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祭奠黄忠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经lì

    了黎城之败,杨奉似乎又成熟了很多,再也不敢轻视天下英雄了。当黄忠的尸首被送到杨奉的跟前的时候,杨奉也早就从郭嘉的谎言中清醒过来,并没有流出一滴眼泪,只是在黄忠的尸首前足足跪坐了两个时辰,然后才命人将黄忠的尸首送到黄府。

    经lì

    了幼年之时的艰辛,自从通过阴谋成为了丁原的外甥,杨赐的侄子,杨奉一直以来都是一帆风顺,平黄巾、定青州、分冀州、援徐州、夺衮州,这一切又一切的胜利,使得杨奉养成了一种傲性,以为自己通晓了三国的全盘历史,便可以轻松之极地一一清除各路诸侯,进而一统天下。

    但是,反过来看这个问题,正是因为杨奉的到来也使得三国的历史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更多的是杨奉通过自己去改变了三国的历史,虽然杨奉也发xiàn

    了这个变化,却并没有真zhèng

    去正视这个问题,没有真zhèng

    去思考这个问题,这一系列的变化会带来什么后果。直到这次的并州之变,黎城大败,黄忠被杀,杨奉才发xiàn

    自己一直都是一种错误的态度,这次的黎城大败可以说是杨奉一手造成的,但是三百五十八名旋风骑和一千铁戟卫以及猛将黄忠的死亡终于唤醒了杨奉。

    &n〖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bsp;杨奉感到几乎没有面目去面对貂蝉,更觉得没有脸面去见黄忠的妻子龚氏和黄忠的独子黄叙,但是该面对的还是要去面对,逃避只是一种暂时的解脱,是懦夫的行为,况且逃得了一时岂能逃得了一世。

    当杨奉踏入黄府的那一刻,里面震天般的哭声便已经传进了杨奉的耳中,这是龚氏、貂蝉以及黄叙夫妇的声音,杨奉的脚步不由一缓。停顿了一会儿之后,杨奉终是一咬牙,再次鼓起了勇气,走了进入,身后的典韦和许褚急忙跟上。

    里面的人早就得到通报,得知杨奉到来了,在杨奉刚刚走到院中央的时候,哭声一下子停住了。

    杨奉抬眼一看,只见一身素衣的黄忠的□□龚氏带着黄叙夫妇和貂蝉已经迎了上来,就在距离杨奉还有十多步的时候,四人已经跪了下去,向杨奉叩首。

    杨奉急忙快走几步,来到四人跟前搀扶起龚氏,满脸愧疚道:“黄夫人请起,此次黄将军之所以英年早逝,全是杨奉用兵不当,奉真是愧对夫人,请夫人受奉一拜。”说完,杨奉一撩锦袍,便要大礼跪下去。

    龚氏哪敢受杨奉的大礼,急忙死命拉住杨奉,哭泣道:“主公切莫要折杀妾身,我家老爷是一名军人,能够战死沙场,实在是一种荣耀。况且战场厮杀,岂能会没有伤亡,我家老爷一人之命,救得了十万大军,可谓是死得其所,主公万万不可如此,否则妾身万万担当不起。”

    杨奉这才作罢,叹道:“话虽如此,黄将军此次阵亡,杨奉责无旁贷,请让杨奉前去黄将军灵前拜祭一番。”

    龚氏听了,这才松手,侧身让路。

    杨奉缓步走到黄忠的灵前,“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可把龚氏和黄叙夫妇吓得魂飞天外,要知古时候的等级森严,身为主公岂能向属下下跪,即便是属下救了主公的性命,这就好比皇帝向臣子下跪一样。龚氏和黄叙正要上前一左一右扶起杨奉,倒是貂蝉微一伸手,拦住二人,对二人摇了摇头。

    跟了杨奉多年,又是极受杨奉的宠爱,杨奉的脾气貂蝉是十分了解的,知dào

    他并不十分看重这些虚名地位,倘若这次不让他如此,杨奉定会认为龚氏和黄叙还因为黄忠之死对杨奉有所埋怨。

    杨奉跪在灵前,双眼朦胧,脑中不禁想起在王允府中收得黄忠的情景,五年了,黄忠跟随自己已经五年了,五年来黄忠对自己忠心耿耿,毫无任何怨言,没想到自己的一着失误,使得这位本来应该能活到七十多岁的三国猛将在40岁的时候就英年早逝了。

    杨奉越想越难受,越想胸口越闷,本来杨奉手下大将如云,即便是少一个黄忠,也不会影响什么,但是杨奉毕竟是来自后世之人,暂时还不具备诸如其他诸侯的那些冷血心性,虽然杨奉也在左慈那里学了帝王之术。

    自始至终,杨奉一句话未说,但在黄忠的灵前跪了一炷香的功夫。最后,杨奉在灵前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长身而起,神色木然,突然感觉到心闷之极,张口吐了一大口鲜血,众人大惊,貂蝉正要上前来扶,却被杨奉摇手阻住,擦了擦嘴边的血迹,转首对典韦和许褚道:“子满和仲康,你二人也在黄将军灵前祭奠一番吧。”

