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北海蛰伏(2)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有了汉中的经验,杨奉知dào

    内政人才是越多越好,于是杨奉贴出告示招纳人才,不拘一格,不论出身,只要有才即可被授以重用,和曹操的唯才是举同出一辙。但是,许多天过去了,竟然没有一个人前来报名,这使得杨奉十分郁闷,也难怪,毕竟大家对这位新任的北海相不太了解,所以都不敢贸然一试。

    好在杨奉手下有田丰和郭嘉两人,虽然说是两人其实几乎所有北海的事务都是田丰一人处理,郭嘉则每日到处闲逛。杨奉知dào

    郭嘉最擅长的是军事,而非内政,也就不勉强于他,而田丰则是内政和军事的混合人才,在目前缺乏内政人才的情况下,只好让田丰先行顶上了,好在田丰也是任劳任怨。

    在军队的改革上,杨奉严格约束军队,将二十一世纪一些军队的规章制度,用在了北海军队上,效果大大不一样,令郭嘉等人深深佩服主公才智,庆幸自己找到了明主,北海军也很快被训liàn

    成了一支铁血部队。

    杨奉还把21世纪那种高强度,高质量的测试方法拿出来,让北海两万士兵一起参加试训,表现突出的士兵,对其再加以观察,如果全面合格才能入选进入代号为黑甲骑的重骑兵团,黑甲骑的士兵浑身上下〖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皆被黑甲覆盖,并根据古罗马盔甲的样式,在其头盔上加上活动眼罩,可防弓箭,手背也有黑甲防护,所骑马匹也以特殊黑甲覆盖,手拿也是用特别的钢材打造的黑色钢枪,极为锋利,所以称为黑甲骑。

    这是杨奉根据公孙瓒的“白马铁卫”而得到的启示,黑甲骑的训liàn

    力度也是极强、极苦的,但是效果却非常好,并且黑甲骑的战斗力要比公孙瓒的白马铁卫要强上数倍,可以算得上是除了旋风骑和陷阵营之外杨奉的又一秘密武器。大家早些日子对这些训liàn

    手段已有所接触过,所以对杨奉提出的黑甲精骑也不十分奇怪。

    杨奉令众将日夜训liàn

    ,那两万青州精兵中,经过杨奉的严格筛选后,入围的竟只有487人,可见难度之大,也表示这些人潜力惊人。然后又挑了13名虽然落选但又差别不大的士兵,正式组成了自己的第三王牌军队——黑甲骑,日夜加紧训liàn

    。

    黑甲骑目前直接听命于杨奉,暂时由武安国带领,其余两万人由赵云、太史慈、成廉、庞德带领训liàn

    ,经过半年的残酷训liàn

    ,杨奉的黑甲骑和两万北海军基本上达到了他预期的效果,杨奉相信自己的这两万军队一定会在以后的战场上大放异彩,让各路诸侯刮目相看的。当然,之所以会有这么快的成效,是因为杨奉能以身作则,吃住在军营,同将士们同甘共苦、一起训liàn

    ,才使得北海将士无不拼命训liàn

    。

    其实,吃住在军营也非杨奉本意,说到此事,倒有一个小故事。

    孔融府中下人不多,除了一些家眷之外,总共只有十三人,这十三人中,跟随孔融最短的也有六年时间。孔融离开北海,这些人肯定是要跟随而去的,致使诺大的太守府一个下人也没有,只有一个打扫卫生的老苍头,杨奉也不以为意,便每日都和赵云、太史慈等人吃住在军营。

    可是堂堂北海相岂能长期吃住在军营,但是王绵、褚兰等人还没有来到北海,杨奉便也无所谓。郭嘉、田丰也没什么,两人是谋士,不带兵,所以不需yào

    跟着杨奉在军营吃住。对于庞德、成廉、赵云、太史慈、武安国五三人可就不一样了,虽说为将者要爱hù

    士兵,关心士兵疾苦,但也不需yào

    每天都吃住在军营。

    可主公都亲自这样了,五人身为领军大将,当然都要陪着。赵云倒好一些,反正没老婆,吃住在什么地方都没什么关系。成廉和庞德的家眷都在汉中,二人来到北海之后,杨奉也每人赐了两名美女给他们(就是上次在常山救下的十多名女子中的四人),论起感情来,暂时还算没有,也可不计。但是,太史慈、武安国二人,意见却是很大,吃住在军营,很少回家,房事都断了半年多了,就算自己受得了,可是家里老婆也受不了呀,便颇有怨言。

