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寻人,奇怪的道士

作者:蜀椒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尽管已经下半晌了,秀秀一拿到房契便一刻也不愿停留,携着大包小裹直奔城东而去。

    秀秀在山野间疾驰,就连两只半大小狼崽如果不是因为秀秀带着繁重的东西,它们也是追不上她的步伐。

    翻过一个山垭口,眼前豁然开朗,两山排开,之间的有一大片斜坡地,一个小小的农家院落便坐落在那里。院子前面约莫两百米远的地方,一条小溪潺潺流过……在夕阳的余晖下,显得宁静而又温馨。

    秀秀看的有些出神,大灰小灰却已经跑下山坡,两个灰色身影在蜿蜒的林间穿梭而过……顿时,整个山谷充满了无限生气。

    秀秀仰天吆喝一声,提着包裹顺着山路跑跳而下。

    院门早已破败,轻轻一推便啪地一声倒在地上,溅起层层灰尘。院子里面杂草丛生,一片衰败的枯黄中冒出丝丝新绿……

    一排三间相连的正房,左右两边各两间厢房,和普通的农家院子并无二样。让秀〖三五?中文网

    M.35zww.

    n

    e

    t秀感到一种久违的亲切感。想起曾经在烈女崖下的山洞,虽然很踏实,但是人毕竟不是蛇虫蚂蚁,不能久居洞穴。

    而这里,就将成为她,王秀秀的,真zhèng

    的家!

    秀秀心潮澎湃,看着这里的一切,想着,这就是自己的家,这里一切都是自己的,再也没有人能够把自己从这里赶走。自己将真zhèng

    做自己的主人,做这个庄园的主人……

    感慨间,大灰小灰已经穿过草丛,跑到正屋的街沿上,朝着她呜呜地叫着。

    秀秀迈着欢快的步子,踩在草丛上,绵软的感觉,发出嚓嚓嚓的声音。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妙。

    秀秀早就看好东屋是现在唯一可以住人的地方,所以在一番感慨后。便放下包裹,到后院去井里提了一桶水上来……话说,尽管房屋已经破败,但是水井里的水非常充沛清冽。

    一眼扫去。秀秀发xiàn

    这家里可以和爹娘家的“贫”有的一拼了,那些桌椅板凳甚至连留下的两张木板床均已腐朽,秀秀将这些通通地搬到院子里面,然后从包裹里面翻出一件旧衣裳,蘸水,将东屋整个擦洗一遍。

    然后将所有房门打开,烧着柴火。将屋子烤干,折腾到半夜,终于弄妥帖,再直接在地上打地铺……

    用旧物将门口略微当了一下,秀秀告sù

    两狼,“现在我们终于有自己的家了,你们就要开始保护我,保护这个家咯?”

    两狼崽很自然地睡在外侧……这一夜。秀秀心情激动的不得了,不过,却是那种踏实的兴奋。就像是飘萍,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属地,不用在随波逐浪一样。

    第二天,秀秀和往常一样早早醒来,习惯性地进行了将近一个时辰的空灵精神力修liàn

    ,整个人神清气爽,而后草草地收拾一下,跟两狼招呼一声看好屋子,便自己一个人赶到城里去找人帮着修缮屋子……

    到并州城的时候才刚刚开城门。

    秀秀看到穿梭人流,步履匆匆。她突然间有些茫然起来,自己究竟该找谁来帮自己修缮房屋呢?

    此刻,她想到了叶孝全母子两人,想来和他们分别已经将近十余日,上次自己用五两银子买了对方一幅字画,不知dào

    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旋即她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很显然叶孝全是有自己的理想自己的奋斗的。自己现在去不久打扰了对的计划么?最重yào

    的是自己现在还有更重yào

    的事情——建设家园。

    叶孝全肩不能挑背不能扛,除了读书写字,没有其它技能傍身,能帮得上自己什么忙?

