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一笔“烦恼”帐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秀秀的异常让云清和洛宣也紧张起来,无它,现在恐怕除了雷亚外,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他们就是秀秀最最亲近的的人了。反之,秀秀也可以说的上是他们生命中最最重yào

    的那个人。

    不过行程已经定了下来,算算离开大原的日子够长了。最重yào

    的是这里人的生活已经基本上步上了正轨。

    除了沼泽周围的部落陆续搬迁到小岛周围,就连较远的部落也搬到距离沼泽较近的地方,如此,这里逐渐形成一片魔国人的聚集区。至于种植技术秀秀自然不可能一个个地去教,人本来就是群居性的动物,他们很快便学会了相互学习和交流,那些先搬来的部落,先学到了种植技术,先种出了食物,他们注定就成为了这里的领头羊。

    而后,由他们逐渐地带领那些后来的部落开垦新的土地。

    魔国的空气在逐渐地改善,特别是尔瓦族他们最先开垦出来的土地,已经能够进行简单的种植了,比如红苕麦子等等,尽管相对秀秀对植物生命脉动的全方位感应,能够尽快地了解它们需yào

    什么从而让植物产出更高的产量,但是重在他们经过一年多〖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不懈的开垦土地,就在部落城堡周围十里左右,都被他们开垦出来,大面积地进行种植,所以,也勉强能够供应族人的生活。

    相信再过不了几年,当这些土地复苏后,还会养育更多的人。

    秀秀依旧在沼泽边的石屋里准bèi

    了大量的粮食,便和雷亚等人毅然踏上归程。

    秀秀从来不知dào

    自己在这里有意无意的改善这里的气候环境,竟然无形中让自己成为了这里人们心中的生命女神,当周围的部落知dào

    他们要会大原的时候,便联合起来,请求她留下来。

    秀秀感动之余,解释道:“这里是我们的家园,我们会回来的。”秀秀说的是我们,说这话的时候。下意识朝雷亚看去。后者不顾当着众人的面,紧了紧搂住她的手,给予她默默的最坚实的支持。

    于是,秀秀、雷亚以及云清、洛宣在众人的一片祝福和期盼中陡地拔空而起,身形一动便渐渐消失在远方的层层雾霭中了。

    至于秀秀留下的那些粮食,有需求的部落都可以来换取,并没有像上次那样强要的情景出现了。就住在周边的几个部落自发地起来维护小石屋里面的粮食。以及小岛上的利益。

    现在通往小岛上的那条植物浮桥长得更加结识茂盛,但是因为没有秀秀的允许并没有一个人擅自踏上浮桥。其实即便这些人没有敢踏上去,在没有秀秀对这些具有灵性的植株的授意下,他们也进不到岛上……

    ……

    宜垭已经一岁半了,也就是说自从上次洛宣到魔国来又过去一年多时间。在这一年多里,大夏又发生了几起大事。

    首先便是穆青对于权利和征服天下的野心变得愈加强烈。在整合了三国兵力后再次将剩下的四个边国拿下,就在一个月前,让一分为七的大原实现了真zhèng

    的统一。

    而后,他便施行了一些列改革政策,兴商农、扶持手工作业、举仕途,功过层层考核来选举各地官员以及朝廷命官等等。将曾经分散的七国的文字语言都进行了规范。

    这样做的好处显而易见,各国之间的贸易变得更加容易起来,而且同样的文字语言便于他们的交流。特别是对商农工仕的振兴。让全国出现了长达五年征战的萧条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复兴之势。

    但是。眼看着全国人民因为天下一统而高兴,因为越来越好的生活而感到满足的时候。这位年轻而意气风发的皇帝却并不感到满足,他把眼睛定向了大洋的彼岸……

    值得一提的是,在全国上下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候,总有一部分人得yì

    一部分人失意。

    黄家因为黄青山曾经跟着沈侯爷找对了靠山而一具从一个小小的县丞做到了吏部尚书一职,可谓达到了人生的顶峰。但是这样的荣耀并没有持续多久,他便因为贪污渎职之罪免去一切职务,幸而沈薇依旧对黄青山的不离不弃,说动自己的父亲沈侯爷舍弃自己的爵位保了黄青山一个惨淡的后半生。

    黄青山别无去处,只有回到曾经生养他,却又让他做梦都想“挣脱”出来的大屿村。他在位的时候并没有为自己的弟妹谋得一个好去处,虽然现在均已各自成家,但是因为秉性原因,吃了不少苦头,即便这么多年过去了,对他的怨忿尤其不减。

