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一统青州(1)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天色渐渐亮起来,喊杀声也早已停止,只有空气中还飘有浓浓的血腥味。徐州丹阳军被歼万余人,投降两万人,主将之一的糜芳被擒,陶商、曹豹二人仅带领两千残兵仓皇逃回下邳城,再也不敢出来。此战之后,徐州丹阳兵实力大损,不要说援救城阳,就是收复东莞都已经暂时没有实力了。徐州虽然富庶,但是带甲将士也只有十万,这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就被陶商白白葬送了一半,单阵亡抚恤金就会耗去一大笔钱两,使得徐州实力大孙,目前也只能做到自保了。陶谦听闻这个噩耗,当场气得口吐鲜血,昏倒在地,自此之后,身体更不如从前。

    而韩烈的黄巾军此战仅仅死伤三千人,可谓大获全胜。韩烈的三个妹妹在接到韩烈的书信后,也遵照其兄长的命令,停止攻城,与韩烈合兵一处,解除了对东武城的包围。三人刚进营寨大门就得知兄长打了一个大胜仗,便一齐向兄长贺喜,韩烈却哈哈大笑道:“此乃宣高之妙计,并非为兄之功也!”于是三人又大大赞赏臧霸一番。

    经此一胜,韩烈也是心下大定,除去臧霸所折的两万人,以及攻城的伤亡外,黄巾军尚有三万五千人,再加上新降的两万丹阳军,共计约有六万人,而杨奉军却只有三万人,相差悬殊,只要自己小心应战,任他杨奉如何厉害,恐怕也是奈何不了自己。〖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

    正在思考间,忽听细作来报,说是杨奉三万大军已在三十里外安营扎寨,韩烈暗暗一惊,杨奉就是杨奉,短短数月的时间就能将北海军训liàn

    得如此有素。见到韩烈双眉紧锁,臧霸连忙上前道:“杨奉此人诡计多端,韩帅应当提防敌军今夜劫营。”韩烈心中也是如此想法,于是便吩咐众将晚上加强防守。

    一夜无事,第二日一早,韩烈就听手下报gào

    说杨奉率军在营外叫阵,于是便带领大军出营迎敌。杨奉领军在东武城外平阔之地展开阵势,手持七龙三叉戟,一马当先,身后紧随赵云、典韦、许褚等众将。杨奉选在此处和韩烈交手是有一定的道理的,目的就是让城阳太守田楷见识一下青州大军的威力,从而能主动献出东海城。

    阳光许许,刀光闪闪,风啸马鸣,战况一触既发。杨奉抬头望去,对方阵势也已然布好,只见黄澄澄一片,士兵衣甲鲜明,队列整齐,杀气腾腾,可见平时训liàn

    有素。杨奉回首对左右言道:“韩烈、臧霸,真将才也。”杨奉熟读兵书,深研阵法,当然十分了解排兵布阵之道。

    待黄巾军扎下阵角,杨奉回头对赵云等人笑道:“黄巾军中除韩烈、臧霸外,无人是你等一合之将,众将谁愿先去挑zhàn

    。”

    赵云脸色古井无波,沉声请令道:“赵云请令出战。”正在这时,杨奉目光一扫,不经意间看到了韩烈身后立着三匹马,马上有三员女将,每个人绝对是一等一的大美女、惹火尤物。

    尤其是其中两人不但衣服相同,兵器相同,就连长相都完全一样。无论高矮胖瘦,脸蛋风情,穿着打扮都一模一样,更让人心动的是,两人都是容颜娇丽,花枝招展,身材火爆。等待杨奉回应的赵云见主公一直没有作声,转头一看,看到杨奉竟然在这关键时刻发起呆来,不禁关切的喊道:“主公……。”

    杨奉猛地回过神来,惊出了一身冷汗,同时老脸一红,暗想:“自己定力怎会还是如此之差,并且让属下看到了,真是丢人丢到家了。况且此时怎可开小差,若是敌人突然进攻怎么办。”

    于是杨奉定了定神,道:“子龙,前去叫阵。”

    “是”,应声后,赵云便提枪带马的向前走去,大声喝道:“韩烈,你也是大好男儿,张角既亡,汝为何还要沦落为贼,祸害一方百姓,不如归顺我家主公,才是明智之举。”韩烈在杨奉身旁并没有找到庞德、成廉等将,对于赵云、典韦、许褚并不认识。但是,韩烈也是高手,从赵云站在阵中之后,身上散发出来的强dà

