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一招定势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雷亚能清晰感应到坐在车厢里面的公子身体都有些颤拼不禁眉头皱起来,对方可能失去了江山,但是还美人在怀,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怂了。于是淡漠的心中又多了一丝冷意,想到,也幸好是遇到了秀秀,让他及时退出,否则现在的他只怕也不好丢下正落难的他了。

    看邢伯和吴家还那么尽心尽lì

    地帮zhù

    这个公子,而对方却浑然不觉地带了那么多的家眷······唔,也不是说“大限来时各自飞”,而是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究竟处于何种位置。不过现在一切都过去了,只要将他们送到青州就行了,那里幅员辽阔,人口稀少的很,几乎就没有原住居民,他们去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在雷亚心里,是很赞成秀秀扣下那些丫鬟奴婢的做法,这些长久生长在无忧无虑的宫殿里的人,是该给他们一个生活的磨砺了。

    过了一会,公子才反应过来,看着秀秀,最后把目光落到雷亚身上,“他是不会放过我的……”

    雷亚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看向秀秀,两人眼神触碰,雷亚陡地出手,隔空将公子和另外两个娘娘的昏睡穴点了。而后翻身下了马车,到后面将所有的车夫和娘子小公子全部点了穴位。确保没有人醒着,秀秀坐在马车上*{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微闭双眼,双手轻抬,随着她手慢慢上扬,铺天盖地的植物藤蔓将一长溜的马车全部缠裹着,托了起来·然后扑簌簌地往旁边的密林深处移动过去。

    也幸好是在这树林茂密的地方,否则要一次性移动这么重的东西需yào

    消耗的能晶不是一个小数目。秀秀狠狠地想,以后再也不会贸然做出承诺了!

    不过一盏茶功夫,整队马车已经偏离官道十数里了,正是山坳地方,马车被藤蔓包裹,根本不会被发xiàn

    的。

    秀秀停下,想等那队人马过去了再回到官道上。

    等了一会,秀秀眉头微皱·旁边的雷亚轻声道:“要不要我去把那几个解决了?”

    秀秀回头看了一下被包裹在藤蔓里的马车,微皱着眉头,说:“先看看他们是什么意思吧,天下之大莫非王土。”

    雷亚点点头,身形一动,已经飞出去几十步,脚尖在树尖上轻点,很快便将那个朝这边急速赶来的黑袍护卫拦下了。

    黑衣人愣了一下,刚才他还感应了一下自己周围两里没有人,怎么对方一下子就到了自己面前·而且对方负手站立在树尖上,甚至连叶子都没有压弯,这份轻功已经高出他不知多少倍。想到主子的吩咐,心道,幸好自己不是来和他做对的,否则,就刚才那么一瞬,自己已经死了好多次了。

    雷亚见这个黑衣人也算是一个顶尖高手,而且神色坦荡,问道:“你们为什么要拦住我们?莫非以为就凭你们就能够拦的住?”

    黑衣人答非所问地说道:“这位郎君应该就是雷亚雷郎君了吧·是我主人想见见王家小娘子。”

    雷亚一愣,这是什么情况,那个三皇子和秀秀有什么关系·唔,对了,对方现在应该是皇上了。黑衣人见雷亚发愣,解释道:“主人并没有对二位心存其他,只是……”

    “只是什么?”雷亚蓦地感觉心中一紧,身形一动便到了黑衣人身前,紧逼着问道。

    黑衣人才是被吓了一跳,强作镇定·“只只是···叙叙旧······”

    “叙旧?叙什么旧?”雷亚越听心里越迷糊·深邃的眼眸已经开始冒着火星了。

    雷亚蓦地惊回,自觉刚才有些突兀了·放下抓住对方领子的手,侧过身·一瞬间已经离黑衣人保持五步远的距离,冷声道:“有什么事就叫你的主子自己过来吧,我们的时间很宝贵。”

    黑衣人心下骇然,对方的轻功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感觉喉头发紧,连忙应诺。

    正要转身,却是两个黑衣人携着一个穿着奶白色长袍的男子凌空而来。穆青,也就是以前的三皇子,当今皇帝,虽然身怀不错的武功,但是要做到轻松地踏叶而行还有些难度。自从他掌握了大权以后便四处查探秀秀的下落。因为当时他还是“乞丐”的时候,敏锐的嗅觉,知dào

    秀秀很不简单,只是自己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他知dào

    秀秀跟着雷亚去了青州,那是一个十分荒芜的地方,他连忙派人去查探,果真,发xiàn

    了有些不寻常的地方。他们竟然在荒漠里发xiàn

    了绿洲。再结合以前的猜想,穆青觉得自己有必要去试探对方一番,当然,或许还有一些别的意思。

    雷亚屹立在树尖上,几人停下,其中一个黑衣人对雷亚道:“见了皇上还不行礼?”