    秀秀茫然转悠间,不知不觉来到曾经走迷路的那条“柳巷”。她侧头一看,这里的环境怎么有种眼熟的感觉,不过白天这精致的楼院远远没有夜晚的迤逦。她看看两边紧关门缝的房子,想起那天晚上叶孝全的窘样,她竟然觉得心中有所动。那个书呆子,那么的至诚至纯,怪不得连那两个阅人无数的女子都会有所意动……

    不知dào

    以后会怎么样,但是秀秀觉得即便那种至真至信只是那么一会,也都是非常可贵的。

    正抬步离开时,秀秀听到旁边楼上传来低低的软糯的话语声,有些耳熟,回头一看,不是那晚遇到的两位女子是谁?不过白天她们的素面比晚上的浓妆艳抹要清新可人的多。

    那个粉色女子朝她含笑示意,秀秀微笑着点头。如果不是那晚上在这里相遇,如果现在她们见面的地方不是这里,秀秀绝对想不到她们会是烟花女子……

    烟花,对她们是多么贴切的形容,刹那芳华,绽放的瞬间绚丽至极,可是……终究是如烟花般的灿烂,也如烟花般的转瞬即逝。

    粉色女子抬起携着丝绢的手朝秀秀轻轻挥挥,秀秀看着有些痴了,心中顿时涌起无限的感怀,完全是下意识地,她也伸出手,朝那女子挥挥……契合,两个陌生女子在这一刻达到一种对生命缘分最全面的诠释。

    秀秀走出这条巷子,左拐,来到志成客栈外面。

    秀秀看到进门旁边新多了一个摆摊卖字画的人,不是叶孝全,是一个穿着洗的发白长袍的干瘦书生……一个妇人神情哀伤地来到摊前,“文先生,请帮我写封家书吧。”

    文先生朝妇人抬手示意坐下,“大嫂子请慢慢说。”声音不急不躁,让人心情平静的神奇效用,一边摊开一张白纸,提起毛笔,在砚台里轻蘸了蘸。在妇人一边叙述中一边写着……

    秀秀看着这个文先生在代人写家书,想到了叶孝全,是不是也是这样的?

    秀秀慢地走着,看看志成客栈牌匾上几个铿锵有力的鎏金大字。虽然她现在只是粗通文墨,但是也知dào

    字如其人,什么字看起来好kàn

    。

    “是不是去店里问问呢?”秀秀犹豫着,旁边传来一个声音,“小娘子可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秀秀撇头看过去,原来是另外一边一个算命摊子。摊主不是常见的“瞎子”,而是一个看起来有几分风骨的清癯老者。须发皆白,头顶一个发髻,用木簪子髻住。一身月白色长袍,清风拂过,袍角被轻轻带起。和另外一边卖字画的书生一样,一张小桌子,上面铺了一张白布,上面放着一册书,一个签筒,一套纸墨笔砚。在桌子旁边立着一张帆,上书“布衣神算”。

    秀秀看过很多书,知dào

    其实并不是所有的算命先生都是“神棍”,有些的确懂些命理因果的,只不过也有句话叫做“天机不可泄露”,所以,很多事情,只能说一半留一半。对真有本事的人来说,这叫“提点”,对没有本事的人来说,这叫“故弄玄虚”。

    秀秀转过身,看向对方,说:“先生可知dào

    我现在烦心什么么?”

    老者伸手捻了捻胡须,淡笑:“呵呵,贫道所料不差的话,小娘子应该是在找人。”

    “找人?找什么人?”

    “小娘子是在试探贫道么?”

    “先生此言差矣,不知dào

    先生可有良策?”

    “这个么……”老者听了秀秀有意问询,伸手掐算了一下,眉头微微皱起……再皱起,到最后他平静无波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惊恐的味道……

    秀秀更加疑惑,想到不管对方说的对不对,自己也没有去追究的打算,可是这个……“布衣神算”貌似做的样子也太“像”了吧。

    老者手指)。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