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赴约,远航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雷亚秀秀的并州之行,就像是一块小石子划讨表面平静实则暗流汹涌的池水一样,秀秀一招斩杀三名贴身侍卫,不论是很辣的手段,还是冷硬的心性,都让穆青从心底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有些时候威慑力比其它任何的语言都更加有效。同时,秀秀也不忘丢下几句狠话,但凡家人有任何差池,踏平夏国皇宫!刚柔兼并,另一方面,她也承诺,她和雷亚都不会参与到任何一方的权势争夺中,现在,她只是要还一段人情而已。

    其实秀秀将对方三位亲卫杀掉还有一个重yào

    的原因,那就是,他们尽管是皇帝的亲卫,但是他们知dào

    了自己主子竟然也有这么怂的时候,对于皇帝本人来说,那就是一种莫大的耻辱。面子尊严,在亲卫面前恐怕都要大打折扣。但是这件事情要让他自己做的话,恐怕也很为难。

    穆青让自己身形稳定在树桠上,看着雷亚和秀秀两人踩在松软的绿毯一样的道路上悠然离开,心里惊涛骇浪,各种滋味杂陈。作为天之骄子,这是第一次面对一个女人,如此吃瘪,还无法反抗,挫败,深深的挫败。

    小半天后,车〖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厢里面的众人相继醒来,马车还在路上得得行走。

    公子掀开车帘,声音有些颤抖:“他,他走了?”

    秀秀都懒得回应,雷亚应了一声“嗯”

    公子:“他,化有说什么没有?”

    秀秀轻嗤一声,这还是以前那个斜睨天下,执掌江山的公子么?

    也难怪,那个穆青也根本就没有将他的事情放在眼里,否则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这次连雷亚也不想搭话。

    公子神情惶然“他他是不会放过我的,我我们走小路好不好……………”恬噪,秀秀反手就再空封了对方的穴位。与么子同马车的那位娘娘一路上见识到了雷亚秀秀两人的冷漠的近乎绝情的手段,惊呼一声,连忙将嘴蒙住,秀秀眉头微皱,纤指一摆,顺便将她也封住穴位算了。

    在秀秀强dà

    异能护送下,一猝人马顺利地抵达青州地界。再次踏上这片土地,尽管比其它地方还是要荒凉的多,但是因为今年以来已经下过几场雨了,远远近近都有绿色的植株覆盖,貌似太阳照着也没有那么毒辣了。

    雷亚和秀秀两人将公子等人送到靠近乌隆山,那里周围已经长满了小草,小huā,远远看去,就像一张起伏的点缀了小huā的地毯。娘娘等人一下马车便被眼前美丽的景色吸引了。人就是这样的贱脾性,以前住着华美大厦,锦衣玉食,没事无病呻吟,想着权势地位名利享乐等等,现在,经过十来天马车的折腾,没有人伺候,没有人鞍前马后,竟然也好好地过来了。

    雷亚指着前面不远那个荒废的小院子,就和以前他和秀秀找的那个废弃的小院一样,但是现在青州的气候已经好的多,所以相对来讲,公子等人也用不着像秀秀他们当时那样辛苦就能够得安身之所。

    公子和几位娘娘被眼前的小院惊呆了,虽然说以前他们到那个山旮旯里也见识过了很多茅草屋,但是那毕竟就是“路过”而已,他们住的还是吴家为他们精心准bèi

    的小院子。而现在的感觉不一样,什么叫“切肤”这就是了。他们想着自己以后就要住在里面,不满,怨忿等情绪在这一刻爆fā

    了。

    公子也没想到当时自己在选择的时候,她们都要争着跟自己走,而现在却又如此不满,甚多一直对自己媚顺的女人也给自己脸色恐怕,这才是他深深体会到的那种“切肤”的挫败感吧。毕竟权势地位等等都很虚无,就像是邢伯吴家那样衷心的人,只要这些人还围着他转,他对权利旁落感受并不深:尽管自己作为皇子的风光不再,但是身边仍旧美人环绕,享尽艳福,他仍旧感触不深。而现在,跟自己走的女人对自己也不满了……

    雷亚是早已和公子两清的人,现在帮着他到这里,远离他所谓的“危险”已经做到仁至义尽。而秀秀呢,本来就是了却曾经许下的那个承诺而已,现在也已经完成,心中已然聊无牵绊了。

    两人跟公子等人将周围的情形说了一下。这次公子他们带了几车的金银细软,但是粮食却只带了一车。秀秀估算了一下,公子娘娘等人加上几个做车夫的侍卫,一共有十三个人,即便是现在开荒,最快也要半年才能够有粮食收入,他们带来的一车粮食,最多支撑一个月的样子。想到这里,秀秀又留下来了大米麦子包谷各两袋,这些可以吃,也可以做种子。空间出来的东西,品质都是一等一的。

