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独享娴静与各方云动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雷亚秀秀两人刚到新新集镇,就被熟人认出来。

    “雷郎君,小娘子,你们来啦,今天带了什么菜过来?……”一个经常和雷亚他们打交到的店老板待马车停下,便很自然地走到后面,掀开毡布查看运来的蔬菜,口里啧啧称赞:“这青瓜多水灵呢,现在好多人都喜欢把青瓜来凉拌着吃,爽口的很。咦,这是什么?”

    雷亚一边笑着应诺一边将秀秀从马车上抱下来,“那是紫薯,是娘子从渝州找来的种,和红苕一样,紫色的瓤,用来蒸着吃。”

    老板一点也不怀疑对方的介shào

    ,只要他们说这东西能吃,他就绝对的认同,这是长久做生意建立起来的一种信任。老板将几框蔬菜略微扫了一眼,货色一流,他放下毡布过来看到雷亚和秀秀两人还靠在一起卿卿我我的样子,虽然腻歪了,但是这里认识他们的人都习惯了。

    因为他们种植的蔬菜新鲜水灵,而且价格也十分公道,最重yào

    的是两人都十分干脆,不会为了一些零头较半天。很快,两方说好菜蔬种类数量和价格,银货两讫。此时,旁边已经有几个商贩开始点着后面板车上面的菜蔬〖三五?中文网

    M.35zww.

    n

    e

    t……竞相要购买他们的蔬菜,然后很快,所有的蔬菜都出手。

    雷亚和秀秀本来想处理完这批蔬菜,银钱也凑集了几千两银子,正打算去买一艘渔船的。但是在布吉岛上看见那些渔船如同大号的树叶,根本不足以让他们横渡大洋。其实布吉岛本来三面环海,他们重yào

    食物来源都是大海。几乎家家都有渔船,但是却没有大型的轮船。

    大洋波云诡诘,有人曾经造过一艘大船想去探索更深的地方,但是一去不返。从此,大洋既是他们的生存的依赖,也是他们的禁忌。便没有人再造大船了。

    雷亚和秀秀两人对这个结果已经有了预期,要是真有人有更大的野心更强的冒险精神,恐怕关于大洋彼岸的信息早就传到这边了。两人索性将这些蔬菜全部换成金叶子银元宝之类的,而后回到树屋重新想办法。

    就在雷亚和秀秀两人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着远洋的时候,远在千里之外的夏国正在进行一场朝代更替,曾经暗流汹涌的各路势力,现在的争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从暗到明,就看最后成王败寇了。当然,这只是一个朝代内部的争斗,倘若天下黎民幸运的话,并不会有大的战火发生。他们尽管生活挣扎在泥泞中,倒不至于因为战火流离失所或者家破人亡骨肉分离等等。

    与此同时,在大洋彼岸,跖炎王一下子损失了一位得力干将,早就觊觎他地位的其它魔修竞相发出挑zhàn

    。这里远比鹰戍形容的更加荒芜,千万里看去都是一片阴沉沉的焦土,没有植物,没有动物,即便是有一处有水有稀落植物的地方也是由一个个族为单位占据。他们生性好战,实力为尊,争的是生存资源,不争就死。

    也正是因为这样紧张的一种氛围中,让跖炎王并没有分出心思来青州一探究竟。

    还有与大洋彼岸魔修相对立的道修,也就是曾经将秀秀救走的道者。他们曾经算到大原有一劫。大原也就是他们对这边几个国家的总称,但是当那个预兆刚刚冒一个头,几大门派正在商量该怎么分担责任,怎么重新划分利益的时候,那个劫兆竟然像是被蒙上了一层雾一样,看不清。

    当然,看不清并不意味着他们就会放qì

    这次重新划分利益的机会,于是纷纷派出自己的弟子前去查探。云清云瑶也在其中。云清的师傅,早就有种预感,这一切或许和曾经打破了定律的那个突然身怀异能的女子有关,只是因为彼此生活的轨迹太过悬殊,他终于还是放qì

    了云清和秀秀的事情。

    ……秀秀坐在全是植物藤蔓缠绕成的秋千上面,身子斜靠在一边藤蔓上,一脚搭在木板上,一脚随着身体的轻摇而悠悠地晃荡着。她看着在院子里正在练新参悟出来的拳法的雷亚,依旧一身淡蓝色的长袍,腰间系着深色的腰带,袍角被扎在腰带里,里面是黑色长裤。

    秀秀眼神迷离地看着雷亚耍的虎虎生风,冷毅的脸庞,深邃的眼眸,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拳法简单而深奥,每一招一式都隐隐透露出一种玄奥在里面,绝杀之意。在靠近他周围的植株都非常人性化的将叶子全部合拢,瑟瑟发抖的样子。要不是感应到有秀秀在,它们恐怕都会害pà

    的直接缩到地面上去。

    雷亚缓缓收功,健硕的身躯朝秀秀逼近,蓦地,在她面前垂下一道藤蔓帘子,雷亚朝那些“碍眼”的藤蔓瞪了一眼“嗯”,那些藤蔓非常“识趣”地让开一条道来……

    秀秀噗哧一口笑出来,“呵,你看你,把这些牵牛藤都吓的……”

    雷亚俯下身,将对方圈进自己的苑囿内,“那我的娘子吓到没有?”

