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冷漠与强势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明明心中想念的不得了,充满爱意的关切的话语眼看着就要吐出嘴来,却硬生生卡在喉咙口,变成了伤人的冷漠。

    秀秀深吸一口气,低着头,沉默少许,让内心的躁动平静下来。她缓缓抬头,越过雷亚的肩头,看向石头院墙上重重叠叠的爬山虎。这里每一块石头都是雷亚心血结晶,而这上面郁郁葱葱的植物,是她的付出,二者结合的如此完美。

    寒季将至,秀秀清晰地感应到这些植株意念中的恐惧,这是生命本能的对于沉寂的抗拒。

    四人静坐无言,心思各异,每多坐一会都感觉是一种对精神上的煎熬。

    秀秀心中苦笑,自己本来就是一个急性子,雷亚不是不知dào

    ,莫非他是想用这种方法,来折磨自己?如果是这样的话,她想告sù

    他,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她心中一直很迷惑,为什么以前那么相爱的人,现在却要以这样陌生的方式来面对对方?

    她识海中那些由《道德真经》幻化成的金色文字发出剧烈的震颤,她已经解开了三道封印,让她〖三五?中文网

    M.35zww.

    n

    e

    t整个人与植物生命气息的融合更加贴切,更加深入。虽然说本性难移,她的急性子改不掉,但是却显得沉稳了许多。

    这时,秀秀感应到识海中的神识发出喀嚓喀嚓的声音,就像是以前孵化小鸡时候,破壳而出的感觉。

    那些金色大字化作一缕缕的金色意念慢慢地融入到神识中,而神识就像一枚大号的鸡蛋一样,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

    秀秀仔细地感应着识海中的细微变化。

    一个念头浮上来,道法自然。

    现在的神识空间经过金色意念的补充融合,一切都变得更加自然起来,秀秀沉浸其中的意念甚至都能够感应到空气的流动。而不是以前那样完全一个虚无的空间,除了那些植株,即便是它们的生长,也只是将空间里面的能量利用起来而已。

    不知dào

    过了好久,秀秀才缓缓从沉静的修liàn

    中恢复过来。顿时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浑身舒畅不已。

    一睁开眼,一个在梦里无数次出现的,让她魂牵梦萦的身影……她有些不太确信,她原本以为自己在入静修liàn

    中,他会带着自己的骄傲离开,好成全她的修liàn

    ,还给她清静之地。

    秀秀眨了眨眼睛。深吸一口气再次看向对方。后者看着她的样子,嘴角微微扬起。

    一切的纠结都被这微微一笑给荡涤的烟消云散。

    秀秀轻呼出声:“相公——”

    “娘子——”

    秀秀笑了,雷亚深吸一口气,轻缓而坚定地把秀秀拥入怀里,渐渐粗重的喘息喷在秀秀的耳畔,愈加重的束缚力在自己肩背上。

    秀秀说:“你不准bèi

    跟我说点什么吗?”

    雷亚轻笑。“你还在恨我,恨我自作主张离开你这么久?”

    秀秀扭开娇小的身子,不满地娇嗔哼了一声,她心中终于明白那句话了,夫妻,便是床头吵架床尾和。原本以为自己有多恨他的,然而对方一个微笑便将一切冰释。

    缠绵良久,雷亚却放开了她。秀秀有些愕然。但是她的矜持让她并没有把心中的疑问说出来。也没有继xù

    要求什么。

    雷亚顿了一下说道:“我,我怕再把魔性传给你……我……”

    秀秀又羞又气。“你——”

    本来,这是一次多么好的和解的机会,再次被弄得不欢而散。不是说秀秀对那方面有多么的饥渴,而是男女之间最高的融合方式就是灵肉的完全契合,没有肉体的交融,怎么能让灵魂的融合得到升华。秀秀终于任命了。

    ……

    尔瓦族人修建城堡的速度超乎秀秀的想象,自从上次他们跟她谈过后,不过三个月多点的时间,就已经有了城堡的雏形了。外围是一圈三四丈高的围墙,全部由几百斤重的黑色条石垒砌起来。然后里面是靠着围墙修建的一间间石屋,城堡中央依旧是一大片广场,广场中间是一个圆形石台。

    秀秀再次到沼泽边上的小石屋存放粮食。在原来小石屋旁边又修建起来两间,专门用来存放种植出来的土豆红苕等等,这些价格更加便宜,是很多小部落兑换的首选食物。放好粮食,依旧把兑换来的晶矿和那些送来的其它矿石收拾起来。

