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献美罢兵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闻得刘备大败而回的消息后,公孙瓒大惊,命令全军停止攻城,赵云大军趁机进入渤海城,赵云、张A、高览、郭嘉再次相见自是欢喜不止。

    此次兵败之人若是公孙瓒手下的任何一员大将,恐怕公孙瓒都会将其斩首,但是,刘备却是不同,姑且不说公孙瓒以后很多地方都还需yào

    依仗刘关张三人,而且就凭二人的关系,公孙瓒也不会把刘备怎么着,毕竟公孙瓒、刘备二人都是师从卢植,有着多年的同窗之谊。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探马来报,说是袁绍已经尽得冀南之地,此刻正在广宗城与杨奉相持不下。公孙瓒听到这个消息,更是恼怒不已,自己得十二万大军已然折了五万人,却连一个渤海城都拿不下。

    公孙瓒怒骂道:“赵云小儿欺人太甚,昔日若非我……”骂到这里,公孙瓒忽然想到自己昔日也并没有想放过赵云,而是派了自己的三弟公孙越以及大将严纲等人率领自己的白马铁卫和两千白马义从前去剿灭常山,诛杀赵云。

    只是当时的情况究竟如何,公孙瓒不太清楚,但是无一人生还、而且公孙越的首级也被人送到了北平,这个*澳门网上博彩

    m.35zww.n

    e

    t*事实却是让公孙瓒很难接受,但是之后赵云便如同消失一般,使得公孙瓒的满腹怒火无从发泄,直到后来听到赵云投靠杨奉的消息,公孙瓒便把这所有的仇恨全部都转嫁到了杨奉的身上。

    就在公孙瓒准bèi

    兴兵报仇的时候,幽州张纯、张举叛乱,待到二张叛乱平息之后,杨奉也已经全得青州,实力大增,手下猛将谋臣云集,已非公孙瓒所能对付。这才有这次公孙瓒全力攻打冀州,以为增加实力,找杨奉复仇,但是结果却是成了给杨奉、袁绍作嫁衣,试想公孙瓒如何不窝心。

    公孙瓒继xù

    骂道:“……赵云乃是以无名小卒,南皮城更是摇摇欲坠,岂能挡住我数万大军的猛攻。这次若是不能将渤海郡拿下,实难解我心头之恨。”说罢之后,公孙瓒便欲下令再次强行攻城,却被刘备劝下。

    刘备道:“如今我军不但士气大挫,而且兵力大损,仅剩七万人。而敌军新增援兵六万,士气大振,且闻郭奉孝有神鬼莫测之能,赵云、张A等人皆有万夫不当之勇,今事已不可为,不如早早退兵,积攒实力,以为东山再起,方是良策,否则我等数万大军万万难回幽州呀。”

    公孙瓒虽然恼怒不已,却也明白时局已对自己不利,如今即使能够强行攻克南皮城,但是这十二万大军也会所剩无几,到时候杨袁一旦分出胜负,自己也就再无实力与之抗衡。而且如今南皮新增数万援军,自己究竟能不能拿下南皮城还是未知,说不定还会全军覆没,于是公孙瓒便果duàn

    下令退兵,同时对杨奉、赵云大骂不止,将二人一家老小,甚至于祖宗八辈都问候了一遍。

    公孙瓒退兵的消息传到广宗,杨奉固然再无后顾之忧,更是安心同袁绍在此长持,但袁绍却开始担心起来,开始几日袁绍还派人每日攻城,但看到伤亡太大,再加上公孙瓒已经退兵,袁绍便听从沮授之言,不再攻城,只将广宗城团团围困。

    这时,有人来长安将此事报知董卓。

    李儒对董卓道:“如今衮州黄巾已经平定,曹操实力大增,现在杨曹袁实力相当,正可相互牵制。不可使袁绍与杨奉长久大战,否则受益者必然是曹操,一旦曹操一家做大,对恩相也是不利。恩相不如假借天子之诏,差人前往冀州和解此事。一则二人感德,必然顺从恩相;二则可使杨袁曹相互牵制,则关东诸侯无暇顾及长安,恩相也可以高枕无忧了。”

    董卓喜道:“正合我意。”

    于是,次日,董卓便使太傅马日禅、太仆赵岐,奉诏前去。

    却说这日,袁绍忽然接到河内急报,说是并州牧丁原亲统大军两万,陈兵箕关,大有进军河内之势。袁绍大惊,赶忙与众谋士商议,袁绍道:“果然和仲平所料一模一样,并州丁原派遣大军两万陈兵箕关,大有兵发河内之势。如此,我军将陷入两面夹击之势,不但冀州难以得到,就连河内也可能失去。诸位有何退兵的良策?”