    的气势中,韩烈便已经知dào

    这此人的武艺都不在自己之下,看来此战并不好应对。

    韩烈正要亲自出战,但见身后飞出一将,韩烈一看,正是吴敦,只见吴敦一边向前冲一边口中大喊道:“想让我等归降,先问问我手中钢枪答不答yīng

    。”说完,吴敦挺枪便向赵云刺来,其势甚猛。好个常山赵子龙,不慌不乱,策马一闪,躲过对方的进攻,待其旧力用尽,新力未生之际,反手一枪,便刺吴敦于马下。

    那边孙观见状,大怒,原来吴敦、孙观两人私下交好,见吴敦被杀,立kè

    举刀向赵云砍来,却也忘了自己和吴敦的武艺相当。这时只见赵云挺枪立马,纹丝不动,待其近身,银枪如闪电般直取孙观咽喉,又只一合,将孙观刺死,一会功夫,泰山贼寇连损两员大将,黄巾军登时军心大震。

    这边韩烈心道不好,如此下去,只怕士兵会士气大挫。但是对方确实武艺高强,恐怕除了自己之外,无人可敌,于是韩烈吩咐臧霸等人压阵,自己亲自迎战。但见韩烈手持大刀,大喊一声:“敌将休得猖狂,要我韩烈投降不难,先问问我手中大刀。”

    言毕,韩烈大刀一横,直取赵云,错马之间,兵器相碰,两人俱是双臂发麻,心中均想,此人好大力qì

    ,于是便不敢再硬碰,都想以招式取胜。只见赵云一杆枪如蛟龙出海,上下翻飞,诡异之极,而韩烈刀法沉稳,刀刀均取对方要害,势大力沉,两人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杀了五十回合依然胜负未分。

    这边许褚见到赵云在阵前威风,不禁手痒,向杨奉请战后,也纵马上前。那边臧霸见到许褚出战,顿时头皮发麻,虽然明知不敌,却又不能不战,无奈之下,只能跃马挥刀抵住,登时场中四员大将分作两团,战了起来。

    转眼又四十回合过去了,赵云、韩烈依然是不分胜负,可臧霸却受不了了,被许褚杀的狼狈不堪,浑身冒汗。也是杨奉早有安排,不得伤了臧霸的性命,不然臧霸恐怕难以支撑三十回合就会败下阵来。

    这时敌方军中又冲出两人,是尹礼和昌稀,欲救臧霸。杨奉见状,忙让典韦上前,典韦欢喜领命,跃马纵去,迎战两人,只四个回合分别将两人刺死。这便惹恼了韩烈阵中一人,乃是韩烈的大妹韩凤,只见她柳眉横竖,银牙紧咬,冲出阵来,挺枪直取典韦,韩凤并非是那双胞胎姐妹中人。

    典韦见是一员女将,本不欲战,不想对方马快,转眼间已到跟前,典韦遂不经意的举单戟相迎,不想此女力qì

    了得,差点将典韦的单戟击飞,典韦大恐,于是收起轻视之心,与她战在一起。没想到韩凤竟然能和典韦斗上二十回合不分胜负,不由令杨奉暗暗称奇。

    且说韩凤和典韦大战二十回合不分胜负,让杨奉不由暗暗称奇,刮目相看。其实,韩凤武艺虽然精湛,但是力qì

    终究不如男子,尤其碰到典韦这样力qì

    大得出奇的绝世猛男。典韦见自己二十回合竟然战不下一名女子,心中早就急了,这回去还不被其他众将耻笑,于是典韦手中加力,招式也一招快过一招。果然,如此一来,韩凤可就受不了了,娇吁直喘,香汗淋淋,招式顿缓,渐渐敌不住典韦攻势。

    见到典韦使出全力和韩凤杀起来,韩凤明显处于劣势,杨奉害pà

    典韦将其杀伤而和韩烈结仇,于是便大喊一声:“子满莫要伤其性命,只需活捉即可。”

    可是典韦却会错了杨奉之意,以为主公见这个女子长得漂亮,要擒回去做老婆,于是也大喊道:“主公放心,主公看上的女人,老典是绝对不会伤她一根寒毛的。”登时,青州军大笑起来。

    韩凤听到这句话,却是恼羞成怒,暗恨这个黑大个口不择言,大骂道:“你个黑炭头,敢占姑奶奶的便宜,看我今日不杀了你。”

    也不知典韦是真傻还是故yì

    逗她,又高声大喊道:“主公,这位未来主母脾气可大着呢,非要老典的黑头。老典可不敢再和她打了,万一以后进了门,要了老典的黑头,老典岂不冤枉。老许、子龙,你二人谁愿意和我换换,回头我请他喝啤酒。”

    这下子,不但青州的军队,就连韩烈的黄巾军也是忍不住哄然大笑,韩凤更是气得满脸通红,恨得咬牙切齿,便不再防守,发疯似地进攻起来,恨不能一下子把典韦生吃了,杨奉也不禁被典韦逗乐了。许褚听到典韦的高喊,也被逗乐了,回应道:“老典,你要换去找子龙,老许我可不换,你不愿得罪未来的主母,就推到我这里呀,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再说了,你是不是看到臧霸这小子快被我打得满地找牙了,才想骗我的战功,捡个便宜呀,你想的美,我老许可不会上你黑炭头的当,是不是,子龙?”

