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别,五人行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云清没想到师傅竟然想的这么远,哦,应该是想的如此通透,连这一层也想到了。云清也不是一个头脑发热便什么都不管不顾的人,略微思讨一番,便暂时放qì

    了跟着秀秀下山的决定。因为他和秀秀的实力都很弱,连一个跳山王都搞不定。如果现在跟着去的话,说不定惹得师伯不高兴,到时候,肯定迁怒于秀秀。

    当然,他也不是说为了迎合师伯就要和云瑶咋的,而是不能给秀秀添乱了。

    更重yào

    的是,虽然只有两次短暂的相处,他已经看出秀秀偶也显露有小女儿态,实则是一个十分刚强独立自主的人。如果自己硬要跟着去,说不定会反而惹得对方的反感,这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情感说不定就会土崩瓦解。

    而自己在这里的话,可以通过感应随时知dào

    对方是否有危险……虽然上次有些危险,但是那无不是对自己和秀秀的一种考验。所以,自己一定要更加刻苦地修liàn

    ……想起三天前,自己虽然能够跟上秀秀的步伐,但是,他知dào

    ,如果自己实力不增长的话,总有一天,自己会跟不上的……而且,这一天很快就会来到的。

    〖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临走,白云给秀秀送了两张符纸,“这是爆裂符,这是护身符,两张同时用,可保你度过一劫。”

    秀秀拿着两张符纸,奇怪的是,她竟然能够感应到这两张符纸里面蕴含了一定的真元力。这是她刚从白云那里学到的。真元力和她的精神力相同点都是体内修liàn

    出来的一种能量。不同的是这真元力是凝聚在下丹田,也就是人的小腹位置。而精神力是凝聚在上丹田,就像秀秀现在的识海里面。

    上一次,秀秀根本就没有这种感应,而这次却感应到了。秀秀想,这可能就是自己的精神力进阶的原因……还有,秀秀发xiàn

    自己现在浑身通畅,感觉到小腹中有股温热的气流流转,与精神力遥相呼应。

    秀秀收下符纸,朝白云道别。这一次自己虽然是迷迷糊糊中被两师徒救的。但是她不可能真的就当别人的救命大恩当作一场梦的。而且自己现在拜了对方为师,又承了如此大的师恩,所以,自己就会当起一个做弟子的责任和义务。

    秀秀想自己捅出了那么大的篓子,那个“公子”和吴老爷有关系,吴老爷有是地方大户,要调查自己一个个小小的村妇那是易如反掌的事情。自己的爹娘弟妹都在山旮旯里面。要是对方使点绊子,那就是自己给亲人带来的劫难……她王秀秀万死难辞其咎。

    回去,必须要回去了。

    云清将秀秀送到一线天里面,已经没有了跳山王的踪迹,虽然没有死掉,但是被白云重伤,相比一两年是好不了。而且这里已经被他自己毁掉了。身份也暴露了,是不可能再出现在这里的。

    两人下了飞剑,云清一路陪着秀秀去寻田远山以及她的马车,上面的物资在现在的她看来不是特别的贵重,但是却是自己花了好一番心思备置的。既充裕,大方,又不会让家人在众相邻中显得太过突兀。

    秀秀停住,云清也在她身后两步远的地方停下。秀秀转身。云清心中一凌,分别在即么?

    果真,秀秀说:“就到这里吧,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的。谢谢你……”

    不管对方是怎么想的,但是在秀秀看来,感情归感情,对方为什么会救自己?她不会觉得自己就应该理所当然地承shòu……但是这救命之恩实在太重,是她现在无法去偿还的,所以,她只有将它牢牢地记在心里,待得自己有实力了,能够与对方平等地相对,或许,那个时候她才会再来看一看这份感情。

    “记住,有事就叫我。”云清神色平静,就像是在对待一个平常至极的友人一样。让秀秀都有些恍惚,莫非自己真的就做了几天的白日梦?

    秀秀笑笑,不置可否,“呵,谢谢。”

    云清再次强调,“记住,有我在。”

    秀秀想从对方深邃的眼眸中看出这话是出于自己是对方的“便宜师妹”,还是……别的什么……可是,她没有看出来,不过,看在这么真挚的份上,秀秀不忍拂逆,“好。”

    两人短暂地交流了两句,云清便静静地看着秀秀,后者被看的有些发毛,想发作不得。看对方又没有走的意思,便说:“你……”

    “嗯?”

    秀秀朝他背后的剑匣努努嘴,这在云清看来是极其难挨的一种挑逗,想到自己抱着对方三天,强忍了三天,本来差一点就……就那个了的,对方竟然就在那一刻醒来了……现在,云清深吸一口气,猛地转身,呼吸有些急促:“你,我我先走了。”

    秀秀想,总算是孺子可教嘛。可是秀秀看到对方转过身又不动了,皱了皱眉头,急了,“你?”

