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亲身犯险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黑山位处冀州中山国的北部,在广昌县境内,方圆几百里,地势险峻,易守难攻,正是因为黑山的地理优势,历史上褚燕藏身黑山多年,灵帝也曾多次派兵围剿,均未成功,袁绍也同褚燕多次开战也未能将其剿灭,直到后来褚燕投靠了曹操,被封为侯。

    褚燕同韩烈有旧,同赵云乃是同村,这也是杨奉这次带着二人一同前往的原因。同时,为了保险起见,杨奉并未以真实身份前往,而是继xù

    冒充太史慈,此次五人一行,表面上是以韩烈的名义前往。

    褚燕接到手下之人的报gào

    ,说是昔日故人韩烈来访,便猜想此次韩烈前来必然是为杨奉求情而来,因为褚燕也看得出来,杨奉此次已经陷入了一个巨大的危机,现在派韩烈上山,必然是想让自己看在故人面子上放其一马,却是万万没有想到韩烈一行此来竟为劝降而来。

    一路上,杨奉等人发xiàn

    黑山军竟然军纪严明,调度有方,不禁感叹褚燕之才。

    褚燕并没有亲自下山来迎接,只是派一名亲兵将众人领到山上。韩烈见此景,不由怪声道:“没想到褚帅比之以前架子更大了。”〖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众人皆大笑,倒也使得一路之上的紧张气氛为之一松,这名亲兵虽然恼怒,却也未敢发作,他知dào

    这个韩烈昔日也是黄巾的一名副帅,同褚燕齐名。

    不觉中,几人便到了褚燕的府中,还未进大堂,杨奉等人已然发xiàn

    大厅屏风后面的两侧竟然是刀光闪闪,看来褚燕已经在此埋伏了刀斧手。众人相视一笑,并无一人觉得害pà

    ,皆是昂首阔步而入,丝毫不将这些刀斧手放在眼中。

    即便双方说僵,以杨奉五人的实力,绝对有把握将褚燕制服。这次杨奉一行五人,皆是当世高手,任何一人的武艺都在褚燕之上,甚是于高出许多,这倒是褚燕始料未及的地方,只看到了这行人的数量,而忽略了其质量。

    正堂的位置,摆放了几张椅子,在汉朝很少有坐椅子的,一般这种情况也只是出现在像这样的山寨之中,在士大夫或豪门家中,大多流行坐席。只见正中央的一张椅子上并未坐人,而在这张椅子的左右各摆了六张椅子,这六张椅子上都是坐有人。

    杨奉不禁先从右手第一位看去,只见这人正是昔日在北海城前被自己打败的褚燕。数年不见,褚燕此刻更显精神,虎目精光,一脸威然,单从气势上便可看出此人必是众人之首,但不知中间的那张椅子为何人而留。

    忽然,杨奉想到了张宁,难道说张宁才是黑山的真zhèng

    首领,张宁比自己小一岁,算起来今年也已经是二十六岁,早就过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阴差阳错间,杨奉和张宁这对未婚夫妇不但从未见过面,而且在张角死后,张宁更是对杨奉误会重重。说不定她早就已经嫁人了吧,岂能还在等着自己,想到此处杨奉心中不由黯然。

    坐在正面椅子右手第一位的是一个约二十四五岁的男子,此人白面无须,浓眉啻鼻,大脸少发,杨奉并不认识此人,但是从这人所坐的位置杨奉不难猜出此人必然就是与褚燕、赵云同村的夏侯兰。

    还没等杨奉一一去看其余的四人,只见褚燕和夏侯兰“嚯”地从椅子上站起,齐齐向赵云看来。赵云此刻也是十分激动地望着两人,褚燕和夏侯兰对视一眼,齐步向赵云走来,赵云亦是快步相迎。

    “褚大哥”,“子龙”,“俊雄”,“云哥”,三个人终于走近了,手握着手,多少年没有出口的称呼如今再现。杨奉心中不禁暗喜,既然褚燕和夏侯兰二人还是如此的重情重义,看来此事就好办多了。

    褚燕按捺住心中的激动,望着赵云的双眼道:“自从子龙学艺之后,常山村发生了很多事情,常山老人也因病去世了,我与俊雄等不及子龙便参加了大贤良师的黄巾军,本来也想喊着赵风大哥一同参加,奈何大哥非要等你归来再做打算,只是不知大哥现在可好。”说到这里,褚燕和夏侯兰的脸上都是一脸期待。

    褚燕和夏侯兰从小都是孤儿,在常山村生活的时候多方受到赵风的照顾,是以二人一直都将赵风当成亲生大哥来对待。根据方才褚燕的话,看来二人并不知dào

    常山村所发生的事情,更不知dào

    赵风早已经遇害的消息。

    听到褚燕问起大哥赵风的消息,赵云本来兴奋的脸上顿时堆满乌云,黯然道:“大哥早在六年前就已经过世了。”

    “啊!”二人乍听到赵风身死的消息,格外震惊,觉得不可思议,夏侯兰急忙道:“大哥一向身体硬朗,而且正值盛年,如何说走就走了,难道是……”夏侯兰本来是想说“难道是遇害不成?”但是想到赵风从未出过常山村,根本不可能和别人结怨,夏侯兰便没有说出口。

    赵云知dào

    夏侯兰想说什么,默然点了点头,然后头一抬,咬牙切齿道:“正是,大哥正是死于公孙瓒这贼子之手。”

    褚燕大惊,道:“可是北平太守公孙瓒?”

