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郭沮之争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且说,陈登离开彭城,便直奔司州的治所孟县。

    司州与其它十二州不太一样,因为当时乃是京都洛阳所在地,所以司州以前的治所可以说是洛阳,也可以说没有治所。袁绍占领司州之后,本来因为洛阳城大,也想将治所定在洛阳,但是沮授却强烈劝阻袁绍莫要以此地为治所。

    沮授道:“主公,洛阳乃是京都,是天子之住所,若无皇上的命令,任何诸侯不得擅自居住其内。况且迁都长安非皇上之本意,乃是董卓强行而为,是以洛阳仍然还是大汉之京师,主公岂能作为治所。否则,天下诸侯皆会认为主公早有图谋不轨之心,即便不会有诸侯起兵来伐,却也不会有任何诸侯敢和主公结盟,如此不但会有损主公四世三公之形象,更会对主公之大业不利,望主公三思而为。”

    袁绍听了沮授的话,如梦初醒,更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袁绍对沮授拜服道:“军师之言正是,绍几乎成为天下罪人。”于是,袁绍便下令将治所安置在洛阳东北的孟县,从此再不敢提起以洛阳为治所的事情。

    陈登到达孟县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好不容易问到袁绍府的位*澳门网上博彩

    m.35zww.n

    e

    t*置,陈登急忙快马赶过去,但是到了袁绍府的时候已是亥时。

    陈登好不容易敲开大门,刚将自己的名刺交到门官手中的时候,门官一边打着呵欠,一边喝斥道:“你这冒失鬼,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主公早就睡了,岂能再起来见你。若是现在把主公吵醒,不但我少不了被训斥一顿,你所求之事必然不能成功,明日再来吧。”

    说完之后,这门官便将大门“咣当”一关,让陈登吃了一个闭门羹。

    陈登乃是徐州名流,陈家在徐州的家族势力很大,陈登更是年纪轻轻便深得陶谦倚重,何曾这样受一个门官的气过。

    大门刚刚关上,陈登便气冲冲地上前两步,就要再次捶门,拳头刚刚举起,陈登忽然停住,想到此次乃是奉了府君大人的命令求援来了,岂能在这样的小事上得罪袁绍而坏了大事,大丈夫能屈能伸,怎能和这一个小小的门官见识,于是陈登便强忍下心头的怒火,带着随行的几个侍从去找客栈先行住下了。

    第二日一早,陈登便再次到袁绍府中造访,不料袁绍此刻正搂着刚纳的小妾睡觉,下人不敢通报,无奈之下,陈登只能在会客厅等候袁绍,这一等竟然等了两个时辰,直到几乎都要正午时分的时候,袁绍才起床。

    好不容易见到了袁绍,陈登便将徐州的情况向袁绍叙述了一遍,尤其是说到曹操旦占领一城,不分老幼,全数杀害的时候,陈登更是义愤填膺,痛斥曹操这种丧尽天良的做法,并将陶谦的亲笔书信也交到袁绍的手中,恳求袁绍出兵救援。

    袁绍接过陶谦的书信竟然连看都没看一眼,只是低头沉思了一会,说了一句让陈登甚是泄气的话:“此事关系重大,绍尚需仔细考lǜ

    一下,元龙可等我消息,一旦决定,必然派人通知元龙。”

    送走了颇为沮丧的陈登之后,袁绍急忙命人将许攸、逢纪、郭图等人全部喊过来,商量一下究竟要不要出兵。袁绍心中也是矛盾,这确实是一个占领衮州和徐州的大好机会,岂能不心动,只是袁绍素来爱惜名声,加之和曹操自幼交好,一旦兵加衮州,可能会引来其他人的藐视。

    不一会的功夫,除了沮授生病在家,袁绍没有派人去请之外,手下一众谋士尽数赶到。

    待众人坐定,袁绍便将徐州的大致情况向众人简单说了一下,其实不用袁绍介shào

    ,众谋士也早就听说了徐州的情况,然后袁绍也将陶谦派遣陈登前来求援的事情说了出来,问众人究竟救还是不救。

    许攸第一个道:“主公,此乃天赐良机,将衮州、徐州送到主公手中,主公不可迟疑,马上兵发衮州,突袭曹操的老窝,一旦衮州有失,曹操必然全军回师,到时候主公正可以逸待劳,大败曹军,如此衮州可得。至于徐州,陶谦老迈,其二子皆不成气候,加上主公大败曹操,救了无数徐州百姓的性命,必然会得到徐州百姓的拥戴,徐州自是会落到主公手中。”