    曾经的院子更加的破败,旁边两间偏房有修葺的痕迹,那是他弟弟现在居住,当听说这个大哥要回来跟他分房子的时候,二话不说就拒绝了。不过有长幼尊卑之分,尽管很不喜欢自己的哥哥,但是也只能表露出自己的厌恶和不满,倘若对真的要和他争,即便对方不会仗着曾经当官积累下的不少人脉,光凭长兄,就能够让他让出祖屋……

    不过黄青山并没有这么做,而是用沈薇从娘家带走的一些积蓄,从新在大屿村靠近烈女崖的地方选了一处地方,修建自己的小院子,开垦出小溜自留地,开始自给自足的农耕生活。沈薇在娘家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出嫁跟着他也是有丫鬟嬷嬷使唤,哪里干过重活累活,更不要说这又脏又累的农活了。

    但是,人就是这样的,刚开始觉得只是因为要争那一口气,但是生活在一起久了就会觉得对方已经成了自己生活中的一种习惯了。

    黄青山不过三十多岁的年纪,但是经lì

    过年幼的苦累,经lì

    过青年的懵懂,还有仕途的起落,让他有种经lì

    了几世人生的沧桑感觉。他变得更加沉默了,深邃的眼眸常常望向那层峦叠嶂的山峦陷入深深的沉思。

    他看着在旁边地里弯腰劳作的沈薇,不过半年的时间,就让一个官家太太完全变了一个人,粗厉的手指,黄瘦的脸颊,甚至连眼睛也没有以前的明动。身上的粗布衣服看起来让沈薇变得更加的苍老。

    对于她。他很感激自己在落魄的时候并没有离他而去,但是这些年来,他心中总是有些心结解不开。没错,有些时候他自己都不喜欢爹娘那样的势力与刻薄,但是他们总归是他的爹娘,天底下没有不是的父母。尽管后来他们两老之间相互残杀一死一疯,而疯的不久后也卧榻瘫痪不起。如同自己的爷爷一样凄凉而悲惨地死去……

    所以,他其实对沈薇是有些……隔阂的。

    沈薇终于将地里的野草拔完,撑着腰,艰难地直起身,看到旁边黄青山眼神漠然地望向自己,她心中由衷的悲哀。苦笑,自己可真是犯贱……

    黄青山突然说道:“你想要孩子吗?”

    沈薇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反问道:“孩子?”好在她总算不笨,很快,木然的脑袋里的思想一下子被激活了,她想到什么,微偏着头看向对方,“你说你想要孩子?”

    黄青山不置可否。沈薇略微沉默了一会。说道:“你的意思是以前你不想要孩子?”她心中苦涩。这些年来她一直很自责,自己没有能为对方生下一男半女。所以,她总是加倍地对黄青山好,百般讨好忍让,而现在,对方一句话将她打入冰窖里面。

    沈薇眼神没有任何聚焦地越过黄青山的肩头,看向远方……这次,换做是她沉默了。这么多年,还有什么事情是想不明白的?

    ……

    月亮沟村还是和十年前一样,皇帝的一系列改革措施当施行到这偏远的山旮旯的时候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他们依旧过着汲汲营营的生活。关于秀秀的话题已经完全成为了过去式,已经在人们生活中被淡化掉了。哦,除了半年前当黄青山带着侯爷之女的妻子“衣锦还乡”的时候,他们谈论过一阵,他们依旧觉得秀秀被黄青山休掉,是她的福缘太薄了……

    而在王家人眼里,当初秀秀再次出嫁是的惊艳的确是让他们着实在村里扬眉吐气了一番,甚至后来雷亚给她的堪称“大手笔”的聘礼也着实让王家过上了更好的生活。

    但是他们对于王秀秀的印象却在逐渐地淡漠。

    时间会冲淡一切,不管是爱也好恨也好,终究会淡漠在人们的心中。当然,有些刻骨铭心的除外。

    十年沧桑,王家二老已经老了,他们已经不能像从前那样跟着健壮的儿子去地里翻地刨食了,他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帮着儿子们带孩子。大壮又带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小宝和秀娥也带了一儿一女的龙凤胎。但是小宝因为秀娥一次带了一对双双,差点难产死掉,心疼不已,为了不让秀娥再次受罪,他便不再让对方生孩子了……小花经常会带着自己的大女儿回到娘家,和自己的娘赵氏摆摆家常……

