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威震北海(1)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且说孔融正在同武安国谈论如何抵御黄巾之事,忽然下人来报,说是有一个人,自称是太守大人的外甥杨奉,在外面求见。孔融心下纳闷,前不久确实得了并州书信,知dào

    义妹严氏新近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妹妹的儿子,确实名叫杨奉,但是却是远在益州汉中郡任太守之职,现在外面黄巾猖獗,他一个人如何能到得青州,何况作为汉中太守在此天下大乱之时不在汉中保一方平安,岂能擅离职守(孔融并不知dào

    杨奉被灵帝召到了洛阳)。

    孔融心中忽然一动,想到,这必定是黄巾军的诡计,探听到我与杨奉从未见过面,使人冒充自己的外甥骗得我的信任后,谋取北海。可是这个计策也太次了点,虽然打听到此事,却也不想我那外甥杨奉岂能随意来到青州。于是孔融命令武安国率领100刀斧手在帐后埋伏,然后令下人将此人领上来。

    待得来人进来,孔融见其不但长相英俊不凡,更是虎背熊腰,英姿雄态,心下暗暗可惜,单看其外面就觉得此人必然不凡,只是这样的人物,奈何屈身为贼。待来人在堂中站定,孔融便厉声喝问道:“你是何人,受何人指使,竟敢冒充我的外甥杨奉,居心何在?”

    杨奉心中微微一愣,随即〖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便明白过来了,是了,虽然姨母也将此事告sù

    了孔融,但是他毕竟从未见过自己,尤其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自己的贸然来访,已使孔融认定自己是冒充的。虽然怀中揣着圣旨,但是心思一转,杨奉便和孔融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杨奉“嘿嘿”一笑道:“既然孔大人已经识破,在下也就不再隐瞒了,时下我军强盛,北海城小兵弱。我家将军让在下前来,相劝你们还是速速投降,方可保全性命,如若不然,我大军一旦攻克北海,鸡犬不留。”

    孔融闻言大怒道:“放肆,我孔融乃是堂堂大汉之臣,岂能向尔等黄巾贼子屈膝投降。北海只有战死的孔融,没有投降的孔融,儒子岂敢在此口出狂言,来人,与我将此人拿下。”杨奉吓了一跳,心想,这么快就来真的呀,看来玩笑开大了,不过自己的这个舅父脾气也太火爆了。杨奉正要开口解释,却见武安国和100刀斧手已经恶狠狠地向自己扑来,情势危机,已经不容杨奉解释了,无奈之下,杨奉只得仓促招架。

    这个玩笑开得有点过火了,杨奉知dào

    自己是被他们误会了,又不能向他们狠下杀手,而对方却是招招都要自己的性命,搞得十分被动,幸好自己武艺不弱,否则早就血溅当场了。但是这样只守不攻的局面对自己却是大大不利,一个不小心很可能会命丧此地,忽然间,杨奉想到了一个办法,擒贼先擒王,于是便直扑武安国。

    武安国初时看到杨奉左右支招,以为其武艺一般,此时看到杨奉向自己扑来,也是想在众人之前显显自己这青州第一猛将的威风,便大喝一声:“你等先且退下,待我来擒他。”刀斧手听到武安国的喝声,都知dào

    武安国乃是青州第一猛将,武艺高强,于是便纷纷退后,站成一个圆圈,将两人围在中间,一是观战,二是严防杨奉不敌武安国之时会突然向不会武艺的孔融发难。

    如此一来正中杨奉的下怀,杨奉也是没想到武安国竟然如此托大,这样的机会,焉能错过,只需将武安国制服,自己也就有机会开口解释了。于是杨奉便全力和武安国战在一起,交手第一招后,武安国就觉得对方无论力qì

    还是招式都高出自己许多,虽然对方赤手空拳,自己绝非其敌手,不由心下大骇,原来对方一直在扮猪吃象,虽然已知不敌,但是对方一招快似一招,自己却是欲退无路,无奈之下,只得勉强招架。

    战至第十二招,杨奉瞅准了武安国一个破绽,一拳击在武安国的臂肘,武安国只觉得胳膊一麻,手中钢刀脱手而出,杨奉顺手一把接过,反手架在武安国的脖子上,大喝一声:“若想武安国活命,尔等都不得乱动。”

