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匪夷所思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就在张宁刚刚来到信都的当天下午,杨奉还为她引见了一个人,一个是张宁从未见到过的人,甚至于是陌路之人,但是杨奉却认为张宁和这个人的关系非同一般,也就是这个人道出了二十多年前的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这件事和张宁有关,更是和杨奉有着最大的关系,这个人就是宋卿。

    当杨奉将宋卿带到张宁跟前的时候,以杨奉猜想,宋卿自然是会将二十多年前的往事再说一遍,两人母女相认,然后宋卿拥bào

    着张宁痛哭一场,杨奉甚至于都已经准bèi

    好怎样去劝慰二人了。

    但是,事情的发展并不是如杨奉所料,当宋卿听到张宁的身份的时候,只是淡淡看了张宁一眼,并无太大的感情波动,本来在介shào

    完张宁的身份后,杨奉会将宋卿的身份道出,但是现在宋卿的这个异常的反应使得感觉莫名惊诧的杨奉将下面的话硬生生吞了下去。

    宋卿似乎知dào

    杨奉吃惊的原因,叹了一口气道:“这件事情本来我是不愿意再说起了,但是看来这次是绝对瞒不住了,毕竟今天的事情已经让你心中起了疑心,也罢,该让你知dào

    的终究还是瞒不住的,你喊上你的众位媳妇都随我去宜秋阁吧。”

    br

    />

    杨奉不知dào

    宋卿会说什么事,但是从宋卿凝重的表情来看,此事非同小可,而且必然和自己有着极为重大的关联,看来当初在冷宫之中,宋卿所说的话并不都是实言。杨奉不敢怠慢,连忙让张宁去喊众女前去宜秋阁。

    宋卿本人自小喜欢秋天,是以将自己所住的地方命名为宜秋阁,院内所种的植物大都是秋季旺盛之物。不一会儿的功夫,王绵、刘慕、张宁、伏寿、甄宓、栾灵、褚兰、貂蝉、何琳、贾雯、韩凤、韩莺、韩鹂、甘玲、卞玉、柳烟、邹佳、杜楠、唐月诸女全都到来,并且王绵将女儿杨怡也给抱来了。

    本来上次的长安之变,杨奉趁着吕布等人全力对付董卓的时候,暗中下手,将邹佳、杜楠和吕布之妻严氏全部偷偷劫来,同柳烟一起被杨奉暂时安置到了汉中。后来,杨奉感到严氏毕竟是吕布之妻,也是自己的义嫂,杨奉虽然也馋涎于严氏的姿色,却始终不敢面对,更不知将来如何向丁原夫妇交代,于是便又派人将严氏送回,由于一路之上都是以黑布蒙眼,使得严氏始终都不知劫持自己的人究竟是什么人。

    至于唐月,有一些交待。自少帝刘辨被董卓废掉之后,刘辨担心董卓会对花容月貌的唐月下手,便偷偷将唐月藏了起来,后来在杨彪等人的帮zhù

    下,将唐月暗中和送到了弘农,也就是其父唐瑁之处,此时唐瑁已从会稽太守转为弘农太守了。

    杨奉在从长安撤tuì

    的时候,路过弘农,忽然想到唐月在此处,于是便在弘农停了一晚。正巧唐瑁威逼唐月,准bèi

    将其改嫁。本来刘辨死后,唐月是不能改嫁的,因为毕竟曾经是皇妃,现在是王妃。但是,一来朝廷被控zhì

    在董卓手中,天下已乱,二来唐瑁也是急欲证明女儿当初成为太子妃并不是自己想攀龙附凤,而只是何进引荐,所以唐瑁才会逼得唐月改嫁。

    这样的好事杨奉岂能放过,于是便在夜间的时候,在唐瑁府中放了一把火,然后将唐月偷出府中。一个月之后,杨奉派人给唐瑁送了一封书信,道出此事起始,并希望唐瑁能来冀州。唐瑁既知此事,心中虽然暗骂杨奉卑鄙,却也无可奈何,毕竟唐月已在杨奉手中,恐怕生米也早就做成熟饭了。

    于是,唐瑁只得给杨奉回了一封书信,希望杨奉能够善待唐月,并婉言拒绝了杨奉的邀请。从这之后,唐瑁终是没去找杨奉,终老在了弘农。

    宋卿见众人全部来齐,便命令下人为众女一一搬来凳子。杨奉在外面虽然基本遵循大汉的跪坐但是在家中却不是跪坐,而是命人打造了很多的小板凳,开始的时候众女都不适应,后来便觉得这比跪坐更加舒服,于是便逐渐接受了这种坐法。

    众女一一就座之后,宋卿命令侍女全部退去,并关上门窗。众女初来不知是什么事情,此刻见到宋卿竟然如此小心,心知必是什么大事。宋卿的身份众女也都已知dào

    ,也听杨奉说过宋卿乃是张角之妻,张宁之母,是故众女对宋卿向来比较尊重。

    虽然众人都知dào

    宋卿要说的必是一件大事,但是当宋卿的第一句话出口的时候,满屋都震惊了,宋卿道:“其实宁儿并不是我和张郎的亲生女儿,乃是我夫妻二人被我父

    强行拆散之后张郎在巨鹿收养的一名孤儿,此事也是我当时身为皇后之时托人打探到的消息。”

