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浪淘尽,不如平凡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邢伯见雷亚秀秀两人神情淡然,不,应该是一种淡漠,料想已经对这些权势江湖纷争没有兴趣。网心里微微叹口气,果真是山十年河东山十年河西,也幸亏当年他看准了秀秀,才为现在留下一线生机。

    于是邢伯也不绕弯,直接说道:“夏国在半年前已经更了朝代……”他看向两人根本没有追问下去的样子,“你们不知dào

    ?”

    秀秀笑笑:“呵,知dào

    怎样?不知dào

    又怎样?这和我们什么关系?”秀秀脑海里闪过一句话“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只是朝代更替,而不是大的政权变动,也应该是百姓之幸了。

    邢伯叹口气,“也是,公子雄才大略,可是一时仁义,没能入主东宫……”

    回想着那个公子,他根本就是拿他们当棋子耍,秀秀有些不耐烦,“好了,邢伯,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我说过,我欠你一个人情,只要我能办到的,绝不推迟。”

    “你们帮我把公子送走,越远越好……”邢伯一咬牙把自己的目〖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的说了出来。

    雷亚和秀秀均是一愣,他们知dào

    公子来历不凡,再不济也用不着“浪迹天涯”吧,最最重yào

    的是他舍得他的“天下大略”么?可是看邢伯说话的样子,又不像是作伪。

    “为什么?”

    “郎君娘子都是聪明人,成王败寇,虽然现在仁义天下,但是谁愿意留一个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邢伯这话已经说的很直白了,也就是说现在皇帝虽然念及手足之情。但是这只是刚刚登基,安抚天下的策略,以后肯定是要拔掉这“眼中钉”的。

    秀秀沉默了一会:“这是他的意思?”

    “嗯。”

    ……

    在一处僻静的院子,秀秀见到了这个曾经要指点江山的男子。几年时间。看上去成熟了许多,眉宇间多了几分沉稳,但是神情却有些失落。这很正常。秀秀看过很多权利之争的失败者大多如此。

    公子见到雷亚和秀秀两人。惊愕好久才反应过来,两人风姿绰约,伉俪情深,岁月像是已经遗忘了他们,一点也没有在他们面庞上留下丝毫痕迹。

    “这些年,你们还好吧。”公子开口道,没有以前那种不可一世的逼人气势。秀秀觉得这样子看起来才舒服。

    雷亚看向秀秀,语气柔和道:“还好。”

    众人陷入沉默,吴老爷子识趣地退了出去,吴羲和跟着走了,看上去有几分寥落。毕竟他们最大的靠山倒了。只不过这里地处偏僻,皇权争夺并没有殃及他们。看上去吴羲和与他爹的关系融洽了很多,秀秀兀自摇摇头,将其它思绪抛开。她突然说道:“你已经做好准bèi

    了么?”

    公子愣了一下,点点头,“嗯。”

    “那现在就走吧。”秀秀站起身,淡淡说道。对于现在的她来讲,要带走一个人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雷亚很自然地站在旁边,对于娘子的提议。他无条件支持。

    “现在?”公子和邢伯都愣了一下,惊愕反问道。

    秀秀说:“有什么不妥吗?你不是说已经准bèi

    好了么?”

    公子指点江山的气势不知dào

    跑到哪里去了,被秀秀问话噎了一下,有些结巴道:“我们不商量一下去哪里吗?还有线路等等……”

    雷亚也有些看不过自己曾经跟随的公子也有这么优柔寡断的一面,面露不悦:“你不是只要离开这里就行了么?我们正好知dào

    一个地方或许很适合你。”

    公子问:“哪里?”

    “月国青州。”

    公子和邢伯两人相视一眼,眼里流露出一丝犹疑。邢伯说:“青州,那里不是一片荒芜吗?”

    雷亚看了看秀秀,嘴角轻扯,说道:“现在不是了,那里已经成为一片绿洲,相信过不了几年,那里将会成为月国最繁华富庶的存zài

    。现在那里人少地广,你正好去那里选你自己喜欢的地方,以后来的人应该都从四面八方,只要你不说,谁也不知dào

    你的过往。”

    公子和邢伯两人还有些犹疑,秀秀有些不耐烦了,“你自己决定吧,我们只有一个月时间,等你准bèi

    好了,便来并州城外找我们。”

    约定好了,雷亚两人便准bèi

    离开。邢伯说:“现在天色已晚,不如明天再走?”

    雷亚连忙推却:“不用了,我们已经和老板约好了明天早上就去拿货的……”前几天为了赶路,又进行了大采购,都没有时间和娘子“单独相处”。

    公子在旁边沉默了一会,就在雷亚秀秀两人刚走出门口的时候,猛地起身说道:“我们明天走吧。”

    雷亚秀秀两人相视一眼,如果对方明天走的话,他们现在就不好离开了。

    ……邢伯将两人安排到一座僻静的小院,吩咐两个丫鬟来服侍,被秀秀直接推走了。

    第二天吴家上下开始紧张地准bèi

    路上要带的东西,金银细软铺盖被褥锅碗瓢盆等等,收罗了几辆马车。秀秀看到院子里捆扎的结结实实的马车说道:“这,这些都要带走吗?”