    众人大惊,没想到素有青州第一猛将之称的武安国竟然仅仅十二招就被对方生擒,这是什么样的武艺呀,顿时都吓得不敢乱动。孔融心中更是恐惧万分,不想黄巾军中竟然有这样的英雄人物,难怪朝廷对黑山军一直是束手无策,看来这次北海国是凶多吉少,青州更是难守。

    孔融定了定神,对杨奉道:“壮士既然有这般身手,奈何栖身为贼?如若壮士肯报效朝廷,孔融可立即向朝廷推荐壮士,功名自然不在话下。”杨奉知dào

    玩笑不可再开,于是道:“舅父,我确是杨奉,这是圣旨,还有大将军何进的亲笔书信,请舅父过目。”

    说完,杨奉另一只手从怀中掏出圣旨和书信来,将武安国脖子上的刀挪开,拱手道一声:“武将军,方才得罪了。”并将圣旨交到武安国手中,武安国不敢怠慢,跪着接过圣旨,起身交给孔融,站立一旁。

    孔融也是从武安国手中跪接过圣旨和何进的书信,一看之下,才知dào

    眼前的这个武艺高强的年轻人确实是严氏的外甥杨奉,又从何进书信中得知杨奉知dào

    自己的困境,苦求何进,只身赶来帮zhù

    自己,心中那份感动简直别提了。

    孔融正要说话,忽然外面士兵来报,临淄失守,黄巾大军约五万人正向北海杀来,现已在城外五十里处。孔融顿时大惊失色,北海城内共有守军八千,如何挡得这数万黄巾军。杨奉看到孔融面有忧色,便主动请缨道:“舅父,且让奉儿带兵出城杀贼。”

    “这……”孔融面有难色,心中犹豫不定。

    敌强我弱,若是答yīng

    让他出战,毕竟北海兵少将寡,万一出了事,严氏那里如何交待;若是不答yīng

    ,恐怕手下众人会说自己处事不公,必然士气大损。又想想杨奉的高超武艺,曾成功平定张角之乱,孔融不由心中一缓,拿起兵符道:“既然如此,奉儿可率领精兵五千,出城迎敌,武安国将军随同前往。切记,能战则战,万不可惩匹夫之勇。若是对方势众难敌,奉儿可退回城内,再思良策。”

    杨奉明白孔融的意思,宏声道:“得令。”伸手接过兵符后,龙行虎步向外走去,武安国连忙跟在后面。没想到让自己十二招就败北的这个年轻人竟然是因为平定张角之乱而天下闻名的祁乡侯杨奉,武安国输得心服口服,此刻又见杨奉主动请缨,以弱击强,更是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何况此人又是上司孔融的亲外甥。

    孔融唯恐杨奉有失,在杨奉走后,马上登上城楼,并让另一大将宗宝点齐剩余三千士兵,原地待命,一旦杨奉众人有危险,马上增兵救援。其实,如果杨奉等人真的被黄巾军围困住,这三千军马出去后的结果也只会是一样的命运,这只是孔融为自己找的一个心里安慰而已。

    孔融登城遥望,只见贼势浩大,心中更是倍增忧恼。这时的杨奉也披甲上马,率领众人出城迎敌。

    两军阵前,只见黄巾军中高竖两面大旗,一面旗上写着一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张”,另外一面大旗上写着一个“褚”字。杨奉心下寻思,黄巾军中褚姓的将领,有名气的只有一个,难道攻打青州的黄巾头目竟然是受张角之命保护张宁离开广宗城的褚燕?

    历史上的真实情况是,褚燕,常山真定人,于黄巾起义之际举兵,当时博陵张牛角亦起众,与燕合。燕推牛角为帅。牛角死后,众奉燕为帅,故改姓张。燕剽捍捷速过人,故军中号曰“飞燕”。其后归之者众,达到百万,号称黑山军,是汉末的一股大势力。褚燕与公孙瓒联合,与袁绍多次交战,后被击败,实力稍稍减弱。曹操平定河北时期,褚燕率众归顺,被封为平北将军、安国亭侯。

