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一统青州(2)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杨奉也不禁莞尔,对典韦笑骂道:“你个黑炭头,这是你自己找得,怪得了谁。等收降了韩烈等人,我就把你交给她们姐妹三人,割舌挖眼,剖腹摘心,随意处置,谁让你小子在战场上得罪了你的未来主母呢?”

    典韦吓了一跳,双手连摇,道:“主公还是饶了我吧,那样还不真要了老典的黑头,更何况,以后她们要是成了主母,说起来,老典也算是半个媒人呢。”众人看他说得认真,又大笑起来。

    杨奉见玩笑开的差不多了,手一挥,道:“好了,正事要紧,奉孝有何妙计,可速速讲来。”众人便不再作声。

    郭嘉微微一笑,缓缓道:“韩烈、臧霸,皆是将才,主公一直想收二人为己用,却多次被其二人逃走。符皓之计虽然可使二人逼于形势,不得不降,然而二人却未必会真的心悦诚服,日后或许会成为后患。所以我们可与之再战,大败之,只留韩烈、臧霸二人逃脱,到时候,只需主公书信一封,让韩凤三姐妹亲手交给韩烈,韩烈、臧霸必然自动前来归降。我军只需如此如此,则韩烈必败,到时主公即可收服二将。”杨奉大喜,连说好计,连田丰也是非常赞同,杨奉吩咐众将各自下去准bèi

    。

    />

    且说韩烈第一战就损失四员大将,两个妹妹也被敌方俘虏,心中大为烦躁,但杨奉久负盛名,韩烈一时半刻却又想不出什么好办法,越想越乱,在大营中走来走去,看得臧霸和韩凤二人眼都花了,不但韩烈没有好的办法,就连一向足智多谋的臧霸也是没有良策,韩烈只好坚守不出,高挂免战牌。

    其间,韩烈的大妹韩凤曾多次央求韩烈率军前去营救韩莺、寒霜二人,但是韩烈都是执意不许。韩烈心下明白,若是真的去救韩莺、韩鹂二人,必然会正中杨奉的圈套,不但不能将二人救出,恐怕连自己等人也会一一遭擒。

    数日下来,两军再无交战,韩烈紧闭寨门,令弓箭手藏身在栅栏之后,以防杨奉大军突袭。杨奉每日派人在韩烈营外叫阵,却不攻打韩烈大寨,虽然韩凤数次急欲出战,却都为韩烈所阻。看来,韩烈这次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在没有想到良策之前,就是不应战。

    又过了五日后,韩烈忽然得到细作来报,说是杨奉准bèi

    夜晚前来袭营,韩烈听后,不觉感到怀疑,便传臧霸和韩凤前来商议。韩凤听后大喜,道:“如此良机,大哥岂能错过,既能够将韩莺、韩鹂二妹救出,又可大败杨奉。”

    韩烈见臧霸沉思不语,知dào

    其心中和自己想得一样,便问道:“宣高以为如何?”

    臧霸道:“以霸来看,此中必然有诈,目前敌我两军兵力相当,但杨奉军士气如虹,我军士气却是空前的低落,一旦再中杨奉的诡计,不但韩莺、韩鹂两人无法救出,可能我等这近一年来的心血,数万大军会全部葬送在此地,韩帅不得不慎重呀。”

    韩烈听了,深以为然。但是韩凤却急道:“难道大哥就看着韩莺、韩鹂即将被杨奉杀害,而无动于衷吗?”