    秀秀来到旁边的山头上,在距离沼泽边四五里远就是尔瓦族新建城堡的地方。城堡坐落在两山之间的斜坡上,占地至少数百亩。她看到有部落的人在里面忙忙碌碌地抗东西,还有一部分人则进进出出地布置房间,清理石渣等等。看样子,他们是想在寒季到来之前迁到这里来。

    尔瓦族全族有一百来个人,老弱妇孺占了大半,搬家是全族人的大事,所以即便是两三岁的小孩都要帮着拿自己能拿的动的东西,更没有那些还需yào

    大人哄陪的小孩。秀秀感叹这些小孩的懂事,更理解,也是这样恶劣呃环境造就的。

    这段时间,因为寒季将近,前来兑换粮食的人多了起来,几乎隔一天秀秀就要准bèi

    一屋子的小麦。而她换取的晶矿也越来越多,不过,也并不是每个部落都有足够的晶矿来换取粮食,就像是大原一样,有富的那金银当器皿的人,也有穷的揭不开锅的。他们便要求用自己以前收集的那些野兽身上的材料,或者一些他们看来很稀少的矿石来兑换。

    秀秀当时想了想,皆一应允诺。不是说她有多么的慷慨,不计得失地将自己劳动成果无偿分给别人,而是,首先现在的她根本和这些人就在两个层次上面,他们还在为生存为生计汲汲营营,而她早已过了那个艰难的时间。但是她却永远记得自己当时为了全家人的生计有多么的努力……所以,再次看见这些人为了一个红苕或者土豆,带着希冀的目光看着她,希望可以用自己手里自以为最贵重的东西来交换的时候,她,看到了她以前的影子。

    再则,虽然说晶矿对她的修liàn

    很重yào

    ,这些粮食也是依赖它的能量才能够生长起来的。但是现在她已经连续两次进阶。实力比以前增长了数倍。对能量的控zhì

    几近化境。最最重yào

    的是,她发xiàn

    自己竟然能够像植物一样,将周围那些死寂之气全部净化,然后吸收其中的精华。

    不过,前两天,秀秀当真遇到一件让她感到很窝心的事情。本来有些小部落实在是没有用来兑换粮食的晶矿,秀秀承诺只要有等价的东西交换就可以了……有一个部落的人便来赊欠。秀秀当时也想着寒季将至,便少量的赊了十袋粮食给他们。但是就在他们走后不久,陆续又有部落的人来赊欠……

    顿时,她便后悔的很,自己开了赊欠的先河,在这些人看来是能够在她这里免费得到食物的。便纷纷效仿。如此一来,恐怕到最后自己不仅免费给他们食物,还成了天经地义的事情,倘若不给的话,才是十恶不赦的人。

    所以,她当下便断然拒绝所有人的赊欠,有人叫嚣:“你是我们部落的生命女神,莫非你要眼睁睁地看着我们饿死不成?你不是神。你是恶魔。你比魔修还恶毒百倍的恶魔……”

    这句话夹杂在一片吵杂的声讨声中,但是秀秀却听的一清二楚。对秀秀来讲。这无异于当头棒喝,将她彻底打醒了。她禁不住自问,你究竟算个什么东西?你以为自己种植出了粮食是对这些人最大的帮zhù

    ,甚至是恩赐。但是在他们看来,他们尊你为生命女神了,你便应该理所应当地供他们生命一切所需……而不是还需yào

    啥晶矿来交yì

    。

    秀秀身形一动,便飞掠到旁边的山头上,看着下面如同蝼蚁一般的人,她可以理解他们为了生存的苦,但是那不是让他们把别人给他们的帮zhù

    都看作是理所当然的。她眼神变得冰冷,这些人或许是真的很可怜,但是却一点也不值得可怜。对于这些凡人,她翻手间就能够定了他们的生死,但是她却没有动。

    她不动不言,在这些已经被吵嚷的狂热起来的部落人看来就是一种无声的妥协,对,他们知dào

    她很厉害,在开始那两三年他们的确非常惧怕她的实力,但是这几年以来,他们看到的便是她一层不变的柔和的笑意甚至没有跟任何一个前来交yì

    的人凶过。唔,最最主要的是对方看起来是那么的娇小,在他们看来,她是可以欺负的,所以便成了今天这个局面。

    于是有人叫嚷着要直接去搬小石屋里面的粮食:“这是上天赐给我们的食物,为什么还要晶矿去交yì

    ,难道我们没有就要我们活活地饿死吗?走,我们去领属于我们的食物……”

    秀秀冷眼看着这些亢奋的人,她的心渐渐沉下去,变得冰冷。她从来就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多么仁慈的人,现在随着修liàn

    ,身心都经受过魔性的炼化,魔性就是让人最真实最本性的东西显露出来。尽管自己最后将魔性全部炼化掉,但是她的本性已经不受任何世俗的各种约束。

    所以,她当真决定,要“眼睁睁地”让他们看到,自己真的会让他们活活饿死!

