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甄宓心思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自从杨奉得到冀北六郡之后,便因为冀北很多事务需yào

    处理,便暂时留在此处,韩馥也将府邸给了杨奉,带着家人隐居去了,这也是韩馥明智的地方。韩馥走了几天之后,杨奉便准bèi

    将全家都搬到信都来住,并且已经派人去将王绵、貂蝉、刘慕等人接过来。

    信都州牧府内,杨奉正在室内闭目养神,双腿分别被韩莺、韩鹂抱在怀中轻轻的锤揉着,头则枕在韩凤的腿上,韩凤则将剥好的葡萄一个个的放入杨奉嘴中。此情此景,真是羡煞旁人,见到的人也只能羡慕杨奉艳福无边,只是此处乃是杨奉的内宅,不许旁人随意进入,所以也不可能有人看到。

    但是,有人却看到了,此人便是甄宓。自从上次杨奉的一首《洛神赋》撩动了甄宓怀春少女的心弦后,杨奉就再也没有招见过甄宓,弄得甄宓每天便如魂不守舍似的。甄宓之母梁氏见女儿近日以来,一直神情恍惚,似有什么心事,于是便欲到甄宓房中一问。

    梁氏这日一大早便赶往女儿住处,刚进得女儿房间,迎面便是一幅裱字,一般的被裱起来的诗词都是题目醒人,但是甄宓房间的这幅却是没有名字,但是待梁氏读完之后,心下却是暗惊,不想女儿的文采惊进如斯。br

    />

    此时甄宓正坐在窗前,看着外面的池塘发呆,浑然不知母亲的到来。梁氏走到甄宓身后,甄宓仍然没有发觉,于是梁氏便轻咳一声,甄宓这才惊醒过来,连忙向母亲道安。梁氏拉着甄宓的手,仔细看了看女儿半天,又把手放到甄宓额头,看看她是否发烧。

    确认女儿没病之后,梁氏舒了一口气,道:“我儿近日总是闷闷不乐,可是有什么事情瞒着为娘?”甄宓只说没有,但在梁氏的反复追问之下,甄宓终于将上次的事情说给了母亲。

    梁氏一听,吃了一惊,虽然早在冀州牧韩馥提及这桩婚事的时候,梁氏也曾打听过杨奉此人,知其文才冠绝,却是没想到外间那篇辞赋竟是杨奉随口而作,难怪女儿最近老是傻傻的发呆,原来是动了春心。

    于是,梁氏对女儿道:“这有何难,当日你义父将我儿许配给杨大人的时候,为娘也知dào

    这是政治婚姻,奈何却是拒绝不得,为娘更是担心那位杨大人不入我儿法眼,既然如今我儿心下愿意,现在娘就去找他去商谈迎娶的事情。”

    甄宓大羞,连忙拉住梁氏的手,不让她去。

    梁氏爱怜地望着女儿,柔声道:“我儿来此也有月余,那杨奉竟然连一趟也不来看望我儿,我儿的样貌又不是丑的不堪入目,更是举国无双,我倒要问问他究竟为何如此冷落我儿。”说罢,梁氏转身便欲向外走。

    甄宓听后大慌,一把便拽住梁氏的衣袖,道:“母亲不可前去,他刚得冀北数郡,可能是公务繁忙,无暇来此,何况此事宓儿心中早有计较。”梁氏听女儿说已有办法,便不再坚持,于是便反复叮嘱半天,甄宓一一应允,梁氏方才满yì

    而去。

    待母亲走后,甄宓长叹了一口气,心想,一个多月过去了,他都没来看过我一次,到底是为什么,如果说是看不上自己的相貌,也不太可能,一来对自己的美貌,甄宓还是有十足的信心,二是当时第一次相见的时候,甄宓看得出来,杨奉看自己的眼神中,有许多的震惊、赞赏、满yì

    。如果不是这个原因,那又是什么原因呢?除了杨奉公务繁忙之外,甄宓实在想不出第二个理由。

    他不来,自己一个女孩子家总不能厚着脸皮去问吧,你什么时候迎娶我,那还不羞死人。可也不能这么一直等下去,如果他一年都没来,自己还要等一年么!如果他将自己忘了,自己总不能在此等上一辈子吧。

    想到最后,甄宓终于决定不再傻等了,主动去找杨奉。当然,甄宓去找杨奉必然不会问你什么时候迎娶我之类的傻话,至于理由嘛,聪明的甄宓当然想好了,就是请教杨奉上次随口的那首辞赋的名字是什么?

