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〇五章 他是他,我是我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好在现在房屋宽敞了不少,而且王家二老想的很周到,早就给秀秀预备了房间,现在即便多了一个雷亚,也一点不用担心住宿问题,直接铺上被褥就行了。如此,雷亚就单独睡一间,秀秀和小花睡一起。两姐妹好久没有聚聚了,正合适在一起唠唠嗑。

    秀秀发xiàn

    家里的条件真的变好了很多,每间屋子都起了炕,像现在这大冷的天,白天将炕上的被褥一收,就可以在炕上坐着喝茶聊天,一点也感觉不到外面侵人的寒气。晚上,将被褥展开,睡觉又暖和又安全。不用像烧炭火,随时都要注意将窗户开个缝,免得闭气了。

    雷亚见王家二老终于收了聘礼,心中一块石头落地,和秀秀互道晚安后,进到自己的房间。房门开在靠右手边,炕就在对面靠墙,左手面墙开了一扇窗户,下面放着一张小方桌。然后在炕的对面是一架衣柜,旁边是放衣服的架子……看上去干净而整洁。雷亚看着宽大的炕,上面铺展的全是新置备的床铺被褥,想着,在不久的将来,自己将拥有自己的“幸福”,心中涟漪一片……

    可能是好久不见,又加上现在秀秀气质娴静,变得甚至比小花看起来还水润一些,所以,小花面对自己的大姐,总显得有些怯怯的〖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说话也是很客气,让两姐妹间生分了不少。

    秀秀不强求,本来嘛,每个人的人生轨迹就不一样,她以后,唔。应该说等开年,孟家就要来迎娶她。小花也将有一个自己的家,过自己的生活。不过,作为过来人。秀秀觉得还是很有必要关心一下小花的婚事。小花铺好床铺,见姐姐上床歇下,便准bèi

    吹灯上床。

    秀秀拉过对方的手。“小妹,来先坐一会,我们姐妹两个好久都没有在一起聊聊了,那桐油灯就让它亮着吧。”

    小花嗳了一声,顺着姐姐拉着的手,脱掉鞋子,有些拘谨地掀开被角。小心地坐上炕,将脚伸进柔软又暖和的被窝里,秀秀侧过身子,面对着小花,柔声说:“小妹。你有见过你的那位吗?”

    小花脸一红,低下头,细若蚊蝇应了一声:“见见过。”

    秀秀舒了一口气,“那他长得怎么样?脾性好不好?”

    小花更臊的不得了,噌了姐姐一下,扭过身子,“哎哟,姐,你说这个干嘛。就就在集镇上,远远地看了一下,怎么知dào

    他脾性好不好呢?”

    秀秀笑笑,想自己当时,在对方掀开红盖头之前,都是没有见过自己的夫婿的。而小妹肯定是在娘的安排下。见了一眼。而对于没有成亲之前,男女之间是不兴见面的,那会有伤风化。不过,她相信娘不会草率地决定小妹的婚事,应该是对南方有一定了解的。

    秀秀想到什么:“哦,对了,那个孟家,是不是上次退婚的那个?”

    小花应道:“嗯,就是那家。就是在你上次回来之前,他们派人来提亲。当时村里到处都在传你……爹娘便以为他们是来戏弄我们的,那次,娘和小宝专门到孟家去看看,当然不是正式登门那种,而是像路人那样,去周围打听他们的情况……”

    秀秀知dào

    ,娘果然有一套的,连忙问道:“后来呢,后来怎么样?那家人还不错吧?”

    小花见大姐急切的样子,脸上浮现一抹幸福的红晕,“娘说,他们和媒人介shào

    的一样,条件不比我们现在的房子差,他有一个哥哥,已经分家单过,两个妹妹已经嫁出去了。”

    秀秀想到一个问题,既然两个妹妹都嫁出去了,那年龄会不会很大?自己的小妹今年才十七岁,对方莫非有二十多了?“对了,他多大了?为什么那么好的条件,两个妹妹都嫁了,他却还没有成亲?应该说媒的不少吧?”

    “他,他现在应该有二十三了吧……前几天他们来人把我的八字拿去和了,说……说明年三月十六是个好日子……”

    秀秀见小花一脸沉醉的样子,不想扰了她现在的好心情,便不再追问下去。小花说:“哦,对了,姐,你和姐夫是怎么认识的啊?”