    就在他们冲向小石屋的时候,陡地从周围窜出无数藤蔓,将小石屋层层包裹起来。几近疯狂的人开始拿着手里的工具或者直接用手开始撕扯这藤蔓,他们完全忘了,这一切都是秀秀招出来的。

    秀秀强忍着内心的愤nù

    ,尽管心冷了,但是始终还是下不了手将他们全部解决掉。而这些人在撕扯了半天后发xiàn

    藤蔓越来越多,最后骂骂咧咧地放qì

    ,甚至临走还把秀秀骂了一通……秀秀负手站在山巅上,看着这些如同蚂蚁一般的人影消失在重重雾霭中。她在想,自己从最开始是不是就做错了?至于那个已经赊欠走的小部落,秀秀却记下了他们的气息。用精神力联系上被他们扛走的麦子,因为那些麦子也是有生命的种子,所以,方圆几百里,她一搜索便锁定了那个小部落,并且做下印记,只要他们下次来,必须让他们付出等同的代价……

    那伙人刚离开,尔瓦族人过来了。他们表现的有些紧张。眼巴巴地看着秀秀:“小小娘子,他他们不是我们部落的人,好像是半年前从深渊里面逃出来的人……”

    秀秀哦了一声,她记得上次雷亚他们来的时候,闲聊中曾经说过,这几年魔国的环境已经快要灭绝所有生物的程度。尤其是魔国最靠近中央的叫做深渊的地方,那里曾经住着大批原住居民。他们体格更加的强健,民风彪悍,自以为比周边的魔国人要高等的多。在他们眼里,所有一切能够得到的食物,都是上天给予他们的……

    “不是说上一个寒季的时候,他们已经被冻死的差不多了吗?”秀秀语气冰冷。说“死”,就像是说在吃饭一样平常。

    “哎……只怕那些人会去抢劫别人的部落……幸好我们搬到这里来了……”

    秀秀从对方的话里听出什么意思来,“什么?你说他们会去抢别人的城堡?那那些部落的人怎么办?”

    那人脸色陡地惊恐起来,欲言又止。秀秀说:“你尽管说。”

    “他,他们但凡是能够入口的东西,都能够当成是他们的食物……”

    秀秀脸色顿时煞白。对方说的很含蓄,但是她仍旧知dào

    对方什么意思,“你是说他们是食人族?”

    那人连连摆手。壮硕的身躯颤抖着。旁边一人说:“还是在十年前。曾经有一个深渊部落从里面出来,当时只有五个人到我们部落来……但是他们异常凶悍。当场杀了我们五个人,还有三个重伤,他们便直接将其拖走……”

    秀秀摆摆手,制止对方继xù

    说下去,后面的会发生什么,她已经想到了,禁不住胃里一阵翻腾,稍微缓口气才平息下去。秀秀到这里来的几年,尽管这里的人有些“野蛮”,但是她所知dào

    的,那些部落里面的人,他们十分的团结,只要有粮食,老弱妇孺都有份。每人都各尽自己的力量,没有一个吃闲饭的。

    她立马想到,当时是五个人就能够将一个白人部落搅的天翻地覆,现在是二十多个深渊之人,逮着一个小部落还不将里面的人抹干吃尽啊?

    秀秀身形一动,要立马赶上去,将那些人全部斩杀掉。那几个尔瓦族的人见对方一下子就相去数十丈,下意识吞了下口水,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娇娇弱弱的小娘子施展神通,现在一见,佩服的五体投地,不由自主地跪伏下去,朝着秀秀离去的方向磕头,嘴里念念有词。

    那伙人离开不过一个多时辰,最多不过二三十里路,秀秀的速度很快,一盏茶功夫便感应到前面有剧烈的能量波动传来。

    一个黑影从那伙人上空掠过,然后停在旁边的山头上,而后,才看到那些人,如同一件没有支撑的皮囊一样纷纷瘫软在地上。

    秀秀飞近一看,所有的人都已经死了,和当初雷亚斩杀那十一个魔修时的情况一模一样。风一吹,这些风化的尸体化为飞灰,消散在空气中。

    秀秀回头,正是雷亚,他看着她,眼里有种叫心痛的东西。

    秀秀身形一动,便到了对方旁边,雷亚貌似有些惊慌,连忙退开数步。有些结巴道:“我,我刚刚使用了魔功……不,不能……”

    秀秀知dào

    对方担心的是什么,想着这些年来对方一直都是在以这样的方式为自己铲除“障碍”,但是就是不正面对她表露心迹。秀秀“气”极,喝道:“你个呆木头,你有本事再走两步试试?”