    秀秀借势往对方怀里缩,噌道:“唔,吓到了吓到了……”雷亚感觉喉咙干涩,声音低哑咕哝一句:“看来我的要好好安抚一下娘子了……”

    秀秀说:“我把稀饭都熬好了,还有你最爱吃的辣白菜……”

    雷亚收紧圈住对方的手,在对方耳畔哈气,“我现在那里好饿,我只想吃你……”

    秀秀眼睛咕噜一转,“对了,你不是说明天我们去渝州采办东西吗?而且,以后我们到大洋上……可能几个月都看到陆地,我们有…有好多时间……”说到后面声音细若蚊蝇,秀秀发xiàn

    自己老脸烧红,心跳加速,浑身发软……

    ……两人正你侬我侬要干爱干的事情的时候,一个异常突兀的声音响起,“亚——”

    雷亚极其不情愿地抬起头来,低声咒骂了一声。秀秀说:“他这次来莫非是有什么重yào

    的事情。”

    雷亚想说,在重yào

    的事情也没有跟娘子干那个事情重yào

    呵,不过看在他们还算投缘的份上,而且也是对方这一年多来第一次到这里来主动找他们的份上,姑且去看一看。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一年前与雷亚秀秀两人生死较量的鹰戍。

    其实当时鹰戍并不是不想回去复命,但是一来他被雷亚重伤,二则有差点被秀秀杀掉。正是因为他的一念之仁以及当时真心被这种强烈的生之气所感染,让秀秀忍下杀心。唔,其实对于秀秀来说,她当时最最关心的就是雷亚,在确认对方没有生命危险的时候,觉得其他一切都不重yào

    了,在知dào

    了鹰戍也不过是一个受命行事的小卒,杀意也渐渐消退。

    鹰戍适时隐退,以他当时的伤势也一无所有,根本无法横渡大洋回去复命,再则,复命也是被苛责斩杀,最好的就是继xù

    在那个死寂的地方……

    雷亚略微安抚了一下秀秀:“你就在院子里等我呵,我去看看他有什么事情。”

    秀秀嗯了一声,她放心让他一个人去,但是并不表示她不会暗中接应。

    雷亚起身,身形一动,便嗖地凭空飞起,一个眨眼间便出了树屋范围,负手屹立在一株最高的铁杉上面,在他对面一百步远的一株铁杉上站着一个黑袍男子,正是鹰戍,虽然整个人看上去依旧的阴冷,但是总感觉多了一丝活人的气息,甚至还有了明显的情绪波动。

    雷亚还在为刚才对方干扰了自己的好事有些郁闷,所以,神情也冰冷的很,“你现在找我谁有什么事情?”

    鹰戍并不知dào

    自己干扰了对方的好事,不过对对方的这种态度不以为意,在他所有认识的人中或者说他所有的认知中,便没有“笑”这个词,即便是有,也是“冷笑”“阴笑”。鹰戍语气平缓无波:“你们要去魔州了吗?”

    雷亚眉头一皱,正要发问,对方继xù

    道:“我有一艘大船,可以放足够三个人生活的物资,也足可以抵挡大洋上面的风暴和海兽袭击……”

    雷亚顿了一下,对方这么说很显然是想给他们一个好处。他们的交集就是一场生死恶战,对方没有理由对他们好。不过他们现在的确是在为船的事情发愁,便说:“你的条件?”

    鹰戍说:“带我一起走。”

    雷亚说:“你不会觉得我们会答yīng

    你的条件吧?到了那里你就可以将我们交给你的主人……”

    鹰戍抢白道:“不,虽然我是魔修,但是我也有我自己的原则,我拜主人,便是说好并非终身奴役,当时便约定好,只要供他驱使十年,或者帮他完成十件事,或者我自己退出,都可以解除主仆关系。而现在这三个条件都满足了。”

    雷亚:“那你还回去干什么?根据你的描述,那里甚至比一年前的荒原还要荒芜,还要死寂,莫非你喜欢那样的地方?”

    鹰戍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呼哧声,像是在笑,不过很显然笑的很难听,“那么你们为什么又非要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