    “正是,莫非褚大哥认识此人?”

    褚燕道:“燕屯兵黑山多年,黑山又与幽州接界,素来与那公孙瓒也有往来,只是燕并不知dào

    大哥死于那公孙瓒之手。这几年,燕与俊雄也曾回过常山两次,第一次是诺大常山村空无一人,全村数百人不知何往,第二次常山村有人开始居住,但却不是原来我们那时的村民,这件事情,一直困惑燕和俊雄二人至今,子龙可将当时情形详细告sù

    我和俊雄。”

    于是,赵云将当日的情况大致向褚燕和夏侯兰作了一个描述,只听得二人钢牙紧咬,虎拳紧握,双目冒火,恨不得一下子将那公孙瓒大卸八块。当听到后来公孙瓒在赵云手下吃了一个大亏,兵败回北平的时候,俱是哈哈大笑。

    夏侯兰一边笑一边道:“听说云哥现在镇北大将军杨奉处乃是头号大将,想必是威风得很吧,此次云哥来黑山莫非是为那杨奉求情的吧。”夏侯兰这一开始说起正事,褚燕也是停止了笑容,注视着赵云,想听赵云下面怎么说。

    也是赵云机警,并没有直接回答夏侯兰的问话,道:“褚大哥,此事暂且不说,这次我还为你带来一个故人,不知大哥还认识否?”

    赵云一行在进大堂的时候,杨奉故yì

    让赵云走在了最前列,是故褚燕和夏侯兰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赵云身上,并没有仔细去看其他四人,此时听得赵云说是有故人一起前来,连忙向杨奉四人望去,当褚燕第一眼看到韩烈的时候,愣了一下,忽然想起这次是韩烈前来拜山,刚才只顾和赵云叙兄弟情谊,竟然将这都给忘了,褚燕道:“莫非是昔日韩副帅否?”

    褚燕的这句话很有深意,以“韩副帅”相称,意思是说昔日你我同为黄巾副帅,尚有交情可言,如今你已是青州杨奉手下之人,交情早已不在,如今只是认识而已。

    韩烈何许人,岂能听不懂褚燕话中之意,哈哈一笑道:“没想到事隔多年,褚兄竟然还能记得韩烈,此次小弟冒昧前来还望褚兄见谅。”虽然褚燕并不想再与韩烈套上关系,但是韩烈此次乃是有求而来,当然是尽量和褚燕叙上旧情,故开口闭口都是褚兄、小弟的。

    接到韩烈拜山的帖子,褚燕就觉得很是突然,但是也明白韩烈此来必为杨奉做说客,求情而来,韩烈和褚燕昔日虽然相识,且是一起共事,却也没有过深的交情,褚燕本想随意找一个理由将韩烈打发走就算了,只是没想到赵云竟然也来了。

    和韩烈不同的是,赵云乃是褚燕和夏侯兰二人自小的玩伴,更要命的是昔日二人皆受照顾于赵风,如今赵风身死,便可以说是赵云于二人有恩,若是赵云提出此事,褚燕二人还真不好当面拒绝。

    此时又听到韩烈故yì

    套交情,褚燕眉头不禁一皱,正要开口说话,忽然一眼瞥见杨奉,登时想起数年前的一段往事,手指着杨奉喝道:“太史慈,你也敢前来,莫非不怕燕报昔年那北海之仇。”当日北海城前杨奉向褚燕报的是太史慈的名号,是故褚燕一直认为当日使得自己差点命丧北海的人就是太史慈,而不知是杨奉。

    褚燕之所以虽然明白这是袁绍之计,却依然答yīng

    了袁绍,谋事冀州,实乃是心中对杨奉深恨之故,究其原因有两点:第一,当初张角因为杨奉的断然拒绝,含恨而终,便使得褚燕和张宁均是对杨奉恨之入骨;第二,当年在北海城前,褚燕差一点丧命,虽然不知杨奉乃是诈用太史慈之名,却因为太史慈归顺了杨奉,所以褚燕在恨太史慈的同时也将杨奉一起恨上了。

    当褚燕看到杨奉的时候,当成了太史慈,数年前北海城前的那一幕立即又浮现在了褚燕的脑海中,心中的怒火也是平地突起数丈。同时,褚燕的手此时也不觉放到了佩刀的刀柄上,大有拔刀杀死杨奉之意。

