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杨奉下套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糜家兄弟听到“镇北大将军到”这几个字,急忙从席上起身,准bèi

    出门相迎,不料两人刚站好,便看到杨奉已经笑容可掬地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道:“实在抱歉,杨奉因为公务繁忙,昨晚睡得晚了,故今早未能早起,倒让糜先生久等了,实在抱歉。”

    听了这句话,糜竺心中的那一丝不快立即烟消云散了,刚才因为杨奉迟迟未到,糜竺心中着实有点恼怒,但是因为糜芳的到来,使得糜竺的恼怒消散了不少,但还是有那么一点,杨奉的这一句话中便有两个“实在抱歉”,以杨奉镇北大将军的身份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自是使得糜竺的心情再次轻松起来。

    糜竺赶忙躬身向杨奉行礼道:“徐州别驾糜竺参见镇北大将军。”

    杨奉急忙上前,一把搀住糜竺,乐呵呵道:“糜先生不必如此客气,你是仲韵的大哥,大家便都是自己人,杨奉甚是讨厌这些繁文缛节,不如就免了吧。”

    糜竺没想到杨奉竟是如此的没有一点架子,心中颇感激动,正要推辞,这时候糜芳也道:“大哥,主公向来都是这样,我看这些繁文缛节该免就免了吧。”糜芳跟*澳门网上博彩

    m.35zww.net*了杨奉数年,知dào

    杨奉所说不假,便出言相劝大哥,免得杨奉不高兴。

    听了糜芳的话,糜竺这才作罢。

    杨奉眼睛一扫地面上被摔得粉碎的茶杯,故yì

    “哦”了一声,对糜芳道:“仲韵,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兄弟二人在此发生争吵,以至于你兄长将此杯摔碎?”

    糜竺脸上一红,急忙抢在糜芳之前道:“镇北大将军误会了,我兄弟二人刚才正在叙旧,那里发生争吵,方才是糜竺端茶之时失手将茶杯摔碎,倒教大将军见笑了。”糜芳正不知该如何回答,此刻听了糜竺之言,急忙随声附和道:“正是,我大哥刚才端茶不稳,故而摔碎。”

    “哦”,杨奉故yì

    装作相信的样子,道,“奉还以为糜先生因为仲韵数年未归大发雷霆呢,其实仲韵一直未回徐州乃是杨奉之意,当初仲韵献计,徐州大败,奉唯恐陶商将此战之败归于仲韵身上,故而将仲韵留在了冀州。”

    糜竺见杨奉不再提茶杯之事,刚刚吁了一口气,闻言道:“那里,仲韵这些年来不少麻烦镇北大将军,糜竺心中正值过意不去,正要向大将军致谢呢。”

    说话间,两边已然落坐,杨奉又道:“仲韵在冀州多年,却也为杨奉出了不少力,以为杨奉之心腹。奉更没想到糜先生兄弟感情甚是深厚,得知仲韵的消息之后,立即就赶了过来,这样的情谊实在是让杨奉感动不已。”

    糜竺脸上一红,道:“大将军误会了,糜竺此来,看望二弟糜芳乃是私事,另外糜竺还背负了一件公事有求于大将军。”

    杨奉故yì

    “哦”了一声,假装奇怪道:“糜先生有何事,若是杨奉能帮的上的,定然会全力相帮,决不推却。”

    糜竺没想到杨奉这么给自己面子,还没说是什么事,就已经如此豪放地答yīng

    了,心中感动愈甚,向杨奉一拱手道:“这件事情普天之下也只有大将军能够做到,就是请大将军出兵相助,击退进犯徐州的曹军。”

    杨奉故yì

    装作很为难的样子,道:“这件事情杨奉也曾听说过,何况前不久曹操也给我写了一封信,专门说了此事,曹操此次出兵乃是为父报仇,毕竟陶大人派张闿杀了曹操之父,俗话说,父仇不共戴天,其它事情都好办,只怕这件事情杨奉不好插手。”

    糜竺连忙道:“大将军有所不知,曹操之父曹嵩乃是为张闿所杀,而那张闿的确是徐州的一名都尉,但是杀害曹嵩却不是陶大人的意思。那张闿原是黄巾降将,野性未驯,见财起意,这才做下这等事情,之后张闿等人便逃之夭夭。而曹操却一口咬定是陶大人指派张闿所为,陶大人更是百口莫辩,这也就罢了,但是徐州百姓与此事有何关系,曹操却下令每攻陷一城,便将城内百姓无论老幼,尽数杀害,致使徐州血流成河,冤魂遍野呀。”说到最后,糜竺几乎已经是泣不成声了。

    “啪”的一声,杨奉一掌重重拍在了桌子之上,杨奉装作勃然大怒的样子,怒喝道:“曹孟德果真如此丧尽天良,我杨奉第一个便饶不了他,徐州百姓何辜,曹孟德竟然敢下此毒手,简直是良心让狗吃了。”

    糜竺一边擦眼泪一边继xù

    道:“正是,还望大将军看在徐州无数无辜百姓的份上,能够出兵相助,糜竺代表徐州百姓给大将军跪下了。”

