威震天下的骠骑大将军杨奉竟然是自己的五弟,谁还敢把自己怎样。

    兄弟两人抱头痛苦,却把杨奉手下的众将看呆了,没想到这包庇违纪士兵的司马竟然是主公的哥哥,主公不是有两个姨兄弟丁行和丁克吗,怎么这个人也是主公的哥哥了。最纳闷的是太史慈,这个人明明姓赵,怎么会是主公的哥哥。

    那群高句丽人虽然没听懂两人说的是什么,但是从两人的表现上他们也大致猜到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尤其是那个小姑娘一家人,本来来这里是要讨回公道的,看来这次也只能是吃这个亏了。忽然又想到砍断了那个人的胳膊,一家人的心中又开始不安起来,不会再因此把我们都杀了吧。

    那个违纪的屯长-原哲,看到自己的头竟然和主公是兄弟,心中大喜,久闻杨奉治军严谨,自己这次犯了军纪,又断了胳膊,少了许多的利用价值,说不定真会拿自己开刀,整顿幽州军的军纪,但是现在看来,虽然面不了一顿责罚,至少自己不会调脑袋。

    杨奉虽然沉浸在与赵寿重逢的喜悦当中,但是周围人的这些细微的变化仍然被杨奉捕捉到了。杨奉轻轻用力拍了拍赵寿的后背,与赵寿分开,双眼盯着赵寿看了一会,轻轻道:“三哥,你先委屈几天,咱兄弟二人再细说长话。”说完,杨奉对押着赵寿的几名士兵挥了挥手,让他们先将赵寿押下去。

    赵寿以为杨奉是先把自己关几天,等事情过去了,再将自己放出来的意思,不禁点了点头,叹气道:“三哥明白,这事情怪三哥不好,没能好好管教这些人。”说完,赵寿转身随着这几个押解他的士兵走了。

    看着赵寿的背影,杨奉点了点头,也转身向后走去,回到原来的位置,对公孙康说了一句话:“你告sù

    他们,今天先杀了这个违反军纪之人,至于赵寿,我兄弟二人失散多年,好不容易再次相聚,让他们给我三天的时间,以慰我兄弟之情,三天后依然在此地对赵寿处以斩刑。”

    杨奉话音刚落,公孙康愣了,方才的这一幕公孙康看得是清清楚楚,这个赵寿是主公的哥哥,难道主公也自己的哥哥也要斩首,公孙康不知dào

    该不该向那些高句丽人说这些话,因为一旦出口便再不能更改,于是公孙康将求助的目光给了太史慈。

    太史慈跟随杨奉多年,知dào

    杨奉最重军纪,在军队里无论是谁人违反了军纪,必然都要受到相应的处分,军中大将多有受到杨奉处分的,无论是亲信大将还是有亲戚关系的大将,例如典韦因昨日醉酒,高卧未起,被处以军棍二十;甘宁因被派去诈败,结果一不小心竟然杀了敌方大将,使得敌军再不敢出战,固守城池,差点被杨奉砍了头。

    但是,太史慈没想到杨奉这次竟然要对自己的哥哥下手,心中也不知如何是好,见公孙康将求助的目光转向了自己,又不能不说话,只得硬着头皮道:“主公,此人乃是主公的兄长,且又失散多年,以慈来看,以慈来看,这件事情不如……”

    杨奉知dào

    太史慈下面要说什么,勃然大怒道:“不如怎样?太史慈,你跟随我多年,素知我军的军纪是任何人都不得违抗,即便是我也不行,虽然赵寿是我的兄长,但是他这次的的确确违反了军纪,论罪当斩,还能有什么例外吗?”

