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险些丧命(2)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但是,已经恢复镇定的公孙越并没有让杨奉如意,只见他将大刀横在马上,搭弓射箭,一箭朝杨奉后心射去。杨奉听到身后的呼呼的风声,以为严纲又放了一支冷箭,不得已回身用戟将箭磕飞。但是,就是这么一缓的功夫,数十名“白马铁卫”已经重重压了上去,再次将杨奉围在中间,杨奉手中宝戟连刺,虽然奋力杀了数人,但刚刚打开的缺口很快就被赶来支援的两千白马骑士堵死了。

    杨奉心中长叹一声,暗想,想我杨奉,拜师左慈,文精武通,刚起争霸天下的雄心,并在张角之乱中已经是大放异彩,又在青州刚刚站住了脚,没想到今日却要命丧于此,难道这是上天对我改变历史的惩罚吗!也罢,既然天不遂人愿,索性今天就杀个痛快,拼了这条性命也要把这群生灵涂炭、残害无辜的白马骑士能杀多少就杀多少。想到这里,杨奉钢牙一咬,两腿一夹马腹,七龙三叉戟舞起一朵朵戟花,杀向白马骑士。

    惊魂未定的严纲策马立在公孙越的身旁,看到杨奉在白马骑士的团团围困中依然游刃有余,一杆宝戟舞得滴水不漏,每个白马骑士仅仅是一两个回合就被杨奉刺下马来,更坚定了严纲要将杨奉围剿于此地的决心。

    杨奉虽然勇武〖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异常,但是白马骑士毕竟人数众多,而且长年跟着公孙瓒东征西战,每个人都是多次血战沙场后生还下来的□□。虽然杨奉现在还能游刃有余的应对,但是人总是有力qì

    用尽的时候,而公孙越和严纲等的就是那个时刻的到来。

    果然,当白马铁卫全部伏首,白马骑士倒下大半仅剩八百多骑时,杨奉已经明显感觉到体力不支了,两臂发酸,七龙戟在手中越来越沉。公孙越由于是初临战阵,没看出什么,但是严纲毕竟久经战场,已经看出杨奉体力不支,已是强弩之末,左手一挥,带领一众偏将再次加入了战圈。他们这一加入不当紧,杨奉登时觉得压力骤增,尤其是严纲,不敢同杨奉正面交锋,只是躲在其他人身后,时不时劈出一刀又一刀。

    若是在平时来说,杨奉根本不会在乎严纲的这一刀又一刀,但是现在的杨奉几乎是筋疲力尽,严纲挥出的每一刀都对杨奉构成了很大的威胁,直恨得杨奉牙咬的“咯吱咯吱”响,恨不得用七龙戟在严纲身上戳几个大窟窿,只是现在力不能及。

    眼看杨奉就要命丧于此,右边的山坡处忽然有数骑飞奔而来,顷刻间就已将近跟前,当先一人是一名白袍小将,白马银枪,杨奉以为又是白马骑士来了,心中的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现在自己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再来几个生力军,如何招架?

    想到此处,杨奉不由手中一缓,登时被严纲抓住机会,一刀劈向杨奉的背后,幸好杨奉闪开的快一些,没有砍中要害,却也被砍了一条五寸长的刀口。这是杨奉来到三国之后的第一次受伤,杨奉不由心中大怒,只想立马杀了严纲,但是已经是力未有所及。

    正当杨奉彻底绝望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连公孙越都认为是自己人的白袍小将却杀向了白马骑士。紧接着其身后也有三骑跟着冲进去,一刀一矛两枪所到之处,白马骑士无不纷纷落马。而另有一名书生状的年轻人和一个中年文士驻马外围观看,不时还用马鞭对杨奉指指点点,低声言谈。

    杨奉看到这几个人非但不是公孙越的帮手,反倒是帮自己来了,精神大振,奋起余力,几个回合就把身边五名骑士挑下马,然后七龙戟一指,杨奉纵马杀向严纲,把剩余的白马骑士甩给了这四人。

    严纲大惊失色,急忙举刀应战,本就不是杨奉的敌手,此时更是不敌。战不至数个回合,杨奉便一戟将严纲的头盔挑落,严纲顿时魂飞天外,不敢再战,拨马便向后逃去。杨奉岂能让他逃脱,在身后紧追不舍,待追到十步远的时候,杨奉将手中的七龙三叉戟奋力朝严纲背后掷去,七龙三叉戟贯其胸而出。严纲低头看了看从自己胸膛冒出的戟头,大叫一声,翻落马下,两腿蹬了几下,再无动静。

