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〇七章 终归田园+番外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如你所愿。 ( 一秒记住本站 。)”以杀止杀,秀秀以雷霆手段将魔国这场平息了下来。

    如上所述,魔君自我感觉有了新的感悟和忏悔,放弃了继续利用累家人要挟秀秀而先一步离开了;宏武被自己弟子以命换命,而他大概觉得不想苟活,便把生的权利给了那些跟着他们一起暴动的魔修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而他和寰宇则被当场杀死。秀秀对背叛自己的人从来就不会手软。

    所谓以德报怨何以报德?那些背叛自己出卖自己甚至为了达到控制自己的目的不惜伤害自己身边最亲密的人,倘若她不给予最最严厉的反击,那么她将怎么面对那些对自己好的人?

    至于其余魔修,秀秀也没打算全部赶尽杀绝。经过了洛灵和寰宇两个截然相反的例子,给了她极大的冲击,魔性与人性其实都是人的两面。所以,她愿意给这些魔修一个净化自己心灵的空间。被秀秀全部“囚禁”在深渊之中。当然,如果其中仍有人心怀不轨,野心勃勃的话,秀秀一点不介意再来一次大清理。

    秀秀得知自己的种植的植物产生的生之气有让魔修更加稳定的作用,所以,当下便在众人的帮助下,直接从空间里面搬出大量带着泥土的植株种在这片魔气最深重的地方。她相信在自己强大的精神力滋养下,要不了多久,这里就会成为一片植物园。

    临走,秀秀看向这座相当于大原几个国家面积的大山,它还有一个名字,叫通天峰。每上一层就有不同的境界和意境,修为最高的魔君现在也只到了二十二层,上面究竟是什么样的,是不是真的可以通到天上?天上又是什么样子的?

    秀秀感应到肚子里传来的细微生命波动,嘴角轻扯,伸手轻轻覆在上面眼里柔情显露。

    经过这次事件,秀秀生命女神的称号在魔国叫开了,而她的狠辣与果决的杀伐手腕,也让所有人看到这个外表柔美的女子其实并不是好惹的……所以,在潜移默化中,甚至累家人和秀秀也没有以前那种把她当成小辈来看,而是尊敬崇拜多过了“爱抚”之情。

    一切都平静了下来,对于秀秀来说,这早在她的意料之中,只是没想到灾难和平静都来的这么突然。

    短短几天时间秀秀杀了上千人,她也没有浪费,在那些魔修的魂魄离体后,在意念归于虚空后,将神魂之力吸收掉,用来壮大自己的神识。这些都的经过修炼的人,神魂之力普通人强大许多,只不过他们本来是魔修神魂之力中含有很多的魔性杂质,即便是道者也无法提取最最精纯的神魂之力。

    但是秀秀曾经就成功地净化掉自己身体内的魔性,所以她把这些魂魄全部通过植物藤蔓吸收,收进空间里面,慢慢地用自己的神识一点一点地炼化······秀秀发现自己三天时间,神识以前十年的修炼还要多。所以,到现在她的神识已经变得树头大小了,对自己元力的掌握几乎达到了化境。

    不过,秀秀现在一直在控制自己对生之气的吸收,更多的是把这些生之气直接用来扩大种植。

    小岛上一片狼藉。

    雷烈艾雅两人辛苦种植的一大片菜地也被一轮魔功直接扫荡成平地,上面散乱着焉哒哒的菜叶子,植物根茎藤蔓和半成熟的果实等等……两位老人相互搀扶着坐在地头上,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一边将那些菜叶子全部捡进箩筐里面。就在众人回到小岛的时候,一个从黑荒山旁边搬迁过来的大部落送给了秀秀一头驯化过后的迷蒙幼兽,和大原的小牛犊子有些像,不过生性凶残荤素不忌,是好不容易才驯化的。而后秀秀将这个小东西送给雷家二老养着,他们正是要把这些菜叶子收拾好拿回去给小迷蒙吃的…···

    雷欣洛云飞以及张家两家人全因为洛灵而死掉了······只剩下洛灵的哥哥洛宣。心里不悲恸不难过是假的,可是他却无法原谅自己的妹妹到死竟然都没有一丝的悔悟。

    想着家人对她的爱,想着张迁对她的宠溺,甚至连张家二老也从来没有拿公婆的架子说过她一句重话……可是,这样的她竟然还不满足,她只看到了别人的幸福……

    洛灵的死,没有在任何人心里留下阴影,如果说有些影响的话,那就是解脱。甚至很快便被恬静而安逸自由的生活给淡化掉了,更谈不上原谅不原谅,也没有思念与怀念……就像是一阵风样,吹过。

