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〇七章 就这么定了——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邢伯蓦地一看,竟然是一位相貌英俊,眉宇轩昂的后生,愣了一下混沌神的时空进化旅行。刚才一下子被秀秀的气质吸引住了,后来又扯到公子的事情,还没有注意到秀秀身边站着这样一位俏郎君,看着对方又看看秀秀:“这位是?”

    秀秀一下子反应过来,介shào

    道:“呵,这位是雷亚……”

    周氏经过刚才的“审查”,已然完全接受了这位“准女婿”,以她的眼光看来,这位郎君比那位公子要可靠的多无限特种兵全文阅读。因为,她看的出来,对方是全心全意为秀秀的人,最重yào

    的是,他能够做自己的主,否则,这大过年的,稍微有些家底的人家会让自己的儿子到女方家去过年?

    虽说吴羲和也是一个不错的后生,但是现在有了比较,自然会选择对秀秀更好的人咯。便笑着插话道:“呵,雷郎是来下聘礼的……这娃子就是急,你说这大过年的,我们就说年后也一样的,非要这个时候……”

    雷亚秀秀两人听周氏这样一说,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娘这是在帮他们呢。秀秀适时地娇嗔了一句:“娘——”

    〖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

    雷亚连忙说道:“呵,只要爹娘不嫌弃晚辈就好了,我一定会用我的一生,我的生命去呵护去爱hù

    秀秀的……”

    这,这是哪跟哪啊?敢情他们现在成了两个大灯台在这里戳着呢。刑伯有些尴尬地笑笑,“雷郎君真是仪表堂堂,而且又如此有心,老夫在这里先祝福你们……”

    阿福面色有些焦急。“可是,可是公子……”

    刑伯给他递了一个眼色,后者还是有些愤愤的样子,看向秀秀。“小娘子,希望你有时间来看看那两棵公孙树吧……就,就看在公子对你情深一片的份上……”

    这话也说的太露骨了。让众人顿时尴尬不已。

    秀秀还不知dào

    如何说,的确,在她还是一个被休弃的丑小鸭时,对方对她非但没有一点嫌恶,甚至处处维护她帮zhù

    她。秀秀又不是绝情寡义之人,如果说当时没有一点心动那是假的。

    可是,天知dào

    。当时,他们之间有多么远的差距。一个是被休弃的又年老色衰的妇人,而对方,却是受人敬仰的家世富庶的又风度翩翩的名大夫。是吴羲和母亲的那一句话将她从梦幻中惊醒,她非常识时务地放qì

    那段幻想。

    当然。秀秀最终放qì

    是因为,对方在面对她和他的娘之间的态度,或者,这在绝大多数的女子看来,一个男人在面对自己的娘和自己的媳妇之间的冲突时,男子首先安慰自己的娘,是很理所应当很自然的事情。所以,她即便是知dào

    吴羲和对她可能是真心的,但是那又怎么样?当自己受委屈的时候。自己唯一可以依靠的男人如果不能站在自己这一边,那么她还有什么意思。

    所以,她不能因为一时冲动,再次把自己陷入到感情旋窝里。第一次,她还能够有老天垂怜给她再来一次的机会,身负异能重生。那么第二次呢?她,将还能以怎样的方式重新站起来?

    王德深提着手里的两盒礼品,就像是拿着两个烫手山芋,退也不是,收也不是。

    刑伯看向秀秀,“我第一次看到你,就觉得你很特别,将来肯定不一般。呵,至于……我,我真诚的祝福你”

    “谢谢刑伯。”秀秀微笑着。

    王家二老要留两人吃了晌午饭再走,只是,大家已经没有再谈下去的兴致了,只是阿福还对秀秀嘀咕着公子的事情。略微寒暄两句刑伯带着阿福便告辞离去。

    雷亚陪着秀秀把两人送出去,对刑伯说:“有空,我会去看看那两棵公孙树的。不过,天地万物皆有其定律归宿,并非人力能为的。”

    “我知dào

    ,秀秀你愿意去,我就放心了……也也算是了了一幢心愿了……”

    “我陪你去。”雷亚对秀秀说,语气中带着不容拂逆的坚决。秀秀偏过头,看到对方眼神里面隐藏的浓浓醋意,笑着点点头。

    现在关系已经很明了了,王家二老也已经承认了雷亚准女婿的身份,接下来便是商量结婚的事情了。介于雷亚的家乡实在的离得太远,最后决定,在秀秀家先举行了婚礼,等到了雷家再举办一次。

    ……

    “阿福,你你是说秀秀身边出现了一位陌生男子?”吴羲和惊诧不已,失声问道,禁不住抓住对方的手臂。

    阿福是吴家的家生仆役,所以,吴家便是他的家,过年,自然也在吴家过了。从秀秀家一回去,便如实向吴羲和回报了一切经过。

    “是啊公子,而且我看那位郎君相貌英挺,气宇不凡,听说是哪个世家的公子呢。”阿福接着把雷亚的样貌仔细向吴羲和描述了一遍。后者冷了好一会,喃喃道:“莫非是他?”

