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广宗争雄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广宗县乃是一个小县,并且是安平郡最南端的一个县,过了广宗县之后便是广平郡了,所以只要杨奉能够坚守住广宗县,便可将袁绍势力范围控zhì

    在冀南。只是广宗城的城池并不是十分高大,易攻难守,本来就不是驻城防守的地点,所以这一场能够决定冀州形势的战役注定会异常激烈。

    杨奉命令大军驻扎在广宗城内,准bèi

    各类守城的器械,如滚石、巨木、油锅等,静待袁绍大军的到来。大军刚刚准bèi

    妥当,探马来报,袁军已在城外二十里处安营结寨。杨奉得知袁绍大军到了,也领军出城,二军会于伏波岗,青州军列在岗东,袁绍军列在岗西。

    杨奉纵马上前,立马岗上,大声喊道:“请袁本初上前一叙。”

    袁绍深惧杨奉之勇,不敢上前,却又怕不去会弱了气势,于是在沮授的建议下,由颜良、文丑二将左右保护,方敢上前。

    杨奉看到袁绍身旁紧跟着颜良、文丑二将,心中好笑,朗声道:“自奉与本初兄于洛阳一别,到今日不过仅仅数月而已,不想本初兄却已经得到了冀南之地,奉实在应该恭喜本初兄。只是素闻袁〖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家四世三公,而且本初兄素来是清风高洁,奈何今日竟然沦落为贼,岂非是愧对袁氏四世三公之名?”

    袁绍开始听还觉得顺耳,可听到后来越听越不像话了,勃然大怒道:“杨奉小儿欺人太甚,岂敢在此血口喷人,有辱于我?”

    杨奉哈哈一笑道:“昔日十三路诸侯□□董卓之时,本初兄却只是屯兵河内,做观望之势。当时酸枣会盟的八路诸侯皆欲推举杨奉为盟主,然奉却因为本初兄乃是四世三公之后,较之杨家四世二公之出身更是显赫,所以奉才极力推辞,力举本初兄为盟主。然,不想本初兄身为盟主却不能做到号令严明,包庇汝弟袁公路,致使众诸侯皆不能信服,此乃不公也;在董卓西逃长安之时,本初兄却听不进曹孟德之言,驻军不前,致使曹孟德几乎含恨荥阳,更使皇上至今尚在董卓手中,此乃不忠不义也。今日更是为了一己私利,伙同公孙贼子,兴兵来犯冀州,令冀州百姓再陷战火之中,此乃不仁也。汝之所作所为,乃是不忠不义不仁不公之举,难道不是狼心狗肺之徒所为之事吗,你又有何面目立于世间,又有何面目对得起袁氏四世三公的荣耀,难道你不是袁家的耻辱吗!”

    杨奉的这一番话说得不愠不火,声调平缓,更是一句一个本初兄,根本让人感觉不到这是在骂人,而是在叙旧。但是,听到最后,杨奉的这一番话却又是说得极端尖钻刻薄,骂得入骨三分。袁绍听了这一番话简直是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大怒道:“杨奉小儿如此欺人,谁可为我擒住此人?”

    话音未落,身边文丑便策马挺枪,直杀上岗。杨奉上岗的时候并没有拿着七龙三叉戟,见到文丑出战,哈哈一笑,策马回阵,就在杨奉回身的时候,身后越出太史慈,飞马挺枪,直取文丑,两人大战了五六十合,不分胜负。

    武安国见太史慈、文丑二人一时之间难分胜负,于是也忍不住向杨奉请命,提锤出阵,那边也出飞一员大将,正是刚刚投靠袁绍的原韩馥手下大将鞠仪,抵住武安国,两下大战起来,也是二十多回合过去,不分胜负。

    典韦见太史慈、武安国均寻得对手厮杀,不禁手痒,向杨奉请令出战。袁绍军那边有颜良飞出,挡住典韦,登时场中六员大将,捉对厮杀,好不热闹。又过了五十回合,太史慈同文丑依然是斗得旗鼓相当,颜良和典韦也是胜负未分,但是鞠仪却是敌不住武安国,败下阵来.

