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明争到暗斗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寻找,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不过雷家除了平常必要的收集清水和生活外,还是不忘到崖边去看看,好像这样就能够让心里好过一点,对头,他们求的就是一个心安了。,!

    而秀秀自从那天听了雷亚跟她说的话,她越来越有理由相信洛宣实jì

    上还活着,因为他不仅有高超的无疑,出色的轻功,更重yào

    的是他水性很好,就连雷亚也不如。她记得当时雷亚把她救上去的时候很快便去寻找他的,但是没有找到,只能说明他不想让大家找到他……

    其实,从她内心来讲,她宁愿相信是洛宣不愿意见到她而藏起来的。

    细雨霏霏,却一点也没有激起人们兴奋之情,甚至连拿容器接雨水也显得兴致缺缺的。

    秀秀这段时间玩命地种植那些防风固沙的植物,从石头城一直到汲水的地方,到大隘口,再到外面,但凡有点沙土的都不放过。这是一个庞大的工程。秀秀说不出来心里什么感觉,她曾经以为这里就是自己最终的归宿,可是,真真是天意弄人,自己还没有完全转换过来角色定位,便又要重新开始。

    &n〖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bsp;对头,这不是她们愿不愿意留在这里的问题,而是,他们留下来与雷欣洛云飞洛灵低头不见抬头见,那将是一种怎样的折磨;最主要的就是让雷家二老在中间很难做。他们与雷欣洛云飞他们相处了半辈子。那情分匪浅,而另一边是自己的儿子媳妇,是他们生命的延续和寄托,是他们无法割舍下的。

    还有另一方面原因就是秀秀觉得自己还是太小看洛灵了,不过十七岁的女子,那心性之深沉老练简直让她感到了一种恐惧。唔,这么说可能对她有些残忍,毕竟她的哥哥现在生死未卜,而且她自己本身因为没有被雷亚接受就是一种莫大的耻辱。行为反常都可以理解,但是秀秀却由衷地感到一种危机感。

    有好几次。她都看到洛灵娇小的身子楚楚可怜地走进自己的院子,神情落寞地要找雷亚“庇护”。洛灵本来就长得十分娇俏玲珑,再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想不去怜爱都不行。

    雷亚虽然不想理会,毕竟还有一份血亲联系在,所以心中还是有些不忍。而灵儿貌似也更加懂事,“表哥。我哥哥…哥哥现在不理我了,你不要也丢下灵儿不管了呵……灵儿保证,灵儿以后都会很乖的……”

    男人,至少绝大多数的男人在面对这样柔弱的女子时应该都没有什么抵抗力吧,雷亚叹口气,并不像以前那样直接将对方赶走或是拂袖离去,而灵儿貌似也知进退。最开始只是守在雷亚身边。看着帮着侍弄那些植株,渐渐地便有意无意地靠拢……有两次还被秀秀撞见。

    这天,秀秀刚从旁边圈地里,查看一番植株的生长情况,用精神力强dà

    它们的生命力。因为这几天连续高强度的使用精神力,再加上各种烦心的事情,让她感觉有些疲惫。想到往些天的这个时候雷亚应该已经出来接她了,不管有再重yào

    的事情。都会来把她接回去,甚至是…抱回去。

    想到这里,秀秀心里浮起一丝不好的预感,将精神力散发出去,直接联系到院子里的植株……她果真在那儿的。

    秀秀感应到雷亚现在正在给陪在蔬菜浇水,灵儿在帮着摘青瓜茄子,突然,灵儿传来一声带着委屈和压抑的轻呼“啊——”

    “灵儿你怎么了?”是雷亚的声音,带着一丝焦急的味道。

    “我,我没事……”欲言又止,明显的欲擒故纵。

    雷亚说:“你小心点。”

    灵儿忙不迭地应诺:“嗯嗯,表哥我我会小心的……”秀秀已经想象的到她那多么无辜的样子了,想着雷亚该死一副带着不忍的心疼看着对方吧……秀秀心里就有种说不出来的吃味。

    ……很快,秀秀就走到院子外面,伸手推院门,竟然落闩了……秀秀心中更堵了,但还是压抑着,便敲了敲门。

    “相公,开开门啊……”秀秀声音清越,就像是什么都不知dào

    地喊道。

    雷亚听到秀秀的声音,眼睛放光,带着欣喜之色连忙走过去开门,恰时,灵儿说:“呀,是大嫂回来了,我我去开门吧……”可是刚跑出两步竟然摔了一跤……

    雷亚眉头一皱,完全是下意识地要去扶对方起来,灵儿强忍着膝盖和手掌上传来的痛楚,语气哽咽道:“对对不起,都是灵儿不好……”

    雷亚看了她一眼,伸出在空中的手停了一下,而后转向院门。拉开门闩,将秀秀迎进来。雷亚神色间有些窘迫,他从来没有在秀秀还在外面的时候就落闩的习惯,这样让秀秀以为自己和灵儿在院子里干什么呢……不过秀秀并没有问他为什么大白天将门关上,而是看着从地上挣扎着起来的灵儿,带着关切的语气:“灵儿,你没事吧?”

