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带个男子回家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秀秀指着倒在地上的三人问道:“你说,这三个都是死士?像你一样的吗?”

    雷亚摇摇头,“不,他们是绝对效忠于主人的,至死方休。”

    “你不是?”

    “不是,我有我自己的人身自由。”

    雷亚麻利地从三人中领头那人身上搜出一柄精致的匕首出来,丢给秀秀,“这把比你以前的那把好用的多,算是我赔给你的。”

    秀秀一把接过,笑笑:“谢了。”

    两人略微收拾一下,天色见亮,便混迹进城。秀秀先去几个大药房将自己准bèi

    好的药材出售,得了两百多两银子。即便是分为三批到不同的药房去卖,也是不小的交yì

    ,不过有雷亚陪同,并没有人捣乱,让秀秀很顺利地一步步进行自己的计划。

    有了银钱,接下来自然就是大肆地采买东西了,按照计划去为家人置*澳门网上博彩

    m.35zww.net*备一些满月酒和喜宴上要用的,现在有了一个免费的劳力,不用白不用。不过买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秀秀不得不花二十两银子再去买了一辆马拉板车,专门用来载桌椅板凳锅碗瓢盆油盐肉之类的笨重东西。

    辰时,田远山如约将马车赶到城门口,当看到秀秀身边突然多了一个高大俊朗的青年时,从对方隐藏的凶狠气息中嗅出一些不一般的味道,想问什么终究没有说出来。秀秀给他们做了简单的介shào

    ,当然,她也只能“简单”地介shào

    。她对他们两人的了解也仅仅限于名字。

    买好了东西,收拾了整整两车,秀秀想着自己尽管在客栈租了房子没有住成,但是仍旧需yào

    去消个名号。顺便将自己留在里面的包裹带走。刚进店门,迎面碰上两个魁梧的汉子驾着一个青年往外面走。两人目光不善,从秀秀身上划过时。就感觉被野兽盯着一般。

    秀秀完全是本能地退后,识趣地让到一边,就在几人交错一瞬间,秀秀感应一股极其熟悉的气息,“小娘子……”

    秀秀抬眼望去,那个被架在中间的人不就是那个何晏初么?秀秀眼里闪过一丝疑惑,同时。她听到对方口里传来一声痛苦的闷哼声,而架着何晏初的两人朝秀秀传递过来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那意思就是“不要多管闲事”。

    秀秀才不是那些“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客,更何况,自己和这个何晏初的交集着实犯不着自己为了他惹上这两个厉害的家伙。所以。她非常“识趣”地没有吭声,待得三人除了店门,直接朝南门方向而去,秀秀才进入店中,直奔自己租的那个房间而去。

    掌柜貌似还记得她,唔,当然咯,即便是县城,找的出来长得她这样秀丽清新脱俗的小娘子着实不多见了。怎么会记不住呢。“小娘子……”秀秀笑问道:“掌柜还有什么事吗?”

    掌柜看了秀秀身后的雷亚,顿了一下才道:“呵,也没什么,我是说,这这段时间城里好像不太太平,早上不要出去那么早。”

    秀秀了然笑笑:“多谢掌柜提醒。告辞。”

    雷亚一直跟在秀秀身后两步远的样子,戏谑道:“呵,没想到你的人际关系还不错嘛。”

    秀秀应道:“托了这张面皮的福。”

    雷亚愣了一下,接着道:“对了,刚才那个小子好像在叫你,你怎么没有理他?”

    秀秀站住,转身看向对方:“我为什么要理?莫非别人叫我一声我就一定要应诺别人的任何要求么?”秀秀说完,一甩袖离去。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难道你不奇怪那两个人吗?”

    “奇怪,这段时间发生在我身上奇怪的事情多了去了,我才没有那些闲情逸致去理会别人的奇怪事。”

    “不是,我是说,你没有感应到,那两个人的气息,和昨天晚上那三个人……”

    雷亚的话还没有说完,秀秀前进的身体一顿,这个时候她也想起了什么,可是现在已近晌午,而且,想来以那三人的速度,现在肯定已经出城了,寻无可寻。秀秀只停顿了一下,便继xù

    走路,也不搭话,上了马车,便让田远山驱动马车。

    田远山看雷亚要跟着跳上马车,问道:“这位哥儿,实在对不起,这辆马车已经租出去了,不载人。”

    雷亚看向车厢,秀秀说:“田大哥,让他坐你旁边吧。”

    田远山应诺一声。

    前面一辆马车牵着后面马车,很快便离开县城。因为秀秀买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即便有两人帮忙,仍旧忙到晌午在米勉强将她想的东西置备齐全。秀秀想着,这可能就是自己最后一次为爹娘尽孝道,为自己的弟妹们尽一份大姐的责任,心里总有几分酸涩的感觉。

