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哑女貂蝉(2)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这队官兵的领头之人是一名五大三粗的将官,黄豆眼,酒糟鼻,大胡子,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有名的西园八校尉中的左军校尉淳于琼。淳于琼乃是袁氏旧吏,对袁家极为忠心,且武艺不弱,生性好酒,又喜渔色。虽然现在和袁绍同为西园校尉,但后来仍是感念袁氏旧恩,投身到袁绍手下为将。

    一会儿功夫,黄忠和这个哑巴小姑娘便被众官兵团团围住,淳于琼策马上前,马鞭指着黄忠喝道:“兀那汉子,有人向本官举报,说汝在这里拐卖幼女,他们本欲将你制止,结果汝凭借武艺高强,竟然将他们一一打伤,可有此事?”

    黄忠一听,知dào

    是南宫万恶人先告状,于是双手一报拳,解释道:“大人,小民实在冤枉,小人在这里卖艺已有多日,附近的百姓都认识小人。今日小人来到之后,发xiàn

    这个小姑娘在这里卖身葬父,此乃是一片孝心。怎奈这南宫万却想强抢此女,小人实在看不过,这才出手教xùn

    他们,这个小姑娘和周围百姓都可以作证,还请大人明鉴。”

    淳于琼小眼一翻,怪声道:“那小姑娘现在何处?”

    黄忠连〖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忙将哑女从身后拉出来,回道:“大人,卖身葬父的小姑娘就在这里,请大人问话。”淳于琼一看,两只小黄豆眼立即睁到了极限,嘴巴张得老大,一副色咪咪的样子。小姑娘一看淳于琼垂涎欲滴的样子,吓得慌忙又藏身到了黄忠身后。

    等小姑娘又回到黄忠身后,淳于琼方才醒觉过来,心道,乖乖,才十一二岁就这么诱人,若是长大了还得了,肯定是个绝世美人,自己家中那些娘们与眼前这个小姑娘相比,简直是俗不可耐,难怪南宫万这小子非要自己出面解决此事,可是如此美人岂能白白便宜了南宫万那臭小子,不行,这妞我要定了。

    淳于琼心中正在美滋滋地想着一些龌龊的念头,身旁的南宫万一看他的脸色,暗道不好,这个老色鬼恐怕是也看上了这个小妞了,心中不由后悔,自己真是吃饱了撑的,怎么想起让这个老色鬼来了,这不是明摆着把羊肉往狼嘴里塞嘛。若是刚才让这个大汉将这个小姑娘带走,自己只需找到他们的落脚住处,待日后趁这个小姑娘落单的时候抢过来就是,如今请来了宇文琼,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黄忠一见淳于琼的表情,心中也是喊了一句不好,这人与南宫万必是一丘之貉,看来此事麻烦了。虽然黄忠并没有将对方这一百多个人放在眼中,但毕竟他们都是大汉的官兵,一旦发生冲突无疑于自己造反,被归入黄巾之流只是他一言之事,而且这领军之人虽然相貌粗陋,看起来武艺也是不凡。可是,要是让黄忠就此束手就擒,不但这个小姑娘必然会落在此等人手中遭受蹂躏,夫人和叙儿二人失去了他更是无法度日。

    片刻间,黄忠脑中闪过了数个念头,最后还是还是私欲战胜了理性,决定自己独身突围。这个官兵的头领和南宫万二人都是在打这个小姑娘的主意,对自己必不会过于拦截,大不了自己以后找个机会再将小姑娘从他们手中救出来就是了,这当然是黄忠对自己决定的良心安慰,要知以后再从他们手中救人,岂能是那么容易。

    就在黄忠决定自己突围,不再过问此女之事的时候,黄忠回头看了哑女一眼,刚刚下定的决定立kè

    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势要将哑女救离此地的决心。

    原来,就在黄忠回头的那一瞬间,看到哑女一双美丽的眼睛中充满了无限的信任和希望,却又显得那么无助和弱小。黄忠心中一颤,怜悯之心油然而生,不由为方才的自私决定感到羞愧,当下决定要护着此女一齐突围,虽然能够打败眼前这些官兵脱身,但是一旦全城□□,要带夫人和两个孩子安然走出洛阳城恐怕比登天还难,可是现在黄忠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就在黄忠心念急转的时候,那边淳于琼也是暗下决心,一定要把这个女孩从眼前这个大汉手中夺过来,不惜一切代价,虽然听南宫万说过此人武艺高强。

