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不速之客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首领被秀秀陡然变冷的气势唬得一愣,旋即咧嘴一笑,●一口森白的牙齿,眼神灼灼地盯着秀秀,“啧啧,有意思,果真是有意思……这样暴躁的性子,如同那桀骜的咪兔,你不知dào

    你越是这样就最是容易激发别人征服你的欲望么……我喜欢·`····”

    沉寂了太久,在雷亚无穷无尽的温情滋润下,在每天充实的种植劳作中,恬静的生活都快把秀秀原本的脾性给消磨掉了······被对方带着戏谑和挑l衅的话语一激,秀秀潜藏在骨子里的戾气陡地爆fā

    出来,“是么?就怕你吃不消——”

    话音刚落,那首领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觉得身体一轻,被秀秀一掌击飞,重重地摔在院墙上,激起层层灰尘,然后噗通一声摔在地上。跟着首领同来的十来个族人被眼前陡变的情景惊呆了,正要发怒,却是雷亚身形一动站到他们面前,杀意凌然,众人惊愕原地,动弹不得。

    不是秀秀不想招出植株来,一个念头之间就能让这些人吃尽苦头。但是在她还没有决定杀掉这些人之前,她并不想贸然使用自己的异能。

    雷亚看到秀秀的手段,他差点〖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忘记了对方原来并不是一直以来表现的那么······温柔,不过,他喜欢,或许那个首领说的对,这样的她,最是能激发他内心的欲望。

    秀秀一步步逼近躺在地上的首领,后者感觉心中紧张又刺激,期待又惶恐·微黑的脸色涨得通红,终于在牙齿锋利迸出两个字:“好,好——”

    秀秀说:“不,我们不送了。”

    “…···好,好。”首领不得不妥协。于是,他们在一路如同侍卫一样的树林的“护送”下,一群人扛着换取的水果出了小岛。

    “好戏看够了没有?既然来了,为什么又要躲躲藏藏的?”秀秀看向远处迷蒙的青山,冷声道。雷亚看到秀秀这两天性子似乎要暴躁许多·不过他并没有多想,只以为是这里太过单调的生活,以及这些人的挑衅触及到了她的底线。

    “你就是那个生命异能者?”随着一个低沉森冷的声音响起,在秀秀看向的山巅方向,一个黑色人影渐渐从迷蒙的雾色中显现出来。

    秀秀不答反问:“是不是关你什么事?莫非你也是来送上你的生命精华的?”刚刚被那首领激发出来的暴戾还没地消呢,正好又闯进来一个人。

    “这么说先前来的那十多个魔修已经被你们解决了?”虽然是诘问的话,但是语气依旧平静无波,就像是在陈述一件别人的事情,唔,这本来也是别人的事情。

    秀秀眉头微皱·她最不喜欢就是明明是自己被进犯,她不过是自保而除掉那些对自己的威胁而已,却偏偏有人说成是好像自己非要束手引项就戮才是对的。气极,索性坐回凳子上,端起桌子上的茶壶为自己斟了一杯茶,轻啜一口,“你来找我算账的?”

    寰宇顿了一下,目光落在雷亚身上,说:“是你杀了他们?”貌似压根就没有听到秀秀的问话一样。

    雷亚说:“如果你也是为了我娘子而来,那么就给我留下来吧。”

    “你是有几分实力·不过,要想留下我还差点······”

    “轰——”寰宇话音未落,周围异变突起·周围的空间就像是被凝结住的冰块一样,难动分毫,心中大骇,仍旧不忘问道:“你也是魔修?”语气里充满了惊诧。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寰宇嘴角轻扯,身形一动,凝固的空间便如薄冰一样化开,就好像刚才对他的空间禁锢是一场虚幻一般·飞身到了小院子里·翩然落下。

    “嘶——”秀秀倏地站起,倒吸一口凉气·这个人能够不经过自己种植遍布整个小岛上的植株,而来到小院外的山上·足可以看出对方的修为高深莫测,而现在,对方竟然如此举重若轻地进入到自己的院子。她心中除了恐惧,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愤nù

    ······唔,应该是一种无法宣泄的杀意。

    秀秀猛地被自己陡然升起的念头吓了一跳,即便是对方冒犯了自己的生活,但是现在敌友未明,自己怎么会一下子想到要杀了对方?不过当下她并没有时间去研究自己内心的想法,而是严阵以待,精神力牢牢锁定对方的方位,只待一个不好就动手。