    臧霸道:“也并非没有办法,我们正可将计就计。目前敌我两军实力相当,杨奉要想全歼我军,必然要动用大半兵力。这样一来,青州军的大营必然空虚。韩帅可在营寨之中多射弓箭手埋伏,以待敌军偷袭,而我与韩凤前去救人。之后,我二人便于回路之上从背后截杀敌军,前后夹击,如此可一战而胜。”

    韩烈大喜,道:“宣高此计正合我意。”于是,三人便仔细研究、部署作战细节。

    约摸三更时分,探马悄悄来报于韩烈,营外一哨人马约有四万余人,正奔我大营□□,敌军大营未见动静。韩烈暗暗点头,欣喜非常,敌军确实全军出动。果然,不久,朦胧的夜色中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远处悄悄地摸来一哨人马,为首一员大将大喝一声,一枪挑开营门,率军杀入。

    一时间,青州军驰骋纵横,到处点火。韩烈大喜,忙令士兵击鼓,一时间四周鼓声大作,黄巾军从四周杀出,将青州军团团围困。只见黄巾军都是弓箭上弦,只等韩烈一声令下,就要乱箭齐发。

    火光中,韩烈见到前几日同自己厮杀八十回合不分胜负的赵云,大喝道:“赵子龙,你虽然勇猛,奈何今日中了我的将计就计。我看你也是个英雄,既已无路可退,何不下马受降,免遭大祸。”

    赵云冷笑一声:“胜负未分,安敢狂语。”

    韩烈见赵云依然执迷不悟,喝道:“赵子龙,我敬你是一条好汉,这才好言相劝,你既然不听,今日便难逃此地,放箭。”只听,“放箭”二字声音刚落,营中顿时万箭齐飞,射向中间的青州军。

    本来,接下来的情景便应该是青州军纷纷中箭,军队大乱。但是,事情并没有这样发展,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青州军的每个士兵手中忽然都举起了一个盾牌,这个盾牌十分的奇怪,形状正是人的上半身的形状,正好将四周射来的飞矢全部挡住。

    这下子黄巾军的弓箭失去了效用,没想到敌军劫营还能考lǜ

    如此周全,韩烈不由大惊,更是发xiàn

    敌军并非如探马所报的四万人,而是只有一万人,心中便预感不好,只怕臧霸和韩凤此去必然中计。如今的情势也不容韩烈多想,只能先杀败赵云一军再说,韩烈见到弓箭不起作用,也顾不上其他,只得拍马挥刀来战赵云,一时间两军将对将、兵对兵,厮杀起来。双方士兵各自拼命,喊声阵天,刀枪争鸣,鲜血四溅,断肢横飞,好不惨烈。青州军兵少,渐渐抵挡不住,不停地向中间收缩。

    正在危急时刻,忽然四周冒出许多青州军,一半浑身上下被黑甲包围,骑跨黑马,只有双眼露在外,手提钢枪,犹如黑色幽灵,当先一人手舞双戟,如杀神降世;一半身穿虎豹皮制成的盔甲,骑乘黄色骏马,手持大刀,更如下山猛虎,当先一人大刀飞舞,威猛异常。

    这正是杨奉的两大王牌军队黑甲骑和虎豹骑,领军两人正是典韦和许褚,只见典韦双戟横飞,所向披靡,近身者无不毙命;许褚大刀飞舞,威猛异常,一会功夫,已有数十人亡命其刀下。这两支军队一经加入,形式立kè

    大变,黄巾军腹背受敌,加上又抵挡不住黑甲骑和虎豹骑的猛烈冲击,纷纷栽倒,狼狈逃窜,转眼间双方攻守易位,青州军渐渐占领了场中优势。

    见到黑甲骑和虎豹骑的救援,被围在中间的青州军士气大增,黄巾军的士气却是突然大跌。青州军本就训liàn

    有素,顿时杀得黄巾军丢盔弃甲,两下里攻守易位。韩烈见状,心中暗暗叫苦,心知杨奉已经看破自己的计策,结果自己反中了杨奉的将计就计。这边情况已是糟糕,对方主帅杨奉今夜至今未曾露面,看来臧霸、韩凤也难讨得什么好处,想到这里,韩烈不由心急如焚,抖擞精神,大战赵云,欲早除此强敌,突围去救臧霸、韩凤。赵云哪会不知dào

