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冀州危机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又过了一个月,袁绍听从了手下谋士许攸的计谋,派人游说了冀州之地的各处黄巾军,在冀州制造混乱,以分散杨奉的兵力,使袁绍能有机会反噬冀州。

    这条计策相当毒辣,因为由于韩馥的无能,使得冀州之内分散着大小十数个黄巾贼窝,而且杨奉也是新得冀州,更是由于变革触动了很多地主豪强的利益,一旦他们和这些黄巾军联合起来,冀州能不能保住,对于杨奉来说也只是一个未知之数。

    在冀州境内的黄巾军,实力最大的自然要数黑山的褚燕,手下约有二十万之众,其次便是鹿砀山的于毒,手下也有十万人马,其余诸如刘石、青牛角、黄龙左校、郭大贤、李大目、于氐根等,则是两三万、四五万不等。

    这次袁绍联络的便是实力最大的褚燕和于毒两人,既然是同盟,则必然会有条件,而最诱惑他们的条件自然只能是冀州。先有于毒说动刘石、青牛角、黄龙左校、郭大贤、李大目、于氐根等等人一同起事,杨奉必然会派兵□□。就在杨奉将注意力放在于毒等人身上的时候,黑山褚燕趁机发兵十五万,直攻信都,信都拿下之后,褚燕再和于毒等人两面夹击,围困杨奉,最后袁绍再亲率大军给杨奉以致命一击,则冀州必然不〖三五?中文网

    M.35zww.

    n

    e

    t再会是杨奉的天下了。

    就在袁绍秘密活动的时候,杨奉此刻正在焦急地等待着,等待什么呢,原来是王绵要生了。杨奉今年已经是二十七岁了,而且是妻妾成群,但是数年以来,竟然没有一个能为他生下一男半女的,这使得杨奉甚是焦虑,担心自己会和《寻秦记》中的项少龙一样,通过了时空穿梭,失去了生育的能力。所以,这次王绵的怀孕使得杨奉再无任何忧虑,焦虑的心也逐渐平缓下来。

    “哇……”随着一声清彻的哭声,杨奉的第一个女儿终于降临了,伴随着这哭声,一声长长的“报”也随之而来:“报主公,冀州境内于毒、刘石、青牛角、黄龙左校、郭大贤、李大目、于氐根等人联合起兵,攻打各地郡县,情况万分紧急。”

    “什么”,随着女儿的降临,杨奉的大好心情被这一个消息一下子破坏得一览无余,冀州之内的这诸多黄巾势力杨奉是知dào

    的,只不过前一段时间一直忙于冀州的改革,而且经过和袁绍的一场大仗,杨奉也不想这么快再动干戈,准bèi

    半年之后再率军一一扫平冀州境内的黄巾隐患,却没有想到那些黄巾余孽比他还要心急。

    直觉中,杨奉觉得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而且这帮人竟然还是联合起兵,更让人奇怪的是势力最大的黑山褚燕并没有丝毫的动静,这很可能会是一个天大的圈套,设计这个圈套的人很可能会是袁绍、曹操或者褚燕三人中的一个。

    事态严重,杨奉不敢在此耽搁,匆匆忙忙安慰了王绵几句,又深深看了刚刚降临到人世的女儿一眼,便急匆匆离开了,他现在最需yào

    的就是召集郭嘉、徐宣以及众将一起商讨对策。王绵看着杨奉沉重的表情和急匆匆离开的身影,猜到自己的夫君定然是遇到了什么重大的事情,然后王绵侧首看了看刚刚出生的女儿,难道是她的到来为自己的夫君带来了噩运,王绵不禁胡思乱想起来。

    一路之上,杨奉一直在不停地算着这次自己的胜算的几率,杨奉手下共有大军二十万,其中冀州共有大军十二万,青州有大军八万。青州的八万大军是不能随意动的,幽州的公孙瓒、衮州的曹操,甚至于徐州的陶商都会对青州虎视眈眈。

    冀州的十二万大军,其中冀北七万,冀南五万,并且还要派兵防守司州的袁绍和衮州的曹操,是以冀州真zhèng

    可用之兵也只有四万人,要用这四万人去对抗于毒的三十万联军,胜负之数立马可见,而且黑山褚燕究竟是什么态度杨奉还不清楚。但是从上次的北海之战之后,褚燕肯定是对自己恨死了,这次褚燕必然也受了蛊惑,之所以没有和于毒等人一起起兵,必然是准bèi

    在关键时刻给自己致命一击。

    如果自己的大军全部都用于对抗于毒的联军,而褚燕却在战事胶着之际突然出兵信都,那么,只有三千守军的信都必然难保,自己的这么多的娇妻必然要面临着受辱的危险,然后司州的袁绍、衮州的曹操、幽州的公孙瓒再突然兵指冀州,自己四面受敌,冀州也是难保,看来自己要先将家眷全部迁到青州,以前让她们来冀州也许本身就是一个错误,杨奉心中已经开始思考放qì