    生命最最悲哀的莫过于此了,根本就无所谓存在。

    就在秀秀深渊大战后的第三天,云清的师傅白云老儿急急地赶来了,当看到沼泽一片生机盎然的样子,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六天前,正在闭关修炼中的他感应到自己的弟子有一个坎,想到云清是跟着秀秀他们到了魔国。如果说云清有什么坎的话定然是和魔修有关。他知道对方的修为对付普通的魔修还可以,要是对上厉害的魔头就……所以连忙出关,驾驭着飞剑一路急急赶来…···

    没想到所有事情早已尘埃落定,白云看到云清在小岛一处山明水秀的山坳小院子里,静静地生活,静静地感悟和修炼,自己种菜煮饭,他看到对方的第一眼,便是在一座翠烟袅袅的小院里,一个穿着白袍的俊逸男子舞剑,动作灵动飘逸,他从对方悠然娴静的气质中感应到一种叫返璞归真的道。

    秀秀曾经受过白云的恩惠,所以感应到他来便急急地迎了过来,没想到对方最最担心的是自己的宝贝徒儿。

    云清从一个曾经看似出尘脱俗的道者,变成了现在看似个农夫,骨子里却实实在在却有了超脱的气质。那天,他也是被魔君和宏武囚禁的人之一。他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与这样的大能力者抗衡,他还发现自己并不是曾经想的那样,对这个世界,对别人有多么的和不可或缺……所以,他在想,自己不是那么是不是应该放下来自己是很的心理呢?他的心在那一刻,感受到了安宁,真正地平静了下来。

    白云见此很是欣慰,祸福相依·一场劫难变成了一场造化。他看向秀秀,对方已经不是当初初出茅庐什么都不懂的小小村妇了,他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对他的尊敬,还有不容忽视的气质。

    白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称呼对方,是以前那样叫王家小娘子呢,还是叫道友,抑或是女神?

    秀秀恭敬作了一揖·“白云师父难得来魔国一次,请到舍下一坐,以表地主之谊。”

    白云才回过神,连连应诺,和云清一起,到秀秀的小院子。

    因为小岛几年的建设根基在那里,所以,秀秀直接将空间里面的植株催生·然后移栽到外面,三天时间,便让其重新散发了生机。

    白云看到小岛上浓郁的生之气·自己的灵山还要浓郁几分······当然,他也看的出来,这里是完完全全属于秀秀他们自己的,没有人会来说“我给你使用了我的土地,你必须为我做什么事情······”。他终于明白自己的弟子云清为什么会选择留在这里。

    秀秀拿出茶具,泡制功夫茶。在氤氲的水汽中众人的心也渐渐平静了下来,感受这难得的祥和。白云微眯着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带着一丝欣喜和满足,一个清越空灵的声音穿透水雾进入到脑海中:“白云师傅·请用茶。”

    说叙旧,貌似白云和秀秀的交集也就一次,而且还是因为云清的关系。说实在的,要不是他一次在卦象中看到云清和自己有一个模糊的机缘的话,他定然不会跟云清说的。而云清也就不会贸然下山,去寻那所谓的“机缘”·后来也就不会有意无意地关注······所以,说到底,还是一个缘分在那里。

    众人静静地坐着品茶,沐浴着午后暖暖的阳光,院子周围绿树环抱,连院墙上爬满了厚厚一层爬山虎。

    秀秀没有说话,此时无声胜有声。白云自己独自清修了几十年,发现自己以前所有的静心,都是强自要求自己的心静下来,那不是真的静。而现在,在无意间,他感觉自己的心慢慢沉静了下来······于空灵中捕获一丝感悟。

    此行不虚。

    白云走了,云清留下了,秀秀的生活再次归于平静。

    平静不是说没有事情做,而是她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围绕一个中心,那就是让魔国逐渐变成一个充满生机的地方。

    沼泽里面的泥土已经被完全挖了出来,两边被秀秀种上了芦蒿水杨垂柳等植株,让泥土和水完全地分离澄清。沼泽变成了小岛的护城河,两岸垂柳依依,芦蒿青翠欲滴,与护城河中的清水相得益彰,终于有了点山水田园的味道。

    就在魔修暴动事件平息的一年后,魔国迎来了数百年来的第一场雨,正式的雨。不过只局限于小岛和周边有绿色植物覆盖的地方。

    魔国的人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晶莹剔透的雨滴,他们把这当成是上天对他们的恩赐,他们知道,神,终于将这片遗弃之地从新收回怀抱了。