    杨奉一见,七龙三叉戟朝天一举,三千黑甲军和三千虎豹骑分别从左右两侧向袁军冲去,袁军大乱,颜良、文丑见状也是各自虚晃一招,退回本阵。杨奉三叉戟再举,同时策马前冲,身后大军如潮水般向袁军杀去,杨奉在阵中往来冲突,无人可挡,加上杨奉的一番话在袁军中间也起了不小的效应,使得袁军气势有所下降,加上遇到黑甲军和虎豹骑这样的王牌军队,袁军登时大败,足足退了三十里才稳住阵脚。

    袁绍大败回营,越想越气,大发了一通脾气,随后便召集众谋士商讨对策,众人对目前的局面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应对,使得袁绍更是气恼不已。这时郭图忽然心中一动,献计道:“敌军铁骑势猛,我军不可与之正面冲突,可以引诱敌方骑兵冲进我方阵中,然后暗伏弓箭射之。这种骑兵最大的缺陷就在双眼上,重骑兵的身体可以用盔甲覆盖,但是双目却是不能,只要是挑选出数千弓弩手,必可大败敌军。”

    袁绍大喜,便按照郭图的计策行事。沮授想到杨奉此人足智多谋,手下的徐宣也非凡人,必然早就料到此点,岂能无备,但是沮授也想试试这个办法究竟是否可行,所以听了郭图的献计,只是张了张嘴,终于还是没有开口,心中只是觉得杨奉必然有所准bèi

    。

    第二日,袁绍令颜良、文丑为先锋,各引弓弩手一千,也分作左右两军,分别埋伏好,命令左边的弓弩手射击杨奉左军,右边的弓弩手射击杨奉右军,再令麴义率领八百弓箭手,步兵一万五千,列于阵中。袁绍自引马步军数万在后面接应。杨奉看得袁绍阵势,已经大致猜到袁绍袁绍的用意,于是便不再派虎豹骑出战,只让太史慈、典韦各领一千五百黑甲军从左右两侧向袁军冲去。

    袁绍以为杨奉果然中计,心中暗喜,待到杨奉的黑甲军冲到不到五十步的时候,连忙命令左右两侧弓箭手放箭。岂不知,黑甲军所披的黑甲乃是杨奉用后世之法配以特殊钢铁锻造而成,坚硬无比,却又是难得的轻便,普通弓箭对其丝毫不起作用。弓箭射到黑甲军的盔甲上,纷纷折落在地,就连黑甲军的双眼都有特殊的透明物质保护。袁绍大惊,连忙喝令部队后退,这一阵袁军再次大败,折兵无数。

    袁绍回到营中,又是大发一通脾气后,向众谋士问计。

    许攸想了想道:“我军虽然连败两场,但是元气尚存,尚有大军七万有余。敌军所占的优势者,乃是猛将甚多,这是我军的劣势,然而毕竟青州军只有四万人。兵书有云:两倍于敌,可围而歼之。明日再战,主公不可再与青州军对阵,可令大军四面攻城,广宗城小,易攻难守,必然难以抵挡我数万大军的强dà

    攻势。一旦能够拿下广宗,战败杨奉,到时候我大军长驱直入,冀州便是主公的囊中之物。”

    袁绍大喜:“倘若真的如此,子远当为首功。”

    杨奉连胜两场,全军士气高涨,杨奉召集众人商议下一步的战略,典韦杀了两场,却是不太过瘾,首先起身道:“袁绍连败两阵,士气大挫,我军正可一鼓作气,直捣袁绍大营,生擒袁绍,则冀州自然就归主公所有。”

    徐宣连忙摆手道:“主公不可,袁绍虽然连败两阵,然而其元气尚在,还有大军七万有余,两倍于我军。我军虽然英勇善战,若是正面冲突,纵然能够取胜,伤亡必然重大,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此万万不可取。”

    杨奉一听,便知dào

    徐宣心中已有良策,忙道:“伯识既有良策,不妨说与众人听听。”

    徐宣一惊,心想主公果然厉害,竟然已经猜到我心中已有计谋,心中对杨奉的佩服更是提高,道:“我军虽然连胜,然而却未能动及袁军的根本,即使强胜之,只会两败俱伤,而且冀州之地,北有公孙瓒,南有曹操,乃是四战之地,如何能以残兵守之,甚至还可能会危及到青州之本。”

    杨奉听后,暗觉有理,虚心请教道:“以伯识之见,我军下一步应当如何?”

