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换州毒计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且说,李榷、郭汜等人在十五万大军损失八万的代价下,终于如愿以偿的打跑了吕布,进入了长安城,但是事情并非想像中的那么美好,两人首先遇到的一个问题,就是献帝真假的问题,如果献帝确实像传言一样,是个冒牌货,那么在并州军和凉州军的两面夹击之下,李郭二人根本不可能在长安城内站住脚,这也是两人最不想看到的结果,因为一旦被赶出长安城,两人的下场必定十分悲惨。

    但是,越不想要的结果越是最容易到来,经过验证后,结果出来了,这个献帝确实是个冒牌货。虽然李榷、郭汜将杀害献帝的罪行全部推到了吕布身上,为什么不推到董卓身上呢,毕竟李郭等人是打着为董卓报仇的名义兴兵的。即使大家都相信这件事情是吕布所为,与董卓无关,但李郭二人也够是傻了眼的,皇帝既然是个假的,之前贾诩出的主意就完全用不上了。

    当时,贾诩在力劝二人发兵长安的时候,就曾向二人设计过未来的蓝图,一旦西凉大军能够攻入长安,李郭二人就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割据雍州,成为镇守一方的诸侯,封侯拜相自然不在话下。

    当然,对于贾诩来说,当然早就已经从杨奉那里得知少帝是个冒牌货,所以才会给〖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李郭二人设计出如此美丽的未来画面。但是,现在长安城是已经进去了,只是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少帝是个假的,这对于李郭二人来说,不啻是下了一个死亡通知单。

    二人连忙向贾诩问计。贾诩早已成竹在胸,知dào

    两人会向自己问计。于是,贾诩不慌不忙道:“两位将军切莫慌张,虽然少帝已经遇害,并且少帝生前没有子嗣,但是刘氏一脉目前尚存的少帝堂弟尚有一人名叫刘浩,二位将军可将其立为新帝。”

    李郭二人大喜,忙向贾诩道谢,然后便急急忙忙去满城找那个刘浩去了。

    贾诩望着李郭二人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阴笑,心中暗想,两个蠢货,也不想想,你们就这样立了一个新皇上,天下诸侯之中又有几个能够臣服呢,恐怕过不多久就会有人等不及而自立为帝了。主公说的不错,天下大乱之局已呈,这时任何人也阻挡不住的,看来一旦等到西凉兵退的时候,我就该按照主公的吩咐去找张绣了。

    这李榷、郭汜二人的办事效率还是非常快的,自贾诩给两人出了那个主意之后,不到三天的时间,两人便找到了那个只有七岁大的孩子刘浩,第五天的时候,登基大典便举行了,本来在中国历史上籍籍无名的汉室宗亲刘浩却因为杨奉的横空出现而成为了汉朝的最后一个皇帝--汉治帝。

    登基大典刚刚举行完的第三天,并州军和西凉军已经兵临城下,当然,治帝登基的消息也分别传到了并州军和凉州军的主帅杨奉(杨奉正好在长安,丁原便以杨奉为帅)和韩遂、马腾三人那里。

    杨奉装模作样的把手下大将、谋士招集在大帐议事,商讨到底要不要攻打长安城。这次随同杨奉一起来的共有八人,分别是成廉、高顺、典韦、许褚、黄忠、臧霸、徐宣、郭嘉八个人。

    对于是否继xù

    进兵,杨奉手下众人分成了两种意见,典韦、许褚、黄忠主张继xù

    进兵,理由是李郭二人虽然新立刘浩为帝,但是名不正言不顺,杨奉正好借机□□,攻取雍州之地;成廉、高顺、臧霸、徐宣、郭嘉则主张暂时退兵,静观长安之变,理由是虽然李郭二人私下立了刘浩为帝,但是刘浩毕竟是刘氏子孙,倘若继xù

    进军,攻打长安,则容易被人授以把柄,不如暂且退兵的好。

    杨奉其实心中早有主张,贾诩给李郭二人出的主意,就是杨奉、贾诩二人商议好的,杨奉岂能不知,杨奉出兵的目的只是借此机会,将从媚坞得到的金银钱粮拉回冀州,并将长安城得到的那几个女子一并送到信都。

    这次招集众人进行商议,只是走走过场罢了,就连杨奉的首席谋士郭嘉也是被蒙在鼓里,听了众人的意见之后,杨奉断然决定暂时退兵,并将退兵的消息让人通知韩遂、马腾二人。但是韩遂却坚持己见,不顾杨奉的退兵和马腾的强烈反对,继xù

    进军,马腾无奈,只能跟随。

    李唷⒐帷⑴8ā⒎硖挡⒅菥耍髁咕廊唤拥南谝煌桃橛兄摺<众汲瞿被叩溃骸拔髁咕兜蕉矗揖灰松罟蹈呃荩崾爻ぐ病2还偃眨髁咕厝涣妇∽酝耍缓笪揖梢飞保蚝臁⒙硖诙汕堋!