    邢伯貌似没有听出秀秀的意思,补充道:“哦,还有三辆马车是娘娘和小公子小娘子坐的……”

    秀秀惊愕道:“还有娘娘和小公子?”

    邢伯正忙的昏头转向,以为秀秀的意思是要见一下还有哪些人,便对旁边一个正在忙活的伙计说:“啊禄,你去请公子和几位娘娘小公子都请过来,哦,对了,还有那几个随侍的丫头也一并过来,现在已经下半晌了,等会就要出发,让她们也好好准bèi

    一下。”

    秀秀晕厥,看向邢伯苍老干瘦的身材,心里真是五味杂陈。没想到吴家容纳了这么多的人,没想到那个公子会带这么多的人走……

    雷亚眉头微皱,走到秀秀旁边,将她肩膀搂住,无声地给予她最坚实的依靠和安慰。

    呵,这就是人情债呵,欠的,总是要还的。

    很快,公子和一群拿着大包小裹,穿着靓丽颜色薄纱儒裙的女子走了过来。她们看到雷亚和秀秀,一扫刚才环绕公子身侧的醉眼迷离的样子,神色中有种旁人无法直视的傲娇。

    秀秀眉头紧皱,这,这哪里像是逃亡呵,根本就是一次大型出游嘛。她看向公子,问道:“这些,你都要带走吗?”

    一个穿着鹅黄薄纱齐胸儒裙的女子撅着小嘴娇嗔道:“什么这些那些的,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

    公子连忙制止,现在是有求于人,这个自己最宠爱的妃子当真被宠坏了么,“倩儿,不得无礼……”

    秀秀才不理会这一套,如果是放在以前,她可能因为各种原因不去计较,但是现在,这个女人一句话已经戳破了她的底线,冷声道:“我不管你是谁,少跟我摆那些谱,我是不会带你离开这里的。”

    “你?!”倩儿没想到秀秀直接凶她,她看到秀秀冰冷的不带一丝感情的眼眸,有些发虚,便去缠着公子,“公子,你看嘛,有人欺负倩儿了……”

    公子有些烦躁,但还是安抚了对方一下,转头给秀秀赔不是。秀秀不理会:“本来我们说好的只是把你送走,现在你却带了这么多的人来,你不怕自己被暴露,我们也怕麻烦呵。看在邢伯对你如此忠心耿耿的份上,我给邢伯一个面子,你可以再从这些人中带走五个人。”

    刚才,秀秀注意了一下,这里包括刚才顶撞她的那个倩儿一共有四个像是“娘娘”的人,还有丫鬟怀里抱着两个一岁多的稚子。

    这样一来,众女子便都围着公子,一时间小院里莺莺燕燕一片。那个不知进退的女人竟然还对秀秀无礼,刚才他也是想把这些人都推掉的,雷亚还是第一次看到秀秀竟然用这种办法整治人,心里有些畅快,也对这些女人感到一种深深的悲哀。这也是他第一次真实的见识到公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如此,心里最后对于他的那丝同情也完全消弭掉。

    果然不出所料,公子选择了自己的两个孩子,还有三位长得最年轻漂亮的娘娘。那个倩儿因为秀秀有言在先,自然没有被选上。秀秀冷笑,帝王家的男子果真更加的薄情寡义的。

    院子里哭声吵嚷声一片,时间不早,众人坐上马车,整装出发了。至于剩下的那些人,没有了大靠山,想再过有丫鬟嬷嬷伺候日子是不可能了,吴家现在也不比以前,能够一下子照顾这么多人,撑了这么久着实不易。这其中还有吴羲和很大的一分功劳。

    告别,一行近十辆马车浩浩荡荡地从吴家大院里面出来,沿着官道直往并州而去。

    秀秀和雷亚坐在最前面,原本她想直接带着公子一个人,蒙了他的眼睛,然后直接从山间用植物异能飞走得了,可是没想到自己接了这么大一个烂摊子。这一路上那么多人的吃喝拉撒睡,还一个个娇滴滴的,秀秀想想就头疼。不过对于这些她没有义务去做,她的信义就是把这个公子送到安全的地方。

    行走不远,秀秀感应到前方五里有大队人马,根据那种气势秀秀知dào

    来人肯定不一般……咦,不对,通过植物传递过来的意念,一个熟悉的人影在她识海中成形,竟然是他……

    秀秀和雷亚交换一下意见,将车队停了下来,偏过头对车厢里面的公子说:“你皇帝弟弟专门来见你了,你要见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