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月夜揽才(1)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听完赵云的故事,杨奉深深慨叹,谁能想到赵云和颜良、文丑、张A等人竟然相识,难怪赵云后来在界桥的时候,只用了几十回合便打败河北四庭柱中武功最高的文丑,在汝南与曹操军作战之时,仅用三十回合便杀败了张A,想必是文丑和张A有意相让,长坂坡之时,赵云深陷困境,张A更有故yì

    帮zhù

    其突围之心。

    按捺住心中的惊奇,杨奉对赵云道:“此间事了,不知子龙今后有何打算?”

    赵云恨声道:“自然是杀了公孙贼子为兄长报仇。”

    杨奉轻轻摇了摇头,道:“公孙瓒雄踞北平,根深蒂固,手下兵多将广,子龙单枪匹马如何能将他杀掉?若是子龙报仇不成,反为其害,日后你们兄弟的大仇谁能来报?”

    赵云因为大哥的惨死,心中只有复仇的念头,对于这个问题还真没想过,更没有想过自己能否斗得过公孙瓒,一下子便被杨奉问住了。

    杨奉见自己的话有了效用,又趁机劝道:“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子龙不可逞一时之气*澳门网上博彩

    m.35zww.net*,而铸成大错,使得亲者痛仇者快。若是子龙相信杨奉,杨奉保证十年之内必定灭了公孙瓒,为子龙报此大仇,不知子龙可愿出山助我一臂之力?”

    “袁本初色厉胆薄,好谋无断;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本”、“天下局势即将走向乱世,冀州乃是四战之地,非王芬(目前的冀州刺史,此人颇具野心,从后来欲与袁绍共奉幽州刺史刘虞为主即可见一斑)之才可以久守,异日必为他人所图,子龙不可轻投”,通过杨奉对袁绍、王芬二人的分析,赵云便打消了投奔二人的想法,却也没有当场答yīng

    奉杨奉为主,说要仔细考lǜ

    一晚,杨奉也就不再相逼,便以夜深为由告辞。

    出得房门,杨奉胸有成竹,赵云这员智忠勇的大将必定逃不出自己的掌握,更令杨奉异常激动的是,方才从赵云口中得知郭嘉、田丰二人此时尚未出山(田丰刚刚辞去朝中侍御史的官职不久),而颜良、文丑早已袁绍手下大将,因为袁绍此时虽然是大将军橼,却也统领着一部分禁卫军,颜良、文丑正是替袁绍管理着禁卫军,而张A、高览则已经在冀州王芬手下任职,这次颜良、文丑二人是奉命袁绍之命前来招揽赵云、田丰二人(因郭嘉年少,名气不大,不为袁绍所知),张A则是希望赵云也到冀州军中一起任职,赵云不好选择,便欲回家同大哥商议,拿个主意,不想却恰好遇到公孙越血洗常山村,杨献之大战白马卫的精彩一幕。

    回到屋里,杨奉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心中便开始盘算如何才能收服郭嘉、田丰二人,思索许久,苦无良策。

    于是,杨奉便披上衣服来到院中,望着当空弯弯的月亮,忽然想起了已是过世的叔父杨赐以及远在晋阳的姨母严氏、姨父丁原和仍在汉中等候自己的王绵、褚兰等人还有不知去向的师傅左慈,杨奉来到三国以来,除了被山贼杀死的家人之外,便只有这几个亲人了,长叹一声,不禁想起了一首古诗,随口便朗诵出来:“初月如弓未上弦,分明挂在碧霄边。时人莫道峨嵋小,三五团圆照满天。”

    正在这时,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好诗”,杨奉回头一看,却是郭嘉边鼓掌边向自己走来,口中赞道,“真乃绝世佳作,若是杨大人的文才只能称为当世第二,恐怕无人敢自居第一,如此文采,就连当朝蔡邕大人恐怕也会逊色三分,郭嘉实在佩服之至。”

    杨奉连忙谦虚道:“奉孝缪赞,杨奉观月生感,信手胡掐一首,倒让奉孝见笑。”

    郭嘉更加惊奇,叹道:“杨大人真是当世异人,如此佳作即可信手而来,郭嘉实是真心佩服。但听得杨大人语气中甚忧,是否在想念家人?”

    杨奉心道,太好了,本来正在发愁如何说起此事,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今晚若不能将你感动、说服,我杨奉以后也别在三国里混了,主意拿定,于是杨奉道:“奉想念家人只在其次……”

    没等杨奉说完,郭嘉便打断了杨奉的话,不禁心有好奇道:“既不是想念家人,还有何事能让杨大人如此忧心?”

    虽然被郭嘉打断了话,杨奉并未生气,心知这是郭嘉故yì

    试探自己的气量。又听郭嘉已被自己勾起了兴趣,杨奉不由心中暗喜,果然上套了,口中却道:“杨奉实在是担忧天下的百姓,如今大汉已显乱相,杨奉只恨力量单薄,不能救天下百姓于水火,故而叹气。”

    郭嘉心中暗惊,却不露声色道:“杨大人何出此言,杨大人曾以一己之力平定了天下黄巾,为大汉立下了汗马功劳。如今天下虽然黄巾再起,却已经形不成气候,天下即将重复太平,百废待兴,何来大乱之说?”

