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岳母公主(2)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公主驾到。”就在王允、伏完和蔡邕你一句我一句地夸赞杨奉的时候,忽然门外传来一个侍女的喊声。

    “公主?”杨奉微微一愣,永年公主已经在这里了,还能会有什么公主,不过,杨奉很快便反应过来,这里毕竟是伏完的驸马府中,除了身为客人的永年公主之外,还有一个公主,自然就是伏寿的母亲阳安公主刘华了。

    汉灵帝有三个妹妹,分别是阳安公主刘华、公主和公主,这三个公主确实都是天姿国色,只不过生不逢时,遇到了汉末的乱世。董卓进京之后,自然听说了三个公主的美艳,强行索取,在历史的记载中,只有阳安公主刘华的丈夫是伏完,至于其他两个公主的夫婿根本没有任何记载,但是,在董卓进京之后,这三个公主全都成了董卓的陪床之人,伏完虽然戴了绿帽子,却是敢怒不敢言。

    随着杨奉的思绪,阳安公主刘华的丰姿也映入了每一个人的眼帘,永年公主固然也是公主,但是却是青涩羞赧的公主,是未经人事的少女,然而阳安公主却是给了杨奉另外一种浓郁的清香,稍稍丰腴的娇躯、凹凸有序的玲珑,丝毫不逊于伏寿的美丽面容,使得杨奉第一次有还没有任何亲密的接触便已经心动的感觉。>

    刘华进屋之后,先是拿着一双妙眼在屋里扫了一圈,对于刘华来讲,王允、蔡邕两人自然是老面孔,只有杨奉是一个新面孔。是以她当然能够想到这个英俊的年轻人就是自己女儿的夫婿。

    月前伏完曾跟她说过将女儿伏寿许配给杨奉,以此使得永年公主刘慕能有机会逃离皇宫的计划,根据当时伏完分析的理由,一是因为灵帝之命,二是因为刘华和刘慕之间毕竟是姑侄关系,三来伏完曾向刘华夸口,说杨奉是寻遍大汉十三州也难找第二个的杰出人物,加之刘华在数年前也听说过杨奉的事情,是以才能痛快答yīng

    此事,但是,今日刘华正在府中游玩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这边传来的让她一生中从未听到过的优雅之极的琴声,是以她才顺着琴声来到这里。

    一番见礼之后,刘华对伏完笑道:“驸马,想必这个年轻人就是数年前皇兄亲御口举为方正、并将侄女永年公主下嫁的青州牧杨奉杨大人吧?”

    伏完笑道:“公主所言正是。”

    杨奉急忙向刘华见礼道:“小婿见过岳母大人。”

    伏完当日在刘华面前将杨奉夸成了一朵花,本来刘华并不是很同意此事,但是毕竟伏完说此事不过是为了就永年公主刘慕的权宜之计,当不得真,是以刘华因为姑侄之情所以才勉强答yīng

    此事。但是,今日见了杨奉之后,刘华可谓是十分的满yì

    ,心中开始为女儿有了这样一个好的归宿而高兴不已。

    刘华笑眯眯地对杨奉说道:“贤婿免礼。”

    伏完本来正担心刘华突然来此会鸡蛋里面挑骨头,但是听了刘华这一句“贤婿免礼”,担心了几天的心情突然在这一刻放松下来,趁着刘华高兴说道:“公主,完月前所言不错吧,寿儿跟献之可谓是天生一对。”

    刘华随意瞟了伏完一眼道:“驸马此言差异,若是寿儿与献之是天生一对,慕儿又该如何呢?”

    伏完这才发xiàn

    自己有些口误了,急忙点头称是,神情之间似乎很怕刘华。杨奉看在眼里,暗道,难道嫁给公主的男人都是这般窝囊菜不成,好在大汉已经不行了,否则的话,若是刘慕也是如此,自己还真是难以受得了。

    刘华笑道:“刚才华正在花园中散步,突然听到此处传来一阵优雅的琴声,华自觉此生从未有所闻,是以才会循声来此,莫非是慕儿在蔡大人的教导下琴艺大为提高,只是刚才那随着琴声高和之人不知是不是贤婿呢?”

    伏完急忙陪笑道:“公主只是猜对了一半。”

    刘华“噢”了一声道:“驸马此言何意?”

