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〇六章 平息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娘子,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好好照顾我们的宝宝……无论如何,为夫都不会让你去冒险的……”雷亚对着已经在自己怀里昏睡过去的秀秀喃喃道,语气哽咽。

    秀秀何等聪明的人,怎么会被对方封穴大法所制住。只是,如果自己不假装被封穴的话,她也不知dào

    该以何种方式与对方分开。这样子,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雷亚搂着秀秀缱绻良久,舍不得放开……

    洛灵主动示好,将自己出卖给魔君,她的要求就是换取青春美貌和……实力。她的心早已入魔,因为嫉妒,因为强烈的偏执,让她入魔了。现在,连授之父母的身体,也沦入魔道,甚至……

    雷欣和洛云飞貌似终于意识到失去了什么,可是,现在的女儿已经成为了亲自看守他们的,高高在上的,魔的代言人。

    张迁从最开始对洛灵的失望心痛,到后来的愤nù

    ,而现在,变成了彻底的厌恶……如果可以,他宁愿时间再倒回去五年,他绝对不会娶一个愿意把自己出卖给魔的女人。

    />

    洛灵充分享shòu

    着因为魔带给她至高权利的优越感,要不是因为魔君有言在先,不得伤害雷家二老,恐怕洛灵一点也不会含糊地就要把雷烈艾雅折磨死。

    众人心里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不是对魔君和那个宏武,而是对这个女人的恐惧。

    洛灵扭着婀娜的腰肢走到张迁面前,施展魔媚之术,可是,这个曾经为她放qì

    了一切的男人,竟然对她的美貌和身材无动于衷,甚至眼底深处是深深的厌恶。“怎么,你不喜欢我这样?”

    张迁现在根本就不想和这样的女人多说一个字,怕脏了那个字。

    洛灵桀桀阴笑,“你再不说话,我就把他们全都杀死!”魔君说不能动雷家人。但是这张家人不在其中吧。

    张迁扫了一眼旁边的爹娘。还有才两岁多的孩子。宜垭看着这个陌生的女人,天真的大眼睛里面充满了与他年龄不相符的恐惧。在看到洛灵看向他的时候,小小的身子直往身后爷爷奶奶怀里钻。

    张家二老也算是看明白了,这个媳妇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看起来乖巧惹人爱怜的女子了,她已经入魔……甚至比魔还要可怕的存zài

    。他们从儿子的眼里看到了歉疚和决绝。

    张迁说:“爹娘,来生,我还做你们的儿子。儿子定会给你们娶一个好媳妇,好好地侍奉你们……”

    二老还能够说什么,泪雨滂沱,在满是皱纹的脸上纵横流淌,“迁儿,娘不后悔……这辈子娘能遇到你爹。娘一点都不后悔……”

    张迁知dào

    爹娘虽然是糟糠夫妻,但是一直情深意重……

    张迁看向自己的小儿子,尽管很舍不得,但是他是她生的孩子,总觉得好脏。

    洛灵看到这几个人的“做戏”,轻嗤一声,“不要以为可怜兮兮的样子我就会下不了手,在我眼里你就是一个孬种。没用的男人……”她极尽自己所能地伤害对方。想激发对方的怒意,可是。她失望了,如果说就在她骂出这些自己都很吃惊的话的之前,对方对她还有些厌恶的话,那么现在,就是彻底的冷漠……就像,她是一团空气一样。

    雷欣对洛灵的忍耐到了极限,“灵儿,够了,你怎么能这样对你的丈夫呢?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洛灵身形一动,倏地到了雷欣面前,脸孔扭曲,声音尖利:“我为什么变成这样?这要问问你这个做娘的,为什么要把我教成这样的……”

    雷欣惊愕,旋即被对方的话呛住了,“我怎么教你了?”

    洛灵说:“要不是你对我的纵容,我会变成今天这样子吗?小时候要不是我想要什么你和爹就无条件地满足我,我会变成现在这样吗?你们甚至都不问问我为什么要那样东西,你们甚至都不想想我做的是对是错……你们以为对我的满足就是对我的爱……不是——”

    洛云飞和雷欣两人被洛灵近乎癫狂的吼叫震的一愣一愣的,这些话或许以前雷烈艾雅他们说过,或许还有其他人也间接地说过……其实说出来很多人都不相信,在这个男尊女卑的世界里,他们为什么对女儿会比对儿子还要“好”……因为,雷欣出生雷家,从小便看到一个个男人一旦长成都会飞出去闯荡……只有女儿会陪她……或许是潜意识中,她的心理天枰便倾向了洛灵。

    洛灵对父母的咆哮让众人都愣住了,这个问题,他们当真没有想过的……对孩子好,满足他们的要求,难道这也有错?