    冀州了。

    杨奉刚刚将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说出,手下文武皆是大惊失色,就连素来定力最高的郭嘉听了之后也不禁勃然变色。毕竟事关重大,众人没有一个人先发表自己的意见,倒是交头接耳之人很多,看来这次的危机真是空前,杨奉看到手下文武的表情,也不禁双眉又锁,开始陷入了沉思。

    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杨奉的冥思,说话之人是陈群:“主公,以群之见,此次冀州黄巾之乱乃是有人故yì

    设计,其目的就是将主公逼出冀州,用此计者十有八九是因为换州吃了大亏的袁绍。若是我军不但要平定冀州黄巾之乱,而且还要防范冀州最大的黄巾头目黑山褚燕,更要防备袁绍、公孙瓒、曹操等人趁火打劫,因此以群之见,不如结盟曹操,许之以冀州数郡,让曹操出兵相助,则不但袁绍、公孙瓒不敢轻举妄动,而且我军也解了兵力不够的难处,不知主公意下如何?”

    陈群的话音刚落,杨奉还没来得及说话,只见典韦一下子跳起来,叫道:“什么,让主公割让几个郡县以求曹操出兵相助,这样的计策老典是万万不同意。冀州是主公带领我们拼死得来的,多少将士为之战死沙场,岂能说让就让。”

    典韦的意见无疑也代表了杨奉手下这一众武将们的意见,更是代表了老早就跟随杨奉打拼的武将们的意见。典韦刚刚说完,许褚、张A、高览、韩烈、庞德便纷纷开口支持典韦,就连新近加入的甘宁、徐盛、郝昭、李典、姜景也赞同典韦的观点,登时将陈群弄了一个大红脸,几乎下不了台了。

    张A更是说出了一个反对的最佳理由:“曹操素有虎狼之心,其又是新得衮州,实力大增,早就有图谋青冀之心,此次主公若是向其求救,许之以数郡,看似可暂渡眼前的难关,其实若是曹操在关键时刻反咬一口,主公将无以应对,境况将比目前还要坏上十倍,以A看来此计绝不可取。”

    看着陈群脸红脖子粗的尴尬境况,杨奉心中虽然有点不屑他的这个观点,毕竟他也是自己手下的一个谋士,其人虽然不长于谋略,但是在内政方面却是极有才华,总不能太过于让他下不了台,于是开口道:“长文之意也是想暂渡难关,待冀州平定之后,再从曹操手中收回割让出去的郡县。”

    陈群一听主公为他解围,连忙点头道:“群正是此意,正是此意。”

    杨奉这一开口,典韦等人便不再嚷嚷了,齐齐看向杨奉,准bèi

    听听杨奉的意思,其实杨奉心中哪有什么好计策,看到大家向自己看来,便连忙向郭嘉望去,希望他能有什么妙计,岂不料,郭嘉此刻是眼观鼻,鼻观心,一动不动。

    这时候,新近加入的徐庶突然开口道:“庶有一计,不知可否?”

    杨奉大喜,徐庶既然有计,必然不会太菜,毕竟徐庶在三国的一众谋士之中绝对是排名在前十名的,于是杨奉急忙问道:“元直既有良策,可速速道来。”

    郭嘉和徐宣等一众谋士本来都是在冥思苦想,此时听到徐庶说有计,便都看向徐庶,郭嘉和徐宣二人更是知dào

    徐庶的谋略不在二人之下。

    由于是第一次出谋划策,更是感到大家齐齐向自己看来的目光,徐庶的脸不由有一点微红,缓缓站起,走到杨奉面前道:“主公,如今形势虽然极为不利,但是还没有坏到极点,一是主公的姨父丁原虎踞并州,乃是主公的强dà

    外援,并州的十万大军随时可为主公效命;二是即便袁绍、曹操和黑山褚燕之间已经形成了同盟,却非坚如磐石,无懈可击,彼此之间也是互相利用;第三个最为重yào

    的原因就是主公在青冀两州已经深入民心,可谓是全民皆兵,只要主公一声令下,两州便可有大军数十万,何愁袁绍、曹操和褚燕等人。”徐庶的这席话说得确实是十分漂亮,并且句句在理,众人纷纷暗暗点头,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徐庶并没有具体说出这仗应该怎么打。

    杨奉轻轻点了点头道:“元直之言甚是有理,这三点正是我军制胜的办法,只是现在于毒等人已经开始动作起来,而我军却是面临兵力不够的情况,而且姨父还要用兵防守西部异族,最多也只能出兵三万,算起来兵力仍显单薄,这次将会是我军面临的最大的一次危机,如何以这七万大军对抗数十万大军,对于具体作战方面,不知诸位可有良策可以教我?”