    王允见状,知dào

    如此下去,势必会让杨奉看伏完不起,于是便急忙抢先一步道:“公主有所不知,驸马所说公主才对了一般,便是指刚才那纵声高和之人却是献之,说公主还有一般没猜到,便是指那弹奏出美妙琴声之人也是献之。”

    刘华知dào

    王允素来为人正直,从无半句谎言,不由拿着惊讶的目光看着杨奉,一边看一边轻轻点着头道:“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献之此曲之水准纵然比之蔡大人也是不逞多让,看来寿儿能责此佳婿,真乃寿儿之福也。”

    刘华在这里的一阵倡言,杨奉是一句也没有听进耳中,他几乎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了刘华的身体和脸庞之上。刘华初始之后没有发xiàn

    ,待到她的话说到最后的时候才发xiàn

    她心中的好女婿的眼光一直在她的身上游来游去。对于这样无礼的目光,刘华突然发xiàn

    自己的心中只有有一丝的恼怒,却有九分的羞涩,这样大的反差使得她不禁吓了一跳,本来想先行自己离开的她突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寿儿、献之,你们跟我来,本宫有话安排,诸位大人稍待。”

    有话安排?杨奉闻言不觉奇怪,刘华会有什么话安排,非得让自己和伏寿一起过去,但疑问归疑问,在这座驸马府中,还是刘华的地位最高,是以他不得不向伏完等人拱了拱手,跟在刘华的身后,伏寿则是紧跟在杨奉的身后。

    三人一路走去,杨奉今日是第二次来驸马府,并不太熟悉,但是伏寿却是在这里长大,自然看得出来,刘华所领的路是通向她的闺房,那是一个从未被男人踏入过的地方,包括她的父亲伏完,心下不觉微羞,不过更多的却是奇怪,暗道,母亲为何要将我和夫君二人领到我的闺房中?

    到了地方之后,杨奉这才发xiàn

    这里竟然一个女子的闺房,但他却不知这是伏寿的闺房,毕竟刘华一路之上头也不回地将他们领到这里,以为这是刘华的卧室呢,心下也是奇怪,难道刘华与伏完分居多年,为何这卧房之中不是一张双人大床而是一张温馨的单人床呢?刘华为何要将自己和伏寿领到这里来?难道是要当面教授我们二人一些□□技巧?难道她与伏完分居多年,早已是春心难耐,想与自己在这里欢好一番?只是她为何还要喊上伏寿?莫非是要亲身为伏寿做示范?

    无数个问题在杨奉的脑海中生成,他再看刘华的目光中,又少了一分尊敬,再多了一分亵渎和直视。

    到了伏寿的房间之后,刘华才转过身来,她发觉杨奉的目光与之刚才有些不一样了,没那么放肆了,心中暗暗放心却又有一丝的失落。不过,她却不知dào

    ,杨奉肆无忌惮的目光一路之上从来没有停过,只是刚才才算是稍稍收敛一些而已。

    又见伏寿眼中尽是疑惑的目光,刘华微微一笑道:“寿儿,献之,你们可知本宫为何将你们带到寿儿的闺房之中吗?”

    杨奉这才明白,原来这是伏寿的闺房,并非是刘华与伏完分居所住之处,再望向伏寿,只见她是满脸羞红地低着头,于是便道:“回公主殿下,奉不知。”伏寿也是轻轻说道:“回母亲,孩儿不知。”

    刘华笑了笑道:“你们当然不会猜到,本宫将你们喊到此处是为了将一件至宝传给你们,本来这件至宝是应该传给我的长侄女翌年公主刘琴的,只是琴儿的那个驸马却是一个纨绔子弟。眼下大汉已到生死存亡之时,本宫担心此宝一旦传到他们手中,日后不能将此宝保全,是以才决心将此宝传给你们,而历来传下此宝必须要在接宝人的卧室之中,眼下你们的新房还没有布置好,是以本宫只得将你们带到这里来了。”一句话说得伏寿更是面红耳赤,尤其是“新房”那两个字,使得她再次想到自己日后将成为这个男人的妻子,心跳也突然加快起来。

    杨奉没有伏寿的羞涩,但刘华说得这样神mì

    ,却引起杨奉的好奇心,究竟是什么样的宝贝竟然让刘华如此慎重,不过他虽然心中好奇,却也并没有开口去问,毕竟刘华既然决定将宝物传给自己和伏寿,接下来定然就该将宝贝拿出来了。

    谁料到,当刘华将玉手伸到袍袖中之后,脸色突变,竟又失态地举起两边的袍袖,向里面望了望。

    丢了?这是杨奉看到刘华异样举动后的第一个念头。

    当然不是丢了,是忘记拿了,刘华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俏脸一红,对伏寿道:“寿儿,你去到娘的卧房去一趟,将娘床前首饰盒第三层的一个系着黄结的红色盒子拿过来,记住拿了之后要放在袍袖中,不可放在手中示人。”

    伏寿应声而去,屋子里只剩下刘华和杨奉两人,气氛有些尴尬。

    杨奉望着成熟美艳的阳安公主,心中暗道,这样的美人儿若是落在董卓那天杀的色鬼手中,真是太可惜了,不过伏完忠于大汉,自然不会为了一人之私而在洛阳大乱的时候带着家人离开洛阳的,如何才能让阳安公主她们脱离董卓的魔爪呢?否则的话,若是知dào