    韩烈的心意,也是双目圆睁,银枪上下翻飞,两人武艺本就相当,韩烈想取赵云性命谈何容易,一时间又是大战三四十回合不分胜负。

    感到喊杀声逐渐变小,韩烈不由斜眼向周围看去,青州军虽少,但其强dà

    的战斗力高出己军数倍,且对方那两支王牌军队,更是无人可挡。正在这时,忽然又有无数青州军从远方杀来,韩烈大惊,长叹一声,心中明白己方计策已经完全失败,臧霸、韩凤生死不知,如今大势已去,只盼能孤身突围。

    于是韩烈且战且退,赵云也不加阻拦,任其逃去。待韩烈逃走后,赵云大喝一声:“韩烈已逃,降者不杀。”青州军也纷纷跟着喊道:“降者不杀,降者不杀!”既然主将已逃,黄巾军也就不再作无谓的抵抗,纷纷放下武器,跪地请降。

    且说韩烈单枪匹马杀出重围,向杨奉大营方向奔去,路上正遇臧霸浑身浴血,匹马单枪向这边而来。两人相遇,相视苦笑一声,不用言语,心中便已经明白一切。

    原来臧霸依计和韩凤率军两万前去劫营,不料进得敌军大营,发xiàn

    营中所有的士兵全是草人,并散发着阵阵油的味道。臧霸大惊,心知中计,正欲下令退兵,忽然四面无数火箭射来,顿时大营之中一片火海。

    臧霸临危不乱,指挥若定,率领军队退出大营,发觉两万大军仅剩万五。正在这时,四周传来震天般的喊杀声,黄巾军大乱,令人奇怪的是,喊杀声虽大,却不见对方一兵一卒。臧霸、韩凤面面相觑,不晓得对方在搞什么诡计,还未见到对方的人影,自己已经损失四分之一的兵力,又被搞得士气大跌。

    既然对方已有准bèi

    ,今夜劫营必然只会无功,臧霸果duàn

    下令,全军撤tuì

    ,黄巾军便急急退去。撤tuì

    途中,臧霸、韩凤却不见敌军一兵一卒追杀,臧霸忽然明白过来,方才乃是敌军兵力不足,故yì

    虚张声势,对方主力必然已被派去劫营。

    想到此处,臧霸连忙命令前军变后军,后军变前军,再次向敌军营寨杀去。来到跟前,果然敌方营寨内只有少量的士兵在救火,臧霸大喜,命令全军杀出,看到黄巾军去而复返,这些青州军大惊,纷纷向营内逃去。

    臧霸连忙指挥大军冲杀,和刚才一样,大军刚刚冲进大营,四周的火箭再次漫天□□,臧霸军再次陷入混乱。火箭过后,四周无数青州军呼喊着杀来,将臧霸军团团围困,当先一人正是杨奉。经过两次火箭的洗礼,臧霸军所剩不过一万,几乎个个带伤,而且士气大跌。

    经lì

    了两次这样的折腾,臧霸、韩凤心中大恐,心中对杨奉是畏惧到了极点,一刻也不愿再在此地停留,顾不得其他,两人只想冲出包围圈,快些回到韩烈身边。经过奋力拼杀,臧霸终于单骑冲出,可韩凤就没那么幸运了,遇到了紧盯住自己的杨奉。正常情况下,韩凤可能会在杨奉手下支持三十回合,但在此种情景下,仅仅十余回合,韩凤便被杨奉生擒。

    经过清理战场,杨奉得知共杀敌一万,烧死一万余人,俘虏黄巾军两万余人,己方阵亡三千,受伤两千余人,对方只有韩烈、臧霸两人漏网,与其说是漏网,不如说是杨奉故yì

    放他们离去,否则他二人也难逃被擒的命运。

    大败之后的韩烈、臧霸二人此刻正在杨奉大营北三十里的山坡下徘徊,心感杨奉的可怕,但是三个妹妹均在杨奉手中,韩烈走又走不得,战又没了兵,不知何去何从。韩烈此刻终于明白了为何赵云率领的士兵手中都有一个那样的人形盾牌,不但是能做盾牌使用,而且更能迷惑自己的暗哨,本来是一万人马,却因为每人手中都有一个这样的盾牌来回晃动的原因,在黑夜中看起来就好像是几万人一样,轻易骗过了自己的斥候,也混淆了自己的视线,使自己以为杨奉大军果然尽数来到。