    说完之后,杨奉将目光瞄向了郭嘉和徐宣二人,在杨奉手下的谋士中,徐庶虽然也堪称绝顶的谋士,但毕竟是刚投靠,在杨奉心中的地位远不及郭嘉、徐宣和田丰。郭嘉和徐宣看到杨奉看过来,知dào

    该自己发言了,于是,徐宣看了郭嘉一眼,点了点头,首先道:“宣极为赞同方才元直之言,只不过这具体的作战之法,宣还未思考成熟,但是以宣来看,这一次真zhèng

    的对手将会是黑山褚燕,而不是于毒等人或是袁绍。”

    杨奉颇感兴趣道:“哦,伯识为何这样认定?”

    徐宣胸有成竹道:“冀州黄巾虽多,却是分布各地,各自为政,彼此不服,不难对付,但是褚燕却是黄巾有名的大帅,素来深受张角器重,而且黑山黄巾约有二十万之众,这些黄巾军平日备受褚燕训liàn

    ,颇有战力,此乃于毒等人所不能及,故冀州黄巾素来以褚燕为首。对于袁绍,乃是新得司州不毛之地,比之在冀南实力更是不足,袁绍此时最需yào

    的是休养生息,而不是大动干戈,况且即便联合褚燕等人能够将主公打败,袁绍也无把握战败褚燕等黄巾军和一直虎视眈眈的曹操和公孙瓒,独占冀州,是以宣才说只有褚燕才是主公最大的对手,只要褚燕能平,冀州将稳如泰山。”

    听了徐宣的话,杨奉不禁陷入了沉思,徐宣的这番话正是触动了杨奉的心事,毕竟多年过去了,究竟黑山现在是褚燕的天下还是张宁说的算,杨奉不太清楚。若是褚燕忠义,则只要自己能够单刀赴会,到黑山走上一遭,将张角遗命相告,则数十万大军便可不战而降,但若是褚燕背主,张宁已遭不测,则杨奉这一趟黑山之行将会是一次死亡之旅,有去无回,毕竟当年在北海城前,褚燕差点殒命,对自己必然是深有误会。

    就在杨奉心中矛盾不定的时候,郭嘉看了看杨奉,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又过了一会儿,郭嘉实在是忍不住了,开口道:“主公,伯识所言甚是,褚燕正是此次冀州之危的关键,但是我军目前已经没有足够的实力同褚燕抗衡,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招降褚燕。”

    郭嘉的话音一落,顿时满座皆惊,郭嘉的想法可谓是大胆而新奇,这个时候褚燕占据着绝对的主动权,他的态度便可决定冀州的归属,何况其手下又有二十万精兵,岂会投降,听起来好像是痴人说梦话,但是郭嘉乃是杨奉手下的第一谋士,岂能无的放矢,众人知dào

    ,其必有下言。

    果然,只听郭嘉继xù

    向下分析道:“褚燕曾在张角手下第一大将张牛角担任副帅,由此可见此人非寻常之辈,管将军和韩将军也曾评价过此人乃是智勇之将,是以褚燕不会看不透形势,定要和主公对抗到底。再者,黑山军大多都是穷苦百姓出身,而主公青冀改革的一系列政策都是十分照顾穷苦百姓,虽然也或多或少触动了一些地主豪强的利益,但是黑山军对于主公必无太大的敌意,士气自然就会下降许多。有此两点,再由管将军或者韩将军亲临黑山,劝降褚燕也并非没有可能。”

    郭嘉的这一番侃侃而谈不禁更加坚定了杨奉亲临黑山劝降褚燕的决定,无论张宁现在是否已经被褚燕架空,也无论张宁是死是活。轻咳一声,杨奉下定决心道:“诸位之言甚合吾意,此次冀州之危能否安然度过,全在褚燕能否归降,为了表示我军的诚意,这次将由奉亲往黑山劝降褚燕。”

    杨奉此言一出,众人皆惊,尤其是郭嘉,没想到杨奉竟然要亲往犯险。

    韩烈首先站起,迈步到杨奉跟前,宏声道:“主公不可,此次黑山之行危险重重,主公千金之体岂能轻易犯险。烈昔日在黄巾之时,曾与褚燕有旧,此次劝降褚燕就让韩烈前去,必然说服褚燕来降,若不成功,甘受军法制裁。”

    韩烈一开口,众人皆是纷纷附和,都是阻止杨奉亲身冒险。然而杨奉的心意已定,任你众人都是你一口我一言劝说杨奉放qì

    ,华歆表现的最为夸张,竟然跪在地上,叩首不已,劝说杨奉放qì

    亲往黑山的想法。

    只见杨奉一挥手,众人皆闭口不言,然后杨奉将华歆从地上搀起,看着额头已经渗血的华歆,心中颇感激动,叹了一口气道:“诸位不必再言,就由子满、仲康、子虚、子龙四人陪我一同前去,俊义接替子龙暂守渤海。此次黑山之行杨奉有十足之把握,绝无任何危险,诸位且请放心。”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