    这个神,就在他们的身边。他们将这些神赐的雨用但凡能够存储水的容器将它们存起来,于是有人开始挖凿蓄水池,有人开始准备水窖等等。

    于是,有更多更远的魔国居民闻风朝小岛周围搬家。

    为了让周围的建设有序美观方便,雷亚出面,让所有搬过来的部落都按照一定的秩序修建自己的城堡。并且给他们划分一定区域进行自治管理。

    他们大多像先前的部落那样,用这些土地进行粮食果树的种植。但是也有少部分人,从这不断壮大的城镇中看出了商机。因为现在随着人口的不断增多,不断聚集,可以想见,以后这里围绕这小岛的区域必将成为一个大型城市,并且会不断地随着绿色向周围的扩展而延伸。

    再加上现在他们已经没有深渊魔修的威胁,在黑荒山的野兽也不可能跑这么远来袭击人类,所以,很多部落他们便没有修建以前那样高的城墙了,部落之间的交流也多了起来。从最开始的粮食果蔬到首饰矿石,甚至现在·有些部落之间也开始了通婚。

    这对他们是一个巨大的进步,而且因为生活条件好了,生活环境也更加安全舒适了,所以这几年新增人口几乎达到以前总人口的十分之

    所以·有些部落便直接将城堡修成了一条条的街道形式,里面全是参照小岛上面的独立小院设计,可以分别给一户十口之家住。他们把这些房子出租或者卖出去,给自己的部落换取更大的利益。而那些迟些搬来的部落,他们远道而来,能够有直接可以住的地方就更好。

    可是,小岛周围无论如何的变化·小岛上的生活一直都是从从容容的。雷家二老,二叔、三叔以及云清洛宣等人,他们都是各自选自己喜欢的环境喜欢的小院独自生活,平时便侍弄自己院子周围的土地,种花种草种树等等,偶尔也会到其他人家去逛逛,或是蹭点吃的,或是带着自己的杰作与大家分享。

    每个月的初一十五是大家约定成俗的赶集日。那个时候·各部落都会把自己的东西拿出来交易,那才叫一个热闹。特别是艾雅和两位婶子每次都不会错过这样热闹的时候,她们会拿着自家种的蔬菜水果或是做的糕点拿去卖·然后淘些自己喜欢的东西回来。日子过的和乐融融的。

    至于秀秀么,尽管因为上次平息魔国内乱让她名声大噪,甚至是在大原也传开了,但是她本人却敛尽光华,依旧穿着质朴的棉布斜荆曲裙,每天不是在地里跟那些植物聊天,便是让雷亚扛着锄头······唔,他现在的绝对领域空间范围随着修为增长又扩大了不少,锄头这些笨重的家什自然收在空间里面的好,他要把手空出来好好地守着自己的娘子。自己跟在雷亚身后·到更远地地方去播种植物,因为不可能再利用沼泽里面的泥土了,所以,秀秀都是直接从空间面移栽出来。这样对她能量的消耗非常大。

    但是却是扩大植被面积最最行之有效的方法。

    秀秀现在已经非常非常显怀了。如同在她娇小的身子上倒扣了一个箩筐一样,但是秀秀依旧精力充沛,而且行动一点也不迟缓的。

    艾雅无不担忧道:“不知道秀这次怀的几个·要是一个的话就……”

    二婶子:“即便是几个,这这也太太大了······”

    三婶子说:“要是三个就好了,我们三家人可以一家带一个。”

    艾雅连忙说道:“谁要一家带一个了?我才不给你们带呢···…”她话还没有说完,两位婶子就逼将过去,艾雅连连大叫,“好了好了,我们一起带——”

    雷烈和两个叔叔见几个妯娌之间还是和以前那样相处融洽,也高兴的很,雷烈适时地泼上一盆冷水,“你们就在那里争孩子了,这可是亚儿和秀秀的,也要看他们答不答应让你们带啊。”

    几人在这里闲聊着,看向前院,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现在雷亚铁定陪在秀秀身边。

    雷家二老和几位叔婶都搬到了秀秀的小院子。因为后来扩建了不少,前后两进,后面还有天井,十多间房子。他们着实不放心秀秀这个嫩头青。他们三对老人,现在可都眼巴巴地守着她的肚子抱孙子呢。

    秀秀怎么会拒绝老人这么赤诚之心呢?她靠在雷亚怀里,手轻轻覆上肚子,心里美滋滋地想着,“唔,既然被宠着的感觉这么美好,小东西们,你们就在里面再多待几天。”