    雷亚被秀秀喝的一愣,好熟悉的呵斥,不过看着对方一步一步地靠近,他还是有些怕。他现在心里其实好想好想把对方按在床上……可是想着上次因为自己没有把持住,让她沾染上了魔性,那是他永远不能原谅自己的……

    秀秀翻手一条藤蔓将雷亚结结实实地缠住,后者尽管知dào

    这对于自己来说如同灯草一样脆弱,但是他并没有挣脱的打算。他既渴望,又担心,又愧疚……好纠结。

    秀秀终于走到对方面前,微微仰起头,看着对方俊逸的脸庞,“呆木头,你要不要试试看能不能把魔性传给我了……”

    雷亚喉头艰难地上下蠕动一下,“你,你的意思是现在不会被……”

    秀秀打断对方的话,“笨死了,你那么怕跟我在一起为什么以前又要死死黏着我,现在好了,见我上钩了,便又要处处躲着我,每次来,还要和他们两个一起,你是怕我吃了你么?跟我回小岛上去——”

    秀秀不管了,她看到对方潇洒至极的飞掠,翻手间便消灭掉了敌人。那样的风度和手段以及对自己默默的关注关怀,若非是时刻都注意自己的生活细节,怎么会这么及时地来帮自己解围?唔,尽管自己也能够把这些人搞定,但是不得不说她现在已经不想再让这个“虚伪”而傲娇的男人跑了……

    实力,不是让自己回到以前的孤独,而是来守护自己的幸福的。

    这是秀秀重新给生活的定义。所以,一把拽住藤蔓的一头,牵着雷亚便朝小岛方向飞掠去……

    蓦地,她感应到手里的藤蔓一松,霎时,一个气罩将她笼罩住,熟悉的气息朝她席裹住。

    秀秀只来得及轻哼一声便被雷亚紧紧地锁紧怀里,然后……所有积压了三年的激情和想念爱意都在这一刻爆fā

    出来。雷亚也知dào

    对方体内已经没有魔性了,他也清楚的听到对方是能够炼化掉魔性的,他还听到云清说过后悔没有把握住机会……所以,现在还等什么呢?

    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咯……

    秀秀发xiàn

    就力量而言,自己还远不是对方的对手,她知dào

    ,这还是他刻意温柔,怕把她伤害到的缘故……不过,或许是因为太久没那个了,她总感觉,他比以前变得更霸道粗鲁了,甚至还带着几分惩罚的味道。

    秀秀不是未经人事的青涩小娘子,她知dào

    自己想要什么。

    ……秀秀微喘,霸道地说道:“以后都不许离开我了……”

    “嗯!”

    “无论什么理由都不行!”

    “嗯!”

    ……

    雷亚终于回到小岛上了,经过这次分别,两人的感情非但没有变淡甚至更加坚固了。云清和洛宣根本不可能适应的了这里的寒季的,所以也搬到小岛上来,当然是不可能住在小院子里的,便隔了两座山丘,重新修建了一座小院起来。

    到这里来自然是不可能每天等着吃闲饭的。秀秀种植了那么多的土地,即便自己有植物异能,也管理不过来的。索性就交给这两人打理。

    种植对于他们来说很陌生,但是看到秀秀竟然也从这平白无奇的种植中修liàn

    到如此地步,他们艳羡的同时,也想着去与植物进行感应沟通。他们发xiàn

    ,随着每天极有规律的作息修liàn

    ,他们的心变得更加平静了。而每天去给那些果蔬浇水整理枝桠松土等等,已经成了他们每天最大的享shòu

    。

    至于他们曾经对于秀秀的那丝好感,也在这每天的消磨中融进了日常的生活里。当他们有所觉察的时候,发xiàn

    自己这些年老的好快,而秀秀竟然还和当初想见时候一样,完全是下意识地,他们把她当成妹妹,当成亲人。尊敬和宠溺融合在一起,不容任何人的亵渎。

    那个赊欠走秀秀粮食的小部落,不出所料,果真是从深渊里逃出来的人将部落占领了,然后便指派原部落的人前来赊欠粮食。当得逞后,其余的人便来强要。

    雷亚说:“我以为我的手段就很很辣血腥的了,没想到这些人更加的凶残……竟然将人当畜生一样地圈养起来,要是以后这里的原住居民都没深渊居民霸占的话,可能不用每年的寒季,这里就会彻底成为一片死地。”(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