    阿福:“谁啊?公子认识?”

    吴羲和还记得半年前秀秀回来向他告别,送了自己一盆极品三叶兰,当时他便有种不好的预感。当时,他看到对方身边跟着一位男子,不过看上去更像一个保镖。而现在听阿福的形容,那个保镖男子很显然已经具备了“主动进攻”趋势。

    老夫人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门口,缓步走进房间,“曦儿,你是不是很想和那个小娘子在一起?”

    吴羲和看向娘关切的神情,心中一阵刺痛,下意识点点头。老夫人这段时间有三叶兰的陪伴,一方面因为心气的确平和了许多,另一方面,她也看到自己儿子那么痛苦的挣扎,看到自己儿子仍旧暗中在和王家联系打好关系……

    所以,现在她已经慢慢放下心中对方秀秀是个休弃之人的芥蒂,心里也慢慢开始妥协了。

    可是当听到那个休弃之女竟然这么快就又要成亲,心中还是惊骇不已的。

    她作为一个女人,作为一个过来人,她是最有发言权的。女子世界的全部,就是自己的男人,一旦那个男人将她抛弃,无论你是貌若天仙,还是有什么了不得的才能,但是弃妇就是弃妇,破鞋就是破鞋,可以当朋友,可以交往,但是绝没有哪个男人愿意捡起另外一个男人“用”过的女人。

    她是为了吴家的声誉,为了自己儿子的将来。她也自以为自己最最了解自己的儿子,对秀秀只是一时的新鲜感,绝对做不了长久夫妻。如此一来,岂不是让一个弃妇玷污了自己儿子的名声?

    可是,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期和控zhì

    。

    吴羲和说:“娘,我知dào

    你也是为了我好,我怎么会怪你呢……”

    老夫人:“娘可以做些什么吗?只要能够让秀秀回心转意,只要能够让你们回到从前,只要能够让你开心,娘什么都愿意做。”

    “娘——”

    “等过了十五,我便亲自去王家,跟秀秀说清楚?”老夫人说。因为上次他们因为其它原因已经向王家提过一次亲,然后秀秀回来了,便直接回绝掉。当时雷亚也跟在身旁的,可是并没有说他们两人已经定亲了。

    可是这次一回来,便是雷家向王家下聘礼。如此,吴羲和有种从来没有过的紧迫感。就好像上次对方来告别,只是让他怅然若失,心里难过,但是却没有这次一样,就像是原本属于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以为自己放那里也不会丢失,也不会有人要,一天,一个人把那个东西捡起来,然后说,“这是我的”。

    这边在下定决心抛弃以前对秀秀的成见,要再次向王家说媒提亲。

    而王家这个年过的热闹非凡,现在既然所有的事情都定下来了,自然就紧锣密鼓地筹备喜酒的事情。

    在这里,还没有哪一家嫁女儿能够办的如此浓重的。一般都是在婚礼当天的早上将新娘子送上花轿,然后请相邻以及帮工的人吃一顿就行了。最最热闹的是公婆家,十里八乡都会来恭贺。

    而现在,王家决定要把自己女儿风风光光地嫁出去。一方面扫掉过去一年多来的压在秀秀身上“休弃”的晦气,二则,他们想让那些所有嘲笑过秀秀的人都知dào

    ,秀秀即便是被休了,也不是没人要的,而且,不仅是被需yào

    ,还是被夫君如此尊重的。当然,最重yào

    的就是,他们要为秀秀长光。

    呵,其实说到这“长光”,说白了,就是看这个男人对这个女人在乎不在乎。如果对方在乎你的话,自然会让你幸福,风光无限;倘若不在乎你的话,就像是沈侯爷之女一样,即便是有十里红妆,可是还不一样感觉无限凄凉?

    所以,这得分人。好在秀秀总算找到了一个那么在乎自己,对自己无限渴求却又尊重自己意愿的男子。

    一过完年,王家便开始紧锣密鼓地筹备婚宴。

    人多力量大,而且现在过年嘛,再忙也不会忙这么几天。于是,除了大壮小宝他们在家里鼎力帮衬,就连王德深的两个弟弟,王德贵,王德福以及两个婶子,吴氏和秦氏也来帮工。

    因为秀秀几次带回来了很多东西,什么碗筷勺子,粮食肉类以及糖果糕点等等足够办二十桌的婚宴了。只需yào

    再借几张桌椅板凳就行。

    哦,对了,掌厨是一件大事。这不是几个人的饭菜,而是几百人的宴席。对头,以王家二老的意思那就是直接摆个流水席,村里的人全请,摆一个几百人的大宴席,狠狠地争一口气。

    说一千道一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王家现在已经有能够摆出百人宴席的实力!(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百度搜藏

    百度贴吧

    QQ好友

    搜狐微博

    QQ收藏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