    洛灵说:“我成为今天这样,都是你们害的,是你们养成了我这样的性格……现在你们凭什么来说我的不对?”

    ……

    雷亚赶到深渊边缘,立马有魔修去通报,雷亚杀意凌厉,直接杀将过去,这些普通魔修怎么是他的对手,一路上势如破竹,直捣深渊深处。

    深渊其实并不是“渊”,而是一座堪称擎天的大山。占地方圆万里,大山层层盘绕而上,一共九十层,直冲云霄。

    魔君就居住在深渊之山的二十层。以他的实力,只能够上到这一层了。

    每一层都有无数魔修把守,雷亚现在心中已经没有任何其它想法,他不能让秀秀去冒险,但是他却又不能丢下自己的亲人……所以,他来,便是成全杀戮的。

    在距离雷亚十多丈的地方,翻滚的浓雾有些不协调地轻颤一下……雷亚蓦地一愣,转头看向那里。

    一个婉约的身影渐渐显现出来……

    雷亚僵硬的脸庞动容了,现在还能说什么?对方根本就没有中他的封穴大法。其实他的功力要止住秀秀绰绰有余,而且,这还是专门针对秀秀的,即便是精神力也不能施展。只是秀秀早就有了准bèi

    ,将植灵撒在自己周围,当对方封住自己穴位的时候,那些事先得了令的植灵便给她解开了……

    “你为什么还要来?他们找的就是你,我我不能看着我的娘子被他们要挟而……”

    秀秀身形一动便到了雷亚身前,两人相距不过咫尺间。秀秀感受着对方的气息。“呆木头,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把我甩掉吗?我告sù

    你,这辈子你招惹上我了,就休想把我甩掉……”正话反说,雷亚知dào

    这正是秀秀在极端地表达自己的情绪。

    雷亚想将对方搂紧怀里,这样的女人就是来给自己疼爱的,可是秀秀微微一转身便让过了。她望着山上,兀自说道:“幸亏这些魔修给我们带路,否则我们还不能这么顺利到达这里呢?走吧,爹娘他们还在等着我们呢。”

    雷亚却有些迟疑了,他自认这世界上没有谁比自己更了解秀秀了,他一看对方这样的决绝。就知dào

    对方是下定了决心要把雷家人救出来……他心里好纠结,他舍不得呵……他宁愿自己死,也不想自己的娘子被那个魔头要挟……

    秀秀轻笑一下,“呆木头,在想什么呢?快走啊。”

    雷亚有些木然地走到她旁边,秀秀在耳畔嘻笑一声:“你莫非是怕你娘子被要挟做……那些事情?”

    雷亚支吾着,说不出话。

    两人在这里打情骂俏的当口,魔君和宏武等人带着雷家早就到旁边等着了。

    魔君和宏武还没有说话呢。已经成为魔的代言人的洛灵看到两人这个时候还你侬我侬这么亲密的时候。想着表哥对自己的冷漠,现在甚至连自己的丈夫都无视自己。顿时魔性大发,当先爆fā

    出来。

    洛灵指着秀秀骂:“你这个妖女,害人精,你把我们雷家全部骗到这荒芜的地方来,莫非就是和魔君他们联手来欺负我们的吗?难道你想的就是让我们所有人成为你修liàn

    的牺牲品吗……”

    秀秀眉头微皱,刚才她感应到魔修以及雷家人都被引了过来,还没注意到,洛灵的变化,她带着一丝疑惑:“你,入魔了。”

    秀秀想自己当初,只是沾染上了魔性,雷亚便急的不得了,千方百计想让她净化掉魔性。当时她还一度地误会对方。而现在,她才知dào

    一个被魔化了心灵的人是什么样子。她内心阴暗面将被无限地放大,偏执,怨恨,觉得世界上每个人都亏欠了她……

    洛灵暴走,身体周围顿时凝聚一团团的魔气,翻滚着挥舞着就朝秀秀冲过来。

    “住手——”一声暴喝从她身后传来,洛灵回头一看,竟然是张迁。“够了,你只知dào

    怨恨别人,可是你做了什么?你为你的父母做了什么?难道就是那么理所当然接受他们给你的一切吗?你对你的孩子做了什么?你给了他生命,甚至都有些不情不愿的吧,你还做了什么?我无法容忍我的孩子是由一个没有丝毫人性和感恩的魔头生出来的……”张迁说到这里,留恋地看了一眼,父母还有自己的宜垭。

