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尽释前嫌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本来以为杨奉的话说完之后,张宁会有雷霆之怒,接着便会有一场惊险万分的厮杀,但是,出乎赵云四人意料之外的是,张宁并没有发怒,反倒是幽幽叹了一声道:“既然你还记得你我夫妻之情,不知你还记得当初我父书信给你,望你看在翁婿之情,留下我父手下一众大将之性命之事?哼,你是怎么做的,为了荣华富贵,不但断然拒绝,还将马相乱棍打出,那时候你怎么丝毫没有记挂你我二人有夫妻之情,婚约之盟。”开始的时候,张宁还算是平静,但说到后面的时候,张宁已经是咬牙切齿,双目圆睁,大有拔出宝剑一剑把杨奉给劈了的架势。

    赵云四人可是明白了,原来主公与张宁早有婚约,难怪主公来时说此次黑山之行有十足的把握,害得四人虚惊了一场,但是四人握在剑柄上的手却不敢松开,毕竟刚才张宁的话是怨恨主公有负于其父女二人。

    杨奉虽然遭到张宁的谴责,但是心中却是暗喜,看来自己在张宁心中的地位还是十分牢固的,若是不然,恐怕一上来就会命人将自己等人推出去砍了,只要有机会辩解,看来黑山之行将要成功。

    杨奉紧紧盯住张宁的秀目,缓缓道:“宁儿,杨奉虽然并不是人人景仰的英雄,却也是*澳门网上博彩

    m.35zww.n

    e

    t*一向敬佩英雄的大丈夫。当日之事并非如你所说,接到岳父大人的这个要求之后,奉也曾回信答允此事,但是马相叛变,并未将我的回信交给岳父大人,这才产生了日后的种种误会,岳父大人担心一旦兵败,你也会遭受兵险之灾,这才命令褚将军保护你先一步离开广宗城。后来,奉心中觉得奇怪,既然奉已经同意岳父大人信中所请之事,为何不见广宗城有何动静,于是奉便派人潜入城内暗中见了岳父大人一面,才知dào

    马相根本就没有将那封回信交给岳父大人。得悉真相之后,奉便孤身犯险,潜入了广宗城,亲眼见到了岳父大人,但是已经太晚了,连他也不知dào

    你当时身在何处。”

    杨奉这一番话确实是当时的真实情况,但可惜的是知dào

    马相叛变之事的人不过只有张角、张梁、张宝、管亥四人而已,其中三人已死,管亥归降了杨奉,张宁既然连杨奉也信不过,又怎会信得过管亥。所以杨奉的这一番话虽然说得堂堂正正,但在众人听来好像是为了保存性命而临时编的一番谎言,即使韩烈等人听了都觉得太不可思议。

    因为马相是张角培养的徒弟中最出色的,也是张角最看重的,所以张角才会将司隶地区的事务交给马相打理。而且张角死后,马相还在益州发动了黄巾起义,虽然最终兵败不知下落,但在众人看来,马相起兵是为了给张角报仇,毕竟马相投靠张让的事情几乎没人知dào

    。

    在张宁想来,当时的情况确实比较特殊,答yīng

    张角的条件就意味着冒着欺君之罪的危险,一旦东窗事发,便会株连九族。张宁原来是想将杨奉的使者斩首,为难一下杨奉,而不是真要将他逼入绝境。

    杨奉这几年的威名和成就早就成为了张宁心中的骄傲和自豪,毕竟杨奉是她的未婚夫婿。女孩子的心思向来就是这样,其实在张宁的心中早就原谅了杨奉,在看到杨奉这次派到黑山的五个人都是其手下心腹大将的时候,张宁便放qì

    了斩杀他们的念头,毕竟她知dào

    自己一旦杀了这五人,无疑是折了杨奉一只臂膀。而且,当张宁的一句诈言唬出是杨奉亲来的时候,张宁心中多年的怨恨早就已经烟消云散了,心中已经决定帮zhù

    杨奉度过这次的困难,只不过张宁心思的转变在场众人都不知dào

    而已。

    但是,当张宁听到杨奉的这一番解释的时候,张宁的心思又开始转变了,以为是杨奉为了保命而将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到了马相的身上,张宁认为这是杨奉为了保命而故yì

    将所有的责任全都推到了马相身上,不禁对杨奉的人格产生了怀疑,心中充满了对杨奉的鄙视,这样死无对证的话谁都会说,毕竟马相现在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多年的期盼,多年的等待,使得张宁从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等到了二十四五岁的大姑娘,八年的光阴就这样白白浪费掉了,等来的却是这样一个贪生怕死、见风使舵的夫君,张宁的心不禁凉了,杨奉的高大形象一下子跌入了谷底,摔得粉碎。