    其实,连她自己也不知dào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后来,她知dào

    ,这是他们的人生路已经不一样了,所以,以后他们的交集会非常非常的少,甚至是不可能发生任何的交集……

    同时,秀秀也理解了,为什么自己会遇到越来越多自己以前想都不敢想象的“大人物”,而身边也会有很多优秀的男子“出现”,这就是一种人生的“交集”。

    三人拿出干粮和水果腹,秀秀发xiàn

    自己现在吃的食物,能够很清晰地感应到里面所蕴含的能量,提供身体需yào

    。就像是识海一样,每个人都是有识海的,但是谁又能“看”到自己的识海?身体对食物里面能量的吸收也

    是一样,只是知dào

    自己吃了食物会觉得有饱腹感,有力qì

    ,有精神了,说白了却不知dào

    这些食物是怎么化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的。

    秀秀现在每吃一样食物,一下子就能够分辨出它们其中蕴含的能量可以供给自己身体支配多久。比如一个馒头,只有相当于两个植灵生长生命力。也就是是说可以供自己召唤两棵植灵生长一次。而一斤卤肉的话,却相当于馒头能量的十倍!

    只是,这种能量和能够进入识海凝聚成能晶的元力不一样,只是供给身体的。

    路上。雷亚和田远山间或地聊上两句,有些话就像是在打哑谜。很快,两人都确定对方都是道上的人。至少曾经在道上混过,所以也变得不那么陌生起来。

    田远山看了雷亚一眼,又看看后面的车厢,“雷兄弟,你和秀秀……”

    雷亚笑道:“呵,田大哥做完这趟生意还有什么打算?”

    田远山笑笑:“还能有什么打算,哎……”说到这里轻轻摇摇头。“我还有三个结拜兄弟,等过段时间,打算用积蓄建个武馆……”

    雷亚接着道:“然后娶妻生子……哈哈。”

    田远山没有搭话,秀秀知dào

    ,他心里还有一个结。不过,就像刚才她对雷亚说的话一样,她没必要自己见一个人,见对方有麻烦,就凑上去,把麻烦往自己身上揽。更何况,田远山的江湖阅历比她这么一个愣头青强太多了,远不是她可以比拟的。

    傍晚的时候,两辆马车都停在了半山腰上的王家院子里。

    刚进院子的时候。秀秀就发xiàn

    里面貌似并平时热闹多了,却道是谁,是自己的两个叔叔和婶子来了……

    秀秀跳下马车,招呼大壮小宝小花等人将马车上面的东西一一卸下来。

    两婶子先前就听说这个穷大哥近来发迹了,前两天那个“弃妇”侄女还往家里拖了一马车的东西回来,所以。他们这边过来看看了。

    三婶子穿着一件印花袄裙,头上带着篦子,手上揪着一张绣花细棉布手绢。看到一大家子在那里搬东西,啧啧,这些可都是上等货色呵,细瓷碗,陶罐,还有两套做工精美的桌椅……“哟,这是我家的那个大侄女么?才几个月不见,出落得更加水灵了,来,让婶子看看。”

    秀秀根本当没有听见,想当时自己命悬一线躺在床上,这个自称为婶子的人干过什么?不仅没有一句问候的话语,对这个穷困的就要揭不开锅的家庭一线帮zhù

    ,反倒是冷嘲热讽……现在见到自己好了,便凑过来……爹娘可能要顾及以后生活在这里要多多少少总要有些接触,所以并没有太过反对。但是秀秀不一样,她见了这个婶子没有直接下逐客令便是好的了。当然一方面是这是爹娘的家,她下逐客令有些越俎代庖;二则,自己毕竟是晚辈,这里还有爹娘在场,自己对他们的弟妹吼叫,这落到外人眼里,或者就在爹娘心中也是不好过的。

    三婶子见秀秀没有理会,便去那马车上的东西,“哟,这这是细棉袄子吧,这么小,哎呀,我的小儿穿上正合适……”

    秀秀走过去,从对方手里将一件做工精致的小棉袄拿过来,“不要弄脏了,这是给我侄儿的。”

    三婶子连忙又抓起一套衣裳说:“这料子不错……”

    秀秀不客气了,这些都是她为家人准bèi

    的东西,花费了她好一番心思的,怎么会让这么一个稀落自己嘲笑自己,在自己人生最低估的时候还来踩踏自己的人好处呢?“你让开,这里没有你的东西。”

    三婶子脸色也有些挂不住了:“哟,才几个月没见呵,大侄女哪来这么大的脾气呢?你婶子就是看看,看一下也会少么?哦对了,我听说黄家郎君已经把你休了,买这么多的东西怕是要不少银钱吧?”