    杨奉心里暗暗好笑,跟我装蒜,看我怎么忽悠你,道:“杨奉本想奉孝虽然年少,却是天下少有智者,不想眼光竟然也是如此短浅,奉真是感到失望。”

    郭嘉脸色一变,片刻间又恢复正常,看来杨奉的激将法没有成功,郭嘉故yì

    又问道:“嘉实在愚顿,还请杨大人能够赐教。”

    杨奉心道,考我,行,玩死你,口中却道:“请问奉孝,天下间何人为尊?”

    郭嘉毫不思索道:“在家,父母自当为尊;于国,皇上乃是天下万民之主,主掌天下之人的生杀大权,当然是以皇上为尊。”

    杨奉点了点头,继xù

    问道:“奉孝所言甚是,皇上的父母是否大过皇上?”

    郭嘉不由笑道:“先皇帝谢世已有多年,杨大人在朝为官,此事岂能不知,何来此问?”

    杨奉道:“张让、赵忠之辈难道不是皇上之父母?试问十常侍不除,天下有何来太平?”

    郭嘉笑道:“此事倒也简单,大将军何进同十常侍势同水火,必然会想办法将他们一一铲除,杨大人若是担心此事,倒是大可不必。”

    杨奉反问道:“奉孝认为以何进一个屠夫的能力和十常侍相比,谁高谁低?”

    郭嘉沉思一会道:“论谋略和心计,何进或许比不上十常侍,然而何进的下属大将军橼袁绍,乃四世三公之后,素有谋略,有袁绍相助,何愁十常侍不灭。”

    杨奉听后哈哈大笑,心中也明白了历史上的郭嘉为何先行投靠了袁绍,原来就是看中了袁绍四世三公的家世,杨奉道:“奉孝怎可如此愚钝,袁本初岂是能成大事之人?”郭嘉一愣,随之涨红了脸问道:“何以见得?”

    杨奉嘿嘿一笑,道:“袁本初虽然树恩四世,历代公侯,门生故吏遍布天下;倘若登高一呼,收豪杰以聚徒众,确实很有可能成就霸业,然而袁绍为人色厉胆薄,好谋无断;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本;若担任一方郡守,也许会很称职,但若要承担拯救天下的重任,成就霸王的不世基业,难!”

    说到这里,杨奉顿了顿,继xù

    言道:“且袁绍虽然身为大将军橼,正因为其是四世三公之后,深得何进猜忌,所以袁绍并非何进之心腹。奉曾听说,何进进身之前,曾受过西凉刺史董卓的恩惠,此次密谋诛杀十常侍,何进既要诛尽宦官,又要提防袁绍,只能以皇上名义下诏令诸侯进京勤王,首选之人必是董卓无疑,这个董卓才是何进的心腹。然而,消息一旦泄漏,不等董卓进京,十常侍必然先行发难,先杀何进。何进死后,又有何人能够牵制董卓呢?”

    郭嘉是第一次听到董卓之名,不由问:“董卓是什么人?”

    杨奉道:“董卓字仲颖,陇西临洮人也,此人生性残暴,好渔色,野心勃勃。中平元年,董卓迁中郎将,□□黄巾,军败抵罪。韩遂等起凉州,复为中郎将,西拒韩遂。此刻正在西凉同韩遂等人相持。”

    “董卓早有异心,若得何进相召,必然以进京勤王为由,统兵入京,实则挟天子以令诸侯,从此把持朝政,混乱朝纲。”杨奉继xù

    侃侃而谈。

    郭嘉心头暗暗吃惊,首次发觉杨奉此人绝不简单,竟然能将天下大事分析得精确如斯,并对朝中之人了解得一清二楚。此刻郭嘉才发xiàn

    杨奉身材高大,气宇轩昂,一表人材,眉宇间隐有王霸之气。此人日后至少成为一方诸侯,郭嘉打量完后,不由心中暗自赞叹。

    在郭嘉打量杨奉的同时,杨奉也是双目注视着郭嘉,仿佛能看穿其内心世界一样。看得郭嘉心中发毛,眼珠不禁乱转,看得杨奉暗暗好笑,自己就是要让他对自己有着强烈的直观印象,给他留一个强烈的震撼,正所谓上兵伐谋,攻心为上,攻城为下。

    慢慢的,在杨奉凌厉目光的注视下,郭嘉感觉就不如杨奉那样轻松了。刚开始还好的,可后来觉得杨奉的眼神好像能透入自己的内心深处一样,自己就好像赤的站在他面前,弄得大气也不敢出。

    此刻的郭嘉心中却是千头万绪:为什么自己不敢和他对视,他的身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烈的霸气,难道他就是结束即将到来的乱世的霸主,难道师父一再嘱托自己下山后一定要投靠一个“治世之能臣,乱世之枭雄”的人,只有找到这个人,自己的一身本领才有真zhèng

    的用武之地,难道这个人就是他,而不是袁绍。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