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董卓迎驾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大家可能会问,皇上和陈留王此刻在什么地方。其实就在张让率众挡住闵贡,段独自驾车逃走的时候,皇上和陈留王稍一商量,认为无论落在谁的手中,都有危险,于是二人便趁着马车刚起步,车速不快的时候从车上跳下,躲在了一旁的草丛中,当时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张让身上,谁也没有察觉到皇上和陈留王的突然举动,就连段也没感觉到马车猛然一轻。

    在所有人都散去之后,少帝和陈留王才从草丛中站起,两人从未出过皇宫大门,骤然间历经如此大难,又是孤立无援,更不知该何去何从。虽然刚才闵贡截住张让等人,少帝和陈留王看得清楚,但是两人也不知闵贡是否该信任,这才跳车逃走。陈留王对少帝道:“皇兄,此间不可久留,须别寻活路。”

    两人深知一点,皇宫暂且不能回去,看了看太阳,稍稍确定了一下方位和时间,两人互相搀扶着向北邙山方向走去。两人自小锦衣玉食惯了,何曾受过这样的罪,此刻虽是饥寒交迫,却又无可奈何,只能一边落泪一边咬牙向前走去,好不容易看到前方有一个庄园的时候,天色已经差不多快黑了,这时候两人再也走不动路,双双卧在一个草堆之中迷迷糊糊睡着了。

    正在熟睡之间〖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二人忽然觉得脸上湿乎乎的,睁眼一看却是一头大黄牛在舔二人的脸,二人从未出过宫门,那里识得什么是黄牛,因为是什么怪物,顿时吓得魂飞天外,失声大叫起来。

    正巧此时,这个庄园的主人出来寻牛,听到喊声连忙过来,见到草丛中卧着两个少年,虽然神形狼狈,却是气质不凡,其中一人身上身上穿得更是五爪金龙的黄袍,另外一人身上穿得是四爪金龙的锦袍。

    庄园主人看到二人形状,想到刚刚发生的宫廷变故,心中不觉暗暗吃惊,恭声问道:“莫非是当今皇上和陈留王殿下?”

    少帝二人一听此人竟然认出了他们的身份,本能向后缩了一下,少帝已经口不能言,陈留王刘聪看他似乎并无恶意,于是便壮壮胆子道:“你是何人,我正是陈留王,与我皇兄避难在此。”

    庄园的主人不觉大惊,连忙跪在地上口呼万岁,然后自我介shào

    道:“臣乃是先朝司徒崔烈的弟弟崔毅,因见十常侍卖官嫉贤,故而隐居在此。”说完之后,崔毅赶紧搀扶着少帝和陈留王进庄,并未二人准bèi

    了丰厚的酒食。

    二人几乎一整天都没能喝上一口水,更别说吃饭了,虽然崔毅庄内的酒食多是青菜,肉食很少,和皇宫的御菜相差何止千里,但是此时两人吃起来的感觉却是特别香甜,比之以前在宫内的饭菜更是好吃。

    崔毅看着当今皇上和陈留王狼吞虎咽的吃样,不觉暗自落泪。待二人吃过饭,天已大黑,崔毅准bèi

    了清水请皇上和陈留王清洗一番,然后崔毅问起了宫内之事,少帝口才不好,说起话来语无伦次,倒是陈留王年龄虽小,却将整件事情说了个清清楚楚,不禁让崔毅对只有十一岁的陈留王刘聪刮目相看。

    由于天色已晚,加上宫内形式不甚明朗,崔毅也不敢贸然将皇上和陈留王送回宫中,只得让二人在庄内暂且歇息一晚,待明早看看情况再作决定。听到崔毅如此详细周到的安排,二人甚是满yì

    ,少帝道:“卿乃忠臣,一旦朕回到宫中,定有重赏。”

    听到少帝如此没有底气的话,崔毅心中又是一阵难过。少帝和陈留王经lì

    的一天的磨难,早已是疲惫不堪,在和崔毅说着说着便都已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崔毅便派自己的两个儿子外出打探消息,同时将庄内仅有的一匹瘦马拉出来,准bèi

    给少帝骑用。

    待到快到正午的时候,崔毅的两个儿子引来了一彪人马,正是昨日逼死张让、杀死段的河南中部掾闵贡。闵贡见了少帝和陈留王大喜,顾不得腿上的伤势,滚下马来向少帝和陈留王不住磕头,口中只说:“微臣死罪,微臣死罪。”

    少帝也不是傻子,知dào

    这个时候需yào

    闵贡的保护,于是便道:“爱卿请起,昨日爱卿诛杀了张让、段两个贼子,居功甚伟,今日又找到朕与皇弟二人,更是奇功一件,待回到宫中朕定会好好封赏爱卿。”

    闵贡大喜,连忙叩谢皇恩,并请少帝和陈留王上车。昨日杀了段之后,闵贡便将金银车留在了身边,以便找到少帝和陈留王时让二人乘坐,没想到还真用上了。看到闵贡如此心细,少帝不禁又将闵贡夸奖一番,惹得闵贡又是一阵欢喜。

