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虚实之间(2)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自己现在不得不回身营救,虽然很有可能甚至说是一定会陷入对方的四面包围之中。但是,如果自己不回身相救,一旦三营失手,前营依然会陷入对方早就设计好的包围当中,自己恐怕到时候连逃跑都找不到方向。

    于是,在冷静思考了一会之后,臧霸果duàn

    的命令一千弓箭手断后,前营士兵直接杀入后营。为什么臧霸要选择先救后营呢,原来一旦后营失手,左右两营就会被对方从中间切开,从而被分别包围、吃掉。

    杨奉就在臧霸前营的前方,这里能够将臧霸前营的情况瞧得非常清楚,杨奉暗暗佩服臧霸果然是临危不乱的将才,更是决心要将其收至麾下。觉得时机到了,杨奉向后一挥手,身后的四千士兵无声无息的向臧霸前营逼近。

    当臧霸到达后营的时候,发xiàn

    自己再次中了对方的诡计,左、右、后三营早已经被杨奉全部吃掉,自己所听到的喊杀声刚开始的时候确是真的,到了后来便成了假的了,是对方的士卒故yì

    发出的喊声,让自己以为三营的战斗依然在激烈进行着,引诱自己上当。

    等臧霸全部明白过来杨奉的〖三五?中文网

    M.35zww.

    n

    e

    t这一环套一环的计策,想要回军的时候,已经是太晚了。臧霸军的后路已经被杨奉的四千士兵完全堵死,现在前后左右都是青州军队,自己的这八千部队已经被团团包围。

    臧霸心中不禁苦笑一声,杨奉平定黄巾之乱并非全靠运气,自己还是太小看他了,太想赢得这场战斗了,没有能够完全冷静地考lǜ

    问题,导致判断失误。若是开始就集中兵力援救后营,虽然注定也会大败,却不会被敌军分别吃掉而导致最后被团团包围。

    臧霸心中不由一叹,看来今夜凶多吉少,于是钢牙一咬,臧霸率军拼死突围,八千黄巾军虽然被青州军团团包围包围,但臧霸毕竟平时治军有方,黄巾军能够临危不乱,在臧霸的指挥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拼死反抗。

    臧霸军虽然训liàn

    有素,却也敌不过战斗力极为强悍的北海军,尤其在杨奉三大王牌主力虎豹骑、黑甲骑、旋风骑的强dà

    冲击下,臧霸军不断收缩。臧霸也看出双方不但人数悬殊很大,而且士兵质量也不可相提并论,情急之下,便顾不得大军,臧霸率领数名偏将向稍微薄弱的西面突围而去。

    其实,这是杨奉故yì

    留下的缺口,臧霸逃脱后当然是要找韩烈会合,原本就和杨奉交过手,数战数败,早已心存怯意,这次根据臧霸对这场战斗的描述,韩烈在心理上的障碍和阴影只会越来越大,最终会影响他的全盘指挥。两军交锋,若是主帅心中有节,便会放不开手脚,韩烈的下场只会和臧霸一样,也是必败无疑。

    臧霸突围之后,其余士兵在北海军的强dà

    压力面前,只能纷纷跪地请降。

    天色渐渐开始发亮,战斗也已经结束,留下的只是满地的尸首和久久不能散去的无边杀气,臧霸军全军覆没,被歼一万两千人,投降八千,臧霸仅和两名偏将拼死杀出重围,向韩烈大军的方向逃去。经过战后清点,北海军虎豹骑仅折三十人,重伤十七人,其余众人几乎人人都带点彩,士兵伤亡三千。

    杨奉很是高兴,下令重赏许褚和虎豹骑的将士,并亲自去虎豹骑的营帐中看望伤重的虎豹骑士兵,更是亲自动手为一些士兵保扎伤口,此举更使得虎豹骑全军上下斗志昂扬,看得典韦心里痒痒的,暗暗后悔把这次立功的机会让给许褚,没有和他争一下,决定下次一定不再犯相同的错误了。

    话分两头,既然青州军已经大捷,我们再来看看徐州丹阳军的情况如何。

    且说,陶商急于建功,命令全军上下日夜行军,每日只休息两个时辰,搞得徐州士兵个个疲惫不堪、苦不堪言,其实陶商也是早就受不了了,要不是为了尽早打败黄巾军,立得战功,从而稳稳的坐上徐州牧的宝座,他才不愿受这份罪呢。

    在此期间,曹豹和糜芳也曾多次劝过陶商,若是过于急行军,士兵休息不足,体力乏溃,一旦发生战斗,全军的战斗力会大打折扣,建议陶商不必如此慌张,青州军的救援,使得东武城短期内必然不会落到黄巾军的手中。但是,陶商却不能听从二人意见,依然一意孤行。

    到达东武城外二十里,陶商实在是受不了了,才算是听从了曹豹的建议,吩咐士兵安营扎寨。不料,营寨刚立了一半,士兵忽报敌军由三路杀来。陶商大惊,还未来得及做任何准bèi

    ,便已听见喊杀声从四周响起。第一次上战场的陶商何曾见过如此阵势,更不知dào

    应该如何应对,只是吓得脸色发白,手足无措。倒是曹豹、糜芳久经沙场,还算冷静,吩咐士兵不要慌乱,指挥众将分三路迎击。

    丹阳军虽然平时训liàn

    有素,但是毕竟经过了两天两夜的急行军,早已是疲惫不堪,如何能和以逸待劳的黄巾军比,更何况韩烈手下的黄巾军平日训liàn

    有素,比之徐州丹阳军也不多逞让。三路徐州军很快就纷纷败了下来,曹豹、糜芳也呵止不住。见此情形,陶商吓得连忙骑上马,跟着士兵一齐向后逃跑,曹豹、糜芳无奈,只好护着陶商向后退去,直退了五十里地方才停住。

