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清幽的种植生活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黑石山巅,雷亚迎风矗立,孤孑而冷傲。!遥遥地望向沼方向,心里默念着“娘子,你一定要坚强起来呵——”

    雷亚走了,离开了秀秀,以爱的名义,再次给秀秀留下了孤独。

    其实,秀秀比她自己想象的还要坚强的多,她已经心痛过了·曾经的她以为没有雷亚在身边,没有他温暖宽厚的怀抱,没有他的缱绻温存,自己该怎么过?

    现在想想,其实,日子也不过就是那样一天又一天地过。因为上次自己一念之差,将小岛上大部分的植株全部摧毁,所以现在每天便是从空间里面取出净化后的种子,重新种植上去。日子过的忙碌而充实。

    云清曾经提出让她会大原去,那里有茂盛的植物,还有浓郁的天地灵气,对净化她体内的魔性有非常大的帮zhù

    。但是她拒绝了,大原七国纷争,不仅是那些道门要找自己麻烦,就连那些俗世国家也要找自己。有自己在,那就是一个移动的粮仓,加一个无dí

    的植物战队,可谓所向披靡。

    她不要回到那个纷乱的地*{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方,且说,或许也有隐秘的名山大川,但是即便是像云清他们那样,可以占一座山头当自己的修liàn

    地,但是仍旧和俗世的权贵有着千丝万缕的联·…天下之大,莫非王土。就像是以前那样,你默默无名便罢了,一点拥有了别人觊觎的实力,便没有安身的日子。

    当然,还有一个最重yào

    的原因她不想因为自己给爹娘他们带去麻烦。

    这里很好,秀秀有信心将小岛再次建设成自己的苑囿。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神识空间的那些植株并没有因为魔性入侵受到半点影响,所以,仍旧可以远远不断地供给周围部落的人的生活需求。同时她也可以换取晶矿,来补充自己每天不断播种的能量消耗,以及平常的修liàn

    。

    自从上次道门前来试探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仍旧没有大原道门来兴师问罪的消息,而云清也回去再没有回来。

    雷亚为了给她提供一个完全清静的空间在云清离开后便离开小岛到了黑石山。所以,这整个小岛上都只有秀秀一个人,她为了那些部落的人来换取粮食方便,便在沼泽外面选了一个稍微平坦的地方,建了一座小石屋,每次把空间里面收集的粮食用袋子装好,放在石屋里面,那些前来换取粮食的部落,便将晶矿放在旁边的石缸里,取走相应的粮食便可。

    当有些部落有特殊的要求便可以在旁边的石台上画出所需yào

    的图形,比如大白菜青瓜番茄等等,以及下次来换取的时间,而后,秀秀便会在他们来换取东西之前,将他们所需yào

    的蔬菜瓜果放进石屋里面··.…

    如此一来,那些部落的人不仅更加容易,秀秀也省去了很多麻烦。

    每次秀秀去清点晶矿和能量石,和自己放在那里的粮食瓜果蔬菜数量都对的上,这是双方长久建立起来的信任。

    唔其实除去诚信以外,他们在潜意识中,对秀秀的实力也非常的忌惮。

    日子中少了一大半你侬我侬的时间秀秀有更多的时间去侍弄那些脆弱的土地,也更用心地照料那些植株。没有了缱绻温存,也没有或魔或道的人打着各种旗号来找自己的茬,秀秀的心渐渐平静下来,那团被包裹住的魔性便一直平静地呆在丹田内。秀秀不知dào

    怎么把它消除,她知dào

    雷亚是因为不想“打扰”自己,才离开自己的。

    秀秀想着,倘若没有这团魔性可能雷亚就会像以前那样回到自己的身边所以,她总想赶快地消除那团魔性但是每当她用自己的真气去触碰,便会引起魔性的强烈震荡……欲速则不达。

    最后秀秀只得作罢。有时候她在心中笑自己,自己可能天生就是一个农妇,只有种田的命,只有孤独的命。

    三年。

    雷亚在黑石山上近乎站成了一座雕塑,白色的头发在风中飞舞,他身上依旧是那件淡蓝色的长袍。

    这几年时间,又有不下十次有魔修前来进犯秀秀,都被他全部除去。他,已经完全入魔了。只不过,心中的那份执念,让他仍旧保存当时离开秀秀时的温暖,让他内心深处潜藏的那颗道心没有被魔性完全磨灭。