    闵贡护着少帝和陈留王二人慢慢向皇宫走去,一路之上,闵贡的思想就一直在高度的活跃中,想到此次自己逼死张让、诛杀段,又迎回圣驾,可谓是立下了不世奇功,少说也得成为三公之一,封个乡侯什么的。

    就在刚刚离庄不到三里的时候,少帝和陈留王乘坐的金银车由于颠簸过甚,坏在了路上。少帝和陈留王无奈,只能弃车骑马,再向前行,正在这时,太尉杨彪、驸马伏完、御史大夫王允、青州牧杨奉、司隶校尉袁绍、左军校尉淳于琼、右军校尉赵萌、后军校尉鲍信,一行人众,数百人马,正向这边而来,接着圣驾。君臣此时此地相见,更是痛哭一场,完毕,杨彪先使人将段的首级往京师号令,簇帝还京。

    众人遇到少帝之后,立kè

    返回皇宫,正在路上行间,却见前方尘土飞扬,众人面面相觑,不知是那路军马到来,只有杨奉心下明白,是董卓到了。

    凉州牧董卓自得大将军何进诏其进京勤王,大喜,点起军马,陆续便行。董卓使女婿中O将牛辅守住陕西,自带谋士李儒,大将华雄、李唷⒐帷⒄偶谩⒎淼忍岜逖艚5酱镤懦刂螅薏坏貌宄岱傻铰逖舫窍碌亩靠吹叫芯俣忍谑潜闳貌奖笮校约呵茁饰迩髁固锵刃懈侠矗门龅缴俚邸⑼踉实纫恍惺恕

    只见当先一人,骑乘一匹浑身上下通红的高头大马,长得体大腰圆,孔武有力,手持双戟,也颇有几分的威风,此人便是董卓,此马便是赤兔。董卓一队飞至杨彪、王允一行人跟前,大喝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在此,天子又何在?”董卓本就长相凶恶,加上声音洪亮,少帝面有惧色,口不能言。

    这时候,杨奉看到少帝脸上的惧怕之色,知dào

    该是陈留王出场的时候了,但是此陈留王又非彼陈留王,不知dào

    这个刘聪会不会像刘协那样有胆色和口才,于是,杨奉轻声在陈留王耳边数语,将这些话教给了陈留王。

    于是,陈留王纵马上前道:“汝又是何人,为何领军至此?”董卓见是一十一二岁的小孩,加上看他的服饰甚像陈留王,故yì

    装作不知,厉声喝道:“我乃凉州牧董卓,奉诏进京勤王,你是那家小孩,为何在此?”

    陈留王在杨奉的授计之下,本来应该先自报家门,然后再质问董卓,但是一紧张却又忘了,结果此时又被董卓一声大喝,几乎忘了下面应该怎样说了,只是本能地回答董卓的问话:“我乃是陈留王刘聪。”

    董卓一听果然是陈留王,语气稍缓道:“原来是陈留王殿下,微臣乃是凉州牧董卓,奉大将军何进手诏进京勤王,不知皇上现在何处?”董卓的语气一缓,陈留王也不再害pà

    ,按照杨奉所教,问道:“原来是凉州牧董大人,不知汝是前来保驾还是劫驾?”

    董卓一听,大惊失色,没想到这个小孩的嘴巴这么厉害,连忙道:“微臣自然是前来保驾。”

    董卓的这一示弱,使得陈留王已经完全恢复了王者的气质,在气势上占据了完全主动的优势,傲然将头微微抬起,用手一指少帝,呵斥道:“皇上就在此处,董大人为何还不下马扣拜。”董卓故yì

    装作大惊的样子,连忙滚下马来,到少帝马前扣拜,一边叩拜一边斜眼瞟去,见少帝竟然面有惧色,遂看不起。

    接下来,由太尉杨彪出面将众人介shào

    给董卓认识,当董卓听到杨奉的名字的时候,心中不禁有点骇然,没想到青州牧杨奉目前也在洛阳,莫非天下奉诏的诸侯并非只他董卓一人?由于杨奉的名头实在是太大了,再者说董卓也不知dào

    杨奉究竟带来了多少军队,于是便收起了嚣张气焰,陪同众人一起返回宫中。少帝和陈留王见了何太后,大有再世为人,绝处逢生的感受,三人不由抱头痛哭一场,经杨彪、王允等众人相劝才稍稍收住眼泪。

    当下,经过众人的商议,最后以皇上和太后的名义下诏,重设三公,仍然以侍中杨彪为太尉,御史大夫王允为司徒,以刘弘为司空,同时下诏犒赏凉州军队和丁原的并州军,令其马上仍回凉州或并州。

    此时丁原的大军还在到达洛阳城的路上,丁原乃是忠臣,一旦下诏,必然会率军折回并州,但是董卓就不一样了,一直在凉州的他何曾见过洛阳城的繁华,又何曾见过中原如此多的婀娜多姿的美女,想让董卓再回凉州,一个字:难。