    秀秀眉头一皱,看向对方冷声道:“你是什么意思?”

    三婶子斜睨了秀秀一眼,身体朝后面列了列,一甩手绢,“嘻,我什么意思,大家都是女人,何必还要我说出来。啧啧,这么脏的东西,我还怕脏了我的手呢……”

    叽咕——秀秀拳头紧握,身体都有些发抖,不知何时旁边已经围了一大圈的人,有爹娘弟妹,还有跟着一起来闲坐的相邻……

    秀秀看到这些熟悉无比的嘴脸此刻都是说着什么,争吵着什么,旋即。她感应到一个身影站在自己身侧,顿时感到有一种安全感,恰时,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秀秀的银钱是最干净的。你们谁要是再怀疑乱嚼舌根子,就莫怪我雷某人不客气了。”

    众人愣了下来,本来因为两辆马车上的货物已经将众人的眼光全部吸引过去了。而且雷亚并不是一个喜欢“嘈杂”的人,所以静静地坐在马车上面,人们还没有注意到他。

    “你,你是谁?”

    雷亚看了众人一眼,看向秀秀,后者正好kàn

    向他,“我。是秀秀的朋友。”

    众人又是一阵议论纷纷,看雷亚穿着大方得体,而且言辞磊落,再加上气宇不凡,所以当先便给他打了高分。现在他说是秀秀的朋友……于是一瞬间,新的疑问便接踵而来。

    赵氏看看两人,一把拉过秀秀,凑到她耳边小声说:“秀,这,是怎么回事呵?”

    秀秀看向被众人围在中间的雷亚,心里感激,想到为了解释清楚自己为何一下子来了那么多的银钱买东西,为了脱身。或许,自己真的要委屈他一下了……“他,是我在县城认识的一个朋友……”

    “朋友?什么朋友?”赵氏紧张地紧紧追问。

    “这,这……”

    “他做什么的?他家在哪里?家庭情况怎么样?有没有妻室?……”一瞬间,赵氏连珠炮地问出了许多个问题,让秀秀脑袋轰地一下就乱了。这还没完。娘刚问了,旁边的爹也紧张地说:“秀,你就直接跟我说,你,你什么时间和他……”

    秀秀心里那个郁闷呵,“什么时间?”

    “秀,你跟他到什么程度了?”

    “什么程度?”

    秀秀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些问题,而且很多事情对于她来说还是有些“陌生”的,比如说“程度”二字的含义。

    “伯父伯母,其实,我家住在并州城了,家中三兄弟,我老三。并无家室……”

    秀秀看着雷亚静静地“讲诉”自己的情况,不管真假,此刻她都无比感激对方帮她解了这个围。听着他的讲诉,周围的人不是提出一些问题,或者发出啧啧赞叹声,而雷亚始终保持温和谦恭的笑意,如此,连那个最难缠的三婶子最后实在找不出来茬,抓不到秀秀的小辫子,也揩不到什么油水,只得悻悻离开。

    而后,秀秀和雷亚满足了相邻的足够的好奇心,也交相谈论着离去。

    最后,院子里只剩下王家人,在渐渐笼罩下来的夜色下,还是意犹未尽地询问着。特别是小宝小花对雷亚很是满yì

    ,不管是他说的“家世”,还是对方的磊落气质,还是谈吐,还是品貌。

    王家二老现在忧心起来了,很明显,自己女儿会将这样一个男子带回家来,在他们看来,这本来就是给他们一个信号——我中意对方。唔,当然,他们并不知dào

    实jì

    上秀秀还没有这方面的心思。

    如此的话,对于吴羲和那边,他们就不好交代了。

    就在当天晚上,秀秀带回家了一个男人的消息便在村里传开了。这可真真是一个大新闻,他们都知dào

    秀秀是一个被休的弃妇,很多“知情”的人知dào

    ,她是一个被“弃了又弃”的女人,现在不仅发迹了,还带回来一个相貌堂堂的男子,而且对方家世人品都是一等一的好……这,这能不奇怪么。

    第二天早上,这个消息就到了吴家。

    这一天,是东东满月的大喜日子,也幸好秀秀一下子置备回来那么多的东西,穿的用的,即便几年不制新的,也够穿用的了。里里外外忙碌一片,不过秀秀现在愈发地成了家里的功成,被供起来,被闲起来了。

    秀秀结清了田远山的车资,按照当初约定,耽搁一天一两银子,从当时从并州出发,到现在刚好是一个月,就是三十两银子。

    田远山手里拿着沉甸甸的钱袋子,略微有些感慨,这些,足够他和另外仨人合伙开一个武馆了。

    秀秀将田远山送到村头,雷亚自然跟着送到村头。

    回来路上,秀秀走在前面,雷亚依旧落后三五步远的距离。秀秀看到很多村人有意无意地往这条平时非常僻静的山路上走,而且都会偷偷摸摸地朝他们两人看。甚至还指指点点的。秀秀现在也懒得理会那么多了,什么名声名节,她在这里还有什么没有被“糟蹋”?