    云清来过一次,把大原那些道门的情况告sù

    了雷亚。

    当那些人确认秀秀现在已经成为一个极其危险的存zài

    了,刚还是还存着斩妖除魔的心思,后来知dào

    了有一个更加厉害的魔头竟然就守在秀秀周围时,他们便放qì

    了这个打算。但是和魔国的魔修建立了一个新的约定,那就是不能让秀秀走出那片小岛,不能让雷亚离开魔国。

    这个约定秀秀自然不知dào

    ,她把自己的身心都沉浸到小岛的建设上去了,现在和三年前相比,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小岛上天高云淡风轻,绿草萋萋,树木婆娑,山丘上原野间,全部铺上了一层厚薄不均的绿色毯子,整个小岛一片生机盎然。

    在沿着小岛周围的沼泽里,秀秀种下一圈的芦蒿。

    秀秀依旧穿着蓝底碎花的斜荆曲裙,缓步走在芦蒿丛中。沼泽里面的淤泥因为有芦蒿固定水土,所以土与水逐渐澄清开来,在一丛丛的芦蒿中间,秀秀甚至看到一汪汪的清水……

    一股无与伦比的成就感在秀秀心中升腾而起,她知dào

    自己成功了,也就是说以后,她可以用这样的方法,让这片沼泽也种植上植株,让它们不再是不能承重的淤泥····…她甚至看到自己将植株种向沼泽外面更广阔的世界。

    秀秀抬头望向远方,是和小岛上截然不同的灰黑色雾气······任重而道远。

    “相公我体内的魔性就要完全净化掉了,我们不久就可以重新在一起了…···”秀秀看向深邃的黑雾,她有种强烈的直觉,这几年来那种被关注的目光就是从那里传来的,那是雷亚对她的守护,所以,她一直很安心地呆在小岛上,种植,修liàn

    加净化体内的魔性

    秀秀伸手掐了一小把芦蒿嫩茎,慢悠悠地往小院方向走去,碎步轻移,不知不觉间已经相去数十丈。前面无论是山丘还是沟壑,但是在她的脚下永远都有一条平坦的绿色道路,一条由植株铺就的道路。

    这是她自己在修liàn

    中领悟的,将自己的植物异能和从雷亚那里学来的幻影迷踪步结合起来的神通,这条绿色的路不仅可以垫脚,甚至可以当作是武器,或缠或绕如使手臂。

    经lì

    过这么多的事情,秀秀虽然并不想自己堕入只知dào

    杀戮的魔道,但是她也不想自己只是一个如同一块肥美鱼肉的“生命异能者”,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需yào

    有一套自保的手段,不要任谁看到了,唔,这是一个生命异能者,可以将她的生命里能吞噬掉······她不要把自己的生命左右在别人手里,所以,她在除了修liàn

    自己的植物异能外还在挖掘怎么控zhì

    植物的攻击与自我保护。

    秀秀回到小院子里,院墙上面爬满了爬山虎,层层叠叠的叶子将院墙全部覆盖起来了看起来非常的舒服。院门左手边的是秀秀三年前种下的梧桐树,是用梧伯的生命本源凝聚出来的,上面垂下两条葛藤,做成一个秋千。

    秀秀默默地走向后院,看着收拾的整洁的厨房,她看着手里的一把芦蒿嫩茎,却不知dào

    自己要做什么。一个人的生活,果真是比两个人更不知dào

    怎么办好。

    秀秀叹口气想着既然把菜已经摘下来了,不吃掉就浪费了。现在她更加深刻意识到其实对于植物来讲,他们更加想的是自己“物尽其用”倘若自己把菜从土里摘下来,却又不吃掉它们,那是对它们极大的亵渎,对生命的亵渎。

    怎么吃呢?秀秀的思绪回到九年前,自己刚刚被黄家休弃回到娘家的时候,自己用异能找到了一大背篓的芦蒿······然后直接将芦蒿嫩茎切成小段煮进面糊糊里,全家人吃的兴致勃勃的,是那么的满足,那么的幸福…···

    唔,那就再煮一锅面糊糊吧……秀秀慢慢悠悠地做着,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就像这不是在给自己做饭,而是回到小时候忙里偷闲去“过家家”一样。

    呵,没想到时间过的这么快,一晃,自己获得异能已经十年有余了。

    十年中,自己从被休弃到再次……回到这样孤独的生活······真是可笑呵。

    “你来干什么?”

    “我?我不过是来看一下这个以燃烧自己生命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爱的人,我想看看他究竟有多么的愚笨。”

    雷亚依旧静静地站立在那里,不为所动。

    寰宇轻嗤一声,“我听说你将附近的魔修都杀的七七八八了,你知不知dào

    ,这只会加重你心中的杀念,让你变得更加嗜血而已。”

    雷亚倏地转身:“莫非,你也是想找她麻烦的?”