    于是便由二人出头,发起众人聚在一起商议此事。

    太史慈首先道:“主公自从接任北海相以来,每日劳累,吃住在军营,诺大的北海相府竟然只有一名扫地老翁,若是传扬出去,实在是我等失职。以慈的意思,可为主公招一些使女丫环,也好负责主公起居饮食。”太史慈此言一出,除了武安国、赵云之外,郭嘉、田丰、庞德、成廉都是暗自好笑,却又不好意思笑出声来。

    田丰故yì

    咳嗽两声,勉强压抑住笑意,道:“子义言之有理,只是主公的起居饮食,牵涉主公安危,非同小可,所选之人必需经过层层考验,才可以伺候主公。况且主公今年二十四岁,四位主母又不在身边,却也不能缺少女人照顾,一是生活需yào

    ,二是生理需yào

    嘛。”

    此言一出,大家纷纷觉得有理,成廉道:“话是不错,正如田先生所虑,此事必须谨慎,若是让坏人混进去在饮食中下毒,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大家都认为田丰的担忧并不是多余的,却又觉得此事不好解决,于是便都沉默起来。这时,郭嘉忽然道:“嘉有一办法,但此事还需子龙点头才行。”众人均是感到奇怪,唯有田丰仔细一想,便已明白,微微一笑,赵云奇道:“奉孝此言是何意?”

    郭嘉道:“主公年已二十四,虽然也有主母数个,但毕竟目前都不在北海。何况黄巾余孽尚在,路上不太平,若是冒然接主母到此,一旦路上出事,则会令主公遗憾终身。而且主公也是血性男人,不可不行男女之事,否则对主公身体无益。”郭嘉说了一通,都是废话,众人不由纷纷撇嘴,但知郭嘉必然还有下言,否则也不会说此事非要赵云同意不可,于是便都竖起耳朵向下听。

    只有赵云更加疑惑,忍不住道:“奉孝不说,我等也知此中道理,但是此事乃是众人之事,为何非要赵云应允不可?况且此事十分容易,我等可在北海国张榜为主公招美女十人,进行各种训liàn

    ,之后便进入太守府中负责主公饮食起居,并服侍主公,岂非两全之策。”

    未待郭嘉开口,庞德道:“主公新得北海,民心未顺,倘使此时张榜选美,恐怕于主公名声不利。”

    田丰道:“令明所言甚是。”

    众人也纷纷觉得有理,但又觉得此事难办,个个都皱起了眉头。

    忽然,赵云想起一事,失声道:“奉孝莫非是指……”

    郭嘉点头道:“正是此意,只是不知子龙可肯割爱。”

    赵云脸一红,斥道:“奉孝休得胡言,她们之中只有樊娟四人和我同村,其余几人都是公孙越那贼子从其它地方强抢来的,此事只要她们自己同意即可,又和赵云有何关联。”这时,太史慈、武安国方才明白郭嘉的意思,原来是指从公孙越手中救下来的那十一人。

    这十几人可谓个个貌美如花,无论模样还是身板,都是一等一的好,是公孙越专门在去剿灭常山村的时候在路上抢来打算孝敬他的叔父公孙乐的。若是相貌一般,恐怕她们的下场也是十分悲惨,公孙越又岂能打算用她们献给公孙乐。

    前些日子,杨奉将这十一个女子中的四人赏赐给了庞德和成廉,如今还剩下七人,暂时还没有归处。

    郭嘉道:“这些女子虽然并非来自一地,但是毕竟都是同命相连,这些日子基本上都混熟了。她们中的四人与子龙更是同村,而且听说樊娟此人以前还是子龙大哥的未过门的妻子,所以此事由子龙亲自去说,最为合适,也必然事半功倍,毕竟我等众人与这些女子无一认识,子龙以为可否?”