    回到家里,院子里已经陆陆续续来了很多的亲朋好友。这些人,以前几年都是难得见到的。因为王家实在是太穷了,穷的他们都舍不得屈尊来这里坐坐。现在不一样了。王家在村上已经算的上中上水平人家了,如此,这样的亲戚,自然是要好好“走动”一下的。

    秀秀也不想和这些“亲戚”虚与委蛇,不咸不淡地和跟自己打招呼的人应哦两句,不消片刻,便落得了一个“不懂规矩”“不识大体”“目中无人”等等称号。

    秀秀直接进了灶间。赵氏正想说让她去陪一下客人的,秀秀先开口了:“娘,我在城里还有些事……”

    赵氏这几天都被秀秀和大孙子带来的幸福包围着,现在听到秀秀说这话,愣了一下才道:“有事?有啥事?你要走了?”

    秀秀笑笑:“嗯。你看,我在家里什么忙都帮不上……”

    赵氏连连说道:“哎哟,你在家里只要好好地歇着就好,你一个人在外面,可苦了你了……你才刚回来,怎么……”赵氏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堆话,秀秀和以前一样静静地听着,雷亚在旁边站在,静静地听着。

    赵氏说着说着想起什么。看向旁边的雷亚,赵氏,凑近秀秀低声道:“秀,你过来一下,娘有话跟你说……如果说秀秀并没有其他男子中意的话,那么她只能算是“好”。但是有了多人中意的话,那她就变成香饽饽了。她的好,会愈加地被放大。就像在吴羲和心里一样。

    刚开始的时候,他对秀秀是有好感的,这种好感并不是因为秀秀逐渐变得俏丽的外表,而是他真zhèng

    地欣赏对方这么一个人。当时,秀秀还是一个被唾弃的弃妇,所以,他对秀秀的中意,也是那种隐晦的掩藏起来的感觉。

    直到后来,他与秀秀因为娘的事情产生了罅隙,对方毅然决绝离开,才让他感到了一丝危机。

    而现在,当听到,秀秀身边竟然又出现了一位甚至是比自己看上去还要优秀的男子是,他心底的震惊是无与伦比的。危机,巨大的危机,一瞬间,原本就要平息下来的对秀秀的思念再次熊熊燃烧起来,脑海中净是他和对方相处的点点滴滴。

    吴老爷子把吴羲和叫进自己的书房谈话,这是这么多年绝无仅有的一次。

    “你最好把那个女人给我忘了,她不适合你,明天,我就安排你到表姑父那里去做客……听说玉儿现在已经出落得十分娉婷玉立了。”吴老爷子开门见山,直接说道。

    吴羲和愣在原地,自从十年前娘带着他从爹身边搬走的时候,他便从来没有得到过爹的关怀。这次,也是爹说他可以撮合自己与秀秀的婚事,所以关系才逐渐和解的……而现在,对方竟然直接说“没戏”,而且那神情一如十年前的那么冰冷,这让吴羲和的心灵再次受伤。

    吴羲和没有说话,略微平息了一下心里的怨怒,才转身离开。

    吴老爷子见自己四儿如此没有礼貌,竟然连个问候连个告辞都没有,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怒道:“站住。”

    吴羲和站定,不过神情已经恢复了平常的清冷,依旧不说话。

    吴老爷子走过来,啪地一声,打了吴羲和一耳光,后者身形一趔趄,慢地稳住身形,静静地看向对方:“好了,这一巴掌算是还了你帮我去找王家说亲的恩惠了,如此,我们又两不相欠了。”

    吴羲和说完,毅然转身离去。

    吴老爷子在后面气急败坏喊道:“你这个逆子,你给我站住……”

    吴羲和出了吴家大院,回头望了一眼高高的院墙,还有想到娘,他觉得自己和秀秀的距离越来越远了。想到当初,如果,如果自己及时拉住对方,如果自己跑的再快一点,是不是那段姻缘便不会从自己手中溜掉?RQ

    最快更新,请收藏()。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