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异常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一路无话,秀秀再次沉入修liàn

    中。

    不过,秀秀有些纳闷的是,自从这个何晏初坐到马车上后,她总觉得空间里面的植灵显得有些躁动的样子,可是自己仔细检查了几遍都没有发xiàn

    任何异常。经lì

    了那么多事情的秀秀却不会忽略这样的反常,而是更加留意起何晏初来。

    说白了,她对他一点也不了解,仅仅止步于那次几个馒头的交yì

    而已。

    田远山赶马车有快又平稳,终于赶在城门关闭前到了县城外面。何晏初跳下马车急急地往城门口方向跑去,刚跑出两步,想起什么,又朝车厢方向作了一揖,“多谢小娘子,多谢田大哥,小生拜谢,他日有缘定当厚谢。”

    田远山拱手回了一礼,秀秀坐在马车里面,没有作声,现在人情债已还,她心中坦荡的很,觉得这人看起来阳光的很,实则行为十分令人费解,索性不去理会。

    而后,秀秀说,“你要进城去住吗?”

    &nbs〖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p;“我去他们那里住,从这条小路进去,在前方五六里地方有一个农家小院。以前的时候他们就说过以后有机会就将那座小院买下来,我想他们三人应该在那里,我去看看。”田远山朝山间一个方向指了指。

    秀秀不勉强,说:“那好,明天巳时我在城门口等你,还要劳烦你帮我拉一趟货物回去。”

    田远山连连道:“秀秀你客气了,现在城门快关闭了,你快进去吧。”

    秀秀应诺一声。和对方告声别,便挎着一个小布包,抬步朝城门口方向走去。

    田远山见秀秀走远了,也将马车赶进一条小路。就是他刚才跟秀秀说的那条。不过几里远。果真看到一个农家小院掩映在林间。上次几人分别的时候,陈品便说他们知dào

    这里有一家人都搬到县城里面去住了,这宅子便准bèi

    卖掉。如果他们到县城的话,三个人都住客栈的话,花费太高了,可能会将这里盘下来。

    其实,田远山也想让秀秀跟着一起来的,不过既然对方先开口,而且那意思并不想太多参合自己的事情。只得作罢。他相信缘分,那么多赶车的中,她找到自己这辆马车,而且在千里之遥的并州再次相遇,所以。他想,此事急不得。

    马车刚走到院门口,院门便被打开了,因为这本来就在县城外面,交通十分发达,建的院子都适合赶马车。所以并没有门槛。田远山直接将马车赶进去。

    陈品三人果真合伙将这个小院买了下来,暂住,正等田远山来哩,几人谋划着再开个武馆或是再去帮人押镖啥的。

    不过看到只有田远山一个人时。心里略微有些失望,“大哥,那秀……小娘子没有来么?”

    田远山知dào

    他们的心思,自从自己说了这位小娘子不一般后,便都有了跟随的心思,只是。田远山跟秀秀的一起时间长些,知dào

    对方的脾性,她是一个喜欢自由自在的人,并不喜欢有人跟着。不过,他们都相信自己识人的眼光没错。

    秀秀现在穿的是一身浅蓝色的细棉布儒裙,看似步履轻缓,实则每一步都有种缩地成尺的意境在里面。

    城门是一扇足有一尺多厚的原木做成,外面包裹着厚厚铁皮,两边是嵌入到城墙的滑槽。每天早上辰时,通过绞盘将城门吊起来,到了晚上酉时又通过绞盘慢慢地放下来。这绞盘,没有四个人是扳不动的,所以这个城门一旦在开始下放,那是很难止住势头的,也决不允许下面再过人了。

    秀秀眼看着城门就要落下,身体一扭,便唰地钻了进来。在下面守门的衙役看到她,本想去责备的,不过看到是一个如此清丽的小娘子,责骂的话到了嘴边变成了:“哎,你这位小娘子,怎么不早点进城了,这都在关城门了,你不知dào

    这多危险……”

    秀秀看到两人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睛就移不开,想到,其实美色,还是有些好处的。这种区别待遇简直就是千差万别。记得自己第一次和两弟妹来县城的时候,啧啧,直接将自己推搡开……神情中满是厌恶。

    不过,秀秀仍旧很识抬举地朝两位衙役福了福身,“多谢两位官爷,民女知dào

    了。”声音软糯,两人听了也没有脾气,甚至还问道:“看小娘子有些面生,是第一次到县城来的吧?”“可是来投亲的?有没有找到投宿客栈呵?”

