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想哭就哭(1)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几日行军,大部队已徐徐逼进汜水关。

    这一晚,杨奉正在帐中秉烛夜读,守夜士兵在帐外通报袁绍请众将会议。待杨奉到袁绍大帐时,众人都已到齐了,只差他一人。经过几日军,只有曹操、刘岱二人看起来相当有精神,均是两眼精光闪闪,其余诸人则是面带疲惫。

    待杨奉告罪入座完毕后,袁绍慢声道:“昨日前线传来消息,孙坚在汜水关前初战告捷,力斩守将胡轸,军心大振,想来破关指日可待。今日绍特地请众位将军来此饮上一杯,以为庆贺。”

    众人齐声道:“多谢盟主。”

    这时,只听曹操边叫氡呙衅鹆窖鄣溃骸懊酥鳎镂奶ㄓ旅停怀鍪毡乜赡孟裸崴兀蝗缥业瘸霰⒗喂兀斯乩肼逖舨蛔阄迨铮油鸬戎谡颍耐ò舜铮缛艄ハ麓斯兀勘厝恍暮鞘泵酥骺闪钏锛嶂敝杠簦月逖粜纬闪矫婕谢髦疲蚨吭蛉缥椭兄睿钥墒值角芾础!

    众人皆道:“此计甚妙。”连袁绍也很赞同曹操的意见,唯有杨奉独自思考曹操的话,毕竟只有他一个人知dào

    曹操的计谋是水〖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中月、镜中花,因为孙坚必然战败,只是不知是否应该告sù

    他历史的进展。

    正在左右思量间,曹操忽然对杨奉道:“献之以为操之计策不可行吗?”原来曹操早已看到杨奉在苦思,知dào

    杨奉此人算无遗漏,以为自己的计策有什么漏洞,赶忙虚心询问。而杨奉脑里飞速运转,曹操所说的计策道理上是行的通,只是孙坚此战必败,曹操的计划便缺少了一个很重yào

    的前提,便成了废计,但是究竟该不该说出此事,杨奉有点一直犹豫,此时见曹操问起,杨奉便决定说出此事,反正他也早和袁绍有隙。

    并且,自己若能在群雄面前树立料事如神的形象,则会对群雄留下一个无法抹掉的阴影,说不定对自己以后同各诸侯的争霸中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杨奉心中这样思量着,于是便道:“此计看似可行,只是孙坚未必能够拿下汜水关,如若拿不下汜水关,何来夹击之势,此计却又不可行。”

    众人听了糊里糊涂,连曹操也不知其意,但是曹操身份了解杨奉的能力,知其必有下言,便继xù

    问道:“献之的话太过于高深,操不得其意,只是此计到底是否可?”

    杨奉想了想道:“孙坚虽然偶有小胜,却不成大事,如若不出在下所料,孙文台此刻只怕已然败北。”

    曹操虽然知dào

    杨奉的本事,却也颇有怀疑道:“献之为何如此肯定,孙将军久经战阵,不但手下精兵强将甚多,而且孙将军更是颇有谋略?”也许是看到杨奉的脸上充满着自信,所以曹操才会有此一问。

    杨奉既然已经不怕再次开罪袁氏兄弟,于是便把郭嘉所说的话又说一遍,曹操听后,不禁陷入了深思,其余众人也没想到杨奉会如此“编排”袁术,而且还是在袁绍的面前,个个都默不作声。这时只听袁绍大怒道:“袁氏树恩四世,历代公侯。我弟袁公路岂是如此小人,杨献之,我弟袁公路多年之前虽然曾经得罪于你,但在此讨董关头其岂可血口喷人,随意诬陷。”

    杨奉也不相让,冷笑道:“是与不是,两日之后即可见分晓,此时多说无益。如果一旦没有此事发生,他日见得袁公路,奉必当负荆请罪;然而,此事若是属实,我倒要看看盟主会如何处治袁公路。倘若处置不公,盟主大人又将如何向众人交待。还请各位大人作为见证,在下告辞。”说完,杨奉便甩帐而去,自此之后杨奉便和袁绍、袁术之间的仇恨更深,直到后来杨奉灭了袁氏兄弟。

    自杨奉走后,众人都静静的坐在一边,没有再说话,大帐一时静得可怕。最后,还是袁绍干咳一声,缓解了一下大帐中的紧张气氛,道:“杨奉小儿欺我太甚,浑然不将本盟主夹在眼中。”

    忽然,袁绍发觉众诸侯眼中均有几分怀疑神色,慌忙安抚众人道:“诸公勿虑,公路乃是绍之弟,绍对公路了解甚深,断然不会做出此等事情。”

    又过了一会,只听衮州牧刘岱道:“若真如杨大人所言,盟主该当如何?”

    袁绍见竟然真有人怀疑自己,大怒道:“我弟袁术若真如杨献之所说那样,袁绍自会大义灭亲,严惩不贷,给众人一个交代。”

    且说杨奉回帐对众将道:“袁绍此人,身为盟主,却不能秉公执法,袒护其弟。如此一来,各路诸侯岂能同心协力,必然相互制约,各怀私心。只怕孙文台败北只是诸侯联盟败北的先兆,我等应当先做准bèi

    ,以待来日与董卓之战中,在天下各路诸侯前扬我青州军威,莫让袁氏兄弟小瞧我等。”

    众将皆道:“末将必不负主公期望,扬我青州军威。”

    第二日,杨奉正在早餐,原来在汉末都是一日两餐,杨奉颇为不习惯,便改为三餐。忽听士兵来报,说是曹操来访。杨奉连忙起身相迎,一番寒暄之后,曹操道:“献之可知孙文台战况如何?”杨奉、曹操此时颇为交厚,是以二人皆是相互以表字称呼。

    杨奉道:“孟德可是已经接到孙坚的败报?”