    李蒙、王方出来道:“贾先生此计算不得好计,我二人愿率领精兵万人,立斩马腾、韩遂项上人头,献于车骑将军和后将军麾下。”

    原来,李郭二人自以为立新帝有功,分别自领车骑将军和后将军,牛辅、樊稠分别是骠骑将军和右将军。李郭二人虽然也要对贾诩封官进爵,但是却被贾诩断然拒绝了,说是自己只愿做幕僚,不愿为官,李郭二人见贾诩态度坚决,只得作罢,但是平时对贾诩以先生呼之,甚是尊重。

    贾诩一脸自信道:“今日若是二位将军出战,必当败绩。”

    李蒙、王方心中更是不服,齐声道:“若是我二人战败,情愿斩首;我二人倘若战胜,先生也要将首级输给我二人。”

    贾诩对李唷⒐岬溃骸俺ぐ参髅娑倮镉懈霰T山,道路险峻,可使张、樊两将军屯兵于此,坚壁守之;李蒙、王方引兵迎敌,这样可以。”李唷⒐崽蛹众技撇撸阋煌蛭迩寺斫挥肜蠲伞⑼醴健

    二人大喜而去,在距离长安二百八十里处下寨。

    西凉兵到,两人引军迎去。西凉军马拦路摆开阵势。马腾、韩遂联辔而出,指着李蒙、王方骂道:“反国之贼!谁去擒住这二贼?”话音刚落,只见一位少年将军,面如冠玉,眼若流星,虎体猿臂,彪腹狼腰;手执长枪,坐骑骏马,从阵中飞出。原来那将便是马腾的长子马超,字孟起,年方十七岁,英勇无dí

    。

    王方见马超年幼,便跃马迎战,战不到数合,被马超一枪刺于马下,刺死王方之后,马超勒马便回。李蒙见王方被马超刺死,骑马从马超背后赶来。马超只装做不知身后李蒙追赶。马腾见马超毫不知情,便在阵门下大叫:“小心,背后有人追赶!”

    声犹未绝,只见马超已将李蒙擒在马上。

    原来马超明知李蒙追赶,却故yì

    俄延,等李蒙马近举枪刺来,马超将身一闪,李蒙搠个空,两马相并,李蒙被马超轻舒猿臂,生擒过去。军士将两员主将都已被擒,望风奔逃。马腾、韩遂乘势追杀,大获全胜,直逼隘口下寨,把李蒙斩首号令。

    李唷⒐岬弥蠲伞⑼醴蕉急宦沓绷说南畔嘈偶众加邢燃鳎阒赜闷浼疲皇墙羰毓胤溃伤剑⒉怀鲇

    果然西凉军未到两个月,粮草俱乏,韩遂、马腾便商议回军。恰好长安城中马宇家僮出首家主与刘范、种邵,外连马腾、韩遂,欲为内应的等情。李唷⒐岽笈钡袈碛睢⒘醴丁⒅稚廴耍讶攀准叮崩疵徘昂帕睢B硖凇⒑旒敢丫。谟τ中梗坏冒握司

    在贾诩建议下,李唷⒐崃饺寺示飞甭硖冢硪飞备虾欤髁咕蟀堋B沓诤竺嫠勒嚼唷⒐幔蓖死唷⒐岽缶7砣ジ虾欤返匠虏郑劭匆仙希炖章硐蚍肀溃骸八煊牍耸峭缰耍袢蘸伪匾暇∩本俊

    樊稠也勒住马答道:“只因樊稠身有军令不可违!”

    韩遂道:“遂来此也是为了国家,公何苦相逼太甚?”

    樊稠听罢,拨转马头,收兵回寨,让韩遂逃走了。

    此次大败韩遂、马腾的西凉军,解了长安之围,李郭两人大喜,同时向贾诩深鞠一躬,叹服道:“我等今日能够大败西凉马遂,得保荣华富贵,全赖先生所赐。”

    贾诩连忙侧身一闪,不愿接受二人之礼,谦逊道:“诩岂敢受此大礼,二位将军若谢,应谢一人,若非是此人,贾诩再有通天彻地之能,也不能得保一方无虞。”

    李郭二人相视一眼,奇怪道:“若是谢不得先生,我等应当谢谁人?”

    贾诩微微一笑道:“青州牧杨奉,并州军天下有名,杨奉手下文武云集,其人文韬武略,无不精通,更是战无不胜,若非青州牧杨奉退兵,我军势难是青州军的敌手,再有西凉军两面夹攻,长安城势难坚守。”

    两人这才恍然,确实感觉到青州杨奉这次虽然率领丁原其父的五万并州大军陈兵高都,却也只是叫叫嚷嚷,并没有真实性的动作。贾诩善察人脸色,趁机道:“我等若是想在长安得保平安,可拉拢杨奉以为外援。”

    郭汜道:“先生之言有理,当初太师还在的时候,有李儒之智,吕布之勇,尚且不能敌过杨奉,更何况我等了,只是不知应该如何拉拢?”