    此言一出,袁绍手下谋士纷纷交头接耳,议论不已。

    郭图道:“我军新得冀南五郡,民心未定,此乃是根基尚不稳定;若是分兵抗击,则只会使力量更加分散,此乃计谋不能顾全。所以根据目前的形式,也只有和杨奉议和,分兵河内方为上上之策。”

    郭图这样说也是有前提的,因为淳于琼和许攸果然不负袁绍使命,在短短十日之内竟然真的将阳平郡、平原郡、清河郡劝降,加上魏郡和广平郡,袁绍已经占领了冀南五郡,否则袁绍是断断不同意议和的。

    而逢纪眼珠一转,心生一计,道:“并州丁原,无勇无谋,实在不足为虑,我军所虑者唯有杨奉。虽然并州军马两万陈兵箕关,其意在震慑我军,主公只需书信两封,分别快马送至衮州曹操和徐州陶商处,说是主公已经将杨奉牵制在冀州,请其出兵青州,共击杨奉。如果杨奉回师青州,则冀州将落入主公手中,倘其不退兵,则青州必然难保,可约曹操、陶商取得青州后,共同夹击杨奉,则杨奉必死无疑。另外,主公可令鞠仪将军率兵一万,据守河内,只要能坚持数月,则大事可成。到时候,主公可亲自率领大军,再和公孙瓒一决高下。”

    袁绍奇道:“徐州陶商是何人?”

    逢纪道:“乃是徐州牧陶谦之长子,近年来,陶谦体弱多病,早已无力打理政事,大权早已落在其二子手中。昔日管亥、韩烈进犯青州之时,东海郡田楷曾向陶谦求救,况且徐州东莞郡也落入了韩烈之手,于是陶谦便命令陶商率军驰援青州,并收复东莞郡,却被现已归顺杨奉的韩烈杀得大败,在徐州丢尽了颜面,对杨奉可谓是恨之入骨。只要主公书信所至,陶商必然尽出徐州丹阳兵。”

    袁绍大喜,正欲下令,沮授连忙阻止道:“主公不可。”

    袁绍毕竟对沮授还是非常器重的,见他出面阻拦便道:“仲平可是认为此计有何不妥?”

    沮授道:“主公若是采用此计,只可请曹操出兵即可,若曹操、陶商共同出兵,只怕曹操的军队不是取青州,而是攻徐州,这样的话,此计便大为不妥。”

    袁绍奇道:“这又是为何,仲平可细细讲来。”

    沮授道:“青州共有大军十五万,此次杨奉驰援冀州仅有八万,杨奉在青州留军七万,且有谋士田丰,大将华雄、管亥、臧霸等人镇守,为的就是防止衮州曹操和徐州陶商。若是曹操、陶商能够齐心破敌,倒也罢了。可是曹孟德心想染指徐州久已,若曹操趁陶商同青州军大战胶着之际,突然兵指徐州,陶商必然来不及回防,如此徐州势必成为曹操的囊中之物。若是徐州有失,陶商岂能善罢甘休,必然回军攻打曹操,那么青州之围自解,对我军目前的形势没有任何影响,只会白白便宜了曹操,而且更会加深主公和杨奉的仇恨,况且冀州处在青州、并州之间,若和杨奉闹僵了,对我们以后的发展却是十分不利。”

    袁绍恍然大悟,忙道:“这可如何是好,难不成我军在此坐以待毙不成?”

    沮授道:“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退还甄家,请和罢兵。”

    袁绍道:“若是归还了甄家,杨献之仍旧不肯罢兵,我军的处境将会更加被动。”

    沮授微微一笑道:“我料杨奉必然会退兵。”

    袁绍道:“仲平为何如此肯定?”

    沮授道:“若是退还甄宓之后,杨奉仍旧不罢兵,必是想全得冀州。这样的话,我军之前的努力将会前功尽弃,无处可去,必然会拼死力战,况且冀州北方的公孙战事刚刚结束,冀州兵力受损。所以,即使最终杨奉得到冀州,其实力势必大损,倘使曹操此刻兵指青州,公孙瓒再次南下,杨奉必然无力抵挡。青州若是丢失,杨奉只能西退,而冀州乃是新得之地,民心不定,岂能久守,最后只能退回到并州。这得一州不成,反失一州的赔本买卖,杨奉岂能会如此?所以,授认为,只要主公退回甄家,杨奉必然同意罢兵之事。”

    顿了顿后,沮授继xù

    道:“另外,授听说杨奉此人好渔色,主公可以先行将甄宓送到杨奉的大帐,以甄宓的绝色容貌,必然能使杨奉神魂颠倒,从而答允罢兵之事。甄家老幼尚在主公手中,甄宓心有所忌,必然会力劝杨奉罢兵,这便为美人计也。”

    袁绍大喜,于是便按照沮授的计策行事,让以口才著称的郭图带领甄宓前往杨奉大营商议罢兵一事。

    袁绍准bèi

    献美罢兵之事,杨奉自然不知dào

    ,就在郭图准bèi

    就绪得时候,杨奉却正在和众将商议如何抵御袁军的攻势,忽听士兵来报,说是袁军突然退去,弄得杨奉和众人皆是有点摸不着头脑。杨奉和众谋士一边商谈一边向城头走去。杨奉心想,难道是丁原出兵了吗,可没让他真打呀,只是让他陈兵箕关,吓唬吓唬袁绍而已。

