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虚实之间(1)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只要臧霸能将杨奉的青州军挡住三日,自己就有时间将丹阳军打退,然后再和臧霸合兵一处对抗青州军。另外,城阳郡的治所东武城现在已是岌岌可危,不出三五日,东武城必破,只要能够进入城内,三路大军合在一起,加上东武城易守难攻的优势,杨奉即便再是天下无dí

    ,也是奈何不了自己了,只能无功而返。

    在韩烈的信心中,杨奉大军同臧霸军队在高密县南50里的地方遭遇。第一日杨奉派许褚溺战,由于许褚新投靠,臧霸并不认识,见不是成廉、庞德,自持武艺了得,便出营迎敌,不料四十回合未到,就被许褚杀的汗流浃背,大败而回,退守营内,任由青州军百般叫骂,只是坚守不出。杨奉看到臧霸坚守不出,便尝试着攻打臧霸的大营,但数次都被乱箭射回,一时之间,杨奉也无计可施,于是便向郭嘉、田丰问计。

    自古以来,谋臣的地位就是这样,只有在主公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才可能轮到谋臣献计献策,所以遇到难题之前,只要主公不开口,谋臣是不会轻易发言的。三国历史上,只有象曹操、孙权、刘备这样的明主,才有可能让众谋臣在战前广开言路,集思广益,最后自己再定下最终策略,

    田丰首先道:“〖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韩烈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想以臧霸拖住我军,然后再以逸待劳,大破徐州的丹阳军,与臧霸合兵一处,这样我军便更难到达东武城下。东武徐宣既然已经托病不出,仅靠田楷之流难守东武,不出三五日,东武城必被攻破。一旦韩烈大军合兵进城,那么我们这两万军队便无力再取东武。假以时日,韩烈一旦在城阳站稳脚跟,我军若想再取城阳郡,便会难上加难。为今之计,我军只有速胜臧霸,将战线推至东武城下,方有可胜之机。”

    杨奉听后,双眉紧锁,田丰的话可谓是说到点子上了,这正是韩烈的真zhèng

    意图,可是虽然明知如此,却又没有好计策破敌。典韦想了想道:“主公勿忧,今夜待典韦率领五百黑甲军前去劫营,主公可率大军接应。只要典韦得手,主公便可率大军杀出,则臧霸便可一战而破。”

    原来今日典韦见许褚把臧霸杀得丢盔卸甲,狼狈逃回,甚是威风,心中不由十分羡慕,便向杨奉提出劫营的想法。田丰忙道:“此计不可用,听管将军说,臧霸乃是一名不可多得的将才,岂能不会防备我军劫营,若贸然前去,必中其埋伏。”

    杨奉想了想,也觉得有理,一时之间却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于是便向郭嘉望去。郭嘉看到主公向自己看来,知dào

    该自己说话了,不紧不慢道:“嘉有一计,可破臧霸。”

    杨奉大喜,知dào

    这个郭嘉素有“鬼才”之称,所思之计必为妙计,于是道:“有何妙计,奉孝可速速讲来。”

    郭嘉微微一笑,慢慢的吐出四个字:“月夜劫营。”

    典韦一听,乐了:“郭军师真是老典的知己,改天老典请你喝酒。”

    田丰一听就愣了愣,不知dào

    为何连郭嘉也这样说,忙道:“奉孝何出此戏言?”杨奉也很纳闷,只是没有说话,料想郭嘉必有下言。

    果然,郭嘉神mì

    的一笑,道:“符皓莫急,听嘉把话讲完。今日我发xiàn

    臧霸军营分为前后左右四营,看上去营营相接,环环相扣,一营动则三营救。但是,四营之中,前营最强,后营最弱,主公可出奇兵直捣其后营。臧霸熟读兵书,必能看透此计,断然不会从前营分兵相救,一旦事急,只会从左右营分兵。那么主公可在其左右营分兵之后,命令两员上将率军奇袭左营、右营,快速切断其前后营之间的联系,然后再合歼后营,四营去其三营,臧霸又能如何呢?”