    秀秀给对方一个梨爪,“啥姐夫不姐夫的,喊着也不害臊。现在还…还没有成亲呐。”

    小花吃吃笑着,“对了,姐,你的皮肤变得好嫩滑哦,怎么保养的,你告sù

    我呵。”

    秀秀说:“呵,这个嘛,只要有人惦记有人疼爱,自己心情放宽,莫要太累着了,自然,心气平和了,体态就会变得更好kàn

    咯……”

    小花嘟着嘴,不过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对未来夫君的幻想,想起在集镇上的那一幕,仍旧觉得脸上烧红不已。当时的确是周氏的安排,稳准了对方的行程,便让女儿到那里等着。孟郎君,孟浩然,一身蓝色长袍,气宇轩昂,浑身充满一股浩然之气。当时,小花看对方正在陪着他娘买东西,手里已经提着一竹篓的东西了。感应到小花的目光,便回望过来,竟然朝她淡淡一笑,还微微作了一揖。当时小花便羞得转身就跑……

    睡下,小花突然冒了一句:“姐,你当时和姐夫是怎么认识的啊?”

    秀秀说:“不是说了嘛,在书店里,一个老先生牵的红线……”

    “那,你们见面都说话了吗?”秀秀听小花的声音已经近乎呓语,轻轻理了理对方额头上的秀发,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第二天一早,秀秀便醒来了,轻轻起身下床穿衣,来到后院,见周氏已经在灶间开始忙活了。

    见秀秀来了,噌怪道:“咦,怎么不多睡会呢,赶了那么远的路。”

    秀秀一边应哦,一边朝灶前走去,在凳子上坐下,熟练地拿起茅草捆成的一小把一小把的柴把子,用火钳夹着喂进灶膛里,顺手,将灶膛下面的柴灰刨了刨,火噌地燃旺起来。

    周氏很快将米红苕全部淘洗好放进锅里,便急急地来到秀秀身边,抓过一个柴捆子垫坐,小声对秀秀说道:“秀,你上次给我们带了那么多的东西,这次又买,你看家里现在什么都不缺,你要多给自己打算打算……”

    秀秀见娘如此郑重而神mì

    兮兮的样子,应道:“娘,你不要担心……”

    周氏说:“还有,你怎么还买那么多金贵的东西呢,我们都是山旮旯里的人,那些东西怎么用的上……”

    秀秀说:“哪里什么金贵东西,怎么用不上了?”

    “哎,你还说,那么多金银首饰,我这一辈子就算是在镇上的珠宝店也没见过那么多的……我看到时候我就当嫁妆给你送过去……”

    “娘,你说什么呢,不就是一些常用的被褥肉菜什么的,你给我做什么,我现在什么都不缺。”秀秀奇怪娘今天怎么了。

    周氏也愣了一下:“那,那个聘礼不是你置备的吗?”周氏睁大眼睛,惊异地盯着秀秀。后者一愣,“聘礼?我怎么会准bèi

    聘礼?”

    她顿了一下就明白了娘的意思,敢情在爹娘心里,昨天拉回来的东西,都是他们的女儿备置的。只是说成是“聘礼”。

    “娘,我怎么会给自己备置聘礼呢,当然是他弄的咯。”

    周氏又是一惊,“哎哟,看你娘这脑袋糊涂的……”

    “娘,我…我们没有你们想的那样,在成亲前,他是他,我是我……”

    周氏一把抓住秀秀的手,激动不已,“哎哟,我的闺女呢,娘就知dào

    我女儿是个有骨气的人。”旋即她又是一愣,“对了,这么说你根本就不知dào

    那些聘礼有什么了?”

    秀秀笑笑:“呵,我当然不知dào

    咯,莫不是不合爹娘的心意?”

    “哎呀,我真不知dào

    说什么才好,来来,你跟我到房里来,我给你看……”

    秀秀见娘一脸紧张的样子,回头朝灶膛里添了几根柴块子,便跟着对方到爹娘的卧室去。

    周氏指着码放了半屋子的东西,忙走过去,打开其中一个。只见,一尺长宽的檀木盒子里,红色锦绒垫底,上面放着一对碧绿通透的玉石镯子,以及一副玉珠子串成的项链,耳环,发簪。全部都是清一色,一看,就知dào

    这是一整套的玉石首饰。

    周氏又打开另外一个盒子,里面仍旧是整套的首饰,不过是换成了金的而已……除此之外,周氏接连打开四五个,这些首饰玉石,金的,银的,珍珠的玛瑙的,竟然各备了两份……

    秀秀看的心里倒吸一口气,这,这可真是大手笔呵。

    这还没完,除了这些整套的首饰外,还有女子用的花细,步摇等等。秀秀也算是见过一些世面的人了,好多东西她从来没见过,对方怎么,怎么会有这么多东西的?根据她的了解,月国不是很贫瘠的吗?

    周氏将那几个最大的箱子打开,里面是上了彩釉的陶瓷碗,勺子等东西……

    周氏见秀秀愣愣的样子,“我说秀,他他们家莫非是开珠宝店的?可是,即便是开珠宝店,能够出手如此大方,也真是少见……这些东西,我看就把那套银首饰留下给小妹当嫁妆,剩下的,我会当嫁妆给你送去……”

    秀秀整个人有些懵,没有听到娘的话,喃喃道:“我,我去问问他。”RQ

    最快更新,请。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