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曹操夫人(1)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且说这一日,典韦和许褚打赌,赌注是一顿酒菜,结果典韦输了。本来是典韦和许褚之间的赌约,没想到郭嘉等人怎么知dào

    了,于是太史慈、赵云、韩烈、臧霸、庞德、成廉、管亥、赵弘、武安国、田丰、徐宣、伊籍、华歆等人纷纷都来凑热闹。

    最后,在郭嘉的建议下,众人纷纷要求去临淄城内最大的酒楼——望月楼,把典韦吓得躲在房中不敢出来,没过多久,杨奉也听说了此事,颇感兴趣,便过来一看,果如众人所说,不由哈哈大笑。看到手下众人如此高兴、团结,杨奉心中也是大快,于是便说不让典韦掏钱,费用由自己来出。

    杨奉的话音刚落,只听“嘎吱”一声,门开了,典韦“嘿嘿”傻笑着从房内出来,头一句便是:“还是主公心疼老典,那像你们这些人,吃人都不带吐骨头的。”

    许褚笑骂道:“你这个黑炭头,一肚子坏水,就知dào

    骗主公的好啤酒喝。”众人大笑。

    杨奉忽然感觉事情不太对劲,眼睛一扫众人,发xiàn

    郭嘉、徐宣等人的笑容甚是诡异,仔细一想,顿时明白了,原来众人是想让自己请客,才〖三五?中文网

    M.35zww.

    n

    e

    t故yì

    布下这个局,不用说,这个鬼点子肯定是郭嘉这小子出的。

    杨奉正想说破此事,但是郭嘉似乎已经看出杨奉识破了自己的鬼把戏,赶忙转移大家的注意力,大喊一声道:“好呀,早就想喝主公家中上好的啤酒了,这次大伙可以过过酒瘾了。”郭嘉的话音刚落,典韦、许褚连声喊好。

    杨奉一看,也就不再说破此事,只是看着郭嘉诡异的微笑,杨奉恨得牙痒痒的,心想,好你个郭奉孝,连主公也敢算计,看我不找一个机会好好收拾你一下。想着想着,杨奉的嘴角也泛起了笑容,郭嘉一看杨奉脸上竟然浮现出笑意,暗叫不好,回头主公肯定要修理自己,脸上的笑容便一下子也跑光了。

    于是,杨奉一行十六人带着几罐啤酒来到了望月楼,望月楼的老板一看是州牧大人亲自带着部下前来喝酒,不敢怠慢,连忙开了二楼位置最好的两桌,让人赶紧准bèi

    好菜,并吩咐伙计不得再向楼上领客人。

    菜还没有上来,典韦、许褚、管亥、武安国、庞德这几个“酒桶”就开始比起酒来,好不热闹,赵云、太史慈、韩烈、臧霸、成廉、赵弘本来是在看热闹,不料一会就被典韦等人拉下了水。更甚的是,许褚、典韦竟然把杨奉也拉了下来,人一多,则就更加热闹了,还好这一层楼没有其他人,只有这两桌,也是老板专门安排的。

    正在大家喝的高兴的时候,忽然楼下传来打斗声,要知自从杨奉坐镇青州之后,曾严令民间不得私斗,更何况这里是青州的治所-临淄。是以众人皆是觉得奇怪,心想,这是谁人这么大胆,不由纷纷放下酒杯,齐齐看向杨奉。杨奉也觉得奇怪,在临淄城内竟然有人在酒楼公开打斗,于是对太史慈道:“子义,你下楼看看怎么回事?”太史慈应声起座,向楼下走去。

    不一会,太史慈领着望月楼的老板上来,老板连忙跪在杨奉跟前,恐声道:“小的真是罪该万死,搅了州牧大人和诸位大人的酒兴。”

    杨奉一摆手,温声道:“你且起来,下面为何出现打斗声?”

    老板站起身,躬身回道:“此事说来话长,容小的慢慢道来。”

    原来,下面众人的打斗是为了一名女子,此女姓卞,闺名一个玉字,乃琅邪开阳人,父亲早丧,后和幼弟卞秉随母亲改嫁到临淄,便在此地定居,已有十年。当年来的时候,卞玉还只是一个黄毛丫头,如今却已经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其相貌在临淄城更是首屈一指。

    继父黄伦早就想染指卞玉,一方面是卞玉的母亲看得紧,不让他有任何可乘之机,另一方面,卞玉乃是一烈性女子,数次以死相威胁,才能守身如玉至今。然而,卞玉的继父虽然没能得尝所愿,便心起歹心,打算将卞玉卖到青楼,准bèi

    发一笔横财。

    卞玉虽然心中有万般个不愿意,但是黄伦以母亲和弟弟相威胁,无奈之下,卞玉只好含泪应允,并和黄伦说好,只卖艺不卖身。黄伦便假意答yīng

    ,心中却想,一旦到了青楼,岂能由得了你。

    于是,黄伦便将临淄城内最大的两家青楼的老板一起越来,在望月楼商谈价钱,黄伦本来的目的是想让两家相互抬价,好从中获取最大的利益。结果,两家青楼的老板见到卞玉长得确实是花容月貌,一旦买下,肯定能够赚大钱。所以,两人在商谈的时候,都想用最少的钱将其买下,导致后来两人更是不顾新州牧大人颁布的规定,各自指使手下在望月楼中大打出手,这便有方才杨奉等人听到的楼下的打斗声。