    郭嘉的话音刚落,杨奉便已是大喜,道:“真是妙计。奉孝不愧有‘鬼才’之称,此次若是能够大败臧霸,奉孝当居首功。”说完,杨奉又偷偷瞄了一眼田丰,发xiàn

    后者并无任何不快,反而是非常赞同此计,于是,杨奉也就暗暗放下心来,看来袁绍手下谋士不和的现象在自己这里恐怕不会发生了。毕竟郭嘉、田丰,以及自己以后还想找来的周瑜(注明一点,《三国演义》中将周瑜描写成一个嫉贤妒能之人,实在是天大的冤枉,因为历史上真zhèng

    的周瑜不但不是嫉贤妒能之人,反而其心胸十分广阔)、鲁肃、庞统等人,都不是嫉贤妒能的人。

    这时,郭嘉又道:“但是,此计有一个环节至关重yào

    ,也可以说决定着此战胜败与否,那就是一旦臧霸的左右营分兵救援后营,偷袭后营的我方军队势必要遭遇到数倍于己的敌军,所以这支军队需yào

    具有强dà

    的战斗力,以嘉来看,这个重任恐怕只有典将军统帅的黑甲骑才能胜任。”

    典韦听后大喜,心想,郭军师真是好哥们,这样的好事还能想着老典,回头一定要好好请上一场。典韦乐滋滋地正要向前讨令,这边许褚却是大怒,道:“郭军师同许褚有仇乎?”

    郭嘉故yì

    装迷糊,闻言惊讶道:“嘉与许将军同在主公帐下效力,怎会有仇,许将军何出此言?”

    许褚依然是气呼呼道:“既然无仇,那军师便是瞧不起我虎豹骑了。”

    郭嘉故yì

    装作大惊的样子:“许将军何出此言,虎豹骑乃我军精锐,同黑甲军同为主公的两大王牌主力,郭嘉岂敢小瞧?”

    许褚道:“那军师为何说劫营者只有黑甲骑才能胜任。主公曾经说过,虎豹骑虽然成立较晚,但是由于训liàn

    有素,其实力丝毫不逊色于黑甲骑,军师何出‘只有黑甲骑才能胜任’之言。”

    郭嘉装作毫不知情,故yì

    向杨奉问道:“主公说过这话吗,怎么郭嘉一点都不知dào

    ,所谓‘不知者不为罪’,仲康莫怪。”

    杨奉暗暗好笑,这郭嘉的演技真是一绝,丝毫不亚于其谋略。许褚毕竟乃是忠厚之人,听了郭嘉的解释,脸色便逐渐缓下来,但是心中的那股气却是依然未消,转身对杨奉道:“主公,许褚愿率本部五百虎豹骑奇袭敌方后营。”杨奉和郭嘉相视一笑。

    臧霸,字宣高,泰山华县人,三国时曹魏名将。少有壮节,威勇果敢,其父臧戒因廉遭忌,为泰山太守收押,臧霸时年十八,引众劫救父亲出走,天下知名。后从陶谦击黄巾,又连结孙观、吴敦、尹礼等,为泰山寇帅,又名奴寇。曹操□□吕布时,臧霸等曾带兵往助吕布。吕布被擒后,曹操寻得臧霸,一见大悦,便以臧霸为琅邪相,割青、徐二州委任于臧霸。

    臧霸保守东方,清定海岱,又久从征伐,屡阻孙权之师,累迁威虏将军、徐州刺史、扬威将军,功劳殊多。曹丕即王位时,臧霸迁镇东将军,进爵武安乡侯,都督青州诸军事。后进封开阳侯,徙封良成侯。并与曹休讨吴贼,破吕范于洞浦,被征为执金吾。明帝即位后不久逝世,追谥曰威侯。

    是夜,臧霸将整个军营巡视了一遍之后,便继xù

    回营看书,这是臧霸带兵的习惯,每隔一个时辰便会巡视一遍,然后便回营看兵书,到了亥时才能安然入睡。刚坐下,忽然有士兵来报,说是敌军偷袭后营,臧霸忙问有多少人,士兵回道,大约有五百左右。