    杨奉下马将戟拔出,望着身后的厮杀,再看看脚下已经死去的严纲,这个本该在袁绍、公孙瓒争夺冀州之时在界桥之战中被袁绍大将鞠义生擒,如今却死在自己戟下的北平太守公孙瓒手下的头号大将,心有不禁慨叹万千,东汉末年的历史已经因自己的到来改变的太多,以后的发展恐怕也难在自己的预料之中了。

    忽然杨奉又想到,管它历史改变多少,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不就早想改变历史吗,只要自己能在这个喧嚣的三国时代站住脚,还怕什么。自己从小的三国梦想、一统中国的梦想已经正在上演,想到这里,杨奉顿时豪情万丈,翻身上马,七龙三叉戟在半空中舞起几个戟花,继xù

    向公孙越杀去。

    公孙越已经看到了严纲的结局,强烈的恐惧再次泛起上心头,此刻又看见杨奉挺戟跃马向自己杀来,公孙越急忙将手中的绳子松开,并将枪尖上的人头甩掉,举枪招架。公孙越也就该命绝于此,如果以这些女子的性命作为要挟,杨奉和其他几个人必然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也许公孙越会捡回一条性命。但是,情急之下的公孙越却把唯一能保住性命的绳子松开了,唯一能够生还的机会也就失去了,随之而来的就是死亡。

    本身武艺同杨奉相比就差了许多,再加上心中胆怯,仅仅数个回合,公孙越就已经招架不住了。要不是已经厮杀了半天,而且身后还被严纲给劈了一刀,杨奉在四五招的时候就可轻松将公孙越挑于马下。

    其他偏将见到公孙越有危险,不再和白马义从一起围攻那四人,急忙掉头回救公孙越,八人将杨奉紧紧围住。虽说已经单枪匹马血战了一个多时辰,杨奉此刻仍然是抖擞精神,在八将的围攻中应付得游刃有余。

    杨奉一边打一边偷偷观看另外的情形,只见那白袍小将身长八尺,姿颜雄伟,威风凛凛,手持银枪,所至之处,白马骑士无人能过两个回合,杨奉心中暗想,看样子此人应该就是自己此次来找的赵云了。

    再看其余的三人,一人二十出头,身长八尺,面如獬豸,蛇矛在手,左翻右挑,白马骑士无不纷纷翻身落马;另一人亦是二十出头,八尺有余,绣袍金甲,手持大刀,舞得虎虎生风,还有一人二十岁左右,也是使钢枪,武艺也都不在白袍小将之下,四个人直杀得白马骑士个个人仰马翻。一会功夫,白马骑士便已经全军覆没,全数被杀,场中只剩杨奉同公孙越等人在厮杀。

    就在大家都注视着杨奉同公孙越等人厮杀的时候,那白袍小将忽然看到刚才被公孙越扔到地上的头颅,急忙翻身下马,其余三人都不明所以,也跟着下马。只见白袍小将把那头颅紧紧捧在手中,双膝跪地,虎目含泪,那两个书生状打扮的人此时也已将众女子身上的绳索除下,只见其中一个女子满面泪流,哭声不绝,向那白袍小将走去,边走边呜咽道:“子龙,子麟大哥,他……”

    杨奉听到“子龙”这两个字时,心中又惊又喜,心中的猜想被证实了,这个白袍小将果然就是自己要找的赵云,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手中七龙三叉戟顿时加力,公孙越等人本就已是苦苦支撑,此时更难招架。七名偏将片刻间被杨奉一一挑落马下,公孙越魂飞天外,正要掉转马头逃跑,只觉颈间一凉,低头一看,杨奉的七龙三叉戟已经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公孙越万念俱灰,闭目等死。

    杨奉铁戟一转,将公孙越拍下马,自己也从马上跳下,将公孙越推到赵云的跟前,说道:“此人就是这次血洗常山的罪魁祸首,北平太守公孙瓒的弟弟公孙越,请子龙处治。”赵云闻言,“嚯”地站起,一把抓住公孙越的衣领,咆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为何要血洗我常山,杀我亲人,我和公孙瓒素来无仇,只不过拒绝他的邀请,出山相助于他,他就要杀害我的兄长,灭我常山村。”

    言毕,赵云抽出宝剑,将公孙越的头颅砍下,一脚将其尸首踢到一旁,之后便双膝跪地,用手抱着兄长的头颅号啕大哭起来,众人莫不动容。杨奉心想:“原来此人便是子龙的兄长,只是不知这个美丽女子却又是何人。”半晌,赵云忽然止住哭声,站起身来向杨奉走去,走到杨奉跟前的时候,赵云道:“赵云今日能够得保灭村杀兄之仇,全赖恩公,恩公在上,请受赵云一拜。”

