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两处求救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本来,陶谦和北平太守公孙瓒交厚,只是公孙瓒若想救援徐州,就势必要通过冀州或者青州,而冀州和青州都在杨奉的管辖之下,而且杨奉与公孙瓒素有旧仇,岂能轻易借道给公孙瓒。就算杨奉肯借道,公孙瓒也不敢来,万一来时借道回去的时候不借,公孙瓒岂不是变成有家不能回了吗。

    陶应首先道:“父亲,以孩儿来看,莫不如向袁术求救。袁术兵多将广,可敌曹操。”陶应的话音一落,陈登和糜竺都用一种“你傻呀”的目光看向陶应,袁术刚刚在衮州被曹操杀得大败,狼狈逃窜到扬州,岂敢再与曹操为敌。

    陶商知dào

    此事,听到陶应如此说,顿时喜上眉梢,连忙在陶谦跟前显露,并顺手打击已下陶应,陶商道:“父亲,万万不可,袁术刚在衮州吃了败仗,被曹操赶到了扬州,此刻在扬州还未能站稳脚跟,岂会发兵来救。”

    陶应不知此事,脸上一红,不再言语,换成平时早就出言反击了。

    袁术在南阳之时,便有图谋徐州的野心,正好陶谦的二子争风,各自寻找外援,袁术便刻意结交陶应,许之帮zhù

    陶应夺得徐州牧的地*{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位。袁术根据陶应好色的弱点,多送美女,其中有些美女便是袁术安插在陶应身边的奸细,陶应并不知情,反而对袁术感恩戴德。

    这次陶谦提出外出求援,以解徐州之危,陶应便立即想到了袁术,更是简单以为一旦袁术兵到,退了曹兵,袁术便会扶植自己等登上徐州牧的宝座,陶应便将此次曹军进犯作为了是自己夺取徐州牧之位的绝好机会,只是不知dào

    袁术前不久刚刚败给了曹操。

    陶谦当然也知dào

    此事,微微颌首,问道:“商儿以为向何人求援为佳?”

    陶谦的这一句话让陶商感动的一塌糊涂,从小到大,父亲从来没有向自己询问过意见,今日这一问,看来自己在父亲心中的地位已经远远超过了陶应。陶商连忙道:“商儿以为司……司州袁绍可以解徐州之危。”由于激动,陶商说话竟然有点结巴。

    陶谦继xù

    问道:“商儿为何如此肯定?”

    “袁绍占据司州,手下有大军二十万,且有颜良、文丑,勇冠三军;沮授、许攸更是天下少有的智者,是以商儿以为袁绍只要出兵必然能够使曹操退兵。”这一次,陶商已经稳定住了情绪,一句话一气呵成。

    陶谦轻轻点了点头,表示对陶商的话表示认可,正要说话,这时,只见有一人进前言道:“府君久镇徐州,人民感恩。今曹兵虽众,却未必能够很快破城。府君与百姓坚守勿出;袁绍虽然兵多将广,却也未必是曹操的对手。况且,昔日袁绍和曹操都在大将军何进麾下,素闻其二人自小交厚,会不会发兵也是未知之数。”众人连忙向说话之人望去,正是主张让曹豹出战的糜竺。

    陶谦见糜竺说袁绍不是曹操的对手,甚至于袁绍可能不愿与曹操为敌,刚刚松开的眉头不禁再次皱在一起。糜竺继xù

    道:“竺认为当世可敌曹操者,非镇北大将军杨奉莫属。竺愿亲自去冀州,求镇北大将军杨奉起兵救援,当然为防万一,府君还可派一人前往司州袁绍处求救,若是两方军马求得一方前来齐来,我徐州军与之内外夹攻,曹操必然不敌,徐州之危自解。”

    糜竺说的话说的不错,中原的诸侯之中,论实力杨奉可谓第一把交椅,曹操略强于袁绍,倘若杨奉、袁绍同时发兵,或只有一路发兵,再加上徐州的十万丹阳兵,曹操就不得不慎重考lǜ

    了,到时候曹操可以选择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退兵。

    陶谦大喜,连忙写了两封信,一封交给糜竺,一封交给陈登,分别送往冀州杨奉和司州袁绍处,而陶谦则亲自带领丹阳军死守彭城,以待两方援军到来。

    却说这糜竺出了这么一个主意,其实是私心甚重。糜竺有一个弟弟糜芳,前文有过介shào

    ,当年在陶商率军援救城阳郡的那场战役中,徐州兵大败而回,其中糜方被韩烈生擒,后来韩烈败给了杨奉,糜芳便辗转落到杨奉手中。

    杨奉并没有杀掉糜芳,而是将他奉为上宾,留在了冀州,其实就是软禁起来了,杨奉不杀糜芳的原因有两个:第一,糜家在徐州的势力很大,自己手中有了糜芳这张王牌,还怕糜竺不乖乖就范,有了糜家的支持,日后取徐州便会事半功倍。

