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红颜祸水(1)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且说群臣散去之后,在路上议论纷纷,对今日王允的表现甚是费解。王允的夫人,百官之中有些人还是比较了解的,虽然平日确实有点蛮横,但根本不像王允今日所说那样,但众人又猜不出王允这样做的原因。

    而且,百官对王允提出的这个建议更是非常不满,也难怪,在当时的时代,这个想法简直是有悖于社会伦理,妇人抛头露面,出入如此庄重的场合,确实令众人难以接受,何况是要和董卓这个老色鬼一起,更有些大臣担心自己的美丽夫人被董卓看中,早已想好如何化妆使得能够不入董卓的法眼。

    第三天,散朝之后,董卓命众人回府各领内室,一个时辰后齐聚太师府内。董卓平日多数居住在d邬,但也有些时候留宿在长安城内的太师府内。董卓的老母、少妻等家人均住在d邬,太师府多是董卓平日与百官谈论事情的场所,只有一些婢女、下人住在这里。

    一个时辰后,众官按照董卓的要求纷纷将各自夫人领到,顿时堂内约有百人,众位夫人可谓千姿百媚,几乎没有一个丑陋者,却也没有一个姿色十分出众者,但是即便如此,也令大堂之内春意盎然。

    &nbs〖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p;此种情形,恐怕是大汉数百年来的头一遭,堂中诸官均是相视苦笑,不解王允之意。唯独董卓见此光景,甚是高兴,不由哈哈大笑。

    待众人到齐,董卓吩咐开桌,为了好分辨起见,董卓命令每家一桌,堂中便开了五十余桌,可谓是规模空前。待众人就位,董卓示意众人安静,站起身来,高举酒杯,高声道:“诸位,今日我等相会此地,实乃董卓之荣幸,为表心意,卓当一一敬诸人酒水一杯,以表谢意。”

    众人齐声道:“不敢。”

    于是,在邹氏的搀扶下,董卓手持酒杯一一为众人敬酒,虽名为敬酒,其实是董卓借此机会一一细观众官内室之相貌。董卓向来残暴,不将百官放在眼中,凡是得罪董卓的人,轻者罢官,重者被杀,百官见到董卓可谓心惊胆战,如今董卓却一一为百官敬酒,众人皆不知董卓是何用意。

    虽然猜不透董卓敬酒的原因,却也没有一人敢有丝毫怠慢,皆是一一谨慎地端起自己身前的酒杯,一饮而尽。然而百官之中,唯有司徒王允心如雪亮,心中冷笑,吕布、董贼已然中计,董卓授首之日不远了。

    董卓少妻邹氏,年约二十二岁,生得却是国色天香,秀丽端状,肌如冰雪,貌可倾城,百官因为慑于董卓淫威,没有人敢看第二眼。只有吕布,自邹氏进得堂来,就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心中犹是暗叹,天下间竟有如此美人,比自己的妻子严氏尤胜一筹,只是如此美女竟为董卓所得,实在是可惜之至,这样的美女只有配像自己这样的英雄才算是相得益彰,自此吕布心中便有想将邹氏占为己有的念头。

    董卓敬酒将终,遍观百官之夫人,虽然也有貌美的,但与邹氏相比,犹如皓月与孤星一样,都不入董卓的法眼。最后来到吕布面前,董卓只觉眼前一亮,看到了吕布之妻严氏,虽然论相貌,严氏要输于邹氏一筹,但严氏身上那种少妇的成熟美、那种妩媚,在邹氏身上却是找不到的。

    董卓不愧是董卓,虽然被严氏的成熟与美貌深深吸引,却也不忘场合,只是一霎那的沉迷之后,董卓便举杯对吕布道:“奉先虽是我的义子,却也是同朝为官,百官既然均已敬过,奉先此杯也不能少。”吕布也是早早就收回了放在邹氏身上的目光,恭恭敬敬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敬酒过后,董卓便吩咐百官畅饮。然而,董卓的心情再不复平静,眼光时不时瞄向严氏,而吕布也是一样,总是若有若无的看邹氏一眼。两位佳人却浑然不觉自己已经被王允算计,成为另外一个男人势必要得的猎物,董卓和吕布的目光更是在不知不觉中相遇了几次,每次相遇,心怀鬼胎的两人连忙若无其事的将眼睛移开,装作无意。

    然而,这些微妙的细节却没能逃出王允这个有心人的暗中观察,心中暗暗佩服杨奉远在冀州竟能对长安城中的任何事情了如指掌,出此妙计,必会使董卓、吕布二人因此而反目相戈。

    宴后回到府中,王允便将此事书信一封,使人快马送至信都,告sù

    杨奉第一步已经成功,马上就要实施第二步。

    且说,上次的宴会之后,董卓、吕布二人各怀心事,从此再也心照不宣,李儒看在眼中,觉得奇怪,却也不知dào

    是怎么回事,便问于董卓。董卓心中有鬼,听到李儒问起,误以为吕布已然发xiàn

    此事,心中更加不安,原因却是因吕布武艺太过高强。

    董卓便将此事告sù

    李儒,董卓对李儒还是相当信任的,一是因为李儒乃是自己的女婿,二来李儒此人颇有谋略,三是李儒跟随自己时日已久,对自己非常忠心。李儒闻言,却是大吃一惊,心想自己这个岳父还真是个老色鬼,竟然连义子吕布的媳妇都能生出霸占之心,真是荒唐之至。