    对于杨彪、王允等人商议的结果,董卓不以为然,况且在得知并州牧丁原的军队还未能进入洛阳城,以及青州牧杨奉此次进京并未率领任何军队的情况下,董卓看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心中的贪念和兽性便被完全激发了出来。

    由于董卓将步兵全部甩在了身后,仅仅率领五千西凉铁骑先行进京,所以在兵力上并不占优势,甚至于连袁绍掌控的禁卫军的实力都不如。但是,董卓却采纳了李儒的计策,晚上将军队悄悄开出城外,次日再大张旗鼓地进入洛阳城,使得大家都不知dào

    董卓手中现在究竟有多少军队。本来,曹操曾劝袁绍,董卓此人居心不良,可趁其大军未到之际,将其逐出洛阳城,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但是看到董卓每日不断有军队开进,袁绍心中颇有顾虑,待到后来得知这是李儒的骗局之后,董卓的步兵也已经到了洛阳城,袁绍不禁捶胸跺脚,大呼上当。

    与此同时,董卓还打着与原骠骑大将军董重同宗的名义,收编了司隶地区董重的旧部,而且还收拢了何进、何苗的旧部。因为何进之弟车骑将军何苗因和十常侍勾结,被袁绍下令所杀,何进、何苗部众无人统领,在李儒的三寸不烂之舌的拉拢下皆归顺了董卓,加上后续的西凉军队全部进京,从而董卓实力大增,除了袁绍手下的一万禁卫军之外,司隶地区的军队全部掌控在董卓手中,兵力几乎达到了二十万之众,董卓更是将部众分散控zhì

    了司隶地区,掌控了洛阳周围的形势。

    自此董卓傲视无人。当时朝野上下,莫敢有言,群臣皆畏惧董卓。

    这时候,太尉杨彪眼见情势不对,连忙奏请皇上下密诏让丁原带兵进京以牵制董卓。本来,丁原接到皇上和太后的诏书后,已经下令全军退回并州,不想刚刚起步两天,朝廷再下圣旨,命令自己带军进京,不由让丁原摸不着头脑。

    丁原到达洛阳之后,方听杨彪、王允说到董卓此事,只是丁原此次进京仅带了两万士兵,袁绍的禁卫军也只有一万人,而董卓驻扎在洛阳的西凉军便有五万,加上何进、何苗的旧部也有两万,董卓手下暂时能用之兵便有七万,何况洛阳周边还有董卓的十多万大军,双方悬殊太大,若是发生冲突,丁原、袁绍几无胜算。

    丁原此人为人刚烈,因见凉州牧董卓过于嚣张,所以丁原经常与董卓在朝堂之上发生冲突,西凉兵虽众,但并州将猛,并且有吕布如此人物,董卓倒也不敢对丁原怎样,两人可说是半斤八两,谁也奈何不了谁,董卓常常因此而苦恼。

    杨奉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董卓采用李儒的计策,派吕布同乡李肃带着金银珠宝和赤兔马为诱饵,欲使吕布除掉丁原。令董卓没有想到的是,杨奉救驾之后并没有返回青州,而是偷偷来到丁原军中,为的就是防备吕布叛节,坏了丁原的性命。

    杨奉偷偷潜入并州军中的事情,在并州军中,仅丁原一人知dào

    ,连吕布都被瞒过,其他将领更是全部被蒙在鼓里。果然,董卓听从李儒的计策,让李肃以赤兔马、金银财宝为诱饵,前去招降吕布。

    在得到李肃进入吕布营帐的消息后,杨奉、韩烈、黄忠立kè

    向丁原禀告,并集结了并州军队,按照杨奉的安排设下圈套,等着吕布上钩。

    果然,利欲熏心的吕布在赤兔宝马和金银财宝面前低下了高傲的头颅,并许下以丁原人头作为给董卓的见面礼。结果在丁原帐中受到杨奉、韩烈、黄忠的埋伏,吕布虽然死战得以逃脱,但本部军马在毫无防范的情况下,被收降大部,结果吕布仅带领手下的六员健将及三千人马投董卓而去。

    虽然吕布并未取得丁原人头,为了安抚吕布,董卓不但将赤兔马、金银珠宝赏赐给吕布之外,还一并又赏赐了美女十人。使得吕布大是感动,主动向董卓讨令,说并州军仅有两万人,明日定可取丁原项上人头,董卓大喜,连夸吕布英勇。

    杨奉等人想到吕布逃脱之后,次日定会向董卓讨军报仇,不由心中忧虑,此次丁原兵少,而且杨奉与袁绍素来有仇,袁绍必然做壁上观,两不相帮。而若是让丁原连夜赶回并州,必然会被董卓所笑,更为百官轻看,日后又如何立足于众诸侯之前。

    正在左右为难之际,忽有斥侯来报,说是军师郭嘉率领的三万青州军,夜行日宿,明日即可到达洛阳。杨奉大喜,郭嘉来的真是时候,并且还躲开了董卓的斥候,有了这三万青州精锐,明日即可同董卓一战,给他一个突然袭击。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