    第二个原因,糜竺有一个妹妹糜萱,在真zhèng

    的历史上,糜萱应该是大耳贼刘备的老婆,若是将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白白便宜了刘备那个动不动就拿眼泪当作炮弹轰击人的家伙,杨奉肯定会一生不安的。

    就在曹操兵发徐州的时候,杨奉派人给糜竺送了一封信,大意是说其弟糜芳正在冀州做客。信中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好像只是杨奉为糜芳给糜竺报个平安,但是糜竺心下明白杨奉的用意,曹操已经兵发徐州,陶谦势不能挡,旦夕之间徐州将有易主的可能,杨奉显然早有染指徐州之心,此次来信便是以弟弟糜芳的性命为要挟,希望自己能够全力支持他。

    糜竺也早已看出陶谦老迈,陶商、陶应都不成气候,当初支持陶商,只是想暂且依靠一方,否则若是两不相帮,必然会受到两边的同时猜忌。上次的城阳之战,糜竺一面痛心其弟下落不明,正好走脱陶商的阵营。

    而且杨奉此人的事情,糜竺岂能会没听说过,跟随这样的人,显然是更有前途。所以,明白杨奉的用意之后,糜竺略一考lǜ

    ,便决定投靠杨奉,全力支持其得到徐州,以为日后的富贵,但是陶谦毕竟对糜竺礼遇有加,更是几乎言听计从,所以糜竺也是暗下决心,在陶谦有生之日决不背叛,一旦陶谦归西,自己便辅助杨奉夺得徐州。

    糜竺领了陶谦的命令之后,便立即准bèi

    动身前往冀州,糜竺并没有挑选徐州的士兵,而是从自己府中选了五百死士,沿途保护自己的安危。糜家虽然在徐州势大,毕竟糜芳多年未回,徐州军方几乎被陶商和陶应全部控zhì

    ,是以糜竺不敢从徐州军中选人,毕竟糜芳在杨奉那里不知dào

    发生了什么事情。

    五日后,糜竺便到达了信都。

    当听到郭嘉一大早来报,说是徐州糜竺求见的时候,杨奉还在和貂禅搂在一起呼呼大睡。听到这个消息,杨奉大喜,连忙在貂禅的服侍下起床穿衣,胡乱梳理一番,便出门来见郭嘉。

    郭嘉一见到杨奉,连忙躬身道:“主公,徐州糜竺正在等候主公的召见。”

    杨奉哈哈大笑道:“一大早就到了,看来糜竺确实是兄弟情深呀。”

    郭嘉明白杨奉的意思,连忙道:“恭喜主公,徐州已是主公的囊中之物。”

    杨奉呵呵一笑,摆了摆手道:“奉孝言之过早,徐州陶谦虽然容易对付,但是那城外的二十万虎狼之师可不是吃素的。”

    经过这些年的修身养性,杨奉显得比以前成熟稳健多了。早已通透了帝王之术,对于如何予驭下,杨奉更是游刃有余,是以郭嘉虽然生性放荡不羁,在杨奉跟前也是不敢太过于放肆。

    郭嘉道:“主公是现在就去见糜竺,还是……”

    杨奉明白郭嘉的意思,微微一笑道:“不慌,让他先等一等吧,可让仲韵先去,毕竟他兄弟二人也有数年未见了,先让他们叙叙旧。对了,奉孝可曾吃了早饭?”

    “属下一大早便因为此事起来了,还不曾吃过早饭。”

    “那好,既然如此,今天我做东,咱们一起对成桥南头吃油条,喝上一碗糊辣汤,怎样?”杨奉前世的时候便喜欢喝那个逍遥镇的糊辣汤,来到三国虽是已多年,这个爱好依然未变,只不过逍遥镇的糊辣汤还没有问世,这里所说的糊辣汤只是三国时代的糊辣汤,却也比后来的逍遥镇的糊辣汤好喝。

    郭嘉见到杨奉心情大快,便放开胆子道:“如此的大喜事,主公只请一碗糊辣汤是不是有点那个……那个……太小气了点。”说完这句话之后,郭嘉不禁看了看杨奉的脸色,见其并没有任何不快,这才放心。

    杨奉哈哈大笑道:“你个郭奉孝,竟然趁火打劫。好吧,今天中午,我请客,地方随你挑,怎么样?”

    郭嘉大喜:“好,主公到时候可不能反……”话未说完,郭嘉突然停住了脚步,觉得有点不对,这糜竺既然来了,主公肯定要为其接风洗尘的,根本不是……,想到这里,郭嘉心知又被主公耍了一次,不禁摇头苦笑,见到杨奉已经走远,急忙跟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