    赵氏经常望着院子旁边的山垭口,甚至也经常一个人走到那里去,望着山下的路,一等就是一天。

    尽管他们心里都知dào

    秀秀现在过的很好,但是他们仍旧好希望看见对方,听到对方亲口说自己过的很好。他们也很想看到那位女婿对着秀秀百般呵护宠溺的样子,那样他们才觉得很安心。

    小花在帮着摘菜,和赵氏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哎,听说那位吴大夫终于成亲了……”

    赵氏哦了一声,叹口气,“吴大夫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啊。哎,这都是缘法啊,如果你姐开始遇到的人是他就好了……”

    小花认同地点点头,“是啊,姐走了这么久竟然都没有婚娶,而且一直对我们照拂有加,有个啥头疼脑热的更是优先给我们看病抓药,甚至连诊金也是象征性地收取一点……这次他成亲也是因为父亲病重不起,最后的心愿就是看着他成亲。”

    赵氏正想说话,突然用手揉了揉眼睛,小花连忙道:“娘,你眼睛怎么了?是不是渣滓掉在里面了,来让我看看……”

    赵氏支吾了一声,猛地想起什么,浑浊的眼睛里露出一丝欣喜之色,“我的眼睛跳得这么厉害,这都好多年没这么跳过了,莫不是你姐要回来了?”

    小花淡笑了一下。见娘没事便放下心来。她知dào

    爹娘都很想念大姐,这么多年每年过年的时候,在年夜饭桌上都要为大姐和大姐夫准bèi

    上碗筷,从来没有变过。而且人越老,便对子女越是想念,她很理解,所以也不拂逆娘的意思。

    ……秀秀看着院子里和睦的一切。她欣慰地笑了,她原本是想到院子里去的,但是她发xiàn

    她不知dào

    自己要说什么。她也想过让二老甚至是弟弟弟媳以及侄儿侄女到魔国去,但是她发xiàn

    这里才更适合他们。

    而自己,早已经淡出了他们的生活,再此出现在他们生活里的话就只有将他们平静的生活搅乱。所以。当看到一家人都和乐融融的样子,她彻底心安了。这一次,秀秀什么都没有留下,带着满足的欣慰的笑意,由雷亚搂着直接消失是群山之间。

    雷亚说:“你不打算去看看他吗?”

    尽管在飞行途中,但是秀秀感觉在雷亚宽厚的怀抱里都要睡着了,正是慵懒至极,下意识反问:“谁?”

    雷亚也不过是想问问对方是否还记得这么个人。但是看对方样子。是真的把曾经那些都忘掉了,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在对放扬起的额头上轻啜一口,并不搭话。

    ……雷亚:“你真的打算把爹娘他们都接到魔国去?”这里说的爹娘当然是指雷亚的父母,他们现在的生活非常堪虞,因为二中接踵而来的苛捐杂税以及种种限制,让雷家陷入步步维艰的地步,生活只能用糊口来形容了。再加上现在居住在石头成里的人各种错综复杂的关系,让石头城里的气氛再次变得紧张而淡漠起来。

    秀秀郑重说道:“我们这次到魔国可能就是永久的定居了,他们在这里生活习惯了,还要看他们是否愿意过去。”

    雷亚嗯了一声,在过去的那一个寒季中,他和云清洛宣三人至少修建了十多座小院,那些都是他们在小岛上精心选址修建起来的,只要再带上生活用品便可以居住了。他们相信小岛上的环境并不现在的青州差,甚至那里的人性格更加单纯质朴,雷家二老应该会很容易融入那个圈子的。但是世事无绝对,无论如何还是要让他们知dào

    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洛宣在两人到月亮沟村的时候就先一步回到石头城了。而云清则回到他师傅那里,有些事情总需yào

    交代一下的。

    所以,这次回来更像是他们对大原做的最后的交代一样。

    当看到下面的石头城在眼里逐渐放大的时候,两人心中还是激动不已,不过,秀秀总感觉里面的气氛似乎不太一样。现在她因为对植物气息感应已经十分灵敏,所以远远的就感应到这些植物散发出一种恐惧抖索的气息,这让她感觉很意wài

    。

    当植物散发这种气息的时候,要么是它们长期生活在时常对它们有生命威胁,但是并没有真的将它们铲除掉的环境里。唔,就像是那些长在路上的小草,它们时刻都要担心被过往的行人践踏,所以它们一般来说都会相对长得更加矮小苍老。

    还有另外一种情况,那就是人散发出来的气息感染到这些植物,所以它们也散发出这样的气息来。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让秀秀感觉不妙。对这片自己曾经奋斗过的土地,她还是充满了感情的。特别是那个感怀至深的婆母,她觉得自己当初和雷亚出走虽然说是想让青州恢复生机,也为了避开小表妹,但是她总觉得自己心里对婆母对自己这个媳妇掏心掏肺有些亏欠。

    秀秀望着石头城旁边的山崖上矗立着一个孤孑的藏青色人影,“那不是洛宣么?”