    张宁原本不知dào

    宋卿是自己的母亲,因为张宁自小只知dào

    有一个父亲,却从未见过自己的母亲,虽然也曾经问过父亲张角,但是张角都是说母亲早年因生她难产而死,殊不知自己竟然是一名孤儿,听到此处,张宁震惊万分,二十多年的理论被完全推翻,自己竟然是只是父亲的养女。

    杨奉的心中也是震惊万分,张宁既然不是张角和宋卿的亲生女儿,那么张角和宋卿的女儿是谁,难道这屋中之人有张角和宋卿之女不成。想到这里,杨奉不禁向众女逐一看去,殊不知屋内众女都是冰雪聪明,随着杨奉的目光也猜到了他心中所想,除了何琳之外,众女一个一个都不禁紧张起来。

    看了众女一遍,杨奉首先排除了刘慕和伏寿,然后又排除了王绵、褚兰、甄宓、栾灵、邹佳、韩凤、韩莺、韩鹂几人,最后的貂蝉、贾雯、甘玲、卞玉、杜楠、唐月五人成了最可能的人,其中杨奉认为貂蝉是最有可能的,究竟是什么原因,杨奉也说不出来,只是感觉罢了。

    杨奉的举动没能瞒过宋卿的眼光,从王绵手中接过杨怡,轻轻抱着,宋卿又开始说了第二句更让大家感到匪夷所思,更加不可思议的话来:“当初我被父亲强行拉回的时候,父亲曾多次想让我将这个孩子扔掉,但是我始终不舍得,毕竟这是我和张郎的唯一骨血,但是父亲一路之上对我软硬兼施,非要我将这孩子扔掉,否则他便会要了这孩子的性命。无奈之下,我便将这孩子交给了我的一个少女时期的一个闺友,托她为我抚养这个孩子,因为他的丈夫和哥哥都在朝为官,既是我父亲知dào

    也不敢将他怎么样的。”

    马上就要到最关键的时候了,大家的呼吸不由都变得急促起来,都想知dào

    这个孩子究竟是谁。宋卿微微顿了一顿,接着刚才的话道:“后来,我父亲果然知dào

    了这件事情,怀恨在心,便不知怎么托了十常侍将我这闺友的丈夫贬到了并州为刺史。”

    说到这里,杨奉不由“啊”了一声,“贬到了并州为刺史”,这孩子不就是丁原的三子丁启吗?丁启已死,而且是间接死在自己的手中,莫非宋卿已经知dào

    了?杨奉心中不由一阵慌乱,又宋卿接着道:“我的这个闺友的名字叫严雪,这个孩子的名字叫丁启。”说到最后这一句的时候,宋卿早已是泪涌满眶,泣声难语。

    其实在宋卿还没有说出最后这一句话的时候,这颗炸弹便已经在这个屋内爆zhà

    开来,众人已经猜到了宋卿所说的这个孩子就是丁启了,宋卿的最后一句话无疑是证实了众人心中的猜测。丁启的为人众女自然知dào

    ,众女皆没有想到,宋卿和张角二人竟然生下了这样一个儿子,众女虽然都是心中有万分感叹,却是谁都不敢插言。

    杨奉此刻已经反应过来了,宋卿说的话应该就是事实,她没有理由编造一个这么光怪陆离的谎言。丁启是张角和宋卿的儿子,这也太滑天下之大稽了,张角是汉末最大的反贼,宋卿是汉末最后一位被皇帝废掉的皇后,二人在历史上都算是有名的人物,儿子却是那样的不争气。

    或许宋卿并不知dào

    丁启已死,更不知dào

    自己是凶手,自己今日的成就便是从当日阴谋设计丁启开始的,杨奉强行压抑住心中的震惊和激动,问道:“我记得当时在冷宫的时候,你说你和张角所生是一个女儿,怎么现在会成了丁启呢?”

    当日之事,除了褚兰之外,便只有王绵在场,而且以王绵的精明,虽然看破了此事,却从未再提起过半个字,眼下宋卿突然提起此事,便是有了与丁启相认之意,于是便道:“婆婆,夫君和丁启是结拜兄弟,我们叫您婆婆应该是不错的,绵儿相信您的话绝对不是假的,但是这件事情却是有点匪夷所思,婆婆能不能将这事情的起始缘末说给夫君听呢?”