    臧霸听后沉吟了一会,心想,莫非这是杨奉的诱兵之计,用少量军队偷袭我方后营,以达到分散我军注意力的目的,然后派大军趁机攻打前营,我不可上当。对方才五百人,我军后营有三千士卒,是敌军三倍,怎能不敌。况且左右两营各有四千五百士兵,即使后营不敌,再去援救不迟。

    于是臧霸传令让各营按兵不动,同时在营内做好埋伏,命令后营一定要挡住对方攻势。安排完之后,臧霸长吁了一口气,忽然一想,杨奉此人鬼计多端,便感到不妥,急忙喊住传令兵,命令左右两营各自分兵五百前去夹击敌人,前营依然按兵不动,同时做好埋伏,只等对方前来偷营,士兵领命而去。

    传令兵走后,臧霸也静不下心看兵书,于是便合上书简,走到大帐门口,望着天上的明月,心潮澎湃。杨奉这两个字在臧霸心头压了很长的时间,收赵弘、灭波才、杀彭脱、诛卜已,杀得自己和韩帅两人每次都是狼狈逃窜,这些事情每件都能让臧霸震惊,后来更传言杨奉曾经在五千对五万的劣势情况下大败褚帅,是多么英雄了得,此人更善于用计,但如今看来今日之计不过如此,这等雕虫小技,岂能瞒我,今晚定叫他有来无回。一想到今夜就可大败杨奉于此,臧霸心中不禁有些激动。

    黄巾军虽然人数众多,但是多为乌合之众,将帅少找,并且天公将军张角任人唯亲,只知重用他的两个弟弟,不重人才,方才导致起义失败。若是张角从起义开始就能重用像自己和韩烈这样的人才,岂能落到今天的地步。

    臧霸自认文有谋武有勇,只是不受重用,加入黄巾军数年以来,南征北战,战功累累,仅仅得到偏将的职务。而自己最为佩服的韩副帅韩烈,加入黄巾军时日虽短,但是若论战功,黄巾之中,恐怕无人可比,曾多次救张角兄弟于危难之中,较之自己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却也一直未能受到张角赏识,直到后来被波才提拔,但是至今却也只能屈居在有勇无谋的管亥之下,担任副帅。而黄巾三大帅之中,除了褚燕能够称得上智勇双全,管亥、张牛角二人,却只有匹夫之勇,只因从开始便追随张角,便身居大帅之职,黄巾焉能不败。

    想到此处,臧霸心头顿时一片黯然,但随即又想到今夜之战,只要能够大败杨奉,不但城阳郡可得,就算全取青州也只在咫尺之间,从此再不必藏身泰山,每日为粮草忧心了,更会因大败杨奉而名扬天下,成为一代名将。

    想到这里,臧霸不禁又信心十足,直觉得心头一片光明,前途一片大好,于是臧霸便穿上铠甲,持刀上马,在营内来回察看,并亲自安排埋伏事宜。臧霸命令弓驽手埋伏在大门内两旁,只要杨奉前来劫营,便乱箭齐发,然后,伏兵一起杀出,定叫杨奉有来无回。

    且说一柱香的功夫过去了,还未见敌军主力动静,反倒是后营的喊杀声一直不断,臧霸心中暗觉不妙,却又想不出哪里不妙。虽然臧霸绝对相信自己亲手训liàn

    的士兵的实力,但是一柱香的时间竟然搞不定对方的五百人马,使得臧霸对自己的猜测产生了怀疑,但是臧霸还是不肯从前营分兵相助。

    但毕竟知dào

    杨奉善于设伏,细细考lǜ

    之后,臧霸依然不敢调动前营兵力,便传令左右两营再次各分兵一千援救后营。

    又过了一柱香的功夫,后营的喊杀声渐渐小了,臧霸的心情也渐渐平复下来,心想自己的判断还是正确的。正在这时,忽然从左右两营又分别传来震天般的喊杀声,而后营的喊杀声再次响起,臧霸顿时明白对方的意图了,可是已经晚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