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袁术刁难(3)

作者:杨老三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三人中,曹操和杨奉的结交倒是真zhèng

    的英雄惜英雄,而杨奉和袁绍的交往则只是碍于面子,因为在前世熟读三国的时候,在三国众多的诸侯当中,杨奉最为讨厌的人便是袁绍,此人虽有四世三公的显赫身世,又深得其叔父袁槐的看重,更为主要的是当时很多名流士人因为袁绍的家族背景,竞相投奔,袁绍手下可谓是武将云集、谋臣众多。而且袁绍还占据了幽州、冀州、并州、青州四州的地盘,实力为诸侯当中的第一位,手下更是人才鼎盛,但是就这样一个几乎可以立于不败之地的强dà

    集团,被袁绍这个刚愎自用、好大喜功的人弄得是鸡飞蛋打,最后袁绍也落了个身死名裂。

    袁绍虽然有礼贤下士的好名声在外,也只是能将一些真zhèng

    颇具才华的人招揽到手下,如田丰、沮授、许攸、审配、张A、高览等人,有这些人的辅佐,袁绍应该能够成就霸业,但是袁绍却不能够广纳忠言、从谏如流,自己一手导致了自己的灭亡。

    杨奉因为这个心结,所以在和袁绍交往的时候并不显得很热情,不远不进,只是敷衍了事。袁绍也不是笨蛋,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当然能够看得出杨奉对自己和曹操两人态度的明显不同,本就心高气傲的他对杨奉也就不冷不热,并且有时还在何进跟前说一些杨奉的坏话,好〖三五?中文网

    M.35zww.

    n

    e

    t在何进对袁绍的话并不多信。而杨奉听说之后只是付之一笑,并没有进行还击,反倒使得何进愈发对他刮目相看起来,而杨奉和袁绍两人的关系也一直保持如此微妙之势,但是矛盾却是越来越深。最后,终于在袁槐的一次寿宴之上,两人发生了一些摩擦,更带进了一个人--袁术。

    袁绍和袁术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袁绍年长,袁术年幼,但是袁术是嫡出,袁绍却是庶出,所以袁术认为能够代表袁家的人应该是自己。可偏偏袁绍长相俊朗,并且能够礼贤下士,结交了当时朝野的一大群名流士人,声望远远超过了袁术,再加上袁槐对袁绍也是颇为偏袒,这使得袁术心怀怨恨。

    袁槐过寿的时候,正是袁家旺势的时候,因为现在袁槐还是当朝的司徒,再加上袁家四世三公的声望,前来为袁槐祝寿的人比往年要多上一些,当朝的重臣,除了皇甫嵩刚去长安□□北宫伯玉的叛乱,其他朝臣几乎全部来到袁府为袁槐祝寿,包括大将军何进、司空张温、太尉邓盛都全部到场,所以这次的寿宴空前的盛大,袁府上下都是显得极为光彩,袁氏兄弟自然也是这样。

    袁府的这一场寿宴足足摆了十桌方才能够容下所有的来贺之人,每桌坐八人,总共约七八十人,可见规模之大。由于袁槐结交的大都是些文官,所以人数虽多,但是众人喝的酒却是很少,更多的时间是用在了谈论诗词歌赋上。

    既然有诗词歌赋,杨奉自然就成了一个焦点,毕竟在整个汉朝中,像杨奉这样的五步成诗,并且获得皇帝的亲口赞誉的人可谓是绝无仅有,更何况还被灵帝亲封为“当朝之文武全才”,所以杨奉被安排到了和袁槐、何进、张温、邓盛坐到了一桌,以杨奉目前的身份地位是绝对没有资格和三公同桌的。一来杨奉是何进的人,二来袁槐也是好诗喜赋之人,对杨奉也是甚是偏爱,所以杨奉也被安排到了首桌。

    既然是袁槐的特意安排,邓盛、张温二人也没什么意见,即使有意见也要给何进和丁原一个面子,但是这样的安排却惹恼了两个人,一个是袁绍,一个是袁术。虽然心中恼怒,但是袁绍涵养还是高了一些,毕竟也经常和杨奉一起饮酒、作赋,而且又是叔父的寿宴,不好当场发作。但是袁术就不一样了,他和杨奉可谓是一点交情也没有,并且袁术此人并不喜爱吟诗作赋,袁槐很不喜欢,认为袁术不学无术,所以袁槐才会偏心袁绍,使得袁术对袁槐和袁绍都是心怀恨意。