    其他众人几乎和杨奉的想法无二,但是郭嘉、徐宣二人则是比杨奉想的更深层一些,丁原陈兵箕关还不足以让袁绍这么快就撤兵,毕竟袁绍现在的状况不容乐观,不但需yào

    考lǜ

    杨奉,而且还要考lǜ

    曹操、公孙瓒、陶谦等人,现在若是和杨奉在此长期持久,于袁绍没有丝毫的利益。

    郭嘉道:“主公,袁绍退兵,于主公百利而无一害,以嘉来看,此次必然是沮授之谋,主公不妨故yì

    刁难一下,若是袁绍能够将甄家送还,则此和谈主公不妨答yīng

    ,我军暂且休养生息,以图后谋,主公以为如何?”自从公孙瓒退兵之后,郭嘉便赶紧来到了广宗县。

    杨奉还没来得及对郭嘉的意见有什么反应,徐宣已经开口道:“主公,以宣来看,此刻和谈有些不妥。”

    杨奉乍然听到徐宣的反对意见,不自然间向郭嘉看了看,发xiàn

    郭嘉正好朝着自己微微正笑,于是,杨奉放心问道:“伯识此话怎讲?”

    徐宣这时候也是先向郭嘉递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说:我这样说并没有其他意思,并不是故yì

    和你唱反调,只是为了主公考lǜ

    。郭嘉也是报以一个微笑,意思是说我明白,你不需yào

    过于解释。两人都是极其聪明之人,一个眼色便已经胜过千言万语,自然不需再做解释。

    杨奉看在眼中,心中甚是安慰,本来田丰和郭嘉认识较早,彼此之间毫无芥蒂也是理所当然,但是徐宣则是在杨奉攻下城阳郡之后才投靠杨奉的,和郭嘉、田丰相识较晚,而且徐宣性格比较刚直,与田丰无二,现在能够和郭嘉达到这个地步,已经很让杨奉欣慰了。

    徐宣道:“主公,宣以为如今袁绍已经陷入困境,如今主公的消息已经放出,并州大军马上就要陈兵箕关,袁绍必然担心河内之地而不敢过于紧攻广宗。虽然袁绍现在已经占领冀南五郡,但是毕竟还是新占,民心未抚,主公则可趁势以韩州牧的名义挥师冀南,平定冀州。”

    太史慈心中颇有疑虑,听到此处,忍不住发言道:“冀州之事短期内绝难结束,然而衮州曹操、徐州陶商、幽州公孙瓒皆是对青州有图谋之心,主公岂可不防。”太史慈的话也是正好说中了杨奉的心事。

    韩凤听了众人之言,也道:“太史将军言之有理,若是我军对冀州攻之甚急,袁绍唯恐遭到灭顶之灾,势必会进行负隅顽抗,即使我军能够拿下整个冀州,恐怕付出的代价也是相当可怕的,我军也会元气大伤,到时候衮州曹操、徐州陶商、幽州公孙瓒必然会对青、冀两州虎视眈眈,说不定还会联合起来对抗主公,于主公大业甚是不利。”韩凤因跟随韩烈较早,所以在眼光和谋略上也是见识不凡。

    杨奉的眉头刚刚一蹙,徐宣便接着道:“曹操新得衮州,民心未顺,短期之内不敢再有妄动;徐州陶商虽然对于主公恨之入骨,而且也极想收回东莞郡,只是陶商也必然会防范曹操在其进攻青州之时突然挥军徐州;对于北平公孙瓒,主公则更不需yào

    过多考lǜ

    ,其人最多称霸幽州还可,但是要和主公争霸,则是有败无胜。趁此时机,袁绍并没有主动和主公和谈,主公正可趁机与其一决胜负,决定冀州,否则袁绍一旦献出甄家议和,冀州将不会全归主公所有。”

    甄家的地位,郭嘉和徐宣都是十分清楚,多年前曾是河北首富,几乎是富可敌国,虽然自从甄家家主甄逸死后家道有所衰败,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甄家的财富仍然是一般人所无法想象的,对于日后杨奉的帮zhù

    自是不用多言。

    听了手下中谋士的意见,杨奉断然不好决定,想正在凝眉思考,大家见杨奉的样子也都不再多言,等候杨奉的最终决定。

    忽然间,杨奉看到袁绍军营方向有一列军队向这边走来,大约有10人左右,中间还有一辆马车,不知马车之中是何人,难道是袁绍么,想到这里杨奉自己都觉得暗暗好笑,真傻,两军交战,袁绍岂有单刀赴会的勇气,何况颜良、文丑没一个跟来的。

    待车队走近,杨奉看到领头一人乃是一文士,约有三十五六岁,脸长面黄,小眼细眯,下巴一缕山羊胡子,一看便是沉溺酒色之徒。根据杨奉情报中对袁绍手下众谋士的分析,此人应该是郭图无疑。

    出差两天,周六恢复更新,请见谅!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