    说完之后,糜竺还真的从席上站起,走到杨奉跟前,“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糜竺这一跪下,糜芳也跟着跪下道:“请主公看在徐州百姓的份上,出兵相助。”

    杨奉也是慌忙从席上站起,将糜竺和糜芳从地上扶起,道:“糜先生不须如此多礼,即使糜先生不来,杨奉一旦知dào

    曹孟德做下如此罪大恶极之事,又岂能坐视不理,杨奉这就点起兵马,同糜先生同赴徐州。”

    糜竺大喜,没想到杨奉这么爽快就答yīng

    了,道:“大将军放心,对于贵军的所有开支,包括粮草、军饷和抚恤金等等,全由徐州来出,并且一旦曹军退兵,对于大将军的恩德,陶大人另外还有重谢。”

    杨奉故yì

    哈哈大笑两声,然后故yì

    装作拂然不悦道:“糜先生也太小看杨奉了,杨奉之所以答yīng

    驰援徐州,乃是大义所致,是为了那徐州千千万无辜的徐州百姓,岂是为了那些好处而去,在杨奉的眼中,万金也难比上我军将士的性命。”

    糜竺不禁脸有惭色,对杨奉深鞠一躬道:“糜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还望大将军不要见怪。”

    “哪里哪里,杨奉岂能如此小气,只不过表明一下杨奉之意而已。”杨奉一把将糜竺扶起,道,“糜先生远来冀州,一路劳顿,杨奉已经略备薄酒,为糜先生接风,也为你兄弟今日重逢喜庆一下。你们兄弟继xù

    叙旧,我先去安排一下。”

    杨奉走后,糜家兄弟重新落座,糜竺不禁感慨道:“久闻镇北大将军之为人,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这一下徐州百姓有救了。”

    看到大哥对杨奉也是如此推崇,糜芳趁机道:“既然大哥如此推崇大将军,不如和小弟一样,投靠大将军帐下,也不枉大哥一身才学。”

    糜竺轻轻摇了摇头,道:“府君大人对为兄有知遇之恩,府君大人在世一日,大哥便不会令投他主。若是他日府君大人不在了,大哥一定认杨奉为主。”

    糜芳不以为然道:“大哥何必如此固执,而且陶谦命不久矣,一旦陶谦身死,大哥岂非便是自由之身了。而且陶谦二子均不成气候,不如让大将军接掌徐州,唯有这样,才能造福于徐州一方百姓。”

    糜竺轻轻点头道:“此言不差,徐州落入大将军手中总好过落在陶商或者陶应手上。即使大将军接掌了徐州,然而我糜家想要恢复以前的荣耀却是难了。”

    糜芳奇怪道:“大哥此言是什么意思?”

    糜竺轻轻一叹,道:“为兄现在徐州担任徐州别驾一职,位高权重,而且府君大人对为兄几乎是言听计从,这才使得糜家在徐州的地位赫然。而一旦投靠大将军,其手下却是能人无数,为兄在其中只不过米粒之光,怎会像以前一样再受器重。”

    糜芳恍然大悟,原来兄长担心的是这个,不过这也确实是一个问题,还真不好办,毕竟以糜竺的能力来讲,跟郭嘉、徐宣等人确是差得太远。

    忽然间,糜芳脑中灵光一闪,还真让他想出一个办法,急忙对糜竺道:“大哥,方才小弟想出了一个办法,可使糜家的地位更加超然于从前。”

    糜芳知dào

    自己的这个弟弟文不成武不就,胸中并没有什么大的本领,连自己都想不出办法的难题,糜芳岂能有什么好办法,但见他说的认真,不觉问道:“二弟想出了什么好办法,可说于为兄听听。”

    糜芳眼睛一眨,诡异地笑了笑道:“其实办法很好办,就是小妹。”

    糜竺明白了糜芳的意思,就是将小妹糜萱嫁给杨奉,这样糜竺和糜芳二人便成了杨奉的大舅哥,日后随着杨奉身份的提高,二人的身份也会跟着水涨船高,而且更会成为杨奉的亲信,这个办法确实是个好办法,几乎没有任何损失,还挂靠了一颗大树。

    糜竺毕竟心疼自己看着长大的妹妹,有些犹豫道:“为兄早听说大将军妻妾成群,而且个个都是绝代佳人,小妹嫁过去会不会……”

    糜芳拍拍胸脯,乐呵呵道:“这个请大哥放心,大将军虽说妻妾成群,但是个个都备受大将军宠爱,再说,以小妹的绝色容貌和知书达理,必然会获得大将军的欢心。”

    想了想,糜竺点了点头,毕竟糜家的兴荣与否在糜竺心头才是第一位,至于小妹的幸福,当然排在后面了。更何况如糜芳所言,小妹嫁过去并不会很惨。

    糜竺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有些迟疑道:“此事为兄倒是同意,只是这件事情该让谁去说,咱们兄弟肯定是无法先开口。”

    糜芳大笑道:“大哥不必操心,这说媒之人小弟早已物色好了,就是大将军手下的首席谋士郭嘉郭奉孝。”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