    灵儿竟然睁着扑闪的大眼睛,怯怯地喊“大嫂……”

    秀秀愣了好一会,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对方第一次如此郑重清晰地喊她“大嫂”吧。只见灵儿敛袖颔首,温婉而谦卑,“大嫂,灵儿以前不懂事,你千万不要责备灵儿。现在大哥…大哥…只希望你和表哥不要再不要灵儿了……”

    秀秀感觉喉咙里像是有个东西堵着,梗的慌,尽管灵儿看起来低眉顺眼的样子,但是秀秀还是感受到了对方骨子里透露出对自己深深的冷漠和恨意,还有那双清澈无辜的眼眸深处的…悸动。秀秀绝对没有看错,虽然她知dào

    自己可能是在客官上伤害到了对方,要对方不恨她是不可能的,但是将这份恨意掩藏的这么好,还如此谦卑的态度来接近她和雷亚,这才是让她感到真zhèng

    心寒的东西。

    “怎么会呢,灵儿,你是相公的表妹,也就是我的妹妹,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好好地生活下去,相信宣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可是,现在她能够说什么?一把推开这么弱不禁风的小女子?还是给她一顿臭骂,让她和雷亚保持距离?这都不明智。

    灵儿对秀秀的话一点都不以为意,苦涩地笑笑,神情中有一丝凄楚:“哥哥是那么好的人……你知dào

    么,有好多次我都看到他在偷偷地看你,我知dào

    他从来没有对一个女子那样神情地凝望过,可是你……”

    “灵儿——”雷亚不悦地蹙着眉头,走到秀秀身边,将她肩膀搂住。

    灵儿扫了一眼两人的亲密,狠厉一闪而过,眼睛一下子蒙上一层水雾,“对不起,表哥,都是灵儿不好……”

    雷亚叹口气,终究是有些不忍的,语气柔和了一些:“你大嫂说的没错,我们都认为宣没事,只不过可能他现在并不想见我们而已。你也不要太难过了,好好休息……”

    秀秀跟着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尽可能地柔和,挤出一丝笑意,“是啊,灵儿,你要好好休息。”

    灵儿乖巧应诺,而后带着怯怯的样子缓缓离去。

    雷亚说:“这次事情对灵儿的打击很大,你不要跟她太计较了……”这是这段时间雷亚第一次要让她“让”着灵儿的话,秀秀心中猛地想起警铃,这是一个很不要的预兆。

    不过,现在的秀秀不管是人情世故还是在男女感情上都经lì

    过很多的人,她知dào

    现在的自己不是强硬的时候,她唯一的优势就是雷亚心中有她,而灵儿现在是想通过自己柔弱换取同情与她进行新一轮的挑衅。她不能自己乱了阵脚。秀秀微微侧过身,伸手轻轻覆上对方有了一层青黑胡茬的脸庞,这让他更具几分男子刚毅气息,语气轻柔:“相公,我知dào

    的。”

    雷亚伸手环住秀秀的腰,呼吸粗重起来,他不知dào

    为什么每次当秀秀一靠近自己时,便让他禁不住想要“要”她的冲动,莫非这就是爱最原始的动力?如此源源不绝的动力,让他对她的感情炙热不已。

    ……

    从那次事情后,秀秀再也不放心让雷亚和灵儿单独在一起了。在她和雷亚不懈的努力下,在正月底,几乎将石头城周围能够种上植株的地方都种上了防风固沙的草和树木。在他们静心照料下,加上天公作美,长势喜人。

    那口枯竭的百年老井也开始有水渗透出来,相信过了不久就会不用再去海边蒸发海水过活了。

    雷亚和秀秀都以为是改善了水土的原因,让井里重新有水了,可是他们改善的水土相对于广袤的荒原来讲不过弹丸之地,略微细想就知dào

    这根本不足以平衡整片山脉的气候。再则,即便是下了几场小雨,但是那些雨水最多不过渗透土壤下面一指深,也谈不上沉积为地下水,渗透到井底……

    这个好消息让一直沉闷的气氛得到一些缓解。

    而雷欣洛云飞对秀秀的恨也从表面激烈的反对变成潜藏的怨忿,有事没事便在艾雅和雷烈耳边吹阴风。(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