    片刻之间,黄忠和淳于琼都已经下定了决心,一个是要抢人,一个是要救人,大战爆fā

    在即。

    果然,淳于琼故yì

    刁难道:“是非曲直,自有定论,兀那汉子,你可带着这个小姑娘跟随本官一同前去面见京兆尹王允王大人。”心中却在想,此地是洛阳的繁华地带,而且对方武艺高强,自己手下虽然有一百多号人,但这些人平时欺压百姓还可以,要是和眼前的这个大汉相比,就算加上自己恐怕也是拿他不住。

    早知dào

    这么棘手,把颜良、文丑二位将军随便请来一位,也不至于弄得现在自己不敢动手,心中不由有点后悔。当下淳于琼决定先不动手,只要能将他们骗到左军营地,就算他有天大的本事,也只能束手就擒,到时候这个小美人还不是归我所有,想到此处,淳于琼心中不由得yì

    之极。

    且说,淳于琼一句“一同前去面见京兆尹王允王大人”着实令黄忠左右为难,本来已经准bèi

    好了,只要对方稍有动静,自己便立即拔刀,拉了这名哑女便走,但是对方并非上来就抢人,而是要和自己一起去见京兆尹。

    如果同意的话,自己对洛阳并不熟悉,对方倘若心存歹心,并不将自己带去京兆尹王大人处,则自己必成为刀俎之鱼肉。况且根据此人刚才的表现,并不是一个好人。但是若是不同意的话,则无疑说明自己做贼心虚,对方就更有理由捉拿自己,况且这个小姑娘又是个哑巴,有理说不清,到时候自己将会百嘴莫辩。

    就在黄忠左右为难之际,忽然远处又传来一阵阵整齐的脚步声,黄忠的第一反应便是对方又来了一拨军队,肯定是这些人的后援,刚才的犹豫已经使得自己错失了最好的突围机会。然而,就在黄忠沮丧之时,一声响亮的呼喊却令黄忠精神大震,令淳于琼心下一沉,这声呼喊便是“京兆尹王大人到”。

    黄忠来洛阳城虽说时日尚短,但也听说新任的京兆尹王允王大人为官公正,清正廉洁,不畏权贵,实在是少之又少的好官一个。而淳于琼听到王允到来之后,眉头紧锁,暗骂道,奶奶的,这个王允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看来今日之事难成。原来,方才围观的百姓虽然畏惧淳于琼的淫威而散去,却又齐聚王允府门前,将此事通过王府下人传到了王允耳中,所以王允这才及时赶来。

    王允自从被大将军何进、太傅袁槐等人联名保奏之后,便出了牢狱,因王允耻于杨赐在狱中的那番话,鄙视其为人,不屑与之为伍,转而投靠了大将军何进的阵营,并由何进保举为京兆尹。由于有大将军何进在王允背后撑腰,这也就是为何王允在京兆尹的位上不害pà

    得罪一些朝中强权的原因了。

    黄忠抬眼望去,却是四名衙役抬着一顶颇为破旧的小轿向这边走来,淳于琼带来的官兵似乎很害pà

    王允,纷纷为这顶小轿让路。到了近前,小轿停下,一名衙役将轿帘掀开,却见里面走出来一名身材颇瘦的五旬左右的儒雅老者,待到站直之后,双眼精光闪闪,只是一刹那的功夫,将众人一一看过一遍。王允首先轻步来到淳于琼近前,双手抱拳,对其见礼道:“淳于校尉何故在此?”说起来,淳于琼也算是何进阵营的人,但是由于何进对王允甚是欣赏,故淳于琼也不敢在王允的面前再抢人。

    果然,淳于琼打了一个哈哈道:“下官原本是要去中军校尉袁大人处商议练兵一事,路经此处,听说有人在这里拐卖幼女,下官本打算将他捉拿,然后交给王大人处置,既然大人亲自到来,此事当由大人处断,下官告辞。”于是,心有未甘的淳于琼狠盯了哑女几眼,率众而返。

    待淳于琼走后,王允上前问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看到此女身世甚是可怜,又发xiàn