    徐宣道:“袁绍新得冀南数郡,民心未稳,必然不愿与我军在此长耗,到最后也只是连败两场,进退不得。进一步说,袁绍现有大军十万,纵使主公能将袁绍灭在此地,也会使我青州实力大损,于主公日后霸业不利。现冀北已经归主公所有,只是甄家却落入袁绍之手,关键是甄家与主公已有婚约,若是弃之不顾,恐怕如后为天下人耻笑,有损主公的威名,这便是主公之难处?”

    杨奉心中早就是一百个愿意,只是这话不便从自己口中说出来,此刻T宣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杨奉自是大喜,口中却道:“伯识此言正合我意,正所谓鹤蚌相争,渔翁得利,若是我军同袁绍在此相持,正是周边诸侯所想,更会趁我和袁绍两败俱伤之时从中取利。”

    徐宣又道:“主公所说正是此中关键,只是这停战的理由确是难找,既不能弱了主公名头,又不能使袁绍察觉。”

    杨奉道:“伯识无需担心,我军只需坚守数日,待子龙打败了公孙瓒,长安必会有使者前来调停。”

    徐宣闻言,微微一愣,顿时明白过来,满脸佩服道:“主公料事如神,徐宣真是佩服。”

    杨奉道:“伯识方才所思之计可速速讲来。”

    徐宣道:“袁本初此次为图冀州,尽起河内之兵,河内必定空虚,主公可修书一封派人送到并州,请丁并州派一员上将陈兵箕关,袁绍必然担心陷于两面夹攻,首尾不能相顾之局,自然会派人将甄家送还,则广宗之围可解。”

    此计确实太妙,杨奉大喜道:“伯识之计甚妙。”于是杨奉立kè

    修书一封派人快马连夜送往并州。

    次日一早,在袁绍大喝声下,战鼓擂响,杀伐声四起,鼓声震天,袁军从四面八方涌来,开始攻城。杨奉城中早有准bèi

    ,各种守城物具一应俱全,根本不怕袁军攻城。杨奉命令太史慈守南门,典韦、韩莺、韩鹂守西门,武安国、韩凤守北门,自己亲守东门,全力抵御袁军攻势。

    东门,只见袁军擂起攻城战鼓,大军如潮水般涌来,飞矢、火箭铺天盖地,杨奉忙令士兵全躲到城垛之后。待袁军箭歇,架着临时浮桥前冲之时。杨奉果duàn

    下令:“弩手,弓箭兵还击,灭火队灭火。”

    同时,杨奉身先士卒,和众士兵冒着箭雨,用力来推翻敌军架起的云梯。随着云梯一个个倒下,不断有袁军士兵惨叫着从半空跌落。在惨重的伤亡代价下,终于有袁军士兵登上城头,不过马上被青州军一刀砍飞,血洒成雾。

    广宗攻守战激烈的进行着,城墙上刀光剑影,不断有鲜血从城头洒落,城墙也被染得通红,几乎个个城垛口,都有两方的士兵拼命搏杀。双方死亡人数不断攀升,疯狂惨烈的场景更是让人惊心动魄、热血沸腾。

    最令袁军感到头疼的却是负责守南门的太史慈,太史慈站在城头,手持弓箭,专射抬着云梯冲在最前面的士兵,随着抬云梯的士兵一个个中箭倒地身亡,致使开战一个时辰之内,竟然没有一个云梯能够架在城墙之上,更不要说登梯攻城了,太史慈的神箭对袁军士气是一个致命的打击,而青州军却是士气大振。

    激战近一天,广宗城依然固若金汤,袁军虽然数次有少量的士兵攀上城头,但结果却是被城头守军一刀砍死,踢下城头。袁军猛攻一天后,抛下了五千多具尸体后,再次如潮水般退去。杨奉和众守军终于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几天,杨奉更是准bèi

    了大量的守城装备,并且在杨奉、典韦、太史慈等人身先士卒的带领下,青州军个个英勇奋战,士气如虹,广宗城虽然易攻难守,但是袁军始终没能大规模的登上广宗城头,每次都被青州军杀退。

    转眼十天过去了,两方战事呈胶着状态,互有伤亡,相持不下,不过青州军毕竟训liàn

    有素,兼之又是守方,除了第一天伤亡一千人多外,后面几天每天的死亡人数全在五百左右,而袁军每天都有伤亡三千左右的“战果”。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