    寰宇说:“我要找麻烦还用等到现在吗?我不过是看在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份上,给你一句忠告而已。”

    雷亚淡淡道:“不用。”

    寰宇径直说道:“你看那片天空都清明了不少,就像是一颗星辰,终将会有驱尽雾霾的时候。而她也终将修liàn

    成为这一片土地上的生命之神。而你呢?”

    “我会一直守护着她。”

    寰宇轻嗤一声:“你守护她?你是什么?你不过是一个即将沦为魔煞的怪物而已,到时候你靠近她身体十丈都会受到对方生命元力的灼烧……”

    雷亚惊回,眉头微皱:“不可能,我们是夫妻,夫妻本为一体。”

    寰宇也懒得解释,“你知dào

    为什么以前你们在一起那么久没事吗?那是因为你们身体的能量在经常进行交互,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是即便如此,当你在修liàn

    进入到先天之境的时候,第一次见到血腥便进行了血祭,那个时候你魔性实jì

    上是盖过你的道心的,是她用自己的纯净的生命元力将你的道心稳固,但是她却中了魔性······”

    雷亚黯然,眼里闪过一丝痛楚之色,不过这样的痛比三年前要好的多了或许是已经痛的麻木了,“是我害了她,所以,我更要一直守护着她……”

    寰宇不理会他的话:“而现在,你想想你自己,你是不是每当在杀人的时候都有一个念头:即便是死,也要把他除掉的心思?”寰宇顿了一下,扫了一眼雷亚,继xù

    道:“你和她的修liàn

    已经背道而驰,你们将会距离越来越远······莫非这就是你所想要的结局。”

    雷亚眉头一皱,看向对方,冷声道:“你怎么知dào

    这些?你为什么要告sù

    我这些?”

    寰宇猛地感觉到一股强dà

    的杀意笼罩住自己,心下骇然,这人的实力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厉害的多,“可能我不是你的朋友,但是我绝对不是你的敌人。倘若我真的对她有其它目的的话,在三年前我是不是更有机会,也不用现在来跟你说这么多?”

    “你为什么要告sù

    我这些?”

    寰宇一滞,他朝旁边走出两步顺着雷亚的目光看向那片生气勃发的地方,思讨良久,才缓缓说道:“我或许可以帮zhù

    你们···…”他蓦地侧过头看向冷漠的雷亚,说道:“也是帮我自己,还有这片土地上所有的人······”

    雷亚说:“此话怎讲?”

    寰宇感觉对方的杀意渐渐淡下去,心下稍微松了一点,“其实,我并不是像刚才说的那样,只与你们有一面之缘,而是我一直都在暗中观察你们······说实话我很欣赏秀秀……唔,你娘子的性格作为。

    现在魔国的生存资源越来越紧迫在距离这里两千多里外的魔域深处,去年寒季的时候他们大多数人都没有熬过来······”

    “也不是说我们这些被魔气侵蚀的心有多么的悲天悯人,而是,这里的环境越来越恶劣,当死气沉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即便那些生命力最顽强的生物都会死掉……于是这里将变成一片真zhèng

    的死寂之地·而我们,也将不存zài

    ……”

    “你的意思是想让秀秀去魔域深处,将生命的种子带到那里去?”雷亚喝道,立马断然拒绝,“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秀秀现在身体里面的魔性还没有完全净化掉,到那里去的话,只会激发她身体潜藏的魔性的,我不想让她堕入魔道。”

    “你为什么不去问问她想不想去……”

    “你不要说了,我是不会同意的,你最好现在就离开这里,否则休怪我不客气了!”

    寰宇无奈,看了一眼远方,身形一动,飞走了。

    雷亚看着对方消失的身影,陷入了沉思,喃喃道:“娘子,我不想你再冒险了,我只想你好好的……”

    “你们这里的庄园也需yào

    在衙门备案,还有这些土地,都要丈量过,上缴赋税……”

    青州今非昔比,其繁荣程度不下于那些大的城市,人口从五年前的荒芜,到现在已经有数万人在那里定居了······

    人多起来了,于是朝廷便想起了这块土地,开始增设了衙门来管理。重新等级户口名额,重新丈量土地,重新开始增加赋税徭役等等。甚至连乌隆山外的石头城都被划入了重新规划的地界。

    雷家因为已经完全分散开,已经不复当年大家族的气势,再说了,所谓脚趾拧不过大腿,与朝廷做对没有好果子吃。只有根据定制上缴一大批不菲的财物总算是让朝廷承认了他们在这里的居住的权利。