    贾诩道:“这倒不难,杨奉现在拥有青州全部和冀北之地,其姨父丁原又是并州牧,将军只需加封杨奉为镇北将军领青州、冀州牧即可。”

    李榷心下诧异,问道:“冀南之地现在袁绍掌握之中,若是如此,袁绍岂能善罢甘休?”

    贾诩微微一笑道:“唯有中原多事,长安方能无事,此乃我等长久平安之计。”

    两人均是大喜,连说好计。于是,依照贾诩所说,李郭二人上书天子,封杨奉为镇北大将军领青州、冀州牧。

    且说,樊稠因同乡之情私自放走了韩遂,领军回长安。却不防李嗟闹蹲永畋穑矸抛吆欤乇ǜ似涫謇钊丁@啻笈愦蛩阈吮址怼<竹慈暗溃骸澳壳叭诵纳形窗捕ǎ羰窃俣筛辏治怂耍徊蝗羯柘卵缦敕怼⑴8ㄇ旃Γ谙浣砬芟抡妒祝珊敛环蚜Α!

    李啻笙玻闵柩缜肱8ā⒎恚敛恢椋萌桓把纭>瓢牒ㄖ保嗪鋈环车溃骸胺恚憬袢账酵ê欤欠翊蛩阍旆矗俊

    樊稠大惊,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只见四周刀斧手拥出,早把樊稠斩首于案下,吓得牛辅俯伏于地。李嘟8ǚ銎鸬溃骸胺硭阶莺欤幸饽狈矗圆沤锷保还宋抑母梗翘χ觯扌刖澹俊

    于是,李榷将樊稠的军队尽数拨与牛辅管领,但是牛辅担心被李榷、郭汜所害,再也不敢在长安城久留,酒席过后便自领军回槐里去了。李唷⒐嶙哉桨芪髁贡詈钅宜危糇源税谅源螅ソゲ唤蔚塾氚俟俜旁谘壑校欠裳锇响瑁倘缍吭谑溃众悸怕湃岸税哺О傩眨崮上秃溃⒄獠牌挠猩

    见到长安事了,贾诩便悄然身退,去找张绣了。

    却说袁绍听说朝廷加封杨奉为镇北将军领青州、冀州牧,顿时大怒,怒骂道:“杨奉小儿,何德何能,竟然能成为镇北将军领青州、冀州牧,李榷、郭汜二贼着实可恶,待我提兵杀入长安,将李郭二人挖了心肝下酒,方解我心头之恨。”

    沮授连忙将袁绍劝住道:“主公不可,此乃李郭二人的诡计,使得主公和杨奉反目,以此削弱关东诸侯的实力,主公万不可上当。”

    听了沮授的话,袁绍怒火稍稍平息了一些,却仍然怒骂不休:“不铲除这两个奸贼,实难解我心头之恨。”

    郭图小眼一转,顿时计上心头,对袁绍笑道:“图有一计,可使主公解恨。”

    袁绍大喜道:“速速讲来。”

    郭图道:“既然现在皇上已经将冀州封给杨奉,主公便可将冀南之地让给杨奉……”

    袁绍本以为郭图会出什么好计策,没想到却说了一句让袁绍更加恼怒的话,袁绍刚听了一半,登时火冒三丈,破口大骂道:“放屁,让我将冀南之地让给杨奉,难道我数万大军全都喝西北风去?”

    郭图似乎料到袁绍听了前半句会发火,但是没想到像袁绍这样素来以儒雅之称的人也会口出脏言,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连忙继xù

    道:“主公息怒,图话未说完,主公不是白让给他,而是要以司州相换取。”

    袁绍听了,更加生气:“司州又不是杨奉的地盘,他凭什么给我?”

    沮授听了,好像明白了郭图的意思,也出声道:“主公,此计授以为可行。”

    “什么”袁绍听到沮授这样说,不悦道:“仲平莫非也跟着糊涂了?”

    沮授道:“主公在冀南,北有杨奉、东有曹操,若想发展,只有图谋司州,但是,倘若主公用兵,难保杨奉、曹操不会趁火打劫。”

    袁绍点了点头道:“不错,绍早有西进司州之心,正是忧虑此事,所以才迟迟未敢轻举妄动。”

    郭图接着道:“但是,如今圣旨已下,封杨奉为镇北将军领青州、冀州二州牧,杨奉也必然想全得冀州,若是主公和杨奉先行协商,一旦主公用兵司州,杨奉不但不会加兵冀南,并且还要帮zhù

    主公盯住曹操,这样主公便毫无后顾之忧地轻取司州之地,然后,再将冀南百姓迁移到司州,就算冀南之地到了杨奉手中,也只是一片荒无人烟的空地,主公以为如何?”

    袁绍有点忧虑道:“只是我等如何保证杨奉不会趁我出兵司州的时候趁火打劫?杨奉岂能相信我们在取得司州之后会将冀南拱手相让?最关键的是杨奉岂能同意?”

    沮授微微一笑道:“主公不必忧虑,我料杨奉必然会同意,而且绝不会食言。”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