    这个哑女虽然年幼,容貌却是秀丽异常,于是王允命人将其父找地掩埋,入土为安,并将哑女收留在府中。王允也听报信的百姓说到黄忠的武艺高强,考lǜ

    到自己在官场之中得罪的人着实太多,虽然由何进为自己撑腰,但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若能留得此人在自己的身边,也可以保护自己。

    于是王允便延请黄忠担任自己府中的护院教头,外出之时跟随在自己的身边,以保护自己的安危。在得知了黄忠乃是为儿子的病专门千里寻医的,王允心下甚是感动,向黄忠许诺,由她出钱,遍请各地名医为黄叙治病,同时派人探访名医华佗的踪迹。

    黄忠也早就听闻京兆尹王大人的为人,再加上此时确实也是穷困潦倒,无以为之生计,更何谈为儿子治病,留在王允府中也好有个安身之所,何况保护王大人的安危也算是为洛阳百姓做了一件善事,于是黄忠便应允下来此事。

    之后,王允使人好生教导哑女舞蹈。哑女自入府之后,因不知她的姓名,而哑女也不愿说,所以王允、黄忠等人都称呼她为哑女。此女虽然口不能言,但是在舞蹈上却有超人的天赋,仅仅两年时间,王允府中其她歌伎竟无一人可以比得上。

    此女翩翩起舞时,犹如蝴蝶穿林,又如孔雀开屏,加上绝色容貌,令人赏心悦目,渐成为王允府中一宝,深受王允夫妇宠爱。尤其是王夫人对待哑女犹如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毕竟哑女有此绝色姿容,王允也曾有过想纳哑女为妾的念头,被王夫人几句大义之言说得满脸羞愧,自此之后王允再也不敢提及此事,虽然心中痒得难受。

    听到此处,杨奉不由脱口问道:“不知大人府中这个哑女的名字是不是叫做貂蝉?”

    王允很奇怪杨奉的这个问题,回答道:“这个老夫就不知dào

    了,五年来,老夫夫妇也曾多次问她的真实姓名,但是她每次都是避而不答,老夫夫妇也不好过于逼问,献之所说的貂蝉是什么人?”

    杨奉刚才话一出口便已后悔,此刻不由脸一红,撒谎道:“原是奉的贴身侍女,自幼在家里长大,冠绝歌舞,也是四年前来洛阳寻亲,从此再无音信。”

    王允“哦”了一声道:“原来如此,但不知此女是不是献之所寻之人。”

    旁边伏完听到这里,趁机道:“子师可速请哑女前来,一来让献之辨认一下是否是献之所说的貂蝉,二来也可让哑女一展舞姿,让献之贤侄一饱眼福。”看伏完的样子,杨奉就知dào

    虽然王允、伏完私交不错,但能有机会观赏哑女舞姿的机会也是不多的,看来王允的夫人确实对哑女不错。

    王允看到伏完等不及的样子,笑道:“你这个老狐狸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不过,你也休想打哑女的主意,不然允可以饶了你,但允家里的那位绝对绕不了你,何况哑女岂能看上你这个糟老头子。”

    于是,王允转首对身侧的丫环道:“速去禀告夫人,说是老夫今日正在宴请一位重yào

    的客人-名震天下的青州牧杨奉杨大人,请哑女过来献舞。”丫环闻言,福了一福身,领命而去。

    伏完看着丫环远去的背影,笑着对杨奉道:“老夫此次可算是托了献之的福,才能再次欣赏到哑女的舞姿,这将会是四年之中老夫第三次一饱眼福啊。”

    杨奉不解其意,问道:“伏大人此话怎讲?”

    伏完还未来得及回答,一旁的王允笑骂道:“老狐狸休得在此胡说,不然将你赶出去。”

    伏完丝毫不理会王允的“威胁之语”,依然笑着继xù

    说道:“子师夫妇二人视哑女如己出,若非重yào

    客人,向来不让哑女献舞,四年之中老夫也只有幸见过两次,第一次算是老夫的薄面,第二次是子师延请典军校尉曹孟德之时,这一次却是托了贤侄的福份。”

    伏完越是这样说,杨奉的好奇心越是重,这个并非是貂蝉的王允府中的头号歌伎究竟是何模样,她的舞蹈究竟有多美。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