    就在月国新政策颁布不久,全国发生了大的变动,一时间便改朝换代,被夏国合并,这还没完,夏国一方面对那些小农小户进行怀柔安抚政策,但是对这些大家族进行强力打压。

    很不幸,雷家又被划进“大家族”一列。其实,说起来或许也更当初雷亚秀秀在夏国帮着“公子”逃脱一事有关,也算是打击报复吧。

    于是,雷家的家底在经过层层盘剥后,最后真zhèng

    只剩下了一座空寂的孤城…···唔,幸好还有当初被秀秀开发出来的那一大片土地,即便是现在,也是附近最肥沃的土地了。

    就在雷家飘摇之际,洛宣回来了。

    其实就在雷亚和秀秀离开后不久,当所有人都冷静下来后,他们都有理由相信,洛宣并没有死。

    雷欣、洛云飞、洛灵他们这几年也一直住在石头城,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想等洛宣。

    洛宣和他当初消失的时候相比,变得更加沧桑而沉稳了,也沉默了许多。

    让他有些意wài

    的是洛灵在一年前已经成亲了,对象正是洛云飞的大弟子张迁,张迁的父母也一同搬到了石头城来生活。洛宣很是安慰

    可是,雷欣却为他的终生大事担心起来,因为洛宣已经二十五岁了,即便他们再“放纵”他,也很难接受他没有成亲的事实。

    雷烈艾雅看到洛宣回来,他们心里更是想念雷亚和秀秀了,可是他们并没有说出来,现在的雷家今非昔比,现在有朝廷的“统治”,如果自己内部再不团结的话,就被被抹干吃尽。

    不管怎么说,当初雷亚和秀秀的离开很大程度都是因为洛灵的事情,再加上雷欣洛云飞的逼迫,所以现在他们心里都有些懊悔。想到,或许雷亚在这里情况就不一样了……

    洛宣给家里带了几个震撼的消息回来,“他们······到魔国去了……”

    一句话将所有人都震慑当场,艾雅当即便感觉脑袋懵了。雷烈毕竟是一家之主,见识广博一些,好一会回过神,“你说的是,他们渡过大洋,到另外一边的世界去了……”

    洛宣待所有人都消化掉这个信息,便继xù

    静静说道:“我打算到魔国去看看他们。”

    尽管是一个商量的口吻,但却没有商量的余地。他在心中已经决定下来,只是给家人支会一声。

    雷欣激动不已,一把抓住洛宣的手臂:“宣儿,娘不许你去·……你知不知dào

    这些年娘好想你,娘不许你再离开了······”

    洛宣嘴角轻扯一下,却是没有什么动作,这些年,他经lì

    过太多的事情,什么人情世故、世事沧桑等等,他其实更能明白父母更想要的是什么。他们要的只是一个感情寄托,更确切一点说,那就是自己,是他们的一个感情寄托,他们最最希望的就是自己想他们所期望的那样去生活······

    当然,这个想法并没有错,普天之下的父母和孩子都是这么生活的。可是,他看到了雷亚和秀秀的后,他才知dào

    ,其实人还有另外一种活法。所以,他也好希望,爹娘能够像雷亚的父母那样,也对他多一丝成全,这样,他心里对他们的感恩将会比现在多的多······

    雷烈其实也很担心雷亚他们在那边生活的好不好,但是总不可能让自己妹妹的儿子去冒险吧,所以,他说道:“对,那么远,我想等亚儿和秀秀他们在那边······稳定下来了,会回来看我们的······”他不知dào

    该说什么,只能牵强出一句话来。

    洛宣说:“他们,好像·……”他想说他们两人遇到麻烦了。这是一年前他无意间从宫中权贵那里听到关于魔国新秀的事情,便说到了有两个大原去的人将那里搅得天翻地覆……然后他用大半年的时间去打听这件事,终于知dào

    个七七八八。然后他又得知自己的家乡正被朝廷纳入规制,被重重盘剥,于是便决定回来了。

    艾雅心思细腻,她从洛宣的话里听出什么端倪:“他们怎么了?他们是不是在那边被人欺负了?”

    洛宣连忙道:“大哥和大嫂那么厉害,谁也欺负不了他们的……”

    “那?······”众人连连追问,洛宣却是不再肯吐露半个字,倘若说出雷亚和秀秀两人均已堕入魔道的话,恐怕会让大舅他们受不了的。洛宣自认自己并不是那么无情无义的人,所以他才选择自己先去查探一番。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