    在这种场合下,众女当中敢开口说话的也只有王绵一人了,毕竟王绵是杨奉一众妻妾中的大姐,也是杨奉的首妻,无论是地位还是受到的宠爱,在杨奉的后宫之中都是无人可及的,而且王绵还是唯一为杨奉剩下一男半女的妻子。

    杨奉现在脑子中已经乱成了一团,不知dào

    该说什么才好,此刻听到王绵的问话,连忙道:“对对对,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其实加上宋卿以前在冷宫的叙述和方才所说这些话,杨奉已经完全明白了整件事情的真相,但是杨奉的脑子现在已经乱成了一团麻,已经不能将整件事情连起来思考了,杨奉现在心中满脑子尽是在想,如何编造丁启的死因。

    但是,想来想去,杨奉还是决定将丁启的毒发身亡的死因如实相告,但他自是不会将在丁启身上下毒之人是自己的事情说出来,于是他用了一个最能掩饰内心的举动,突然大吼一声道:“你为何不早说,你可知dào

    ,启弟月前刚刚毒发生亡。”

    杨奉突来的这一声大吼不禁把宋卿吓呆了,更令屋内的其余众女惊呆了,她们从未见过杨奉发过这么大的脾气,小杨怡这时候也被杨奉的大吼从梦中吓醒了,止不住的哇哇大哭。杨怡的哭声将众女都从惊呆中清醒过来,宋卿此次下定决心说出这段匪夷所思的往事,确实存了想与丁启母子相见的心思,然而换来的却是丁启毒发身死的噩耗,这让宋卿如何能受得了,将孩子往王绵怀中一塞,掩面泣声而去。

    看到宋卿痛哭而去的伤心欲绝的样子,杨奉心中没来由一痛,毕竟从冷宫将宋卿就回来之后,他们便生活在一起,虽名为义母义子,却是早已经超脱了这种关系,有心追过去好生安抚宋卿一番,但脚下跨了一步,终究没有追出去。

    王绵猜得出丁启必是殒命于杨奉之手,知dào

    杨奉心中对宋卿有负罪感,便“唉”了一声,将孩子塞到身旁的伏寿的怀中,对甄宓和貂蝉使了一个眼色,让二人一左一右陪着杨奉,然后就拉着褚兰追出门去。王绵之所以选择甄宓和貂蝉,乃是因为除了王绵之外,二人最受杨奉的宠爱。对于妻妾成群的古代人来讲,不可能使得每个妻或妾得到的宠爱都一样,必然会有厚薄之分,杨奉也不例外。

    当王绵追到宋卿卧室门口的时候,卧室的门已经被宋卿从里面紧紧栓住了,王绵怎么推都推不开,只能在外面焦急喊道:“婆婆,开开门,我是绵儿。”

    宋卿此刻怎会开门,任由王绵和褚兰在外面喊破了嗓子,宋卿丝毫也没有为王绵开门的意思。

    最后,王绵只得唉声叹气地对着门缝喊道:“婆婆,您先冷静一下,虽然丁叔叔已经不在了,但是您还有夫君和我们这些儿媳呢,还有您最喜欢的怡儿呢,以后我们来侍奉您终老。”说完,王绵听得屋内依然没有动静,只得先行和褚兰离去。

    但是,王绵心细,不放心宋卿一个人在里面,于是叫来宋卿的贴身丫环喜雨在门外候着,一来宋卿万一有什么吩咐,二来王绵也担心宋卿会一时想不开寻短见。亏得王绵如此小心,才使得杨奉这一次没有铸成大错,及时救下了宋卿一命。

    当王绵回到宜秋阁的时候,杨奉和众女仍在,而貂蝉和甄宓此刻正一左一右陪在杨奉身侧,只是两人都没有像王绵想象中的在劝着杨奉,因为杨奉正两眼发呆的望着窗外,整个人像傻了一样。张宁则在小声抽泣着,韩凤三姐妹正在小声安慰张宁,气氛异常沉闷。

    听到王绵和褚兰从外面进来的声音,杨奉木然扭过头来,望着王绵,用嘶哑着声音问道:“她……她怎么样了?”

    王绵虽然心中埋怨杨奉这件事情做的太绝太狠,但是也不敢出言责怪杨奉,更不敢将此事说出,毕竟古代时候女子出嫁从夫,无论丈夫做错了什么事情,作为妻子的都不敢出言责怪,听到杨奉的问话,王绵的眼中只是闪过一丝责怪的眼神,说道:“婆婆将自己关在房内,不肯开门,她确实很难一下子接受这个噩耗,或许让她痛哭一场就会好一些,只不过我担心她会想不开,便让喜雨注意着屋内的动静了。”

    王绵的话音刚落,忽然喜雨匆匆忙忙跑过来,边跑边喊道:“不好了,老夫人她悬梁自尽了。”

    众人大惊失色,杨奉更是勃然变色,一个箭步冲出房门,向宋卿的卧室奔去,众女随即跟在杨奉后面。杨奉来到宋卿的卧室门口,发xiàn

    房门仍是紧闭,急忙一脚将房门踹开,杨奉定睛一看,房梁之上果然吊着一个人,不是宋卿还能是谁。

    杨奉大喊一声:“母亲。”急忙扑了过去,一把抱住宋卿的双腿,将她从吊绳上放了下来,轻轻放在□□,只见宋卿面如白纸,脖子上有一道深深的绳印。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