    自从被送到广宗城,后来被杨奉带回信都州牧府之后,甄宓还是第一次出门,但是由于以前曾经来过这里,所以甄宓倒也是轻车熟路,一会功夫便到了杨奉的住处。一路上,使女丫环都知dào

    这是未来的主母,所以没有人敢拦她。

    本来在甄宓想像中,杨奉此时定然在和手下众人都在忙碌,自己可先和她的侍婢韩凤三人拉拉关系,但是让甄宓没想到的是,刚走进门口,便看到州牧大人竟然在此享清福,手下的人却都在忙得不可开交,尤其当新得冀北六郡之后。

    见此情景,甄宓不由得又好气又好笑,好笑的是这位州牧大人在众人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竟然躲在这温柔乡里,好气的是杨奉既然闲到如此程度却也不找自己一次。于是,甄宓一赌气,转身就走。

    甄宓刚转身就被韩凤看到了,冰雪聪明的韩凤早已猜到了甄宓的心理转变,故yì

    高喊一声:“主母,主公就在这里,你既然来了,就进来吧。”听到“主母”这两个字,甄宓的脸却是“刷”的一下变得通红,是想走也走不了了,只得红着脸进得屋来。

    听到韩凤的声音,正在闭目养神的杨奉也睁开了眼,入目的便是一张娇艳如花的脸,只是脸上略显一丝幽怨。甄宓,杨奉心中暗骂,自己真是个混蛋,怎么把这个三国第一美女给忘了。

    鹅蛋脸儿柳月眉,丹凤眼儿樱桃嘴,甄宓的发丝上的几个水滴,看来是刚刚洗过澡,杨奉的脑中不由出现一个甄宓沐浴的情景,忽然,下面好像有了感觉,韩莺、韩鹂二人看到甄宓进来,正准bèi

    起身,忽然看到杨奉的胯下一下高高隆起,二人心心相印,不由同时轻笑一声。

    听到二女的笑声,韩凤和甄宓不由都向杨奉看去。韩凤毕竟已是过来人,也是随着轻笑一声,可甄宓却是一个黄花大闺女,那里见过这样的场景,一张脸不由通红,但是心中也颇有自豪感,看来自己的魅力还是很大。

    杨奉“呵呵”干笑两声,以解尴尬,同时赶紧丢弃这个肮脏的想法,眼光重新转到甄宓身上,越看越美,怪不得当年曹丕和曹植两弟兄为了甄宓大打出手,说起来曹植的死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由甄宓而起。

    杨奉边看边暗暗点头,王绵的容貌和貂蝉相比,是春花秋月,各擅一场,而甄宓比两人都要高一些,不愧是三国第一美女。不过身上少了貂蝉那种勾人魂魄的风情,多了王绵那种小家碧玉的脆弱。

    杨奉心中也已经猜到甄宓来此的目的,却是故yì

    问道:“甄姑娘来此可有事情?”甄宓脸上的红晕还没有完全消去,听到杨奉问话,害羞地点了点头,正想开口,却听韩凤道:“主公,凤儿都称呼甄宓姑娘为主母,你怎可称呼她为姑娘呢?”

    杨奉呵呵一笑,用力在韩凤的屁股上一拍,道:“凤儿乖,莫要在此捣乱,我和甄宓姑娘说几句话,你们三人先下去吧。”韩凤三人同时道了声“是”,于是鬼笑着跑了出去,出去的时候还把门给带上了。

    听到关门的声音,甄宓的心突然扑通扑通跳得厉害,隐隐约约感觉会发生什么事情似的。

    杨奉走到甄宓跟前,对甄宓道:“甄姑娘能否先静心听杨奉几句话?”甄宓此时几乎已经将来时候想好的话忘得差不多了,完全处于被动状态,听到杨奉之言,只是无言的点点头。

    杨奉道:“奉心中知dào

    姑娘今日来意,其实无需姑娘亲自前来,只要随便使人带话给奉,甄姑娘即可恢复自由之身。”甄宓听前面一句的时候,以为自己的来意真的为杨奉所知,脸不由又是一红,但听到后面,甄宓却傻了,不明白杨奉是什么意思,抬起头茫然的看着杨奉,不知该说什么。

    杨奉深深地看了甄宓一眼,故yì

    叹了口气道:“姑娘莫非不明白杨奉的意思吗?其实,姑娘与奉的婚约,乃是韩大人为姑娘做的主,说白了这是政治婚姻。也是奉在外名声不好,韩大人遭遇袁绍和公孙瓒二人合力入侵冀州,不能抵挡,这才以姑娘为条件请奉驰援冀州。当然,奉知dào

    这并非姑娘本意,而韩大人的本意也是求奉出兵北拒公孙、南敌袁绍,如今公孙瓒已经败退,袁绍也与奉议和,韩大人更是将冀北六郡拱手让给了杨奉。所以,此次出兵冀州,于奉而言,不但没有吃亏,反而是占了一个大便宜。正因为如此,奉也不敢再勉强姑娘,自此之后,姑娘便是自由之身,之前的婚约作废。以后,姑娘便可自由选择婚姻,如若姑娘看中杨奉手下任何一人,奉必会亲自给姑娘做媒,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杨奉的意思说得非常明白,虽然韩馥做主将甄宓许配给杨奉,却是不得已,是为了让杨奉出兵相助,如今公孙瓒、袁绍都已经退兵了,杨奉也得到了好处,这个婚约也就失效了。从此之后,甄宓就不再是杨夫人,以后想嫁给谁就嫁给谁,杨奉也不会阻拦。