    雷亚轻嗤一声:“皇上?我只看到几个要拦路劫道的人,莫非我还要参拜一番。”“你——”穆青朝旁边一摆手,那人连忙噤声。

    穆青说:“这位相比就是雷亚雷郎君了吧,听说你们这次接了一个很重yào

    的护送任务?”

    雷亚本来不想理这种窝里斗的事情,想到这是了却秀秀曾经许下的承诺,便说道:“你要说成是任务也好,如果你还有其他想法,我觉得没有必要,你们这里所有的人都拦不住我的。”

    “这点我相信,不过我本意一点也没有拦住你们的意思。要是我真想留住他,根本不用等这么久。实不相瞒,他在哪里?每天干什么?我都一清二楚的。”穆青淡淡说道。雷亚心中也通透的很,其它事情他一点不担心,唯一让娘子放不下的便是家中亲人,从这次临出海了还要回来看一看便知dào

    家人在她心目中的位置了。而对方这句话也正好戳中了他们的软肋,既然连藏匿的那么深的公子,他都知dào

    的一清二楚,那要将秀秀的事情打探清楚还不是易如反掌?

    这时,秀秀从一条绿色道路上慢悠悠走过来,双手端在身前,不慌不忙,神情淡然,走到雷亚身边停住,两人目光交错。

    尽管只是很小的一个细节,但是在穆青看来很是刺眼,这个女子比当初更加的明丽动人,唔,应该是那种出尘脱俗的气质已经融入到骨髓里了。他下意识看向对方的发髻,是很简单的平髻,上面只有一支珠花簪,两鬓垂髫,柔黑发亮的青丝微动…···他以为可以看见自己亲手雕刻的木簪,没有看到。

    穆青突然说了一句:“珠花簪很好kàn

    。”

    秀秀脸上浮起一抹甜蜜的笑意,随口应道:“呵,谢谢公子夸赞,是相公送我的。”还顺手去轻轻扶了扶珠花。

    穆青说:“你,你不记得我是谁?”

    秀秀轻笑:“呵,公子真会开玩笑,你是谁跟我有什么关系哩?”

    穆青顿了一下,“这些年我一直在找你,你可不可以留在我身边?”

    雷亚和秀秀两人都愣了一下,旋即,秀秀反应过来,心里冷笑,想当时自己和雷亚被公子利用的时候,恐怕穆青也是在利用他们吧,从来都是把别人当成是自己的工具,还理所当然的样子,还自以为每个人能够成为他的工具都是一种荣幸的样子。不过现在已经不是争论这些的时候了。

    秀秀刚才也听到两人的对话,略微顿了一下,荡涤心中愤慨,语气淡然道:“我是亚的女人了,公子这么说不觉得太唐突了吗?不管现在还是以后,我,都只是亚的女人,我不会跟其他人走的。所以,谢谢公子的垂青。”

    穆青不放qì

    :“那可否看在曾经相交一场的份上,帮我一次?”

    “相交?我们没有什么交集吧,请恕无能为力。我们还有事,就此别过。”秀秀现在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维诺的处处仰人鼻息的女人了,当她落难的时候,她眼里所见的都是鄙弃的嘴脸;当她有了本事,便有各种人来套近乎……她不稀罕。

    “等一下!”穆青大喝一声,长久养成的威压一下子朝两人笼罩过来,雷亚秀秀两人具是一凌,若非是看在对方身份不凡,少有差池,可能又有引起异常皇位争夺风波,甚至是整个国家都动荡起来,让百姓陷入水深火热之中,这不是他们想看到的。

    “我知dào

    你们运送的马车里是谁?难道你们就不怕引了一个活水到月国吗?月国多次犯我大夏,这次竟敢私藏要犯······”

    秀秀冷笑道:“莫非你想用这个来要挟我们了?”说话时,她的精神力已经联系到识海中的荆棘藤,意念一动,定要这些人在这片密林中有来无回。

    旁边三个黑衣人感应到一股浓烈的杀意袭来,蓦地看向秀秀,依旧清丽动人的面庞,要不是他们武功造诣已经到了一定程度也感应不到这种潜在的威胁。刚才他们都把注意力放在雷亚身上,以为对方是他们最最强劲的对手,现在他们才慎重地看待秀秀。

    “我没想过要要挟你们,即便是你们不送他走,我也不会拿他怎么样的,只要安安分分就好。秀,现在我真的很需yào

    你的帮zhù

    ,只要你肯帮我,我可以答yīng

    你的一切条件。”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还有,我希望你也最好安安分分一点,否则我不介yì

    让你安份一点的。”秀秀话音刚落,旁边三个黑衣护卫猛地感觉到脖子一紧,顷刻间便被不知何时攀上来的藤蔓勒毙当场,而后身体软软地倒下去,被下面更多的藤蔓缠绕住,然后轻缓地落到地上,就如同一片树叶飘落般。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