    典韦和许褚将杨奉竟然为了手下一个大将而痛心吐血,心下大为感动,齐齐应了一声,走到灵前跪下,典韦道:“黄将军,此次你为保护大军安然撤tuì

    ,仅率一千多人挡便住了吕布的数万大军,虽战死沙场,却使得我数万大军得以安然退到冀州,虽死犹生,你的名字必然会记在每一个士兵的心中,你的大仇我们一定帮你报,黄将军,你就放心走吧,韦和仲康一定会提着吕布的首级再来拜祭你。”说完之后,二人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

    这时候,出乎任何人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黄叙突然快走一步,跪在杨奉跟前,道:“主公,请让黄叙从军。”

    杨奉虽然知dào

    黄叙武艺得自黄忠亲手传教,武艺不凡,箭术更是深得黄忠嫡传,但是现在黄忠新死,而且只有黄叙一个儿子,杨奉心中虽然愿意,但是考lǜ

    到龚氏新丧夫,这时候答yīng

    让黄叙从军不禁有些不合适。

    杨奉急忙将黄叙搀起,温声道:“述之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此时汝父新亡,你还是在家多陪陪你的母亲,此事日后再说。”

    黄叙见杨奉不答yīng

    ,急了,道:“主公,黄叙想从军的念头久已,而且先父也曾应允,只是一直没有时间向主公说明此事。”

    杨奉不敢贸然答yīng

    ,看了看龚氏,默然不语,想让龚氏劝劝黄叙。没想到,龚氏却道:“主公,既然叙儿有这份心,不如就成全了他吧,这孩子和他的父亲是一个脾气,若是不能从军,恐怕迟早会憋出病来的。”

    杨奉没想到龚氏竟然如此看得开,不禁愕然,叹了一口气,杨奉只得道:“好吧,既然如此,述之你就暂时跟着赵云将军做一员裨将吧,等日后有了战功再行提升,这样安排你可满yì

    ?”

    黄叙大喜,急忙再次跪下道:“黄叙得令。”

    杨奉又道:“汝父新丧,等你守满了七七之后,再去找赵云将军报到,我会先行和他说一声。”

    然后,杨奉又转首对貂蝉道:“蝉儿,等日后黄叙随军之后,你要多抽出时间陪陪黄夫人,或者可让黄夫人搬到我府中和母亲一起居住,也好有个照应。”

    貂蝉心中大喜,没想到自己的夫君竟然考lǜ

    得如此周到,急忙应声道:“是,主人。”

    龚氏急忙道:“这如何使得,妾身府中尚有这么多的下人,不碍事,多谢主公关心。”

    杨奉摆了摆手,道:“杨奉如此做也有私心,一来我母亲一个人在府中居住,身旁没有一个年龄相仿之人,甚是寂寞;二来,日后,蝉儿若是有了孩子,黄夫人也可代为照看一下,还望夫人到时候多多操心;三来,夫人搬过去之后,还可使得述之省了身后之事,不需再为夫人操心,便可安心在前线杀敌。夫人以为如何?”

    龚氏心中明白,杨奉这是借口,心中不禁感激,连忙福身道:“既然主公如此照顾妾身,妾身若是再推却便不适了,妾身在此多谢了。”

    杨奉这才拱手对龚氏道:“杨奉先行告辞,望夫人保重身体。”

    龚氏和黄叙急忙躬身还礼。

    就在杨奉三人刚刚走出黄府不久,就见郭嘉急匆匆赶来,看到杨奉,郭嘉老远就喊道:“主公,可把你找到了。”

    杨奉看到郭嘉如此急切的模样,心下大奇,快走几步,道:“奉孝可有急事?”

    郭嘉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举着一封信,对杨奉道:“主…主公,辰…辰国的求救信,邪马台国入侵辰国,辰国抵挡不住,派人到我们这里求救,我先把信送了过来,辰国的使者还在驿站等候主公的召见。”

    “邪马台国、辰国”,杨奉脑海中不禁想起了日本和朝鲜,邪马台国和辰国不正是后世日本和朝鲜的前身吗,没想到这个大和民族竟是如此的好战,无论是什么朝代都向外侵略,而朝鲜却都是一直如此好欺,好像一直都是别人进攻的对象。

    失去了一员大将,杨奉本来就心情不好,得到这个消息不禁勃然大怒:“他奶奶的,在老子的时代还敢搞侵略,看老子不把你们男的全杀了,女的全奸了,看你们以后还怎么发动侵华战争。”

    杨奉只是随心而发的感慨,却把郭嘉、典韦和许褚三人听愣了,何曾见过主公如此发火,而且还是满嘴的粗话,还有什么“侵华战争”,真是不明白。三人对视一眼,脸上尽是惊愕的表情,显然谁都不明白杨奉为何突然如此发飙。

    杨奉也没看到三人脸上的表情,说完之后,挥了挥手中的信,道:“走,先去见见辰国的使者,问问情况,然后再商议如何出兵。”说完,杨奉头也不回走了,三人更加吃惊了,没想到杨奉仅仅看了一封信就决定要出兵。

    看着杨奉渐渐走远,三人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快步跟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