    这几天,雷家人都紧张不已地围在秀秀左右,甚至是秀秀如恭,艾雅也极不放心的跟着。秀秀肚子越来越大,别人十月怀胎,而她,算来都已经十四个月了,竟然还没有动静。怎么不让人担心?雷家二老更是急的不得了,他们盼星星盼月亮就想着抱孙子的,可是媳妇的肚子只看见长大,却迟迟不落下来,他们的心也跟着悬起了。

    雷亚恨不得把那个敢折磨自己女人的小东西弄出来好好修理一番。

    而秀秀,貌似她很享受这种被大家捧在手心的感觉,外面无论以何种眼光去看她,但是她最最在乎的,还是自己周围的亲人如同以前一样,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人来疼爱,关怀。

    雷亚看秀秀嘴角露出笑意,柔声问道,“娘子,你在笑什么?”

    秀秀眼里闪过一丝狡黠,把头埋在对方宽厚的胸怀上打洞,“我呵,我在想等他们出来了我就教他们怎么锄地,怎么种庄稼······”

    番外(休书)

    黄青山手里拿着一张陈旧泛黄的信纸,这是一封休书,自己曾经写给一个女人的。

    他不记得自己写这封休书时候是什么心情,他发现自己对这封休书之前对于那个女人的记忆一片空白。他对于她的记忆是从这封休书开始的……

    他心里有过挣扎,可是一切貌似都来不及了,她根本就不给他机会。如果她爱他的话,为什么就不能为他对父母多一分容忍和妥协呢?既然如对方所说六年都过来了,为什么当一切都要变得好起来的时候,她却不愿意继续了?

    这是他最纠结的地方,这么多年了,他一直以为是秀秀辜负了他。

    直到沈薇成为了自己的娘子,当然,不可否认,她是个非常不错的女子。当时他们和父母已经分开住了,而且沈薇贵为侯爷之女,但是父母貌似对这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儿媳妇也逐渐挑剔起来,两方爆发了十分强烈的矛盾冲突。他渐渐意识到,或许自己父母那样的确不好…···

    然后他再次遇见了秀秀,对方已经变得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清丽脱俗,有种摄人心脾的美丽。他心动,他懊悔,他无限渴望重新回到自己写这封休书之前。可是,就在那个时候,他突然听闻自己的父母自相残杀一死一疯,整个人便懵掉了。*记住书院最快最新文字版更新*本站正确网址

    *记住书院最快最新文字版更新*

    当再次获得秀秀的消息的时候,对方已经去了青州。

    书房门外响起了细碎的脚步声和压抑的说话声,一个妇人小声道:“不要去打扰爹爹……”

    一个稚童的声音传来:“娘,我我的毽子掉里面了。”

    妇人愣了一下,小孩猛地把房门推开跑进去了。妇人大急,起身抬头正看到旁边案几后面一双深邃的眸子朝自己望过来。沈薇带着歉意和惶恐,“相公,我······都是我不好,没有照看好秀儿,我这就把她领出去。”

    这时,小娃儿已经跑到黄青山旁边,如同往常一样,带着娇憨的笑容熟练地爬上对方的怀抱,窝在黄青山怀里直喊“爹爹”。

    意外的是,黄青山并没有任何责罚小娃儿的意思,反而将对方抱在怀里,“秀儿是不是想爹爹了?”

    “嗯嗯,爹爹,你叫我写字,我要想爹爹和娘那样,会写字。”

    “好,我这就教秀儿学写字。”

    这时外面传来一声婴儿的哭声,黄青山抬头对一旁的沈薇说:“薇儿,你去看看宝儿,秀儿交给我看着就行了。”

    “薇,薇儿?”沈薇愣在原地,好久违的称呼呵。她眼里噙着泪水,连声应着快步走了出去。

    秀儿是黄青山和沈薇的大女儿,黄秀儿,现在三岁多,正是逗人爱的时候。

    黄青山叫秀儿握笔的姿势,拿出一张宣纸,开始一笔一划地教对方写“秀”。

    秀儿毕竟是孩子心性,拿笔不稳,将墨水溅在了黄青山刚才看的那张信纸上。

    黄青山拿着信纸,嘴角轻扯,喃喃道:“这本非我意——”

    秀儿在一旁自个玩着,黄青山重新展开一张崭新的信纸——“吾黄青山与妻王秀秀因长久分离,吾愿意放她自由,今后男婚女嫁对方不得干涉…···”

    —和离。(全书完).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