    他已经把自己的父母拜托给雷炎他们照顾……还有一句话他没有说出来,他无法容忍自己曾经爱上了这样一个女人,他觉得自己的身,自己的心都……脏了。

    张迁抱着孩子,微微纵身一跃,便到了洛灵前面,挡在秀秀和洛灵之间……

    洛灵正是狂暴中,见对方竟然敢挡在那个“贱人”面前,无法遏制的杀意勃然而出,那些魔气瞬间变成一张举爪,将张迁和小孩摄住……

    身后众人已经被眼前陡变的场景惊呆了,他们不可遏止地惊呼:“不——要——”

    张迁和小孩被洛灵瞬间杀死……沾上了血腥的洛灵魔性加重了几分,眼睛赤红地瞪着秀秀:“是你,是你害死了他……”

    魔,不可怕,可怕的是只懂得杀戮的,还把杀孽当成是别人的罪孽的,曾经的最亲的亲人……

    张家二老在洛灵狂化的时候就冲上去……他们没了自己的儿子,没有了孙子,他们什么都没有了……死,对他们来说是一种解脱。

    接下来是雷欣和洛云飞……他们还在为刚才洛灵对他们的诘问而思讨。两人木然地看着对方,想从对方的眼里找到答案,可是没有……

    魔君和宏武两人在这片土地上收割了不少的生命,甚至直接抽取对方的魂魄炼制自己的魂修,但是……当他们看到这个自堕魔道的女人,仍旧感觉到一种透彻骨髓的寒意。

    尽管这些人被他们抓来才不过两三天,但是他看到了他们的团结。和他们最最陌生和羡慕的亲情。可是这个女人。在这种浓浓的爱和亲情下成长起来,却亲手将这一切扼杀掉……只是为了嫉恨她面前的那个女人。他们不知dào

    秀秀曾经发生过什么,但是他们同样在秀秀的眼里看到一种叫决绝的东西。

    在他们看来,秀秀简直就是上天给人间的恩赐,以她的实力美貌和青春,可以享shòu

    穷尽天下的美好都不为过……可是,她没有去争权夺势。没有去囊括所有优秀男人的垂涎,她却偏偏到了这里,只和自己相爱的男人不离不弃相依相偎。

    “嘭——”就在洛灵疯狂地扑向秀秀的时候,旁边的雷亚动了……以前他顾忌这顾忌那,却没有想过秀秀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他让秀秀为了他成全他的家族,那么她呢?

    洛灵顿时化作一团血舞消散在空气中。

    秀秀默默转身。看向雷亚……雷亚说:“我不想你的手上沾染这样的脏东西……”

    秀秀感动,她明白对方和张迁说的“脏”是一个意思。

    秀秀看向旁边看戏的魔君和宏武,“这就是你们想要的?是不是看的很过瘾呵?”两人均是一愣,魔君觉得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如果说刚开始的确是存zài

    了这样的心思的话,那么现在,当看到这种已经都经lì

    的起生死考验的亲情却突然被推翻了,他心中甚至对那几个被洛灵杀死的人。有了少有的歉意。

    魔君沉静下来。眼眸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哀凉,长久困在魔修最后一层的他貌似有些感悟。他说道:“不,这不是我们想要的……”

    魔君定定地看了秀秀一眼,而后化作一团烟雾消失在空中。

    魔君竟然走了?这让宏武十分的意wài

    ,甚至周围的魔君的曾经的手下,也都惊愕不已。没有了领头的,这些魔修自然更不可能跟雷亚和秀秀做对了,他们全都诚服下来。

    宏武还没有堪破,他只是觉得已经快要到手的生命异能,魔君怎么就这么轻易放qì

    了呢?

    秀秀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这么戏剧性的一幕,她不相信魔君是看到了这样血腥的杀戮而受不了走的,也不可能是觉得打不过才逃走的,因为他们手上还有雷家一家人作为人质。秀秀虽然不可能对这些魔头投鼠忌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鱼死网破。但是,对方着实也用不着逃走……

    宏武说:“我们只想你能够将那些植物种遍整个魔国……”

    秀秀淡淡道:“这本来就是我们一直以来的想法。”

    宏武愣了一下,“这么说,你早就想让整片土地都恢复生机?”

    秀秀轻嗤一声,“没错。”

    宏武终于泄气了,酝酿良久的计划却在这一问一答中土崩瓦解,早知dào

    对方是有“植天下”的抱负,他们还费这么大劲干什么。上次围困沼泽一事,已经死掉了上前的魔修弟子,虽然说他们之间只名分上的同门,实则都各自为营,但是当今天发生这样一幕“自相残杀”的“闹剧”后,他的心,貌似也有些悔意。转念一想,他们早就应该想到秀秀就是这样的人,只是……他们默默地修liàn

    数百年,是多么的渴望得到突pò

    ,真的是昏了头脑了。

    宏武说:“我只有一个条件。”

    秀秀:“你觉得你还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宏武神情一凌,“莫非你真的连你的亲人都不顾了?”