    许攸的话和数日前沮授劝袁绍的话几乎一模一样,当时曹操刚刚兵发徐州,沮授便劝袁绍马上出兵衮州,然后在衮州设伏,等着曹操上套。只是,当时正好是袁绍新纳了这个小妾,正值蜜月,不忍分离,而且曹操的书信也已经到了,袁绍便感到现在出兵恐怕有失自己的风度,便没有听从沮授的建议。

    见许攸的主张和数日前沮授的劝进一样,袁绍心中便决定出兵,正要开口说话,不料一直和许攸是死对头的郭图这时候突然道:“主公不可,万万不能出兵。”

    袁绍刚张开嘴巴,听到郭图的话,便顺势问道:“怎讲?”

    郭图朝袁绍双手一拱,道:“理由有四。其一,曹操乃是主公的少年好友,而且一直以来曹操都未曾和主公作对,主公若是贸然出兵,必然会授人以把柄,置主公于不义;其二,曹操发兵之前,曾经给主公送来书信,说明其兵发徐州乃是为父报仇,自古父仇不共戴天,这时候主公若是出兵,乃是不义之师,更令天下诸侯所瞧不起;其三,曹操素来多谋,大军出征徐州,衮州岂能不设防守,一旦衮州不能快速拿下,曹操大军回防,必会使我军处于两面夹击的被动局面;其四,如今司州方定,主公出兵衮州,派兵少了恐难取胜,派兵多了司州防守薄弱,冀州杨奉必会乘虚而入,司州必将危矣。因此,图以为主公决不可发兵。”

    手下的谋臣的意见不一,这下让袁绍倒是为难了,不知听谁的好,双眉不禁紧紧皱在了一起。就在这时候,忽然门外传来一个声音:“主公可先斩郭图,然后兵发衮州。”众人听到声音,便知dào

    是沮授到了。

    果然,沮授一手拄着拐杖,进得门来。

    今日袁绍召集众人,沮授猜到必然是徐州之事,于是顾不上身体有病,拄着拐杖便赶了过来,所以比众人迟到了一步。就要走到会议厅的时候,沮授正好听到郭图的不能发兵的四个理由,于是便先喊了一声。

    袁绍见是沮授,急忙站起,走到沮授跟前,这时沮授正要向袁绍施礼,被袁绍一把拦住,道:“仲平无须多礼,方才听说仲平抱病在家,绍准bèi

    议事之后亲自去看望仲平,怎地仲平却赶了过来,来来来,快快坐下。”

    沮授坐下之后,道:“主公,司州虽地处中原,却因董卓乱政,人口大量流失,实力在大汉十三州中乃是末位。本来,杨奉占据青、冀、并三州,堵住了我军的北进之路,曹操割据衮州,更挡住了我军的东进之路,刘表稳坐荆州,使得我军无法向南。所以,主公的发展之路唯有西面的雍州和东南的豫州,然而天子在雍州,虽为李郭二人所立,毕竟是天子,没有绝对充分的理由,主公便不能攻打雍州。”

    说到这里,沮授不禁咳嗽了两声,粗喘了一口气,喝了一大口茶,继xù

    道:“所以,衮徐之战,乃天赐良机给主公,主公不可犹豫,马上亲率大军攻打衮州,衮徐一旦得手,主公更可趁热打铁,拿下豫州,则中原再无人是主公的敌手。至于主公出兵之后司州的安全问题,主公大可放心,沮授可以人头担保绝对确保司州万无一失。”

    沮授的话无疑是最正确的,如果袁绍真的出兵衮州的话,即便杨奉从中作梗,至少也能得到衮、豫两州,这样袁绍便有了和杨奉争霸的实力,最后鹿死谁手还是未知数。而且,如果袁绍再能拿下雍州、凉州,杨奉也不一定是袁绍的对手,可惜的是,这次的机会袁绍并没有把握住。

    沮授的话音刚落,郭图又道:“主公万万不可听沮授的话,司州乃是主公之根本,沮授虽颇有谋略,但杨奉手下更是谋士云集,一旦兵至,岂是沮授一人所能抵挡,况且没有足够的兵力,沮授又拿什么来抵挡杨奉的虎狼之师。若是司州一旦有失,要你沮授的项上人头又有何用,到时候不但主公基业毁于一旦,而且主公一家将会沦落到杨奉的手中,这又岂是你沮授一人所能担当的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