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长安交兵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而李榷和郭汜接到牛辅的回信之后,都没有生疑心,俱是大喜,以为局势正在掌控之中。这之后,两人均是各怀鬼胎,表面上两人表现的依然是亲密无间,暗中却是各使亲信调兵遣将,只等牛辅的信号。就在李榷、郭汜二人各自准bèi

    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致使二人提前发动了这场霸权争夺战。这件事情就是李榷的亲信部将李乐在一次醉酒之时无意中将李榷欲对付郭汜的事情说了出来,正好传到郭汜的耳中。

    郭汜大惊失色,以为是自己联合牛辅对付李榷的事情被李榷得知了。再三考lǜ

    之后,郭汜决定先发制人,一面派人快马通知牛辅起事,一面暗中调兵遣将,准bèi

    攻击李榷军队驻扎的大营,想攻其不备。

    就在郭汜暗中调动本部兵马,准bèi

    三日后偷袭李榷大营的时候。早有人报知李傕知dào

    ,这种大规模调兵遣将的动静是很难到滴水不漏的,也是郭汜此人不懂兵发,既然要偷袭,就要做到快,岂能等到三日后。

    果然,李傕听到消息,勃然大怒道:“我待其不薄,没想到郭阿多竟然敢如此对我,不杀此人,难解我心头之恨!”李榷已经忘了自己早已经打算对付郭汜了,于是,李榷也是一面派取既??中文网

    M.35zww.net丝炻硗ㄖ?8ǎ?幻娴闫氡静勘?恚?瓷惫?帷?br

    />

    两处合兵十多万,就在长安城下混战,乘势掳掠居民。李榷和郭汜两人都是以为牛辅即将率军支援自己,便心有所持,只想可能多的将对方的军队消耗多一点,只等牛辅兵到,即可成就大事。

    两人在长安城下足足厮杀了半个月,却也只是个势均力敌之势,而牛辅的援军并没有如二人相像中的如约而至,这时候李榷和郭汜都是感到事情有些不对,经过半个月的厮杀,两人均是损耗了两万大军,感到陷入了牛辅的圈套,二人开始慌张起来。

    这时候治帝派侍中、尚书去调解李榷和郭汜的矛盾,但李榷、郭汜都不服从,不肯先行罢兵。

    李榷的侄子李暹这时候见到天使到来,灵机一动,对李榷道:“叔父,如今牛辅有变,一旦牛辅倒向郭汜,形势将对叔父很是不利。不如明日侄儿将皇上、皇后劫了,作为人质,一旦日后叔父兵败也好有一个谈判的砝码,不知叔父意下如何?”

    李榷一听,连声叫好,便让李暹领兵前去。

    李傕的侄子李暹引兵围住宫院,用车二乘,一乘载了天子,一乘载了皇后,让左灵监押车驾,其余的太监侍从,都在后面步行跟着。刚出后宰门,正遇郭汜兵到,乱箭齐发,射死太监侍从不知其数。

    当时太尉杨彪十分恼怒,对李暹说:“自古以来,帝王从没有住在臣民家中的,你们做事,怎么能这样呢,老夫有话要对车骑将军说!”

    但是,李暹并没有因为杨彪身居太尉之职而对其表示尊敬,反而是极为傲慢道:“李将军的计划已经定了,汝等岂敢多言,否则杀无赦。”

    无奈之下,群臣徒步跟在治帝的车后出宫,然后李暹便派军队进入宫殿,抢掠宫女和御用器物。治帝到李榷营中后,李榷又将御府所收藏的金帛搬到自己营里,随即放火将宫殿、官府和百姓的房屋全部烧光。

    郭汜乍听到李榷劫掠了皇上和皇后之后,心中也是恐慌,由于牛辅的意想不明,一旦因为李榷劫掠了皇上和皇后而倒向李榷一方,自己将会必败无疑。

    就在郭汜惶惶不安的时候,治帝的日子也不好过,李榷将其软禁之后,却并没有将其当作皇上看待,而是当作了一般的人质,吃的、喝的、用的与皇宫之时几乎有天壤之别,治帝又不敢向李榷反映,每日与皇后只是以泪洗面。

    杨彪见到治帝的惨状,心下不忍,于是私下对治帝道:“陛下,如今之形势,李榷、郭汜实力相当,而槐里牛辅意想不明,但是李榷劫掠了陛下,已经占据了此次长安之战的上风,郭汜必然有所担心,不如微臣同百官一起到郭汜军营规劝,劝其先行罢兵,则李榷必然还陛下自由也。”

    治帝自被李榷劫掠之后,早就失去了主意,如今听到杨彪之言,自是大喜过望,急忙道:“太尉之言甚合朕意,若能劝说李郭二人罢兵,太尉居功甚伟也。”

    于是,奉治帝圣旨,杨彪与朱儶会合朝廷官僚六十余人,先到郭汜营中劝和,郭汜就把太尉杨彪大司农朱儶及司空张喜、尚书王隆、光禄勋刘渊、卫尉士孙瑞、太仆韩融、廷尉宣、大鸿胪荣、将作大匠梁邵、屯骑校尉姜宣等都扣留在营中,作为人质。

    朱儶道:“我等为你二人讲和而来,为何如此相待?”