    她娘落到了董卓的手中,后又在长安大乱的时候不知所踪,只怕伏寿日后在青州也是过得难安。

    突然间,杨奉想到了一个借口,于是对刘华道:“公主,得蒙公主与伏大人错爱,将郡主下嫁给杨奉,奉不胜感激。只是,在青州有一风俗,若是青州男儿娶了外地的女子,须得有这名女子的母亲以及她的姨娘和姑姑一起送过来,否则的话,这女子将会被男方之人所看轻,是以过几天之后,奉希望公主能够与颍阴公主、阳翟公主一起送郡主和万年公主到青州。”

    青州究竟有没有这个规矩,刘华怎么会知dào

    ,不过她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刘慕也是她最喜欢的侄女,她当然不舍得女儿和侄女到了青州之后被人看不起,于是便点了点头道:“这有何难,到时候本宫与两个妹妹陪着一起走一遭就是了。”

    杨奉没想到刘华这么痛快就答yīng

    下来此事,本来想好了一肚子的劝词,竟然全都用不上了,于是便朝刘华微一鞠躬道:“多谢公主成全。”心中却道,其实应该是你感谢我,到时候不但可让你逃过董卓的魔爪,更是让伏完戴不了绿帽子了,伏寿跟你生活在一起,也不会不开心,可谓一举三得。当然,如果能够有机会尝一尝这个成熟公主的味道就更好了,应该是一举四得才是。

    刘华哪里知dào

    她已经落入了杨奉的算计之中,她与两个妹妹跟着到了青州之后,再也不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更是再也没有再回到过洛阳。她微微一笑对杨奉道:“本宫既然已经将寿儿许配给你,就不要再以公主称呼本宫了吧。”

    杨奉怎会不知刘华是什么意思,急忙深鞠一躬,改口道:“小婿拜见岳母大人。”

    就在杨奉“岳母大人”四个人刚刚落地,伏寿也正好走进门来,闻言不觉又喜又羞,羞答答地低着头从袍袖中掏出了一个系着黄结的红色盒子递给了刘华。刘华则是用几乎发抖的玉手将它结果,眼神中充满一种复杂的神色,轻轻用手将黄结解开,又轻轻打开盒子。

    竟然是一块玉佩,当一脸凝重的刘华轻轻将盒中之物取出之后,洪天啸发xiàn

    玉佩的前面是一条龙的形状,后面似乎写着几个字。因为玉佩本身就不大,而又有八个字之多,是以杨奉看不清那八个字是什么。

    刘华将玉佩举在手中,轻轻叹了一口气道:“这块玉佩可不是一般的玉佩,它的材料就是战国时候赫赫有名的和氏璧。”

    “和氏璧?”杨奉和伏寿听了,皆是大吃一惊。和氏璧的故事杨奉听说过,似乎秦始皇统一中国之后,用它做成了代表皇帝至高无上权利的玉玺,难道当年做成玉玺之后还有剩料,这个玉佩就是用剩料做的?

    刘华又道:“不知你们是否见过玉玺,可知玉玺缺了一角?”

    杨奉心中一动,脱口而出道:“莫非这块玉佩是用那缺角所做?”

    刘华眼中不由闪过一抹赞叹之色,点了点头道:“正是,当年孝元皇太后以玉玺怒砸王莽,致使玉玺断了一角,虽被找到,却也无法再与玉玺合二为一,只得以黄金补全玉玺。后来,玉玺以及断角传到光武帝手中,他便使人将这个断角雕刻成了一块玉佩,正面是一条龙,代表皇帝,背面是八个字,与玉玺上的八个字一模一样。”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杨奉喃喃念道,再望过去,果然越看越觉得那八个字就是这八个字。

    刘华点了点头道:“正是,这块玉佩之所以称之为宝,不单单因为它是和氏璧的材料,也不是因为其雕工之精细,举世难找,而是因为它的另外一个用途。当这块玉佩与玉玺之间相距只有十丈远的时候,玉佩会突然放射出五彩的光芒,极为好kàn

    ,而玉玺也会发出一道冲天的五色毫光,若是将玉玺放在院中,这道五色毫光会直入云霄。”

    杨奉突然想到后来董卓火烧洛阳之后,孙坚手下的士兵在皇宫中的一口井中发xiàn

    了一道五色毫光,经过打捞才得了传国玉玺,看来定是那口井的十丈之内必有这块玉佩,而且二者还是刚刚进入十丈之内,唯一的解释便是董卓进京之后,每晚夜宿后宫,自将刘华三姐妹也弄到了皇宫之中,后来不知怎么的,这块玉佩被一个宫女偷到。董卓兵败之后,火烧洛阳,这个宫女收拾了东西正要逃走,却被孙坚的军队堵住了宫门,慌乱之下,将这块玉佩掉在那口井中。

    刘华将玉佩交到了杨奉的手中,叹了一口气道:“献之,眼下天下将乱,这块玉佩在本宫手中难以保全,是以本宫先将它交到你的手中,若是日后大汉能够得以持续,请你将它交到下一代的长公主手中。”

    接过玉佩,杨奉暗叹一声,董卓就要来了,看来这块玉佩也是交不出去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