    李儒心中虽然这样想,却又不敢说出口,自己这个岳父是个心狠手辣之人,稍不顺其意,都有可能没命。况且,根据李儒跟随其多年对他的了解,像严氏这样的美人,恐怕董卓已经是势在必得,谁也无法劝阻。

    只是吕布骁勇,城内守军大都是他的部下,李催、郭汜、张济、樊稠、牛辅等将均是驻军在外,此事若是被吕布知晓,举兵叛乱,何人可敌,到时后果不堪设想,恐怕自己也没什么好下场,想到此处,李儒不禁打了个冷战,自此心中便生了异心。

    且说,杨奉在信都收到王允书信,心中大喜,看来长安城内要风云变幻了,也是该再次动用他们的时候了。于是,杨奉马上修书一封,让人快马送到汉中,亲自交给阎圃,让他以信中所说行事。

    却说董卓心中已有除去吕布,纳其妻室之心,便与心腹李儒商议,李儒虽然明知董卓这样做乃是自折臂膀,自毁长城,便出言相劝董卓,并说到吕布的英勇和多次的战功。另外,关东诸侯之所以不敢来犯长安,也有一方面是因为温侯吕布的原因,倘若诛杀吕布,恐怕关东诸侯再次反叛之时,将会没有大将可用了。

    听了李儒的话,董卓也想起了吕布的价值,觉得真的杀了吕布的话确实会让自己连个可以上战场拼杀的大将都没有了,至于吕布以前的功劳,董卓倒是没有放在心上。正在董卓心怀犹豫的时候,人报司徒王允来访,董卓笑道:“肯定是王子师心中不服,前来考我。”

    于是,董卓让人请他进来。王允进来之后,先向董卓行礼完毕,便落座。董卓故yì

    问道:“子师此时前来可有要事?”王允故yì

    看看李儒,装作欲言又止的样子,董卓明白,令李儒暂且退下。

    待李儒走后,王允忽然“扑通”一声跪在董卓面前,道:“王允死罪,请太师发落。”

    这一下把董卓吓了一跳,更让董卓顿时如坠迷雾,连忙将王允扶起道:“子师这时为何,你把本太师弄糊涂了,且坐下慢慢说。”落座之后,王允这才将事先编好的一段话说与董卓听。

    王允叹道:“前次,王允建议太师聚众官及其内室于太师府,本来是一片好意,却不想百官之中竟然有人生出不利于太师之心,这是允事先万万没有想到的,王允实在是愧对太师,还请太师责罚。”

    董卓一听,心中已是微有怒意,道:“何人胆敢不利于本太师,此人是谁,子师只要说出其名,本太师定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王允心中暗喜,董卓果然中计,但是却故作迟疑之状,装作犹豫道:“这……”

    董卓见王允竟然迟疑不语,心中更是不快,怒声道:“子师为何吞吞吐吐,莫非想要包庇此人不成,还不速速讲来。”

    王允这才故yì

    装作一副十分害pà

    并且大惊失色的样子,结巴道:“王允岂敢……岂敢对太师不敬,只是此人……此人乃是太师的义子吕将军。”

    董卓闻言大惊,心中却想,莫非自己的心事被吕布知dào

    ,但是自从上次群宴之后我觉得好像一直不曾向任何人提及过此事,只是方才才向李儒说起,吕布如何能知,想到此处,董卓心中不禁安然。

    王允暗中观察董卓的脸色,已经大概猜想到董卓心中的想法,便更进一步,再言道:“说起来太师可能不相信,吕布本是太师的义子,如何胆敢生出如此大逆不道的想法,其实此事缘起于太师夫人。”

    董卓一听,觉得更加奇怪,此事又和夫人邹氏有何关系,便问道:“子师莫要再绕圈子,快把事情的缘由经过,从头讲来。”

    于是,王允便将经过自己煞费苦心添油加醋的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讲给了董卓听。

    事情是这样的,自从上次,董卓在太师府大宴群臣的时候,吕布初次见到太师夫人邹氏,一见之下,立kè

    惊为天人,而且酒宴之中,吕布的眼睛就不曾离开邹氏身上,酒宴之后,吕布更是对邹氏一直念念不忘。

    后来,此事为吕布手下大将秦宜禄所得知,秦宜禄便为吕布出谋划策,打算谋图董卓的性命,然后将邹氏占为己有。董卓身死之后,只要吕布能够好言安抚李郭等人,李郭等人必然能够率众投靠吕布,到时候,吕布更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加上吕布的神勇,诸侯之中谁人敢惹?

    董卓听后,心中勃然大怒,心想难怪感觉吕布这段时日有点不对,原来吕布这个逆子竟然冒天下之大不韪,敢对其义母心生歹心,孰可忍孰不可忍。但是董卓却全然忘记了自己方才也是打算杀掉吕布而霸占吕布的妻子严氏,董卓怒道:“吕布逆子竟敢如此,气煞老夫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