    郭汜微怒道:“李榷既然能劫持天子皇后,我为何劫不得公卿!”

    杨彪却是大怒道:“你二人一人劫天子,一人劫公卿,岂非谋反?”郭汜大怒,便拔剑欲杀杨彪、朱儶二人。

    幸有中郎将杨密力劝,郭汜才恨恨放了杨彪、朱儶二人,将其余众官全部监押在营中。杨彪对朱儶道:“你我二人身为社稷之臣,却不能匡君救主,真是没脸在这天地之间!”言讫,二人相抱而哭,昏绝于地。朱儶回家之后,不久便生病而死。

    虽说郭汜劫了百官,但毕竟皇上和皇后在李榷手中,郭汜仍觉不安,便领军到李榷营前溺战,准bèi

    将皇上从李榷手中夺回来。李傕如今已经有了退身之路,自然就不再将郭汜放在眼中,又岂能让郭汜将自己的护身符夺去,于是便出营接战。此时李榷军队的士气大振,汜军此战不利,暂且退去。

    李傕为防郭汜再来骚扰,便将帝后的车驾转移到郿坞,让侄子李暹派兵看护,郿坞乃昔日董卓所建,城高墙厚,易守难攻,不担心郭汜派兵来夺。李榷还不让太监侍从跟随治帝和皇后,甚至于连饮食都不能保证,数日之后,侍臣都是面有饥色。治帝令人向李傕要米五斛,牛骨五具,以赐左右。

    李榷因为数月下来没能击败郭汜,加上牛辅毫无出兵的动向,心情甚是不好,听到治帝遣人来要粮食,不由大怒道:“你自己能吃饱就行了,何必多管其他人?”于是只给了些腐肉朽粮,皆是臭不可食。

    即便是由李郭二人所立,并非是正统皇帝,但治帝好歹也是个皇帝,何曾受到这样的虐待过,不由怒骂道:“逆贼竟敢如此相欺!”

    侍中杨琦急奏道:“李傕性情残暴,不亚于董卓。事势至此,陛下还是暂且忍耐,不可与他发生冲突。”

    治帝深知此时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但是自从即位以来,那一天不是人在屋檐下呀,不由低头无语,泪盈袍袖。这时候,忽然左右来报:“有一路军马,枪刀映日,金鼓震天,前来救驾。”治帝忙让人打听是谁,却是郭汜,治帝不由心下更忧。

    只闻坞外喊声大起,原来李傕引兵出迎郭汜,鞭指郭汜而骂道:“我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谋害我!”

    郭汜道:“你这乱臣贼子,如何不能杀你!”

    李傕道:“我保驾在此,何为乱臣贼子?”

    郭汜道:“你这是劫驾,怎能称为保驾?”

    李傕道:“不须多言!我两个不许动用军士,只靠自己武艺定输赢,赢的人便把皇帝取去罢了。”

    二人便在阵前厮杀,战到十合,不分胜负。自此之后,李傕、郭汜每日厮杀,一连五十余日,死者不知其数。

    李榷、郭汜每日厮杀,却也痛快,然而治帝却是每天度日如年。侍中杨琦密奏治帝道:“臣发xiàn

    骑都尉李乐将军虽然是李傕的心腹,然而却是心中仍然记挂着陛下,陛下可使人将李乐招来商议。”两人正说话的时候,李乐来到。

    治帝于是屏退左右,向李乐哭诉道:“卿能可怜我大汉朝而救救朕之性命乎?”

    李乐见到治帝竟然是如此之光景,心下也是惨然,拜伏于地道:“此乃臣之本份,陛下在李榷跟前不可多言,臣自有办法救陛下。”治帝听了之后方才收泪。少顷,李乐刚刚退去,李傕来见,带剑而入,见了治帝也不叩拜,治帝吓得面如土色。

    李傕对治帝道:“郭汜心怀不臣之心,监禁公卿,还想劫持陛下,若非臣救驾及时,陛下早就被郭汜掳去。”治帝无奈,只得忍辱拱手称谢,李傕这才满yì

    而出。

    李榷刚走,正好皇甫郦又进来见治帝。治帝知dào

    皇甫郦口才极好,又与李傕是同乡,便让他去两边解和。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