    刚刚到达城阳郡,连敌军将领是谁,长什么样子都不知dào

    ,丹阳军就已经折了一万五千人,更使得丹阳军士气低落,个个思乡心切,都盼望着能够早日回去。

    而东武城下,黄巾军分更是加紧进攻,昼夜不停,轮番攻城。城上没有了徐宣守城,黄巾军攻城非常顺利,几次都有小波军队攻进城内,再加上徐州军首战就被杀的落花流水的消息传来,城内闹得人心惶惶,东武城眼看就要被攻破。

    当臧霸浑身浴血,仅带领两个偏将杀出重围来到韩烈面前的时候,韩烈当真是大吃一惊。两人在一起多年,可谓是相知甚深,臧霸虽说武艺比不上自己,可论及谋略、治军、打仗,不比自己差多少,没想到两万大军仅仅三天就已经全军覆没了。

    韩烈心中不由得冒出阵阵寒意,虽然早就和杨奉交过手,但这一次杨奉却是在和臧霸兵力相当的情况下,以奇计获得大胜,而且杨奉的这个虚虚实实之计就连自己恐怕也会和臧霸一样的结局,这个杨奉着实太可怕了,简直就是黄巾军的克星。

    如果这次不是迫不得已,自己还真不想和他对阵,眼下情况十分不利,臧霸全军覆没,杨奉大军士气大盛,必然会乘胜将战线向东推进,徐州丹阳军虽然初败,但实力仍在,一旦自己和杨奉开战,徐州军很可能会从背后偷袭,而东武城至今尚未攻破,自己夹在三面之围,形势不容乐观,韩烈此刻心中一团乱麻。

    臧霸看到韩烈一直犹豫不决,上前道:“韩帅,以霸看来,唯今之计,只有先打败丹阳军,使其退回徐州,解除后顾之忧。然后令韩凤三人暂缓攻城,与大军合兵一处,共同迎战杨奉。不如此,恐怕根本不可能打退杨奉大军,还会被其各个攻破。”臧霸所言确是上上之策,韩烈想了想,便依臧霸之言。

    且说丹阳军连营寨都没来得及建好,便被韩烈大军一阵冲杀,折兵一万五千,伤者无数,不由士气大落。丹阳军久负盛名,平时操练有素,从未败得如此之惨。经lì

    这次大败之后,徐州士兵个个直骂陶商是个混蛋,白痴。

    而第一次上战场就被杀得大败的陶商此刻也是犹豫不决,是进还是退。进则对手太强,不说自己,就连久经沙场的曹豹、糜芳二人都未必是对手;退则连对方领军人物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模样都不知dào

    ,就折了一万五千丹阳军,回去如何向父亲交待,若就此退去,日后此事必然成为陶应等人对付自己的把柄。

    正在陶商下不了决定,究竟是战还是退的时候,糜芳见状,连忙上前道:“大公子不必忧虑……。”

    陶商此刻心情正在矛盾和烦躁之中,听到糜芳竟然还说不必忧虑,心中自是大怒,未等糜芳把话讲完,立马咆哮起来:“不必忧虑,首战就折兵一万五,让本公子如何不忧虑。亏你们还常常在本公子跟前吹嘘什么久经战场,算无遗漏,如何了得,今日在战场上你二人为何不表现出来让本公子看看。”

    曹豹、糜芳二人对视一眼,心中均心想,当时若不是你吓得骑上马就逃,单凭徐州丹阳军的英勇善战,即便是处于劣势,也不会败得如此之快。当然,这话俩人却是无论如何不敢在陶商面前说出来的,任由陶商自己在那里咆哮,两人均是默不作声。

    陶商咆哮了一阵,心情似乎好了许多,忽然想起什么事情来,对糜芳道:“仲韵刚才似乎有话要讲。”

    糜芳心中那个气呀,却又不得不强笑道:“大公子不必忧虑,末将现有一计,可以大破黄巾军,转败为胜。”

    陶商一听,大喜道:“仲韵既有妙计,可速速讲来。”

    糜芳一挺腰,不急不慢地言道:“末将方才得到密报,青州杨奉已经全歼西线黄巾军,正率军向东挺进,目前黄巾军正处于青州军与徐州军的两面夹击之中,况且我军新败,敌军必然会以重兵阻挡青州军的攻势,以少数军队阻挡我军,我军便可乘此机会,偷袭敌军,反败为胜。今夜我军应当如此如此,定会大获全胜。”

    糜芳的这个计策若是遇到一般的将领,说不定成功的几率很大,只是对于韩烈却是不行。但是,丝毫不懂打仗的陶商却是听得眉飞色舞,大喜道:“此战若能取胜,仲韵当居首功,我自会在父亲前保举仲韵为东莞太守。”糜芳自是大喜,连声道谢。

    却说糜芳、曹豹二人领兵三万趁夜前去劫营,陶商则在营中摆好庆功酒宴,专门等候二人捷报。陶商已经在设计此战大胜后,如何接替父亲的徐州牧的位子,以及自己成为徐州牧之后的美梦,不觉已经想痴了。

    一个时辰后,有士兵来报,说是糜芳、曹豹两位将军大胜而还,并且还生擒了敌方主将,此刻正在路上,马上就要到达营寨,陶商大喜,赶忙亲自出营迎接。不料,陶商刚刚走到大寨门口不远处,见到“糜芳”的军队刚一进营就到处杀人放火,丹阳军顿时措手不及。陶商再傻也明白了,这不是自己的军队,是黄巾军假冒的,看来曹豹、糜芳二人已经凶多吉少了,陶商的心中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逃。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