    张宁目视着杨奉,气得俏脸发白,双眼都是无边的怨恨和憎恶,右手指着杨奉,颤抖不已,半天说不出话来。

    好半天,张宁终于从牙缝里迸出几个字来:“你……没想到你竟然为了活命故yì

    编造谎言,马相在益州起事,正是被你所□□,如今生死不知,安能不知是被你所杀,你如今又编出这种谎言来欺骗于我,我……我……来人,将他们五人拉出去砍了。”

    其他人一看,这成了杨奉、张宁两口子的家务事了,是以没人敢开口。但赵云四人一听张宁要斩杀了他们,一个个皆是抽出宝剑,目视着张宁,只待杨奉一声令下。杨奉一看,心知不好,必然是马相背叛张角之事黑山之中无人知dào

    ,张宁必然以为自己刚才的一番话是为开脱罪名而故yì

    编造,于是,杨奉先朝赵云四人喝道:“子龙,不可妄动刀剑,快快收起来。”然后又对张宁急急道:“宁儿且慢,为夫还有一言。”

    张宁正在气头上,听到杨奉还有话说,不经更加气恼,怒喝道:“还有话说,好,姓杨的,姑奶奶这次就看看你究竟有多少骗人的鬼话,说吧,让你说完姑奶奶再送你上路。除非你能将马相带到这里,证明你的清白,否则你今日是难逃一死。”

    张宁的话音刚落,这下子两边众人都明白了张宁的想法,韩烈四人原本已经放下的心再次高悬了起来,虽然在杨奉的命令下不得已将宝剑入鞘,但握剑的手却是更紧了。而褚燕、夏侯兰根本不在乎杨奉四人的死活,只是担心赵云因此而丧命,心中焦虑不已。

    杨奉不禁好气又好笑,但是依然是面不改色心不慌,缓缓道:“奉无法让马相来证明我的清白,因为马相一旦落到奉手中的时候,必然已经被奉杀掉祭祀岳父大人了。奉虽然不能交出马相以证清白,但为夫却是能够让岳父大人证明奉方才之言不虚,不知他的话宁儿是否肯听吗?”

    张宁满脸诧异,盯着杨奉,不知dào

    他在搞什么鬼。

    只见杨奉缓缓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来,单从信封就可以看出,这封信至少有七八年的历史了,杨奉目视着张宁,一个字一个字地向外崩:“当日奉于广宗城内与岳父大人会面之后,岳父大人还带病亲笔写了一封书信,便是为你我二人日后相遇化解矛盾,没想到这封信放了八年,今天终于派上用场了,宁儿,岳父大人的笔迹想必你还是记得的吧。”

    张宁大惊,没想到父亲临终前竟然还有写给自己的书信,激动之下,便要下位取信。这时候,褚燕突然站起来,向前跨一步,大喝一声:“小姐且慢,小心有诈。”

    张宁本来是因为父女之情,这才没有多想就要取信,被褚燕一提醒,登时清醒过来,心中暗道,这个杨奉满脑子都是阴谋诡计,安能不知这又是他的诡计,借这封信诱自己上套,然后以自己为人质,从容退出黑山,自己差点上了他的当了。

    看到褚燕如此谨慎,杨奉不禁暗暗佩服,哈哈大笑一声道:“我杨奉只知战场对阵用诡计,官场争斗用诡计,却不知dào

    夫妻两人之间也能用诡计。哼,汝等既是不相信,不妨将我五人尽数斩杀于此,然后再看此信不迟,只是黑山虽有二十万大军却也未必能够困的住我五人。”

    这下子褚燕顿时满脸羞红,讪讪而退,张宁此时也没了主意,不知dào

    究竟该不该接这封信,愣在了当场。杨奉又是哈哈一声大笑,将手中的那封信轻轻一弹,便弹到了张宁的脚下,然后傲然目视着张宁,侧目望着褚燕。

    褚燕不禁大惊,没想到杨奉的武艺如此了得,轻轻一弹竟然能将轻飘飘的一封信弹这么远,看来杨奉说得不错,这五人若是强冲,只怕还真难以留住他们。杨奉亲自来此,山下岂能没有大军接应,只要他们能下得了山,自己就再也奈何不住他们了。

    张宁却没有考lǜ

    这么多,弯腰就要捡信。褚燕本来还想阻止,防止信上有毒什么,张了张嘴,终是没有说出来。

    张宁展开书信一看,越看脸色变得越快,越看越激动,拿信的手也不禁颤抖起来。毕竟是临终写给唯一爱女的最后一封信,张角写了好几张,张宁足足用了一炷香的功夫才看完,看完之后,张宁合上书信,仰天一叹。

    众人都不知信中说些什么,但是从张宁能够从头看到尾,便能猜出这封信必然是张角的亲笔书信,基本相信了杨奉所说的话确实是真的了,看来马相当时确实是背叛了张角,才导致了这八年的误会,让张宁空等了八年。