    说完,赵云便跪在杨奉面前叩了三个响头,杨奉连忙将赵云拉起,道:“子龙莫要如此,在下来迟一步,未能及时救得子龙兄长及全村老幼的性命,着实惭愧,只是这公孙瓒的白马卫实在是厉害,若非是子龙晚来一步,恐怕我也将死于公孙越之手也。”

    赵云点头道:“恩公所言甚是,公孙瓒的白马义从个个都是身经百战,此次公孙瓒为了要取我赵云的项上人头,竟然出动了两千多人,还有其手下第一大将严纲,若非恩公武艺高强,一旦公孙越离去,恐怕赵云今生将无法为兄长报仇。只是今日差点累及恩公之性命,赵云心下实在难安,恩公之德,赵云今生刻骨铭记,请恩公稍待,待赵云处理完亡兄后事,再与恩公相叙。”

    杨奉拱手道:“子龙请便。”

    赵云对那名美丽女子道:“娟姐,请你带着两个人帮zhù

    恩公包扎一下伤口,我去将这里的后事处理一下。”

    那位被赵云称为“娟姐”的美丽女子看了一眼杨奉的伤口,脸一红,点了点头,没有言语,喊了两个女子去拿一些绢布去了。

    杨奉也是脸一红,对赵云道:“且慢,只是些许轻伤,就用不着包扎了,子龙还是让她们帮zhù

    你处理后事吧,毕竟里面还有她们的家人。”杨奉之所以会拒绝乃是因为杨奉之伤是在背上,若是包扎的话,必然要褪去上衣,是以杨奉觉得不太方便。

    赵云却没想那么多,闻言道:“恩公背上的刀口至少五寸多长,怎会是轻伤,恩公不要客气,还是让她们赶紧为恩公包扎一下,以免伤口恶化。”这下子,杨奉便不好意思再拒绝了,只得任由她们去衣、涂药、包扎。

    整个村庄已被这场大火毁于一旦,村中数百人,除了樊娟(就是刚才那名女子)等数女外,其余众人无论男女老幼,无一幸免,从众多赤裸女尸的身上,更可看出白马义从的兽行,简直是令人发指。

    在众人的帮zhù

    下,赵云很快就将其兄入土为安,又将村中其他被杀之人一一入土。处理完毕,已是黄昏时分,子龙便让那几个女子略整酒菜,请众人入席。在酒席上经过赵云介shào

    ,杨奉才知dào

    随同赵云一起来的五人的身份,心中当真是极度震惊,因为这五人加上赵云,几乎是河北所有□□,分别是颜良、文丑、张A、田丰、郭嘉。

    这五人当中,若是单以武艺而论,要数文丑、颜良最高,此二人虽然结局并不好,但是其武力却是不能否认的,只是颜良、文丑虽然勇猛过人,却是有勇无谋之辈,虽有战场拚杀斩将之勇,却无领军临机制敌之智。

    所以,对于本身就武艺高强、而且手下有众多猛将的杨奉而言,此二人便不得什么大才,因为二人皆是鲁莽之辈,可召可不召,当然还是召了好。但是张A可就不一样了,张A不但武艺了得,更是智勇双全,曹操生前曾对其极为器重,并且后来的司马宣王(司马懿)也是对其极为倚重,在魏国名将中张A可以排到头五名,只可惜被诸葛亮用计射杀,不然当时五虎上将相继去世后的蜀国的大将之中无人可敌此人。

    颜良、文丑、张A三人固然让杨奉觉得震惊,这是因为竟然能够在常山同时遇到此三人,在三国历史上是不曾有任何记录的。但是,真zhèng

    让杨奉感到极为震惊的却不是他们三人,而是另外两个儒士,其中一个人约三十左右,额头微突,眉分八彩,两眼有神,脸夹清瘦,五寸长须,确有智者之相,此人名叫田丰。

    熟读《三国志》的人都知dào

    ,田丰乃是袁绍手下的首席谋士,只是因其为人甚是刚烈,不会取悦于袁绍,向来不为袁绍所重用。官渡之战中,尽管袁绍在政治上、道义上、地利上均不占优势,但是只要袁绍能将田丰带在身边,并能听从田丰的计谋,以袁绍当时的实力来说,打败曹操绝对是没有任何问题,因实力还是最重yào

    的,不然三国的历史就不是那个状况了,而中国以后的历史也会跟着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