    “我要是不顾我就不会来了。”

    “那你?……”

    秀秀冷声道:“我这人最恨被人要挟,今天,你只有两种选择,放了他们,我让你死的痛快;不放了他们,我会让你尝尽世间诸苦!”抽魂炼魄,这大概就是对付魔修最最严厉的惩罚了。他们很清楚,人死,只是另一种的开始。只要把魂魄摄住,留下他们的意念。让他们永世不得超生。受尽魂魄煎熬的痛苦。

    宏武禁不住背脊发寒,他一点也不怀疑对方会说到做到……

    “你——”宏武还没有说出来,便感应到控zhì

    住雷家人的那些魔雾有了变化,他惊恐地看向秀秀,后者轻蔑一笑,“宏武尊者,你现在没有什么话说了吧。”

    原来就在刚才秀秀借着说话的当口。吸引对方的注意力,用自己的植灵渗入到魔雾中,成功地瓦解了魔雾对众人的控zhì

    。这些植灵也是秀秀刻意培植的一部分,最能无声无息地渗入到魔气中。

    一团荆棘藤从宏武的周围不断地冒出来,瞬间将其困在其中。藤蔓如同一条条的蛇一样,沿着的他的腿脚缠绕攀沿而上……不过它们的尖刺并没有直接刺入宏武的肌肉里面。

    秀秀声音异常冰冷。“如果说魔修中我原本没想过杀的人中就包括你。可是,你却自动找上门,要求与我们联盟。其实,不用说联盟不联盟,和相公已经有了对抗魔修以及恢复整个魔国生机的计划和对策了,所以,你主动要求联盟并没有让我们感到喜出望外而放松戒心。”

    “倘若你没有想借刀杀人,坐收渔翁之利而背叛了我们当初的盟约。我们是绝对不会为难你和魔国外围所有的魔修。至于你说的要让这里充满生之气,对于我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迟早的事情。可是,你却背叛了当初的盟约,背叛了我们……所以,现在你应该放心地死去了。”

    “慢——”寰宇终于还是忍不住出声制住。他也是在三天前才知dào

    师傅已经和深渊魔君联手对付雷亚秀秀的,他劝过师傅。可是,他却没有那个实力去阻止,也没有勇气当先去沼泽通知两人。而现在,看到秀秀完全掌握了全局,眼睁睁地看着师傅就要和所有的魔修一样被吸空精元化为飞灰,仍旧有些不忍。

    杀人之前说那么多废话本就不是秀秀的风格,她只不过看到一个人在那里纠结,在看到了洛灵的完全入魔和背叛杀戮后,她对人性貌似又多了一份领悟。她要看看,人性,究竟是魔让人心变得邪恶,还是人本心住着邪恶的魔。

    秀秀偏过头看向对方,嘴角轻扯,“你想救他?”

    寰宇顿了一下,可能在宏武的眼里看来,徒弟就是给自己跑腿处理杂事外加杀手的料,但是对于寰宇来说,却让他的人生变得更加强dà

    了。而且,他现在也有将近百岁的年龄,如果是普通人的话恐怕早就进入到新的轮回了,所以,在客观上,他还是很感激宏武的。所以,即便现在还了这个大恩不仅让自己心安,更是可以让这一生解脱。

    片刻,寰宇抬起头,坚定地看向秀秀,说道:“对,我想救他。”

    “以命换命?”秀秀语气淡然。

    寰宇看了一眼宏武,后者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个一直被自己当成是一颗随便利用甚至是随便丢弃的棋子的徒弟,他不敢相信,对方竟然肯为了救他牺牲自己的性命。“你为什么这么做?”

    寰宇说:“或许,这一切是该结束的时候了。”说完,漆黑的眸子里对这个世间再没了留恋之色。

    秀秀转头看向宏武,“你呢?要接受你徒弟给你的以命换命吗?”她毫不掩饰语气里面的轻蔑和挑衅,当知dào

    自己被背叛的时候,她便已经起了杀心。

    宏武闭上眼睛,像是在权衡,更像是在对这个世界做着某种告别的仪式,良久才睁开眼睛,望向虚空,说道:“要……”

    秀秀嘴角轻扯,意念一动,却是用荆棘藤缠绕上了寰宇……宏武的声音继xù

    响起:“我希望用我的生命可以换取其余魔修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