    雷亚心中更是惊骇莫名,这还是他修liàn

    有成以来第一次遇到能够轻易化开他的空间禁锢。只能说明对方的实力不在他之下,甚至对空间的领悟比他还高。他下意识地走到秀秀和寰宇的中间,把秀秀护在身后。

    寰宇没有理会两人现在的心理,而是越过雷亚看向他身后的秀秀,语气依旧冰冷,“你也沾上了魔性,如果所料不错的话,你现在应该很想杀了我吧?如果现在开了杀戒的话,你心中的魔性将会更深一层。”

    一句话惊醒两人,秀秀眼睛瞪圆,眼里有惊异,恐惧和无法理解的错愕。

    寰宇径直说道:“到时候就只有不断地杀戮才能够满足心中增长的戾气,否则就会进入到狂乱状态……”

    雷亚念头一转,难怪他总觉得秀秀刚才对那些部落的人有些太……凶了,唔,从他本意来说他真想把那些冒犯自己娘子等人都干掉。但是毕竟,他不是只懂得杀戮的魔,他是人。雷亚有些急切说道:“魔性?可是我娘子没有修liàn

    过魔气呵…···”

    寰宇嘴角轻扯一下,偏头看向雷亚,眼神里有些意味不明的东西,“你是魔修,你和她水乳交融,她怎么能不感染上你的魔性呢?”

    雷亚一滞,而秀秀像是被人看穿了什么私密的东西,脸上羞赧不已,不过,心中那股潜藏的杀意却更加明显了。她是个聪明人,心思电转,想到,或许对方说的有些道理,便调息一下,让自己平静下来,姑且听听对方怎么个说法。

    雷亚暴怒道:“不,不,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雷亚紧张地看向秀秀,“娘子,都是为夫不好,我,我······”

    秀秀坚定地说:“我说过,你为我入魔,我便随你成魔,无论以后变成什么样,我都愿意跟随着你……”

    寰宇轻嗤一声,“这不是宣讲誓言的时候,也不是你想怎么样的问题,而是你本来修liàn

    的就是时间至真至纯的生命异能,和死寂的魔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能量。我不得不说,你能够在这里竟然真的营造了一片苑囿,我很佩服····…可是你竟然在对方血祭的时候与其交融,即便你有再深厚的生命异能,也被魔化了····`·”

    雷亚秀秀脑袋轰地一声,他们同时想到了一个月前十一个魔修来犯……当时那些魔修所有的生命精华都化作浓密的血雾······然后她和他契合了…···他们慢慢地回忆起来,貌似也从那个时候开始,秀秀的性子逐渐变得暴躁起来,很多时候,心底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杀戮,貌似只有杀戮才能让心中变得快意。

    秀秀脑袋还没有完全迷糊,看着寰宇,对方也是魔修,而且修为比那十一个人都高,没有理由这么好心的来告sù

    自己这个事情,一定是有什么目的。想到这里,她心中那股杀意不可遏制地升腾起来,不过理智让她并没有把这种杀意表现出来,冷声问道:“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就是为了告sù

    我们这些?”

    寰宇对于秀秀的横眉冷对一点不以为意,依旧不急不缓说道:“我是什么人不重yào

    ,我来这里干什么现在也一点不重yào

    了,重yào

    的是你现在已经沾染上了魔性,如果说让你这些植物长期在有魔性的元力滋养下,以后它们将会成长为你的杀戮机器……我不知dào

    你们为什么要到这片死寂的地方来,但是以后,你为这片死寂的土地将会带来真zhèng

    的灭顶之灾。”

    “嘶——”对方的话如同一盆冷水泼在头上,秀秀心中骇然,木木地看向旁边的雷亚,不过后者并没有她那么的震撼。因为是道心魔性,他的心,远比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柔软。可是秀秀不一样,她原本修liàn

    的就是生命异能,她的使命就是为这个世界带来生命的,她做不到让心对这些后果无动于衷。

    良久,秀秀心绪稍微平静下来,坐会石凳上,对寰宇朝对面的石凳生意一下,后者领会,很自然地拂开袍角坐下。

    秀秀给对方和雷亚倒了一杯茶水,语气平缓:“你是怎么知dào

    这些的?”

    寰宇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异能的修liàn

    非常不易,更何况是至真至纯的生命异能,不仅对修liàn

    者本身心性要求很高,也对她周围的环境要求很高。”

    “当听说一个生命异能者竟然到魔国来的时候,我和师傅都不相信,不过你竟然对这些死寂之气没有一点影响,可见你的心性非常的坚定。只不过,再坚毅的人,都有她内心柔软的一面,而恰时当你在表露内心柔软的时候遇到了他的血祭……”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