    但是杨奉来了之后,这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前文已经介shào

    过,此处不再赘述。褚燕的武艺应当和武安国在伯仲之间,甚至于会比武安国高上一筹,更难得是此人颇有谋略,实在是名难得的将才。既然是此人统兵前来,杨奉与张角的关系又不能当众公开,更不要说将张角的书信给褚燕看了,若是褚燕得知北海领兵之人是自己的话,攻势只会更猛,看来北海要有一场恶战。

    杨奉停止了脑中的思绪,大声喝道:“来人莫非常山褚燕褚帅?”褚燕一听,心下纳闷,黄巾军中知dào

    自己是常山真定人的并没有几个,此人如何得知,莫非是故人之友。于是褚燕放qì

    了一上来就以兵力之优势取胜的念头,报拳应声道:“在下正是,恕褚燕眼拙,请问阁下是?”

    杨奉在和张角的最后一次见面中,得了解到了其中的详细情况,知dào

    张宁被张角托付给了褚燕照顾,但是褚燕、张宁离开广宗之前,并不知dào

    马相叛变之事,还以为自己没有应允张角,若是自己报出真实姓名,褚燕必然会对自己有所误会。

    忽然,杨奉灵机一动,忽然想到了一个人的名字,便道:“在下是东莱太史慈,乃是北海国孔大人手下大将。在下原本不知dào

    褚帅的大名,然而在下却有一位好友与褚帅同乡,故而得知。”一旁的武安国听得杨奉没有说其真实姓名,却找了一个什么太史慈的名字来搪塞,不觉一愣,但他虽然不知dào

    杨奉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因为对杨奉的崇拜,认定其如此做必有用意。

    太史慈尚未出山,除了孔融和杨奉以及辽东太守公孙度之外,没有人知dào

    太史慈这三个字,褚燕自然也是第一次听说太史慈之名,脑海中搜索了一遍,没有任何印象,奇道:“但不知贵友之名?”

    杨奉见褚燕上当,心中暗喜,于是缓缓道:“此人姓赵名云,字子龙,不知褚帅是否认识此人?”

    褚燕恍然大悟,心道,难怪他对自己这么了解,原来是子龙的朋友。但是这下可就难办了,既是子龙的好友,两军阵前,若是伤了此人,恐怕日后见了子龙不好交待。正在为难之间,忽然传来一阵喊杀声,褚燕转头一看,阵后已经大乱。

    杨奉也是觉得奇怪,难道有什么救兵到了不成,可是据自己所知,此时朝廷尚且自顾不暇,哪里会有救兵,否则也不会任由自己前来了。只有孔融在城楼上瞧得明白,只见城外一人挺戟跃马杀入贼阵,左冲右突,黄巾兵没有一个能在他手下过得了一招,一人一戟如入无人之境。

    听到手下的报gào

    之后,褚燕一面命人分兵抵挡,一面向杨奉大怒道:“太史匹夫,我因你是子龙兄弟的好友,才没有轻易发难,不料你却故yì

    用子龙之名拖延时间,派人袭我后军,真是卑鄙小人。”

    杨奉也是一脸糊涂合冤枉,心想,难道是自己的旋风骑,但是这个念头很快被否定了,因为没有杨奉的命令,旋风骑绝对不敢私自乱动。杨奉一看褚燕误会了,担心他立即发起猛攻,自己这一点没有经过训liàn

    的人马如何会是对手,连忙解释道:“褚帅息怒,北海城只有这数千兵士,哪里还有援兵,在下确实并不知情。”刚说完,杨奉忽然想起一人,难道今天是假李鬼碰上真李逵,莫非是东莱太史慈前来。

    杨奉猜得不错,来人正是太史慈。记得《三国志》上记载“太史慈字子义,东莱黄县人也。”、“北海相孔融闻而奇之,数遣人问讯其母,并致饷遗。时融以黄巾寇暴,出屯都昌,为贼管亥所围。慈从辽东还,母谓慈曰:‘汝与孔北海未尝相见,至汝行后,赡恤殷勤,过于故旧,今为贼所围,汝宜赴之。’”

    褚燕误以为杨奉刚才是故yì

    用子龙的名字来拖延时间,等候援军,心中便有了一种被愚弄的感觉,顿时大怒,正要挥令大军冲杀,身旁的副将孟威自持勇猛,不待褚燕号令,便跃马挺枪,直取杨奉。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