    果然,张宁压抑住心中复杂的心情,缓步走下台来,来到杨奉的面前,微一福身,泣声道:“八年来,妾身一直以为先父之死与夫君有着莫大的关系,竟然不知其中竟有如此复杂的隐情,妾身冤枉了夫君八年,还望夫君不要怪罪妾身。”

    杨奉十分明白张宁此刻的心情,一个女子,因为爱和恨白白空耗了八年的青春,说起来是简单一句话,其中的艰辛酸楚谁又能全部明白呢。

    望着张宁秀美的脸庞,杨奉被深深地震撼了,这是一个多么伟大的奇女子呀,一个人统领着黑山一百多万人,肩头的压力也许是有形的,或许褚燕、夏侯兰等可以帮她,但是心中的那份寂寞、孤楚,却是任何人都不能为她分担的。

    若不是堂中有这么多的人,杨奉一定会将张宁揽在怀中,用自己的胸怀去温暖张宁这八年来所受的苦,用自己的臂膀去让张宁依靠着,尽诉这八年来的心酸痛楚。

    但是,此时杨奉却不能这样,只能道:“此事不怪宁儿,只怪那马相,当初益州兵败的时候,为夫曾派人多方找寻此人的下落,却是未果,不然定然带到宁儿跟前,让你亲手将他刨腹挖心,以慰岳父大人在天之灵,以解宁儿心头之恨。”

    张宁本来已经放松的心情,在听到马相这两个字的时候不禁又是怒火万丈,张宁咬牙切齿道:“这个奸贼害得妾身空等了八年,有朝一日妾身若是能够抓到此人,定然将其刨腹挖心,碎尸万段,方解心头之恨。”

    见到原本紧梆梆的形势竟然出现了如此戏剧性的结尾,赵云四人不禁想哭又想笑,难怪主公来之前说是此行早有把握,绝无任何危险,看来主公早就知dào

    黑山的真zhèng

    主人就是张宁了,只是主公既然知dào

    ,为何不早在得到冀北的时候就来黑山呢,四人想不透。

    其实,杨奉也并不是没有这样的念头,只是毕竟事隔多年,张宁的情况杨奉一无所知,更不知黑山之主究竟是谁,张角已死,褚燕是否仍旧遵从张角之命依然照顾张宁也不知dào

    ,再说张宁一个弱女子,又有如此姿容,在这黑山之中说不定早就遭遇了不测了呢。杨奉的这次黑山之行虽然来时说什么没有丝毫危险,其实杨奉心中确实没有任何把握,没想到结果果然和杨奉最好的打算一样。

    褚燕和夏侯兰对视一眼,双双来到杨奉的面前,跪下道:“褚燕(夏侯兰)参加主公。”

    杨奉急忙上前一步,将二人搀起,道:“褚将军和夏侯将军免礼,奉早就对二位将军仰慕已久。昔日北海城前,差点让褚将军命丧当场,确是奉之过,只不过当时奉也没想到太史慈将军竟然单戟匹马来救援北海。”

    褚燕连忙道:“当日之事,褚燕后来想起也是后怕,若然知dào

    主公身在北海,燕是万万不敢带兵进犯的。”褚燕说得倒是实话,若是褚燕真的听说杨奉在北海,是肯定不敢进犯北海的,毕竟杨奉的名气在黄巾军中实在是太大了。

    这次的黑山之行,不但使得杨奉化解了和张宁长达八年之久的误会,更是凭空增添了二十万大军,最为重yào

    的是在袁绍的这次阴谋中,黑山军乃是最为重yào

    的一颗棋子,褚燕的归顺,无疑说明了袁绍这次计划的失败。

    至于于毒等人,已经是不可能再掀起太大的波浪了,冀州不会从杨奉手中溜走了。

    杨奉当即便命令褚燕将黑山军就地整编,尽数拉到信都,准bèi

    应对于毒等人。同时,杨奉让褚燕写信给于毒等人,希望他们能够识时务,举众投降。

    张宁算起来是杨奉的第三个妻子,只不过因为种种原因,至今才得以来到杨奉的身边,此刻杨奉的妻妾不下十人,但是张宁的地位却并没有因为她的迟来而受到任何影响,众女都自觉将张宁放在第三位,仅次于王绵和刘慕,本来褚兰是杨奉的第一位妻子,但是由于褚兰出身不好,再者刘慕又是汉室公主的身份,是以刘慕的名次便被公认到了第二位,这也和刘慕平日里平易谦和的性格有关。

    张宁本来有点担心自己本就是反贼之女,不能容于这些大汉公主、郡主。但是当杨奉将张宁带到信都,并将张宁介shào

    给众女的时候,没想到公主刘慕、郡主伏寿、甚至于昔日的太后何琳,都没有对张宁的到来有一丝一毫的排斥不满,相反的是都是拉住张宁的手问长问短,又赠些首饰用品,使得张宁备受感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