    曹操叹道:“献之果真不愧是大汉朝第一名将,真乃神人也,今早已有细作快马报于曹操,情况和献之所料丝毫不差,袁公路未能及时发粮,孙文台因无粮而败。”

    杨奉谦虚道:“此事也不算什么,旦知袁公路之为人,都可以料到这个结果。”

    两人又谈了一些今后时局的发展之势,两人见解基本相同,均是暗暗吃惊,相互佩服。两人虽然相识较早,杨奉在洛阳之时经常又与曹操喝酒、打猎,甚是轻熟,只是当时只是谈些风月之事,从未像今天这样畅聊天下大事罢了。

    曹操刚走,忽听士兵又来传报,说是外面有一个叫刘备的人前来拜访。杨奉一听,眉头紧锁,三国众多人物当中,杨奉最讨厌的人就是刘备。刘备此人虽然满口仁义,其实心中奸诈无比,之所以在历史上的名声不错,纯粹是利用了古时人的心地善良、不善说谎的纯朴本质,再以中山靖王之后的名义到处拉拢人心,刘备究竟是否汉室后裔,尚且值得怀疑。

    刘备此人甚至比之曹操更加阴险狡诈,动不动就以眼泪来博取他人的同情心。况且,刘备此人没有什么本领,不懂兵法,在刘备到荆州之前,对曹操、对吕布用兵,几乎每战必败,每次都如丧家之犬,在徐州之时甚至连家眷都保护不了,可以说是饭桶一个。

    此次诸侯会盟,北平太守公孙瓒并未参加,但是刘备却不想错过这样一个扬名立万的好机会,于是向公孙瓒借兵三千,带着手下的大将关羽和张飞来到酸枣参加会盟。因刘备此时还是白身,又无甚名气,而且兵少,所以并没有被算成一路诸侯,暂时跟着他新认的同宗哥哥刘岱。

    杨奉心里虽然是如此想法,讨厌归讨厌,但还是要请刘备进帐。

    这是杨奉第一次见到刘备,只见他身长七尺五寸,两耳垂肩,双手过膝,面如冠玉,唇若涂脂,显得颇为厚德,看起来有一副悲天怜人的心肠。怪不得日后能够成为汉中王呢,看他那样子,就是有点贵人相,杨奉观后心中也不禁啧啧称赞道。

    又看立在刘备后面的两位大汉。一个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形貌吓人,不用说也知dào

    此人定是张飞张翼德;另一大汉身长九尺,髯长二尺,面如重枣,唇若涂脂;丹凤眼,卧蚕眉,相貌堂堂,好一个威风凛凛的武圣关云长。

    双方寒暄一番,刘备言道:“刘备今日有幸,得识昔日平定黄巾的真zhèng

    英雄,今早有细作,报于刘备,孙文台兵败汜水关,其中情形果如大人所料丝毫不差,顿使刘备佩服得五体投地,杨大人真乃当世之大贤。”

    杨奉微微一笑,心想,昨日你恐怕不是这样想的吧,口中却谦虚道:“玄德公过誉,献之乃是一介粗人,昨日之事只是巧合,岂敢称得上大贤。”虽然刘备一直自报家门为中山靖王之后,但毕竟还没有得到汉朝皇上的认可,以目前杨奉青州牧的身份,本可以直接呼刘备的表字玄德,称呼他为玄德公算是对刘备相当客气了。

    刘备摇了摇头不赞同道:“大人曾在洛阳城中以两万兵力对董贼五万大军,仍能大败董卓,从容退去。刘备听说之后,当时就对大人仰慕不已,今日得见大人,刘备今生愿望足矣。然而却未能早些遇见大人,实在又是刘备今生一大憾事。”说着说着,刘备竟然两眼微红,眼泪在眼眶里打滚。

    杨奉虽然心里早有准bèi

    ,仍然是微微吃惊,没想到刘备说哭就有眼泪,没有任何思想准bèi

    的郭嘉更是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哑口无语,好半晌心里才反应过来

    刘备虽然样子非常动情,但杨奉知dào

    这是刘备的拿手好戏,其意是在博取自己对他的好感,因为自己现在毕竟已是青州牧加之当朝国舅的身份,刘备想招揽自己已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杨奉心道,和我玩这个,你还嫩点,于是故yì

    装作被刘备感动的样子,言道:“玄德公谬赞了,洛阳之战,杨奉实在侥幸,并非战之功,只是运气好点罢了。奉看玄德公倒是胸怀大志,更加有悲天悯人的胸怀,稍待时日,玄德公必然能成为一方诸侯。”

    刘备一听,眼泪便刷刷的向外流,看的杨奉心里直发毛,心道,真不知dào

    这刘备身体里怎么这么多的泪,都说女人是水做的,看来这刘备比女人还女人。刘备道:“杨大人实在是刘备的知音,奈何刘备虽有济世之心,却势单力孤,至今毫无建树,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仍然依附在兄长公孙瓒麾下。”

    杨奉装作故yì

    沉思一会,言道:“天下形势已是大乱将至,十三路诸侯□□诸侯之后,天下将会陷入春秋战国之局面,各地诸侯并立,以大吃小,持强R弱。玄德公虽有凌云壮志,然而平原郡却非长久安身之所,袁绍、公孙瓒二人皆垂涎冀州,他日定为争夺冀州刀兵相见,平原郡必然难逃战火。”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