    杨奉自然早料到褚燕会有这样的反应,微微一笑,心中早有说词,正要摆明身份,开口解释。

    昔日的这段往事,杨奉并没有告sù

    赵云、韩烈等人,是以赵云、韩烈等人皆不知情,此时看到褚燕竟然指着杨奉口呼太史慈都不禁愕然,只有杨奉心下清楚,正准bèi

    开口解释,正在这时忽然门外喊了一声:“圣女驾到。”

    褚燕、夏侯兰一听,急忙一脸肃穆向门外看去,其他几个坐在座位上的头领也是急忙站起。赵云等人都不知黑山怎么还有一个圣女,而且看褚燕、夏侯兰的等人的表情,这个圣女似乎是这里地位最高的人,于是也都向门外看去。

    杨奉知dào

    这是张宁到了,只是没想到张宁竟然自号“圣女”。

    随着喊声落地,门口进来一名女子,只见她似水般的媚眼,琼瑶般的玉鼻,性感无比的樱唇,柳叶般的弯眉,只是紧绷着一张脸,一身戎装,凹凸起伏,更显魔鬼般的身材,刚毅中尽显妩媚,秀丽中不乏英挺。

    她就是张宁,杨奉心中暗道,没想到张宁不但人长得漂亮,身材竟然也是如此火爆,虽说杨奉妻妾成群,但是论起身材还真没有人可以和张宁相比,而且张宁的容颜中的妖娆妩媚更是只有何琳才有。

    在杨奉等人投贴拜山的时候,褚燕便派人通知了张宁,张宁本来不准bèi

    亲自前来,派人通知褚燕不要轻易相信来人的话,只需将来人尽数斩首即可。但是一直以来张宁都对当日杨奉拒绝父亲的条件而使得父亲含恨而终,更使自己没能守在父亲身前尽孝而耿耿于怀。当听到赵云和褚燕、夏侯兰竟然是自小的玩伴之后,张宁便再也坐不住了,担心褚燕、夏侯兰会因为赵云的关系而一时冲动,答yīng

    放杨奉一马,于是这才匆匆刚来。

    张宁自进门,一句话未说,径直走到正对大门的那张椅子上坐下,褚燕和夏侯兰再也不敢与赵云、韩烈二人叙旧,急忙各归其位。看到张宁的表情,杨奉心下明白,马相的叛变使得张宁并不知dào

    当时的真相。

    张宁坐定之后,看了下面五人一眼,便觉这五人个个皆是英姿飒爽、器宇轩昂,再仔细一瞧,张宁便觉不对。

    张宁自小跟随张角修习《太平要术》,在相术上颇有造诣,越看越觉得杨奉的身上有一种凌然不可冒犯的气质,杨奉手下的大将绝对不可能具有这种气质。张宁于是便开始怀疑此人就是杨奉,此次前来并没有以真实身份相报。

    毕竟从未见过杨奉,张宁对自己的相术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只能唬一下了,念头一转,张宁喝道:“杨奉,亏你还是堂堂镇北大将军,竟然不敢用真实姓名,隐隐藏藏,躲躲闪闪,难道欺我黑山无人,不能将你识破吗?”

    张宁这句话一出口,满场皆惊。

    赵云、韩烈四人没想到张宁竟然认识主公,看来这次的黑山之行危险了,本来刚才赵云和韩烈的叙旧已经让众人看到了前途的光明,却因为张宁的到来使得这一次的黑山之行可能会变成地狱之行。

    褚燕更没想到自己一直以来认为是太史慈的人竟然就是青冀两州之主杨奉,当日自己也差点被此人害了,心中又惊又怒。夏侯兰却是没有想到杨奉竟然敢亲身犯险,也不怕此次黑山之行有来无回,心中倒是敬意多一些。

    杨奉此刻心中最为吃惊,没想到张宁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好像自己以前没有和张宁照过面呀,再说,自己这次来黑山之前也是易过容的,张宁不可能一眼就看破的,莫非是自己的手下出了奸细不成。

    无论是什么原因,总之自己的身份已经被识破了,看来这次的黑山之行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了。只是如今看来张宁才是这真zhèng

    的黑山之主,能不能保住性命,能不能成功说降,就要看自己怀中的那件法宝了。

    杨奉哈哈一笑,故yì

    戏言道:“知夫莫若妻,没想到为夫虽然精心化妆一番,竟然还是没能逃过我妻的一双慧眼。”杨奉之所以敢这样说,一来是二人有婚约在身,二来杨奉从张宁的发型看出她还是云英待嫁,看来七年来张宁并没有嫁人。

    杨奉此言一出,赵云四人心中暗暗心急,心中均想,主公也太好色了,这张宁虽然是千娇百媚的美女,却也是一头能吃人的母老虎,在这个生死关头主公竟然还敢调戏张宁,莫非主公是暗示我等拼死冲出包围。想到此处,四人均是不约而同把手放到了剑柄上,只等杨奉一声令下,便护着杨奉冲下山去。场中众人也只有赵云四人不知dào

    杨奉确与张宁有着婚约,杨奉如此称呼并不过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