    明白了事情来龙去脉,杨奉心想,卞玉、卞秉,这个卞玉不就是历史上曹操的夫人,曹丕、曹彰、曹植的生母吗,记得《三国志》中对此女的评价非常之高:“性约俭,不尚华丽,无文绣珠玉,器皆黑漆”,是个非常贤淑的女人,这样的女子既然遇上了,可不能错过。

    杨奉想到这里,于是对老板说道:“你带我们下去看一下。”老板正愁不知如何处理楼下的事情,见杨奉肯出手,心中暗喜,连忙在前面带路。

    听到杨奉的话,众人纷纷离座,杨奉一见,用不了这么多人,便转身对众人说道:“子满、仲康、子义、子龙四人随我下去看看,其余众人留在楼上继xù

    喝酒吧。”于是,典韦、许褚、太史慈、赵云四人跟在杨奉后面下楼。

    下到了一楼,只见一个大厅里面已是一片狼藉,砸坏的、摔坏的桌椅板凳到处都是,茶壶碗碟的碎片洒满一地。此时,两方已经停手,但是两个很胖的男子仍在怒目相视,两人中间是一个削瘦男子,小眼、黄脸,好像正在两人中间进行说和,两个胖子身后各站了十来个凶神恶煞的打手。

    在大厅的东墙隅也站着两个人,一个是一位妙龄女子,想必就是卞玉,只见她长得眉清目秀,一身白衣,犹如广寒仙子下凡,论姿色也只比王绵稍逊半筹。

    只见卞玉双眉紧锁,似有无尽心事,这个我见犹怜的神情估计任何男人见了会不由自主的心疼万分。而卞玉身边是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子,只见他双目怒视场中众人,目光中充满了仇恨,看样子应该是卞玉的弟弟卞秉,他的一只胳膊正被卞玉紧紧拽住,好似如果卞玉一旦松手,卞秉必然会冲出去和黄伦拼命一样。

    众人见到老板领了五个人下来,只是瞟了一眼,也不在意,仍在继xù

    未完的争论。望月楼老板正要说话,杨奉挥手一摆,然后走到黄伦跟前,道:“听说你要卖女儿,多少钱,我出的价钱肯定比他们两个要高,不如将你女儿卖给我吧,怎么样?”

    黄伦一听,双眼一亮,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年轻人,觉得此人长相不凡,穿着也是华丽,看来像是一个富家公子哥。于是,黄伦对杨奉道:“刚才张老板出钱一万,王老板出钱一万二千,这位小兄弟,你能出多少?”

    杨奉还没来得及回答,那个王老板斜眼瞧了瞧杨奉,用一种很不屑的口气道:“小子,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哪里容得下你撒野。”

    杨奉听了,微微一笑道:“若是我今天一定要在这里撒野呢?”

    王老板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敢这样对他说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在那里。另外一个张老板反应快一点,接了一句:“若是你一定要在这里撒野,爷爷就不客气了。小的们,给我狠狠地打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打死了老爷我担着。”

    众打手一听,顿时一哄而上,向杨奉五人打来,杨奉这次也火了,这两人竟然如此目无王法,于是对身后四将道:“给我狠狠地教xùn

    这些人。”于是,四将迎上前去,放开手脚,将这些打手一顿好打,并且将张、王、黄三人一起也打了,直打得众人哭爹叫娘,那个望月楼的老板虽然心疼自己的桌椅板凳,但是也不敢上前相劝。

    不一会工夫,典韦四人将众人全部打倒在地,这时杨奉走到黄伦的跟前,道:“你这女儿准bèi

    多少银子卖给我?”

    黄伦不顾擦拭额头的鲜血,连忙道:“这位爷,小的一分钱也不要,就送给爷了。”

    杨奉又走到张王二人跟前,问:“你们有什么意见吗?”

    张王二人也是连忙摇头道:“没有,没有,不敢,不敢。”

    “好”,杨奉说道,“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问题,这件事情就这样定了,这个女人以后就是我的人了,谁也不能再有动她的念头,听明白了吗?”

    三人连忙应道:“听明白了,听明白了。”

    杨奉哈哈一笑道:“既然如此,你们走吧,不过走之前,这望月楼里摔坏的东西应该怎么办?”

    张、王二人连忙道:“我们赔,我们赔。”说完,各自从身上掏出一个十两的黄金元宝,交给了杨奉,杨奉掂了掂,转手交给了望月楼的老板,然后一挥手,喝道:“还不快滚。”

    众人一听,连忙连滚带爬向门外跑去,可是张、王二人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回头恶狠狠地对杨奉道:“小子,有种你就在这里等着,爷爷一会再回来。”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