    赵云却没有典许二人轻松,哪里敢搭腔,只是全神贯注的和韩烈战在一处。杨奉不禁摇了摇头,心想这哪里是在打仗,分明就是两人演双簧。不过,典韦和许褚的一唱一和,对打击敌军士气非常有效果,再看看对方军中只剩下那对姊妹花,杨奉便心生一计,亲自上阵,去擒那对双胞胎姊妹。

    于是,杨奉吩咐武安国压阵,手提七龙三叉戟,跃马阵中,大喝一声:“晋阳杨奉在此,谁敢与我一战?”对方阵中已无大将,只剩那对双胞胎姐妹,见到杨奉出阵,两人对望一眼,心意相同,均是想道,此人便是敌军主帅,只要能擒住此人,此战就会大获全胜。两人心意相通,于是便一起向杨奉杀来,转眼间便与杨奉战在一处。两人只想擒住杨奉,却忘了哥哥韩烈曾经说过杨奉的武艺之高强,就连他也非敌手,如此一来,便正中了杨奉下怀。

    当杨奉在阵中大喝的时候,韩烈便预感到不好,韩烈同杨奉交过手,当时杨奉虽然武艺高强,远在自己之上,却是临敌经验不足,但是这已是许久之前,如今的杨奉早已非当日的杨奉,就算自己上前恐怕也是败北的结局。而且己方阵中已无大将,只剩韩莺、韩鹂两个妹妹,杨奉此举必是故yì

    诱引韩莺、韩鹂二人出战,她二人如何能够战得过杨奉,如若一旦被擒,可就坏事了。

    就在韩烈刚开始担心的时候,只见到韩莺、韩鹂两人果然同时跃马出战,韩烈心中更感不妙,只是苦于被赵云缠住,分不得身。

    果然,只见杨奉和韩莺、韩鹂二人交战十回合后,杨奉故yì

    露出一个破绽,其中韩莺大喜,挺枪便刺,杨奉早已料到,侧身一闪,猿臂轻舒,将她从马上挟起,放在自己身前,回马便走,却也不走快。

    见到韩莺被擒,韩鹂大惊失色,急忙追赶,待到只有两步远时,挺枪向杨奉刺去。杨奉也不回头,听得身后刺空枪声,侧身闪开,伸手一把抓住枪身,用力向前一带,韩鹂便不由自主的身向前倾,杨奉又将韩鹂生擒,慢慢回到阵前,喝令士兵将二人绑了。

    韩莺、韩鹂双双被擒,韩烈顿时魂飞天外,只想舍了赵云向杨奉杀来,但是赵云岂会让他如意,反是一枪快过一枪,使得韩烈无法脱身。而臧霸在和许褚勉强斗了八十回合后,败下阵来,其实这也是杨奉事先嘱咐过许褚,不可伤及臧霸性命,否则,许褚早在五十回合的时候就能把臧霸一刀劈成两半了。

    而韩凤也渐渐敌不住典韦,同时败下阵来。一时间,对方大将四人被杀,两人被擒、两人败阵,仅剩韩烈一人依然和赵云斗的难分难解。杨奉看到时机差不多了,挥军杀出,青州军在众将的激励下,个个如猛虎出笼,向黄巾军杀去。

    古时战役,将是军队的主心骨,吴敦、孙观、尹礼和昌稀都是仅仅三四个回合就殒命,杨奉十余回合生擒韩莺、韩鹂二女,许褚战败臧霸,典韦战败韩凤,黄巾军顿时士气大落,人数虽多,却不敌士气高涨的杨奉军的精锐。尤其是杨奉在军中左冲右突,无人可敌,所到之处,立时有人毙命,厮杀一阵之后,黄巾军便不敌败北。杨奉见状连忙掩军追杀,大败韩烈军,杀敌五千,俘虏近万,军资枪械不计其数。

    大帐之中,杨奉召集众将商议道:“我军虽然首战大胜,然而韩烈却死守不出,高挂免战牌,不知众人有何良策破敌?”

    田丰笑道:“此事不难,主公可书信一封,让韩烈三日内率众归降。若其不然,则将其妹斩首示众,韩烈关心其妹,必然来降。”田丰之计虽是很妙,不用再用一兵一卒便可收降韩烈,但是杨奉听后,却是眉头紧锁。

    郭嘉见到,心念一转,顿时明白了杨奉心中的想法,于是道:“符皓此计虽是妙计,却不合主公的心意。”

    杨奉一听,心知郭嘉必有妙计,于是道:“奉孝有何良策教我?”

    郭嘉脸上显出一副狡猾的笑容,道:“这两名女子,乃是我等未来的主母,岂能随意杀掉,符皓此计自然是行不通。”

    郭嘉话音刚落,典韦也跟着嘟囔起来:“这三个主母,一个比一个厉害,以后主公怎能受得了。尤其是那个和老典交战的主母,实在是太厉害了,更是恨死老典了,回头老典肯定是没好果子吃了。”众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