    正在韩烈几乎有了投降之意的时候,忽然远处传来以一阵马蹄声,两人心下一紧,顾不得身上有伤,赶忙提刀上马,准bèi

    迎敌。待来人靠近,两人仔细一看,竟是韩烈的三个妹妹韩凤、韩莺、韩鹂,两人大喜,连忙迎上前去。

    此时此地相逢,众人别有一番感慨,韩烈奇怪韩凤三人能够来此,不觉问道:“杨奉大军防守严密,又有赵云等大将看守,你们是如何逃出的,又是怎么知dào

    我与宣高在此?”

    韩莺道:“青州军防卫森严,我们如何能逃出来,是杨大人让我三人同大哥相会,还有书信一封要我们转交给大哥。”

    韩烈一愣,顿时明白杨奉的用意了,展开书信,只见上面果然是劝降的话,但字字诚恳,劝韩烈莫要再继xù

    沦为黄巾贼寇,还写明了杨奉本人的宏图大志,非常欣赏韩烈和臧霸的才能,希望二人能助其一臂之力。

    韩烈看后,将信交给臧霸,长叹一声,之前数次败于杨奉,自己一直不服气,因为那几次自己都不是统帅。但是,这一次,自己真zhèng

    统领了六万大军和杨奉的两万军队抗衡,在兵力大占优势的情况下,仍然不敌杨奉,六万大军数日之内便烟消云散,自己生平指挥战斗也从未有如此大败过,看来自己确实不是杨奉的对手。现在连一个兵都没了,不归降又能如何,况且对方既然肯放出三个妹妹与自己相聚,必然不怕自己不同意,若是自己不同意归降,说不定五人连性命都难保。

    另外,仔细想想杨奉信中所言,以及杨奉平定张角之乱的表现,韩烈感到杨奉确实是一个值得投靠的明主,不但韩烈如此想,臧霸也是此意。二人下定决心后,韩烈于是带领臧霸四人向杨奉大营而去。闻讯后的杨奉,亲自出营相接,更令韩烈五人感到杨奉是个明主,被迫投降的黄巾军见韩烈、臧霸五人也来投降,于是也真心投降。

    经此一战,杨奉又多了数员大将,数万军队,实力大增。看到杨奉的可怕后,城阳太守田楷自是不敢和杨奉抗衡,乖乖献出了东武城。杨奉进城之后,依然让田楷任城阳郡太守,并让田楷带领自己亲自到徐宣府上拜访。徐宣心感杨奉的诚心,敬仰杨奉的威名,遂也归顺杨奉,成为杨奉的军师之一。

    自此,杨奉算是真zhèng

    掌控了青州全境,并且还得到了徐州的东莞郡,不但奠定了自己在青州的绝对地位和实力,也为以后征伐徐州奠定了基础。

    一统青州后,杨奉立即派人前往洛阳,以重金贿赂大将军何进,谋求青州牧一职。果然,不出旬日,圣旨即到临淄,杨奉终于成为掌控一州的青州牧。为了笼络杨奉父子,灵帝还将最小的女儿永年公主刘慕下嫁给杨奉,杨奉可谓事业美女双丰收,志满得yì

    。

    之所以能轻易得到何进的强力保荐,杨奉是抓住了他的软肋,只要能让何进相信自己是对他绝对的忠心,并且自己还可以成为他在朝中的有利外援,这青州牧一职何进自然是全力为杨奉争取,甚至于会请何皇后为自己说话,毕竟何进需yào

    自己的心腹能够掌控实权,他日必有用处。更何况,这次杨奉送给何进的礼物甚是丰厚,反正汉中富足,这点礼品在杨奉眼中还是算不得什么,何况与青州牧相比,便更算不上什么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