    不过秀秀自然不会说这是自己空间产出来的,用来做种子最好了。

    无论什么事情都有一个缘法在里面,如果这些人能够有那种生存的意识,有雷亚秀秀的帮zhù

    肯定比谁都能够更快地在青州落脚,要是,他们仍旧是想着以前那种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的话,那么抱歉,他们没有照顾一群吃白食的责任和义务。

    雷亚和秀秀看着那些人面对小院的茫然,没有理会,悄然离开。

    然后直接往并州去,他们上次采办了大量船上用的货物还放在那个小院子里。他们并没有将这些东西一起带上路,就是不想让那个公子等人有疑心。他们已经见识到了这个人的软弱,也见识到了他的自私,他们并不想让他知dào

    自己太多的事情。

    从当初和鹰戍约定的两月之期,雷亚和秀秀两人便一直忙忙碌碌,知dào

    约定曰期的前五天才赶到海边。那里果真有一艘足有十丈长的大船。两人是直接越过乌隆山下来的,当那个在白色沙滩上的一个小黑点在眼前逐渐放大时,他们心中莫名激动一呵,就要离开了么。

    鹰戍仍旧是一身黑袍,屹立船头,海风将袍服搅得猎猎作响。

    “你在等我们?”雷亚说道。

    “你们来早了。”鹰戍仍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不过两人仍旧从对方语气中听出,似乎比以前要柔和许多。

    雷亚道:“我们可以多等几天。”

    雷亚帮着秀秀槽一大堆用藤蔓捆扎的紧实的一大包东西搬上船。

    鹰戍说:“我带你们看看船。”

    而后三人联手将所有的东西归置好。秀秀才发xiàn

    幸好自己的“先见之明”这艘穿上除了船以外,上面真是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

    也不知dào

    这人过来的时候是怎么吃饭睡觉的。

    收拾妥当以后,雷亚和鹰戍两人便联手将搁浅的船直接用劲力推进海里,然后扬帆。

    刚开始几天,秀弄非常不适应在船上华种脚站不踏实的感觉,晕了几次后,便渐渐适应了。也幸好有雷亚在旁边无微不至的照顾,慢慢地,秀秀开始享shòu

    在海上飘荡的感觉。

    除了刚开始鹰戍会经常给雷亚秀秀两人指点一下船上的布局和设置等等,后来便很少跟两人呆在一起了。鹰戍或许刚开始想跟两人一行,但是现在他真心想远离他们。不仅是因为两人的武功修为深不可测,更是因为他们那种无所不在的你依我依,让他这个从来就不知dào

    情爱的人情何以堪呵。

    秀秀每天除了修liàn

    ,也就是将意识沉入识海中和众植灵聊天,其余的时间就是在研究美食,或者和雷亚干一些爱干的事情,再或者飞到高高的桅杆上,眺望更远的海面。

    深蓝,深蓝,入眼全是一层不变的蓝色…所以,他们很喜欢海微怒的样子,那会有雪白的浪huā在船舷上激荡开来,如同一朵朵雪绒huā一般。当然,大海狂怒的样子仍旧是他们在海上航行调剂之一。

    惊涛骇浪这个词,若非有过远航的人是根本无法体会其中深意的,体会了,在巨浪中惊骇震撼,心里油然而生一种对天地的敬畏,不自禁地感到自己的渺小。但是当一切过后,他们仍旧对那种跌宕的震撼而沉醉不已。

    秀秀有时候想起自己这种矛盾的心情,想到,看来自己骨子里还是一个很“犯贱”的人,摆着好好的平静的安逸的生活不要,非要去捡起那些什么所谓的“应该”

    海里有很多的海兽,一般体形都非常庞大,如同一座山,猛地突兀而起,往往一个吞吸,便能够让一艘船毁掉。当然,肯定也有那些小鱼小虾,但是他们也不敢来撼动这大船呵。

    秀秀也知dào

    了鹰戍他们之前什么都没有枣,是怎么过来的了,他们就是靠这些海兽为食。生鱼片。秀秀尝过一片,不习惯,如果有的选择的话,她宁愿选择辣白菜加干馍馍和白米粥。也幸好,这次他们带了不少。

    两个月后,秀秀看到天边终于出现一线不是蓝色的东西黑色,黑色的海岸。

    不知dào

    为什么,秀秀心中却没有那种终于要踩上陆地的激动,总感觉那黑色里面就像是藏着一头择人而食的怪兽。(.)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