    听了郭嘉的一番话,赵云张了张嘴,虽然想反驳郭嘉的话,可是怎么想都觉得郭嘉说的有道理,于是,赵云脑袋一垂,道:“云姑且一试,至于能否成功,云可是并无任何把握。”

    郭嘉不由笑道:“子龙旦去,此事必成无疑。”

    这个郭奉孝,竟然如此自信,安能知dào

    她们一定答yīng

    ,若是有一人不应允,看我如何羞辱于你,赵云在路上还想着郭嘉说最后一句话时候那诡异的笑容,让赵云不禁觉得这次又掉进了郭嘉的圈套之中。

    结果,赵云将此事一说,众女皆是娇羞不止,当时杨奉一人大战白马义从的情景,她们可是瞧得清清楚楚,并深深印在心中。后来赵云等人又奉杨奉为主,更使得众女对杨奉产生了无限的崇拜,更何况这些女子的父母兄弟姐们皆被公孙越的“白马铁卫”所害,已是无处可去,赵云所说的事情,也正好给了她们一个去处,要知dào

    在三国的乱世中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更是难于生存,何况还长着一张貌美如花的脸蛋。

    赵云所说之事,其实正是众女心中所期盼之事,只是得由赵云突然提起,众女都没有任何思想准bèi

    ,更是由于面子薄,不好意思当场点头罢了。结果弄得赵云反而误会了,以为众女都不同意,心中思想甚是复杂,一是为主公着急,所以有点忧愁,二是终于找到了郭嘉也算漏的事情,所以有点兴奋。

    于是,怀着这种矛盾心情的赵云便将众女的表现如实说给郭嘉、田丰等人之后,道:“没想到奉孝也有失算的时候,看来此事还需从长计议了。”

    赵云言毕,田丰、郭嘉、太史慈、武安国、成廉、庞德六人先是默不作声,相互对望一眼后,便一起哈哈大笑起来,直笑得六人直不起腰来,这一下可让赵云摸不着头脑了。也是赵云涵养好,沉得住气,见众人都在不住地笑,便往席上一坐,等众人笑够。

    足足半柱香的功夫,众人才勉强止住笑,发xiàn

    赵云在席上坐着,觉得很不好意思,赵云见众人笑够了,便问原因。田丰强忍住笑,向赵云解释道:“其实众女心中早已应允,只是羞于出口而已,子龙未经男女之事,当然看不出此中玄机。”

    看到赵云面露不信的表情,眼睛却不由斜着瞟向郭嘉,意思好像是说郭嘉不是也是光棍一个,怎么又经男女之事了,心中虽然这样想,但是赵云并未说出口。看到赵云瞟向郭嘉,田丰明白赵云心中所想,便道:“子龙若是不信,现在可再去一次,众女必然正在收拾行囊。”

    赵云一听还真去看了看,果如田丰所言,也感到不好意思,便不再回来见众人了。

    赵云第二次走后,郭嘉道:“看来主公事毕,我等还需操心为子龙寻一佳偶了。”

    太史慈听了,笑骂道:“没想到你小子虽然年龄小,却也是风月老手,以慈来看,子龙就比你强多了。”众人听后,又是一阵大笑。

    第二日,众人便劝杨奉搬回太守府,并将此事告知,杨奉心中甚是高兴,表面上却是佯装不同意,故yì

    推让一番,道:“这些女子皆是劫后余生之人,父母亲人都已被害,身世甚是可怜。况且她们都是美貌绝伦的女子,众人目光所至,我等在北海立足未稳,更不可落井下石,授人以话柄。上次赐给孝行、令明的四个女子乃是经由她们本人同意,并非强行压迫,故尔等不可鲁莽,若是尔等真为其操心,可在北海城内为她们寻求佳偶,也使她们的下半生有个着落,岂可因为奉一人之事而耽误众女之终生幸福,此事万万不可。”

    又待郭嘉等人再三进行劝说后,并解释说众女都是心甘情愿,且对主公甚是仰慕,杨奉方才勉强同意,最后说道:“此事不可强求,虽然如此,若是日后诸女之中任何人等想要离去,随时即可。”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