    当然,杨奉乃是极其好色之人,放着甄宓这个绝色大美人岂能就此放qì

    ,杨奉的这一番话,并非是发自肺腑,而是以退为进,欲擒故纵。甄宓只是一个情窦初开的怀春少女,何况在这个时代岂能听过如此体贴入微的话语,必然会落入杨奉的圈套。

    果然,甄宓听到杨奉的这番话,心中顿时掀起了层层巨浪,“自由选择婚姻”,眼前这个男子竟然有如此的观点,此人的胸怀是多么的广阔,在这个女人地位极其低下的社会,恐怕不会有任何一个男子会提出这样的观点。

    甄宓顿时对眼前这个奇男子充满了无限的好奇和崇拜,他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呢,武艺高强,少有敌手;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心思敏捷,才华横溢,同时又拥有海一样的胸怀和一些奇怪而又新颖的观点。

    同时,甄宓心中更有一种失落和恼怒的心情,他说这些话的意思就是想让自己走,也就是说没看上自己,这让平时自负美貌的她很难接受。自己的容貌和刚才那三位姑娘相比,占有绝对的优势,可为什么他会看不上自己,难道是因为义父的原因。

    正在甄宓不停胡思乱想时,杨奉的双眼却一直停留在甄宓的脸上,注视着甄宓的表情,根据甄宓表情的变化,杨奉已经猜到甄宓心中所想,心中暗喜,看来我的欲擒故纵之计就要成功了。

    见甄宓一直不说话,杨奉故yì

    继xù

    道:“奉能为姑娘所做仅此而已,不知姑娘还有何话要说?”

    一句话便将甄宓从无限的遐想中拉回到了现实中来,甄宓也是极负个性的姑娘,顿时眼泪直打转,却始终没有落下来,压抑住内心的激动和恼怒,甄宓嘲笑杨奉道:“甄宓此来的目的并非如大人所说,大人想左了。”

    杨奉闻言,心中大喜,美人生气了,看来她对自己还有蛮欣赏的,只要等会自己向她表白,甄宓必然难逃自己的五指山。心中虽然这样想,但杨奉仍故yì

    “哦”一声,装作非常诧异的样子,道:“但不知甄姑娘来此所为何事?”

    甄宓勉强压抑住激动的心情,缓声道:“记得甄宓被袁绍手下谋士郭图送到广宗城的时候,大人曾经赋诗一首,但不知是何人所作?”甄宓已经做好了准bèi

    ,只要杨奉说出名字,算是自己来此有个接口,便不会被杨奉小看,并且自己会马上告辞,同家人还回到邺城居住。

    杨奉愕然道:“原来是这件事情,当日是奉初见姑娘容颜的时候,惊为天人,随口而作,倒让甄宓姑娘见笑了。若是姑娘觉得此赋不足以表达姑娘的绝世容颜,只当奉从未作过此赋。”

    甄宓忽然觉得心下一松,心想,原来他并非看不上自己,心中忽然涌起限欢喜,低头问道:“不知此赋叫什么名字?”

    杨奉轻轻叹了口气道:“奉给此赋起的名字叫:洛神赋。奉初见姑娘的时候,姑娘在奉心中,犹如那高高在上的洛神仙子一样。但是奉知dào

    ,像姑娘这样仙子般的人物,自然不是杨奉这等凡夫俗子所能般配的,所以奉不敢亵渎姑娘,这才主动解除婚约。”

    甄宓听了,心中的高兴和激动简直是不知怎样去表达,胸中立即被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充满,突然从大悲到大喜,甄宓的神情不禁有点失控。好大一会儿,甄宓才勉强稳定住自己的情绪,低声问道:“大人当真如此所想?”

    尽管甄宓的声音像蚊子哼哼一样小,但杨奉仍然听的清清楚楚,心中大喜,成了,口中却依然装作黯然态,道:“当然,只是杨奉自问配不上姑娘,却又不愿意因为自己一时的欲望而断送了姑娘终生的幸福,所以才会主动取消婚约,恢复姑娘自由清白之身。”

    用什么来形容甄宓的心情呢,杨老三也找不出合适的词汇,只能用一句话来表达这个欲擒故纵的结果:此刻,杨奉已经完完全全俘虏了甄宓的芳心,甄宓只觉得自己所有的防线都被杨奉击得粉碎,矜持、自尊、委屈、恼怒,好像统统不见了,再也压抑不住内心感动的甄宓一下子扑到底杨奉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杨奉的右手轻轻在甄宓的头发上轻轻抚弄着,听着甄宓的开怀大哭,脸上不禁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心中同时更是沾沾自喜:在这个朝代泡妞实在是太容易了,若是在后世,这种欲擒故纵的把戏很可能就被识穿了。

    良久,甄宓方才止住了哭声,杨奉双手将怀中甄宓的脸庞托起,那是一张泪雨梨花的秀丽绝伦的脸,真是我见尤怜,杨奉看着那娇艳欲滴的小嘴,再也难捺不住心中的欲望,慢慢的印下去。

    初次和异性进行如此亲密动作的甄宓很快便迷失了,双手只是仅仅抓住杨奉身后的衣服,紧闭双眼,机械地迎合着杨奉的粗舌。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才渐渐分开,杨奉一把将甄宓横抱起来,向内室走去,接下来的事情,自然就是……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