    “哦……”云清几乎是一种条件反射一般,两手朝身后剑匣一指,飞剑便唰地飞了出来,在他面前悬浮着,瞬间长大数倍……秀秀看着对方这一气呵成的动作,帅气至极,想到刚才自己一直就站在飞剑上面,被对方一只手臂挽住腰肢……她原本以为对方会直接跳上飞剑的,正要挥手送别一下。

    哪知dào

    云清竟然陡地转过身,身形一动便到了秀秀身前,身形一躬,便将秀秀略显娇小的身躯熊抱住。

    秀秀感觉自己脑袋唰地空白,身体不由自主地僵滞在那里,甚至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秀秀说不出来,但是她知dào

    ,这是自己这一辈子都忘不了的……

    良久,云清带着压抑的粗重地鼻息声在秀秀耳后响起,“记得叫我,我就在你随时需yào

    的旁边守候着的。”

    “嗯——”

    云清放开秀秀,不敢再多看一眼,他发xiàn

    每多在一起待一会,自己就愈加舍不得离开……

    秀秀站在原地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

    转身朝一条山谷走去,刚才她通过自己留在马车上的植灵感应到,马车就在这里面,而且也感应到里面还有不少的人,田远山应该也在里面。

    果真如此。

    六天前,在绝密谷发生的巨变,外面的人在第二天就知dào

    了,树倒猢狲散,这些宵小顿时做鸟兽散,这里一大害的匪窝被连根拔起。田远山很快就想到是秀秀的杰作,想到对方应该回来找自己,所以便一直没有走。而现在跟他在一起的三个人都是以前在镖局同事的哥们。

    也是与田远山关系最铁的三个人,因为帮着田远山报仇,也让他们惹上了不少麻烦,家破人亡,最后落草为寇。不过,也因为他们还保留着一丝良知,使得在这匪窝里格格不入,一直不得重用,现在还是一个小喽啰的存zài

    。

    没想到竟然阴差阳错地遇上了田远山……于是便一起留在这里等着了。

    秀秀抬步直接招出一大批的植灵将外面的门口全部塞满,然后直接破开门……里面的人均是一愣。

    “秀秀——”果真是田远山,看到秀秀的气质在原本的清新脱俗上还多了一分娴静以及不容觑睨的气质,想到,莫非这么几天时间,对方又有什么奇遇了。

    秀秀扫了一眼房间里面,并没有想象中的,田远山被捆绑着受刑,而是四个人围坐一桌,把酒言欢。见到她来了,均是站起朝她看来,惊异,倾慕,各种情感杂陈。随着田远山的一声“秀秀”,将这僵局打破。

    秀秀说:“呵,田大哥,你没事就好。我们继xù

    上路吧。”

    田远山连连应诺,朝秀秀走过去,到了近前,“秀秀,这三位是我以前在道上时的朋友,他们……”他简单地将这三人的过往介shào

    了一遍。秀秀现在也算有些识人经验了,见这三人都是三四十岁样子,面相粗犷,眼神坚定,几年时间的消磨,竟然在田远山介shào

    的那一刻恢复了炯炯神采,不过神情中郁郁不得志。

    于是几人相互介shào

    ,王冲,杜志和,陈品。

    秀秀是个聪明人,听完田远山介shào

    完,看几人的势头,莫非是要跟着自己走了?可是莫说自己现在能不能养活几人,光是自己现在惹上了那个“公子”,还有跳山王,也不知dào

    什么时候就来一场生死大战,这些人,看样子都是练家子,但是,那种异能大战,远不是他们这样的常人可以参与的。

    唔,当然,除了这一些,秀秀对这些人对自己的忠诚度还有待考量。当然,现在对方也没有说什么,她自然是不会去开这个头的。几人要跟着,也只是跟着田远山,跟着田远山的马车而已。

    这匪窝里,山匪一逃散,那些金银细软自然被那些抢光了,好在还剩下几两马车,略微修修也能用,几人也是有些生活经lì

    的人,并不是秀秀在那些书上看到的“英雄”,都是直接扛着一把大刀,孑然一身,走到哪,别人都要好酒好肉地招呼。否则就看哪个有钱人家不顺眼,将对方杀了……将一部分钱财散给穷人,自己又可以靠着别人的家财吃喝一阵……

    还落得一个“劫富济贫”的好名声。秀秀看来,那些简直就比这些匪寇还要烂的烂人。RS

    最快更新,请收藏()。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