    太史慈头一低,再不敢吭声。

    公孙康见状,也不敢再耽搁,急忙高声用高句丽话对那群高句丽人道:“我家主公说了,请你们放心,这个违反我军军纪的人,我家主公是要杀的,就连刚才那个我家主公失散多年的兄长,因为包庇了这个人,也会被杀头的,因为主公与他的哥哥失散多年,还请大家给他们三天的时间相聚,三天后请大家再来此地,到时候会给你们一个满yì

    的答复的。”

    刚才只是看,不知dào

    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现在经过公孙康的翻译,这群人明白了。

    在当时的时代,不但大汉朝没有这样军纪的部队,就连周边这些国家更是没有,不但没有,更是闻所未闻。所以,当他们听到这支军队的最高长官竟然要因为此事杀了自己的兄长,都不觉愣住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那个小姑娘的父亲,只见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嘴里乌拉乌拉地说了一大通高句丽话。小姑娘的父亲刚说完,场中所有的高句丽人全部都跪下了,一个个如小鸡叨米一样。

    杨奉不知dào

    他们在说什么,转首向公孙康看去,公孙康急忙解释道:“主公,他们是说,只要主公将那个犯事的人杀了就行了,主公的兄长是万万不能杀的,他们求主公网开一面,看在你们是兄弟的份上,饶了他一命。”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犯事的原哲也连滚带爬地来到杨奉的脚下,泣声道:“主公,是小的该死,小的那日醉酒之后,见到这个女孩长得好kàn

    ,犯下了糊涂事,后来,酒醒之后,小的也担心受到军纪处分,于是便怀揣一些钱财准bèi

    登门赔礼道歉,没想到他们根本没有报官的意思,小的一时色迷心窍,见他们软弱可欺,这才屡屡到其家中发泄兽性,满足一下欲望,小的是罪该万死。但是,赵司马却与此事无关,他根本就不知dào

    小的所作的事情,当日小的只说是被一家高句丽人偷袭了,失了胳膊,所以赵司马这才一怒之下将他们一家抓了过来,请主公明断,主公将小的千刀万剐都行,却万不可伤了赵司马的性命。”

    杨奉听了,还没来得及说话,一旁的太史慈圆睁着双目,抢先一步怒喝道:“你所言可真?”

    原哲磕头如捣米,一脸真诚道:“太史将军,小的所言句句是实,并无半句虚言,并且还有小的营中多人可以证明,请太史将军明鉴呀,赵司马平日对我们弟兄恩重如山,倘若因此使得赵司马枉死,小的必然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的。”

    太史慈一听,嘿,有门,原来事情并不是自己现象中的棘手,于是对公孙康道:“仲安,你将原哲的这番话翻译给他们听听。”

    公孙康偷偷瞥了杨奉一样,见其脸上并没有任何的不快,于是,便放开喉咙对这群高句丽人道:“你们当中可否有人精通汉语的,请站出来。”

    话音刚落,只见人群中走出了三人,一名老者,约五十出头,两个中年人,都是三十左右,三人齐齐走到杨奉跟前,双拳一抱,那老者恭声道:“回大人,我父子三人经常到辽东做买卖,故而精通汉语。”这老者说的正是汉语,并且颇为流利。

    公孙康点了点头,对太史慈道:“太史将军,如果让他们将方才原哲的话告sù

    这些高句丽人,岂不是效果更好?”

    杨奉和太史慈都是没想到公孙康小小年纪竟然能够考lǜ

    得如此周全,杨奉的眼神中流露出赞许的目光,太史慈更是心花怒放,这样当然是最好了,也省的他们怀疑公孙康在翻译的过程中做了什么手脚,于是,太史慈点了点头,对折父子三人道:“很好,你们三人就将刚才这个违反军纪之人的话告sù

    你们的乡邻吧。”

    “是,大人。”那老者恭声回了一声,然后回身用高句丽话说了一大通,意思和刚才原哲的话相差无几,其中更有添油加醋的情节。显然这老者也是不想将此事闹大,将自己的立场站在了汉军这边。

    太史慈紧接着道:“你再告sù

    他们,我现在就将此人处死,你们可觉得此事如此处理,可否公平?”

    那老者再次回身应了声“是”,正准bèi

    转身,杨奉忽然喊了一声:“等一下。你再加上一句,另外将负有御下不严、且又未查明事情原委便私自抓捕百姓的司马赵寿杖责三十,现在马上执行,以儆效尤。”

    当然不会有一个人反对,太史慈也算是松了一口气,若是赵寿真的被杀了,恐怕他一生都不安,心情比之失去了衮州还要糟糕。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