    这次首桌上坐的,除了袁槐、何进、邓盛、张温、杨奉五人之外,剩下还有两人自然就是袁氏兄弟了。带着心中对袁槐、袁绍的不满和对杨奉的不屑,袁术便在酒桌上借着酒劲对杨奉进行了刁难。

    就在大家酒酣之际,袁术突然道:“三年前,杨大人曾被皇上亲封为‘当朝之文武全才’,并有五步成诗之旷世之举,自然文才高绝,今日乃是我叔父五十大寿,不知杨大人能够当场赋诗一首,以为我叔父寿宴助兴。”

    袁术本来是难为杨奉的,因为现在大家都已经喝得半醉了,脑子自然没有清醒的时候思维敏捷,所以袁术才会在这个时候提出要杨奉当场作诗。但是,大家岂能猜到袁术的险恶用心,虽然此桌上所坐的三公都在三年前见过杨奉的五步成诗,毕竟事隔多年,自然想再见识一下,所以都是纷纷鼓掌叫好。

    杨奉虽然不明袁术为何现在提出这样的要求,但是隐隐觉得此人不怀好意,却又不能推却,只得站起身来,对众人微一鞠躬,道:“杨奉这几年将所有精力放在了研究兵法、武艺之上,诗词歌赋早已荒废,既然公路兄提出,杨奉也就斗胆一试,在列位大人面前献丑一番了。”

    言毕,杨奉离桌而起,向桌外走去,当走到五步的时候,忽然转身,装作十分欣喜的样子,道:“有了。”

    众人见杨奉开始的时候是双眉深锁,只是走出了五步便已经作出了一首诗来,心中都是心惊,更想听听杨奉的这又一首的五步诗到底是怎样的一首诗,不但袁槐这一桌的人都静静等待,其他几桌的人也早就是不再言语,个个都是竖起了耳朵。

    只听杨奉缓缓念来:“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yì

    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大将军,司徒公,将进酒,君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在场众人当中不乏许多诗赋高手,听了杨奉的这首《将进酒》,都不禁高声大呼:“妙。”一时之间,赞叹之声此起彼伏,足足持续了半盏茶的功夫。袁术本来想为难一下杨奉,也是想暗示叔父的识人不准,竟然将杨奉安排到了首桌,同时也暗示叔父是个老糊涂,只看好袁绍不看好自己,没想到杨奉竟然在喝得半醉的时候,还能作出这样的佳作,实在出乎袁术这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的意料之外。

    袁槐赞叹完之后,出言问道:“贤侄的这首诗可有名字?”这句话正是在场众人都想知dào

    的问题。杨奉装作稍加思索的样子,道:“名字还没有,不如就叫做〈将进酒〉吧。”杨奉的话音刚落,听得司空张温失声喊道:“好,以此三字命名,再合适不过。”

    袁槐听了不禁赞佩道:“杨贤侄的这首〈将进酒〉,可谓是当世的佳作,以老夫看来当世之中能与贤侄相比的也只有蔡伯喈一人而已,只是蔡伯喈有此造诣之时已是五十知天命,而贤侄却是正在弱冠之年,差别不可计量,前途更是不可估量。”

    然后,袁槐看了看袁绍、袁术二人,叹道:“更令老夫佩服的是贤侄不但诗词歌赋无人可及,就是领军打仗更是当世第一,若是本初和公路二人能有杨贤侄十分之一的能耐,老夫就十分欣慰了。”

    本来袁绍听了杨奉的这首《将进酒》心中也只有敬佩之意,但是袁槐最后说的这一句话却让袁绍受不了,本来心胸就狭窄,尤其是袁槐竟然在当朝百官几乎全部都在的这个场合说出,让袁绍觉得十分没有面子。但是袁槐毕竟是自己的叔父,袁绍不敢怎样,但是心中却将杨奉暗中恨上了。

    杨奉落座之后,一面对大家不断的赞佩之语谦虚回语,一面暗中观察袁氏兄弟的表情,见到袁绍、袁术二人的脸上都是露出阴狠、羞怒的表情,知dào

    自己与二人的矛盾经过这一次的事情已经激化了,但杨奉却也不甚害pà

    ,只是装作毫不知情。

    后来,在诸侯讨董的时候,杨奉才和袁氏兄弟正式翻脸,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