    秀秀不急不躁,“多谢两位官爷体恤,民女已经找到客栈了,告辞。”

    两人眼巴巴地看着秀秀福身后,款款离去,心里只有钦慕,却没有其它龌蹉的想法。这就是清灵的美,美的让人心里也生不起一丝瑕疵。

    秀秀记得县城中有两家客栈的,因为没有了通缉要犯,已经取消了全城宵禁。再加上现在夏初,天气暖和起来,而且晚上凉风习习,很是宜人,人们都喜欢出来纳凉,闲逛两圈。顺便买一些小吃,喝两碗茶水,侃一阵壳子,很是惬意。现在城里面华灯初上,很多的小吃店开始热闹起来。

    秀秀当先找到那家诚来客栈,办理好了入住手续,在店小二的带领下,到楼上靠角落的一个房间放下行礼。略微洗漱一下,便下到楼下点了一碗卤肉面,慢慢地吃着。秀秀本来还想叫两斤卤猪头肉和酱牛肉的,很快便意识到大灰小灰并不在自己身边。

    大灰被自己留在老家,帮忙看着,要是有人对自己家人不轨的话便来通知自己,而小灰则在并州的自己的小庄园里面看家。是以,秀秀觉得有了这两狼帮衬着自己,心里觉得很是踏实放心。

    正吃着,听到楼上传来一阵争执声,秀秀眉头微皱,这个声音太熟悉了,竟然是何晏初。

    一边吃着,一边听,何晏初貌似在说自己掉了什么东西,而店家说他来的时候便是孑然一身,根本没有看到有什么东西落在房间里面。

    秀秀一想,貌似对方上来拦截自己马车的时候自己也没有看到有什么东西呢。

    何晏初激动不已,“一定是你们偷了我的东西,快还给我,那是我拿去救命的……”

    “客官,我真的不知dào

    你说的什么东西呵?你叫我拿什么去还给你?”

    秀秀眉头紧皱,很快她就发xiàn

    那些地方不一样了,原来刚才她为了印证自己的想法,将心神再次沉入识海中,见那些植灵都和安静地在那里修liàn

    ……莫非,对方在自己马车上,自己感应到植灵的躁动,就是因为对方身上带了一件什么东西不成?

    可是,是什么呢?自己并没有看到对方带了什么在身上呵?而且对方一直坐在外面的……这一路颠簸,莫非已经落在路上了?

    只是,秀秀看到现在的何晏初哪里还有自己第一次看到对方时的那种阳光开朗,简直有些歇斯底里,原本人就很高大,将店小二的衣领抓住使尽推搡着,嘴里叫嚷着。

    掌柜急了,连忙叫几个小伙子上去,可是对方的手死死地抓住小二衣领,就这么一会功夫,小二已经被他摇晃晕了……在这么下去的话说不定还会出人命。

    掌柜也急了,对何晏初求爷爷告奶奶的,“客官,求求你了,快放手吧……你看他,他就要不行了,有什么我们慢慢说……”

    这时,因为楼上的动静太大,已经将下面吃饭聊天的人全部吸引了过去,将整个楼梯还有过道都堵满了。

    整个店里面吵嚷一片。

    秀秀总觉得这何晏初即便是很贵重的东西丢了,也不至于将一个店小二这样推搡死吧。可是对方的精神状态貌似很不好……这时,人群中有人说快去报官,有人上去拉两人。

    何晏初的力qì

    很大,现在有人上去劝,更是叫嚣道:“你们都是他的帮凶,是你们合伙偷走了我的东西,快还给我……我”

    有人指指点点,“一个神经病,谁会去拿他的东西呢?”

    群情激奋,都在说何晏初的不是,甚至有人动手去打他,但是后者现在已经完全狂化了一样。

    秀秀也急啊,可是现在能够怎么办呢?

    她猛地想起自己当初面对几十个山匪的时候,便是使用了“道德真经”中的静,现在整个现场已经乱作一团,不可收拾。秀秀一想,也只有这样了。自己混迹在人群中,想必也不会惹人注意的。

    于是很快,一股静的气息以她为中心幅散开去,众人都慢慢地安静下来了。

    虽然事情还是存zài

    ,但是已经没有刚才那么激动了。而刚才近乎狂化的何晏初,现在猛地一惊,一下子看到自己手里正抓住一个人呢,猛地松开,吃惊地后腿半步。不过后面也有人,恰好踩到对方的脚上。

    他茫然地看向周围的人:“我我这是怎么了?”

    那个掌柜让人去将几近晕倒的店小二搀扶起来,看向何晏初,仍旧有些心虚,“这位客官,你你当真不记得你刚才做了什么了?”

    何晏初貌似又恢复了以前那种大男孩的腼腆,有些歉意道:“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多人都围着我?”

    最快更新,请收藏()。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