    雷亚自然也看到了,禁不住眉头微皱,“莫非家里又出什么事情了?”现在在他们两人眼里,平常人眼中的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困难根本不叫困难,甚至那些在他们看来最最难解决的事情都根本不是个事儿……洛宣也拥有了对世俗说不的资格,那么他现在又是为什么在那里发愁呢?

    雷亚和秀秀两人没有直接回石头城里,而是飞身到洛宣旁边,尽管现在秀秀的轻功甚至不再雷亚之下,但是他依旧很轻柔很小心地将对方放下。

    洛宣像是知dào

    两人要来的样子,依旧负手站立在那里眼睛望向前面波云诡诘的海面,脸上有种说不出来的纠结情愫。

    两人相视一眼,顿了一下,雷亚才说:“你不打算告sù

    我们一点什么吗?”

    洛宣转过身定定地看向雷亚和秀秀,最后将目光落在秀秀身上,良久才说道:“你是一个值得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去珍惜去疼爱的女人,尽管你独爱着大哥,但是这却并不妨碍别人对你的钟情,对不对?”

    秀秀眉头微皱,经过在魔国和几人的相处,她知dào

    对方并不是这么鲁莽的一个人,这些话她只承认前半句,后半句,可能曾经的虚荣让她感到很满足,但是现在,这,并不是她想要的。沉默片刻才道:“不,你错了……”

    洛宣有些意wài

    ,询问地看着对方,旁边的雷亚也觉得有些蹊跷,并没有发作,在旁边耐心听着。

    秀秀说:“可能别人的钟情会让我的虚荣心得到满足,但是现在,我已经过了虚荣心膨胀的年龄,那些超出了我内心人给我的爱,会让我感到负累,甚至是惶恐无措……”

    洛宣听着秀秀的话,这是他第一次听到一个人这样说,有片刻失神,喃喃道:“莫非她是真的错了?”

    雷亚心思剔透,紧接着问:“谁错了?”

    洛宣叹口气说:“回去你就知dào

    了,不过……如果你对……大嫂有丝毫对不起的话,我,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秀秀尽管现在那种慵懒的感觉又上来了,但是一点也不妨碍她思考问题,她猛地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小表妹”。可是,她上次不是听洛宣说她已经成亲了吗,还怀了身孕,算来现在孩子都一岁多了……莫非她对自己的大表哥还存有什么心思?这样的话就太……秀秀想了好一会都找不出一个词来,她由衷地为那个男子感到难过……

    ……艾雅看上去比八年前老了许多,而且眉宇间有种抹不去的愁容,在见到雷亚秀秀的那一刻,惊喜的难以言表,上去就给雷亚一个大大的拥bào

    ,很快又抱住秀秀又哭又笑起来。

    艾雅突然道:“秀,你你的身体怎么这么软?”

    “软?”秀秀反问,下意识看向旁边的雷亚。她自己都没觉察出来,只是觉得这段时间感觉越来越容易疲惫而已。

    艾雅又抱着秀秀好一会才依依不舍地分开,将两人引入他们以前住的那个小院子,竟然和他们离开的时候一样,不过院坝里面已经没有长满果树的藤蔓了,被收拾的干干净净的。

    回来这么久了,怎么没有看到石头城的其他人?艾雅看着秀秀,她有些失神,正要说些什么,旁边的雷亚问道:“娘,爹他们呢?”

    艾雅回过神,有片刻惊慌地讪笑一下:“呵,他他去看你小姑他们了……”

    “他们不是住在石头城的吗?”

    艾雅说:“他他们刚刚搬到上面的原野上去,你爹是去帮着布置家居的……对了,你们在那边生活的怎么样?那里的人有没有欺负你们,听说那里的人都是魔……”

    秀秀拉住对方的手,说道:“其实那里的人和这里一样,也是长着一个脑袋两只手两只脚,不过他们稍微强壮了些,不是魔,也不会吃人,很好相处的……”

    就在秀秀说话这当口,艾雅一直盯着秀秀看,良久,她恍然叫道:“你,你……”

    秀秀被婆母突然惊愕的表情弄的一愣,连忙问道:“我怎么了?”(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